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43 离开古墓遗迹

正文 143 离开古墓遗迹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万鬼妖王死了,混沌钟也掉入了深渊下,大殿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轩辕天心扶着皇明月坐下后,就将石碑空间里的一行人也给放了出来。

    苏陌叶他们一行人被轩辕天心给从石碑空间中给放出来后也是被吓了一跳,本就凌乱破旧的大殿更凌乱破旧了,而且那不可一世的妖王殿下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趴在人家轩辕天心的怀里。妖王殿下那张颠倒整个龙昊的脸蛋也是白煞煞的,就跟受了什么严重的摧残似的,若不是他唇角边还有着一丝尚未擦干净的血迹,苏陌叶他们都要以为妖王殿下是不是又作死被轩辕天心给打了。

    经过轩辕天心的一番解释后,一行人才知道在他们进入石碑空间后,人家殿下二人遭遇了什么。

    秋棠一副忠犬模样想要去查探自家主子伤得重不重,结果被半死不活的妖王殿下给一脚踹飞,等秋棠熟练的爬了起来后,秋棠不担心了。

    主子踹人都这么有力,哪里是重伤患者啊,分明就是装的。

    “这么说那个什么混沌钟是掉到这个深渊下面去了?”苏陌叶走到深渊边上,探头探脑地去瞅深渊下。

    轩辕天心坐在皇明月身边,一边为他顺气拍背一边瞥了眼苏陌叶,道:“你别再往里面探,否则待会儿天火焚身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一听到天火焚身这四个字,苏陌叶立刻打了一个哆嗦的跳开了几步,他还年轻还不想死呢。

    拍拍胸口回过身来,苏陌叶啧啧有声地道:“倒是没有想到继无相殿的那个疯七之后居然还有着一个家伙,且还是妖族的大妖王,这个古墓遗迹当真是危险得狠啊。”话落,瞥了一眼快将自己给埋进轩辕天心怀里的某位不要脸的殿下,问道:“那混沌钟掉入了深渊下,且不说这深渊有多深,下面又会有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说咱们待在这古墓遗迹中的时间也快到了。那混沌钟咱们是找还是不找啊?若是找的话又该怎么找?”

    说到这个混沌钟,轩辕天心也是犯了愁。明明都到了嘴边的鸭子就这么给飞了,说不怄气肯定是假的。可若是让她跳下深渊去找吧,那也是不怎么敢的,且不说那深渊下的天火,她就算有办法将天火给挡了,也挡不住阻止她下去的大圣跟金翅大鹏啊。

    深渊就在眼前不远处,而混沌钟也就在深渊的下面,可她只能看着干着急。而且她现在都能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已经开始不稳定起来,这说明这个古墓遗迹开始在排斥外来进入这里的人了,只要时间一到,他们一行人肯定是会被强行送出去的。

    皇明月仗着自己刚刚吐了口血,这会儿赖在轩辕天心的腿上不愿意起来,嘴里还在哼哼唧唧的喊疼。

    他的这个模样让这里不少人都看得眼疼,最眼疼还属金翅大鹏,瞧着他一个劲儿地装,金翅大鹏都恨不得一翅膀将他给扇到深渊下面去。

    苏陌叶的一番话没有得到轩辕天心的回答,只能摸了摸鼻子站到一旁。

    这里的人都知道轩辕天心舍不得那混沌钟,不过对着那深渊下的古怪天火也是一筹莫展。

    大圣背着手从轩辕天心的意识海中掠了出来,先是瞥了一眼那深渊,然后侧头睨着一脸挣扎犹豫的轩辕天心道:“收拾一下准备出去,混沌钟你就不要想了,这深渊底下不简单,不是现在的你能下去闯的。”

    轩辕天心闻言张了张嘴,可是看着大圣那不容拒绝的目光,只能点了点头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一行人坐在殿内休息整顿,等着时间到了被空间禁制给送出这片古墓遗迹,而就在众人等待的时候,那趴在轩辕天心腿上哼哼唧唧的明月大爷却是突然坐了起来。

    轩辕天心瞅着这人终于舍得自己坐起来了,拿话怼他:“不哼了?舍得起来了?”

    明月大爷又哼了哼,左右看看四周的其他人,突然凑近轩辕天心小声儿问道:“你想要那个钟?”

    轩辕天心嗤了一声,看着他没好气地道:“宝贝谁不想要!”这不是在废话么!

    结果明月大爷在听完后却是点了点头,道:“宝贝的确没人会不想要,你这女人这么想要那口钟,爷帮你去找回来。”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着他不明所以地问道:“找回来?怎么找回来?”

