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41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正文 141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不管皇明月的前世是妖族的哪一位妖皇,从他能召唤出本命妖刀跟那个从小做的同一个梦,就能看出来他前世的记忆正在渐渐复苏,或者说哪怕他已经转世却依然记得一些前世的片段。

    这说明什么?

    作为驱魔龙族的传人,轩辕天心非常清楚这说明什么。

    说明皇明月随时都有可能将前世的一切想起来,一旦他想起来后,他将不会是皇明月也不会是人族,而是妖……

    轩辕天心看着皇明月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眼底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翻滚。

    她是驱魔龙族的传人,虽然不是正儿八经从小培养的传人,但她依然是从小受着驱魔龙族祖训长大的。

    驱魔龙族的祖训是什么?

    守正辟邪,除魔卫道!

    什么是邪?

    妖魔鬼怪皆是邪。

    或许正因为轩辕天心不是正儿八经培养的传人,所以她对于祖训的遵守却要比她的三姐轩辕天音更甚。

    若说以前她只是觉得皇明月是因为性格扭曲或者人格缺失,所以才会手段残忍,那么现在她就不确定了。

    到底是因为性格扭曲,人格缺失?还是因为他本性如此,妖性难除?

    人格缺失所导致的原因她还能慢慢将他给掰回来,可若是他本性如此……以皇明月的天赋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压不住的杀性,一旦他前世的记忆恢复,那么他会不会成为另一个‘浩劫’?

    轩辕天心只要一想到皇明月刚刚所说的那个从小到大的梦境……

    尸山血海…而他一人站在那尸山之上,仿佛天地间就只有他一个人……

    那到底是梦境?还是他以前的记忆?或者说是他心里最深处的想法?

    不知为何轩辕天心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意,而看着皇明月的目光中居然生出一丝极淡的杀意。

    杀意一出,轩辕天心却是瞬间惊醒,同时后背也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轩辕天心只觉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越发剧烈,甚至连握住伏魔棒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刚刚在想什么?

    似乎察觉到轩辕天心突来的心慌,金翅大鹏安抚般地用翅膀拍了拍她的脑袋,也同时看到了她眼中的挣扎之色。

    “小五,不要想太多。”金翅大鹏传音,嘴上是在安抚轩辕天心,可是心里又如何不清楚轩辕天心到底在挣扎着什么。刚刚那一丝极淡的杀意,不仅它察觉到了,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也察觉到了。

    皇明月不是没有察觉到轩辕天心看着自己的复杂目光和那一丝淡淡的杀意,但他依然选择了将自己毫无防备的后背交给轩辕天心。

    他在赌,赌这个女人会不会因为他身上的变化而对自己动手,哪怕他再想回头去看她,皇明月都忍了下来。

    不过他忍得再好,当察觉到轩辕天心那心慌的情绪变化后,皇明月还是没忍住地回头去看她。

    当皇明月回头朝她看来,轩辕天心第一次心虚、无措甚至带着一点点狼狈地将头给撇到了一旁。

    皇明月细长的凤眸中有着一丝阴鸷渐渐攀升,好看的眉心倏地拧在了一起,目光死死盯住轩辕天心,俊美如妖的脸庞上也慢慢变得铁青。

    她不看他,她第一次回避了自己的目光……

    皇明月可以不在乎她对自己露出杀气,但他却在乎轩辕天心跟自己划清界限。

    一想到轩辕天心将头撇向一旁不看自己,皇明月心中就有着一股暴戾的情绪怎么也压制不住。

    目光阴鸷地抬步朝她走去,不过他才刚刚走一步,轩辕天心在听到动静后居然本能地朝后退了好几步。

    皇明月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顿时僵在原地。

    她…在躲他……

    皇明月僵在了原地,看着轩辕天心的双眸渐渐垂下。

    半晌,他呵地一笑,笑声似嘲似讽,猛地再次抬眸看向轩辕天心,用着几乎从牙齿缝里逼出来的语气,恶狠狠地道:“爷果然是养了一只怎么也养不熟的白眼狼,但你给爷记住了,你是爷的女人,在爷没有对你放手之前,哪怕是爷死了或者你死了,你都是爷的女人!”

    皇明月怒了吗?