    “还能怎么找!”皇明月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跟个大爷似的道:“爷下去给你找,找回来后就当是爷给你的聘礼。”

    “……”轩辕天心呆了那么一瞬,不过当她瞧见皇明月转身就朝深渊边走去后,她立刻跳了起来,“你疯了?!”追上皇明月一把将他给拉住,轩辕天心的脸都快黑了,“且不说这下面有些什么,就算是那天火你挡得住吗?”

    “挡得住啊。”皇明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爷又不是傻子,若是挡不住那天火我下去找死啊?”

    轩辕天心被噎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这东西能挡得住天火。

    二人这么一拉一扯的,让得其他人也是惊了一下,不过等听明白了他们二人的对话后,其他人也是不赞同了。

    苏陌叶哎哎地走过去,拉着皇明月就道:“就算你挡得住,可是这下面有些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啊,万一你在下面出了什么事儿,你们皇室怎么办?”扯了扯皇明月,苏陌叶继续道:“爷,咱不作了成不?你找什么宝贝不能当聘礼啊,非得要拿命去找那口钟?就算你找到了那口钟,有拿钟去送人当聘礼的吗?送钟送终……你这是在咒人家天心姑娘呢吧?!”

    天心姑娘的脸黑了,皇明月的脸同样也黑了,不说还没想起来,被苏陌叶这么一说,皇明月这才觉得好像拿钟去当聘礼是有些说不通。

    不过侧头看了看脸都黑成锅底的轩辕天心,明月大爷打死也不承认送钟就是送终的意思,抬脚对着苏陌叶踹了过去,怒道:“滚一边去,就你知道得多是不是!”

    苏陌叶被踹了个趔趄,伸手拍了拍衣袍上的脚印子,撇着嘴小声儿嘀咕:“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踹我干什么。”

    秋棠也在一旁劝,就怕他家主子神经病发作就这么朝着深渊下跳下去,“主子,苏大人也没说错啊,拿钟当聘礼的确是不合适。而且这里的空间也越发不稳定了,就算是您跳了下去,只怕这都还没到底呢,就会被强行送出去啊……”

    “那也不一

    定。”秋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抄着手看热闹的大圣给打断。

    大圣吊着眼角睨着皇明月,笑得意味深长地道:“虽然这深渊下面是个什么情况本大圣不知道,不过本大圣却能肯定这下面应该是自成空间或者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领域。你若是想要下去寻找混沌钟也不是不可以,而且下去了深渊底,应该是不会被强行送出去的。”

    话落,轩辕天心一脸疑惑地看向大圣问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呗。”大圣翻了翻眼皮子,耸肩道:“反正这东西是打定了主意要下去,让他下去试试也没什么。到时候他没有跟我们一起被送出去,就让他去找混沌钟,若是跟咱们一起被送出去了,他也就不会闹腾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轩辕天心眨眨眼后总觉得有哪里没对。

    “大圣,你不是说这下面危险吗?”轩辕天心皱眉,既然下面危险,那为何不拦着皇明月?

    “本大圣说危险是指你这种实力不够的人。”大圣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然后朝着皇明月努了努嘴,道:“可没说他不能下去。而且……”

    “而且什么?”见大圣说了一半就住了口,轩辕天心忍不住立刻问道。

    大圣嘿嘿笑了笑,眯着眼看向一言不发的皇明月,嗤道:“他本来就是准备要下去的,即便是混沌钟没有掉下去,他都会下去。”

    闻言,轩辕天心跟其他人皆是一愣,只有皇明月神色冷然地盯着大圣不语。

    大圣耸了耸肩,然后双手抱胸望天。

    轩辕天心在一愣之后皱眉看向皇明月,当瞧见皇明月淡定的神色后,她就知道大圣是说对了。

    “你下去干什么?”轩辕天心皱眉问道。

    皇明月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不去看轩辕天心,“不干什么。”

    “嘁!”可惜他话音一落,大圣就立刻嗤笑出声。

    轩辕天心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大圣,大圣咂了咂嘴,悠悠地道:“时间快到了,要干嘛的赶紧干嘛去,否则可没时间了。”

    果然,就在大圣话音一落,皇明月就动了动。

    不过只动了一下,就被轩辕天心手疾眼快的给一把抓住了。

    轩辕天心黑着脸瞪着他,“你还真想下去啊!”

    “爷就下去看看。”皇明月矢口否认,“不是你要找那破钟吗?”

    “我现在不找了。”轩辕天心冷眼看着他,“所以你也不用下去了。”

    “那怎么行。”明月大爷不干了,不过他刚说完就瞧见轩辕天心的神色冷了下来,立刻又道:“到嘴边的鸭子给飞了,你这女人也乐意?你又下去不了,爷帮你下去找,你怎么还不乐意了?”

    这下不仅是轩辕天心觉得皇明月不对劲了,其他人也察觉到了,妖王殿下怎么就非得去那深渊底下呢?那下面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在意的不成?