    肯定是怒极,但是谁又知道在他心底深处还有着一丝怕意?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怕这个字对于皇明月这二十年来或许不是第一次出现,但是在他两岁觉醒之后,在他母妃惨死在他的眼前之后,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在他的心里。

    爱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

    谁反对都不行,哪怕是轩辕天心本人都不行。

    他的女人就是他的所有物,谁反对他杀谁。哪怕是轩辕天心本人抗拒,就算是亲手杀了她,她也只能死在自己的手上,死在自己的怀里。

    想要躲他?只要一想到轩辕天心会排斥自己,远离自己,皇明月的眼中就逼出了一丝杀气。

    躲他?然后看着她以后会跟不是自己的男人在一起,爷就算是死了都没可能。

    皇明月的脸上再次露出了那妖气横生的笑意,提着血色妖刀抬步朝轩辕天心走去,身后的万鬼妖王似乎被遗忘了般,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在瞧见他走来神色有些慌乱的女人。

    快速伸手一把抓住想要再次退开的轩辕天心,皇明月不管不顾地低头对着她紧抿的红唇堵了上去,

    察觉到她的抗拒跟挣扎,皇明月眸光一狠,张嘴就咬了下去。

    轩辕天心疼地嘶了一声,紧咬的牙关跟着松开,皇明月立刻撬开的她的牙关,不顾一切的加深了这个看似是深吻实则是又啃又咬的惩罚。

    血腥味在二人的口中蔓延,分不清到底是他的还是她的,直到皇明月啃得尽兴了,方才眯着眼放开了她。

    扣住轩辕天心后脑勺的手没有松开,皇明月气息不稳地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垂眸看着轩辕天心那还有血珠渗出的唇瓣,然后伸舌去舔了舔,声音低哑又恶狠狠地道:“记住爷的话,你是爷的女人,爷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你放手。”

    话落,皇明月猛地转身看向万鬼妖王,头也不回地继续道:“爱是个什么东西爷不知道,你也可以不爱爷,但是不爱爷你也不能爱其他的玩意儿,否则爷一定亲手

    宰了你爱的东西。”

    将背影留给呆滞住的轩辕天心,皇明月提着刀朝万鬼妖王走去,似乎又变成了那一个目空一切妖气横生的妖王殿下,细长妖娆的凤眸似笑非笑地睨着万鬼妖王,语气轻佻带着笑意地道:“狗东西,看过瘾了没?这次爷跟你好好玩玩。”

    万鬼妖王回神冷笑,可看着皇明月手中的那把血色妖刀的眼中却极快地闪过一抹忌惮。

    万鬼骨刀传给他的情绪他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本能的惊惧,能让万鬼骨刀都产生惊惧的妖刀是什么,万鬼妖王不会不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万鬼妖王的心中在震惊的同时还有着很深的疑惑,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因为疑惑,所以即便刚刚皇明月跟轩辕天心的那一番对话,万鬼妖王都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但不管万鬼妖王怎么疑惑,眼下的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是人类。

    万鬼妖王目光一厉,既然是人,那宰了就是。

    皇明月跟万鬼妖王再度打了起来,这次却是一招比一招狠。

    轩辕天心有些恍惚地看着跟万鬼妖王打在一起的皇明月,即便是大圣跟金翅大鹏同时在叫唤她,她都是没有听到般。

    爱是什么?

    轩辕天心此时在想,她爱皇明月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她不爱他,但除了爱,还有一个却是喜欢。

    比爱少了那么一点,比在意又多了那么一点,她喜欢他吗?轩辕天心反问自己,但这次她却不确定了起来。

    那边打得惊天动地,轩辕天心却神情恍惚。

    金翅大鹏瞅着她这个反应,眼中生了焦急,“小五,小五!小五不要发愣了,赶紧收了混沌钟,现在可不是想其他东西的时候。”

    轩辕天心的反应慢了一拍,有些呆愣愣地垂眸看向焦急的金翅大鹏,开口就道:“我不爱他。”

    “……”金翅大鹏一顿,估摸是没想到轩辕天心一开口说的话居然跟混沌钟无关,但看着她此时的神色,金翅大鹏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卡住了。

    一看这丫头的情绪就有些不对,金翅大鹏张了张嘴,想要说不爱就不爱,收了混沌钟才是紧要的。可是它话还没有出口,就见轩辕天心一副似哭似笑地低声道:“但我喜欢他……”

    “!”金翅大鹏愣住了,这次是真的愣怔了。

    别说是金翅大鹏愣住了,就连意识海中正急的抓耳挠腮的大圣都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轩辕天心会突然说出这句话,说她喜欢皇明月,可是看着轩辕天心的表情,他们可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说喜欢一人的表情。

    果然!

    大圣跟金翅大鹏心里的想法还没落下,便听到轩辕天心语气有些不对劲地继续道:“驱魔龙族的传人喜欢上了一个妖……这算什么?”

    轩辕天心直勾勾地盯着金翅大鹏,又问了一句:“这算什么?”

    金翅大鹏还真被问住了,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它也不懂啊,它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可若是不回答,金翅大鹏直觉会出事儿。

    还是意识海中的大圣在一愣之后快速回神,虽然眉心皱的死紧,嘴上的语气却十分平缓。

    大圣道:“这不算什么,情爱一事儿本就正常。那东西非你不可,你又喜欢他,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可他不是人!”轩辕天心咬唇。“而我是驱魔龙族的传人。自古正邪不两立……”

    得!大圣终于明白这丫头为何会情绪不对劲了。

    大圣瞅了一眼那边打得难舍难分的二人,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他当个师父容易吗?又要教小徒弟,如今还得做一个知心姐姐去开导小徒弟的感情问题。

    还特么是在这么要命的紧要关头去开导!