    轩辕天心的神色越来越冷,皇明月胡口乱诌的诌不下去了,只能左右看看其他人,黑着脸吼道:“都滚一边去,站在这里偷听干什么?滚!谁敢偷听爷割了你们的耳朵!”

    苏陌叶等人被吼的皆是嘴角一抽,然后自觉地退远了点。随云有些无奈地看了黑脸的明月大爷一眼,然后冲着神色冷然的轩辕天心笑了笑,道:“小五别忙着生气,先听听殿下怎么说。”

    估摸也是怕这二人又吵起来,随云这个当哥哥的也算是操碎了心。

    等到一群人各自退远了后,皇明月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可是他一对上轩辕天心,那脸上的神色就跟变脸似的,特别的正经,也特别的严肃。

    瞅了瞅冷着脸的轩辕天心,皇明月摸着鼻子道:“爷就想下去看看……”

    “看什么?”轩辕天心不为所动,冷眼瞅着他。

    “看看下面有些什么,顺便帮你把那破钟找回来。”皇明月正色道。

    只不过轩辕天心一脸的不相信,用一种‘你再继续扯淡试试’眼神儿看着他。

    似乎看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明月大爷嘴角微微抽了抽,只能老实道:“爷觉得这下面有些东西可能会让爷想起些什么……”

    “所以你就想下去找?”轩辕天心打断他的话,冷笑道:“想起来了又怎么样?以前的事情是以前的,跟现在的你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明月大爷立刻认怂般地摇了摇头,但话锋一转,又道:“就算没关系,但爷也总得知道以前到底是谁吧,知道了后就不会再被那个梦困扰了。”

    轩辕天心盯着他不语,皇明月却被她这个眼神儿给盯得有些心理发毛。

    半晌,就在皇明月准备继续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便见轩辕天心眼皮子一搭,淡声道:“既然你执意想要去找以前的记忆,那就去找。你说得对,或许只有弄清楚了,你才不会被以前的事给困扰。不过…你若是死在了下面,你也别怨我不守信用,咱俩那个见鬼的婚约就立刻取消,别指望我会替你守寡。”

    “……”明月大爷瞪着轩辕天心炸毛了,颤着手指着她就怒道:“爷就知道你这个女人是想要毁约!”

    “你都死了我当然要毁约。”轩辕天心翻了个白眼。

    “爷还没死呢!”明月大爷跳脚,拿手指去戳她的脑袋,边戳边怒道:“你怎么知道爷会死?爷就算是死了,你也别以为能对爷始乱终弃!”

    “始乱终弃?”轩辕天心的小脸黑了,瞪着他冷笑道:“你的语文学得不错,谁教你这么用‘始乱终弃’的这个词的?你告诉我,我肯定不会打死他。”

    “你别管是谁教的爷,爷就是告诉你,爷死不了,你也别想跑!”皇明月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开始疼了,指着轩辕天心继续吼:“等爷回来后你若是跑了,你看爷逮住你怎么收拾你。”

    可惜,明月大爷就算是把嗓子给吼破了,轩辕天心都是一副淡淡的神色瞅着他,用着随意又气死人的语气道:“那也得你能回来逮我才行,而且你可别下去太久,时间久了你就算是没死在下面,我也跑远了。说起来我学院里的学长还是有几个不错的,你死了也好,免得有些学长想要追我,还得顾忌你这个神经病而不敢追。”

    “……”这下明月大爷是要吐血了,磨着牙怒吼:“爷看谁敢!你说的是谁不错?哪个学长?烈重渊?他就是个二愣子!还是燕君折那

    东西?那就是个心眼儿多死人的狐狸,你也看得上?”想了想,明月大爷又想到一个人,唰地一下脸更黑了,“你说的那人是姓子的那个家伙?爷宰了他。”

    远处一群人本来都竖着耳朵在听那二人在说什么的,结果听到明月大爷的怒吼声后还在心里嘀咕着又吵起来了,然后突然听到什么姓子的家伙,苏陌叶的眼睛就直了。

    姓子的家伙,苏陌叶认识一个,不仅他认识,轩辕天心跟皇明月都认识……

    苏陌叶直着眼珠子盯着轩辕天心跟皇明月二人,颤巍巍地想着等他回去后要不要去子亦报个信,让子亦出远门去躲躲,这躺着也能中枪也是忒倒霉了些。

    而轩辕天心在皇明月一番话吼完后就忍无可忍了,她不过是说说而已,这东西居然还当真数了一串的名字出来,特别是听见他要去宰了子亦学长后,轩辕天心怒了。

    一股怒火直冲脑门,轩辕天心黑着脸抬手就对着某个跳脚要宰人的大爷打了过去,一边打一边骂:“我让你宰!我让你宰!最该宰的人就是你!”