    大圣有些心累,他不就是想要过一把当师父的瘾吗?!没听见这丫头叫过自己一声师父,他倒是跟在后面又当爹又当娘,还得兼职保镖保姆外加做知心姐姐煲心灵鸡汤。

    但大圣惆怅是惆怅,心累归心累,但小徒弟第一次谈感情遇到感情问题,他大圣爷也不能不理会啊。

    所以大圣狠狠吸了一口气,认命般地继续开口:“丫头,我问你,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问完也不等轩辕天心回答,大圣快速瞥了一眼远处还在打的二人,继续道:“那东西现在是人,虽然他前世很有可能是妖,但他可曾害过你?”

    轩辕天心闻言摇头,皇明月当然没有害过自己,不仅没有害过,可以说是一直在帮她甚至是护着她。

    见她摇头,大圣又道:“本大圣可有害过你?”

    “没有。”这次轩辕天心回答得很快很坚定。

    大圣点点头,继续道:“本大圣在成佛前是什么?”

    “和尚!”轩辕天心一口应道。

    “……”大圣嘴角一抽,忍了忍还是道:“再之前呢?本大圣被天上的那群家伙称为妖猴!本大圣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自己长大,自己出去学本事儿。因为本大圣生在花果山,又是一只石猴子,即便学了一身的本事儿,可依然得不到那些神的认同,他们张口闭口都管我叫妖猴。但本大圣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没杀过一个好人,没做过什么天理不容的坏事儿,唯有的几件也不过是当年不懂事儿,抢了定海神针跟扰乱了地府阴阳。”

    “本大圣从来都是理直气壮,不懂事儿那会儿也恨过,凭什么要叫我妖猴?我做了什么事让得那些家伙如此容不下我?所以我自立为圣,反了天反了地。他们要拿我问罪,十万天兵围了我花果山,我只能打。不打我就得死,我山中的猴子猴孙都得死。所以这一打,天兵死了数万,反了天宫砸了凌霄宝殿,最后被压在了五指山下五百年。”

    说到当年的事情,大圣的语气依旧平静,他话音顿了顿,问道:“丫头,那你觉得本大圣当年是妖猴吗?我只是想要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束缚,可是我却违背了天上的规矩,所以闹了那么大的一场。虽然本大圣说我自己没有杀过一个好人,可当年死在本大圣手中的天兵不在少数,那些天兵当中有心眼坏儿的,同样也有心眼好的好人,那我也算杀了不少的好人,丫头你告诉本大圣,我是坏人吗?我是正还是邪?”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变再变,半晌沉声道:“大圣你没有错,你是正,你是好人。

    ”

    “呵!”大圣却是一笑,道:“当年不管是谁都说我是妖猴,妖性难除,那些死在我手中的天兵也没有一个人觉得我是好人我是正。你会这么说是因为我对你好,但是本大圣听了还是心里舒服。”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不是因为大圣你对我好,本来当年的事情就不是你的错,你也是……”

    “行了,你也别跟我说什么谁对谁错,我跟你说这件事儿也并不是来让你分谁对谁错的。”大圣笑着打断,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这个也没意思,我告诉你这些其实是想要让你明白一件事儿。”

    轩辕天心眨眼,大圣继承道:“不是所有的妖魔都是邪,也不是所有的人神都是正,如今这个世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知道你们驱魔龙族的祖训是什么,但是丫头…本大圣要告诉你,不管那个人是正还是邪,只要他对你好,全心全意的对你好,哪怕他在天下人的眼中是个大魔头,但他在你的心里却绝对是好人。”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抬眸看向皇明月,“但若是他做了危害苍生的事情呢?”

    “那就改变他。”大圣沉声道:“在他没有做出那些错事儿之前去改变他。本大圣活了这么多年,最想念的是花果山的日子,可记忆最深刻的却是一路往西去的日子。其实天上那些家伙没叫错,我的确是妖猴,因为我即便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可依然不减本性中的杀性。但我也有个好的师父,向西去的一路上,他教会了我什么叫不能,什么叫不该,什么叫不可以。你同样可以做一个好的师父,在他还分不清什么是不可以,什么是不能,什么是不该的时候,在一旁好好的教他,我相信即便他的本性再难改,也同样会被你掰回来。”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了,却在沉默半晌之后,她缓缓吸了一口气,用力点头,道:“大圣,我明白了。”

    ------题外话------

    好像有一百万字了,然后准备开群。

    驱魔师跟言灵师的两个群合在一起,入群的敲门砖是书中任何一人的名字,先入验证群,然后将订阅截图交给管理员后,管理官会将vip群的群号给你们。

    验证群的群号:426492650

    (最近这两天会很忙,之前小天真已经在评论区通知过,所以我也就不再多说,等我把年底的总结做完,就开始慢慢补偿你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