    “擦!”劈头盖脸的一顿打,让得明月大爷立刻熟练的抬手抱头遮脸,一边躲一边嚷:“你这是被爷给说中了后恼羞成怒!爷还没动手呢,你凭什么打爷!死女人…住手,再打爷还手了!嘶…你还打!爷真还手了!”

    “你倒是还手啊!我让你还手试试!”轩辕天心继续追着打,一边打一边继续骂:“人子亦学长招你惹你,你还要去宰人家,打你这个神经病都是轻的!”

    “靠!你还说你不是恼羞成怒!爷刚刚可不止说了他,爷还说了烈重渊跟燕君折!你这个女人就袒护姓子的那个!还说你跟他没什么?”明月大爷抱着头嗷嗷叫,结果他叫得越凶,轩辕天心就打得越狠。

    “你还打!爷真还手了,你跟姓子的那个家伙等着,爷肯定会去宰了那个奸夫!”

    轩辕天心气得眼睛都开始发黑了,特别是听到什么奸夫的字眼,打出去的手立刻成爪朝着皇明月护着的脸上挠去,“奸夫?我奸你妹的夫,我打不死你个作东西。”

    一阵鸡飞狗跳,看得远处一群吃瓜群众齐齐掉了一地的下巴。

    苏陌叶跟随云他们还好,至少这一幕他们不是第一次看见,但是可苦了炎家三兄弟跟吴老他们,他们可是第一次瞧见妖王殿下会被人给追着打还不敢还手的画面啊。

    炎莽瞅着轩辕天心一爪子下去,妖王殿下的脸上立刻多了三道爪子印,顿时打了个哆嗦,小声儿地对身边的两个哥哥道:“都说女人是老虎,这话果然没说错,你们说这妖王殿下到底图什么啊?媳妇儿要柔,姐儿要俏,找这么个暴脾气的媳妇儿,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结果他话音一落,那边追着打的二人同时转过头来对着瞪着他。

    轩辕天心:“你说谁是母老虎?”

    皇明月:“母老虎怎么了?爷乐意,关你屁事儿!”

    炎莽:“……”立刻捂着嘴,躲到了两个兄长的身后。

    不过因为炎莽这么一打岔,轩辕天心倒是停止了对明月大爷的单方面殴打。

    明月大爷见她住了手,立刻整了整衣冠,一脸风轻云淡跟刚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的般,“时间快到了,爷就下去看看,你这个女人长点心,爷不在帝都,爷的妖王府就交给你了。”

    轩辕天心气不顺地瞪了他一眼,谁要管你的妖王府。

    明月大爷当没看见,朝一旁捂着眼睛的秋棠吼道:“秋秋,没死就滚过来!”

    秋秋护卫应了一声,立刻滚了过去,“主子。”

    “她就交给你了。”指了指轩辕天心,明月大爷斜睨着秋秋,“爷不在的时候,你们所有人都听她的,皇倾澜那狗东西问起来,就照实说。”

    “是,主子。”秋棠立刻点头。

    满意地瞥了秋棠一眼,皇明月跟赶苍蝇似的将秋棠给赶走,然后吊着眼角看向轩辕天心,大爷般地道:“爷可是将爷的妖王府还有所有的人都交给你了,乖乖在帝都等着爷回来。”

    “后事交代完了?”轩辕天心冷眼瞪着他。

    “你这女人!”明月大爷闻言俊脸又是一黑,这死女人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后事交代完了?!爷又不是去送死的!

    抬手往轩辕天心的脸上一捏,咬着牙阴测测地笑道:“记住爷的话。”

    “你的话那么多,谁记得住!”轩辕天心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结果皇明月不依不饶地又捏了上去,“再多也给爷记住了,爷的每句话你都得记住。”

    轩辕天心瞪着眼睛看着他,皇明月挑眉一笑,然后将脑袋凑过去就快速在轩辕天心的嘴上啃了一口,直到轩辕天心又快要忍不住动手的时候,方才满意地走了。

    看着皇明月头也不回地跳下了深渊,轩辕天心的眉心一拧再拧。

    大圣抖着脚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走了,别看了,他会回来的。”

    “谁担心他回不回来……”轩辕天心哼了一声,垂眸不说话了。

    瞧着她这个模样,大圣无声地耸了耸肩,嘀咕:口是心非的小丫头。

    在皇明月跳下深渊没多久,空间开始发生颤动。

    时间到了……

    一股空间之力陡然展开,大殿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空间漩涡,轩辕天心一行人瞬间被扯了进去。

    看着那越来越远的深渊,一行人消失在了空间漩涡之中,而这片古墓遗迹也终于恢复了一片死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