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38:合二为一混沌钟

正文 138:合二为一混沌钟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东皇钟被敲响,轩辕天心最先反应便是看向深渊对面的大圣。而大圣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刷地一声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掠入她的眉心。

    “丫头,将受伤的那几个收入石碑空间,他们可承受不住这钟声的震荡。”

    轩辕天心点点头,抬手在眉心处一抹,只见光芒一闪后,石碑瞬间掠了出来。

    “獠牙,带上魅姬他们进去。”

    獠牙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半空的破旧石碑,然后一把抄起魅姬跟紫枭,快速朝着石碑掠去。

    轩辕天心看着獠牙带着人进入了石碑,再次沉声道:“苏陌叶,带着吴老他们也进去。”

    苏陌叶张了张嘴,他很想问这个石碑是什么东西,但是也知道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立刻带着吴老学着獠牙的样子掠入了石碑。

    “你们也进去。”看向炎家三兄弟,轩辕天心皱了皱眉,“你们同样受了伤,是抵不过这钟声的。”

    “多谢小王妃。”炎鸿也不推迟,从那口大钟被敲响后发出的能量波动就知道,这绝不是他们三兄弟能扛得住的。

    直到炎家三兄弟的进入了石碑后,皇明月这才眯眼瞅了瞅半空的石碑,“这就是你以前经常消失的原因?”

    轩辕天心点点头,“你跟秋秋要进去吗?”

    闻言,皇明月立刻脸色一臭,“爷怎么可能会进去。”说着瞪向已经明显有些呆滞的秋棠,喝道:“还不滚进去?想死呢。”

    秋棠被喝得打了一个哆嗦,立刻脚底抹油地掠入了石碑之中。

    抬手收回石碑,轩辕天心皱眉看向二人身后的东皇钟,然后扔出一道符:“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日金刚结界,起!”

    ‘嗡——!’

    符纸化作金光,将轩辕天心跟皇明月二人瞬间笼罩。

    “你这结界能挡得住?”瞧得四周的金色结界,皇明月挑眉问道。

    “不能。”轩辕天心摇摇头,再次扔出一道符,“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起!”

    再次在结界中又设了一道结界。

    两道结界叠加,让得四周的钟声顿时小了一点,但轩辕天心紧锁的眉心却没有松一分。

    “我的结界挡不了多久,而那个疯七就在外面,我也不能放神龙出来。”

    提到疯七,皇明月就开始磨牙,“那就别放,至于疯七…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

    “虽然是只秋后的蚂蚱,但是也得我们将眼下的事情处理完才能去收拾啊。”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看着身后的东皇钟,无奈地道:“难道我们也只有躲进石碑中吗?”

    “不用躲。”不知道何时已经蹿到轩辕天心肩头上的金翅大鹏突然拍了拍翅膀,道:“小五,你将另一口东皇钟唤出来。”

    “嗯?”轩辕天心一愣,金翅大鹏却继续道:“两口东皇钟同时出现在一处就会有感应,你不是想要收了这口钟吗?将另外一口钟拿出来,虽然你用不了它,但是却能让它们合二为一,同时也能解了眼前的困境。”

    合二为一后的东皇钟……

    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虽然她无法使用,但是合二为一后的东皇钟可是混沌钟啊。

    如此一想,轩辕天心也不再迟疑,立刻将她藏于石碑空间的另一口东皇钟给召唤了出来。

    要说之前进入石碑空间中的苏陌叶等人也是吓了一跳,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心的身上居然还有着这么一个特殊的空间,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特殊空间内还有着一口大钟。

    若不是獠牙知道内情并解释了一番,苏陌叶当时还真想跳脚。

    而轩辕天心这边将另一口东皇钟给召唤了出来后,两口大钟之间立刻有了特殊的反应。

    本就已经撑到极限的两道结界瞬间破碎,而两口东皇钟同时发出嗡鸣之声,但这种嗡鸣之声却不带任何攻击。

    轩辕天心瞪大双眼看着同时爆发出血色光芒的大钟,只见两口大钟在嗡鸣之后,居然缓缓贴近,然后在光芒闪烁中开始合二为一。

    这一现象让得站在暗道入口中的疯七也是目光一呆,估摸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皇明月身边的那个少女居然也同样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大钟。

    但他呆滞过后,目光就渐渐变得阴沉,事情没有按着自己的剧本走,估计是谁都会不高兴。

    直到两口大钟完全合为一体,据说那道永远也无法打破的暗道结界却是嘭地一声破碎。

    疯七还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深渊对面的皇明月却是如一道闪电般掠来。

    带着森然的杀气,皇明月抬手成爪就朝着暗道内的疯七抓去,“这次爷看你还如何走!”

    疯七目光一寒,立刻伸手去挡,“杀了你们再走也是一样。”

    ‘砰——!’

    一声闷响,二人同时闪出暗道口。

    皇明月抬眸看着对面的人森然一笑,“杀爷?你倒是也敢说出口。”

    疯七垂眸看了看流血的右手,然后缓缓举到嘴边,伸舌添了添,笑道:“不愧是妖王殿下,十年前你的天赋就让得两位殿主很是头疼,如今十年过去,你果然成为了我无相殿的心腹大患。”

    “心腹大患?”皇明月眯眼笑了笑,却身形一闪再次闪身过去动手,“爷会成为你们无相殿的噩梦,让你们无相殿的杂碎们一听到爷的名字就会怕得哆嗦。”

    别看皇明月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且动起手来都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可只有作为他的对手的疯七才知道,这股漫不经心之下却是隐藏着无尽的杀机。

    皇明月看似随意的一掌,却总是能逼得疯七倒退数步。

    轩辕天心一边注视着东皇钟的动静,一边还得分心去看皇明月那边的战况,当瞧得皇明月对疯七步步紧逼后,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作东西虽然很折腾人,可是他的一身实力却极为的惊人。”金翅大鹏趴在轩辕天心的肩头上,对着对面二人的战况也忍不住点评。“无相殿的那人不是皇明月的对手,最多一刻钟的时间,那人就会落败。”

    “只要皇明月将那家伙给杀了,咱们收了混沌钟后就立刻离开这里。”轩辕天心点点头,将目光看向了半空中的混沌钟。

    此时混沌钟刚刚合二为一,似乎有

    了自己的意识,居然在钟体四周竖起了一层保护屏障。

    但是轩辕天心能看得出来,这道保护屏障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只要时间一到,这道保护屏障就会消失,到时候她便可以动手收取混沌钟。

    “想要取走这混沌钟,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岂料金翅大鹏却是突然摇了摇头,目光闪烁地看向了深渊之下,沉声道:“小五,我总觉得这深渊下似乎有着什么别的气息。”

    “别的气息?”轩辕天心闻言一惊,立刻转眸看向深渊里,“金翅,你说的别的气息是什么意思?”

    金翅大鹏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下面的气息太复杂,又有着天道之力的隔绝,所以我并不能查探到。虽然查探不到,但是我的直觉却不会有错,从东皇钟被敲响后,这深渊下面似乎就有着一丝细微的波动极快的闪过,不过那道气息波动着实太快,我还来不及去锁定,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闻言,轩辕天心的心中顿时悄悄警惕起来。而金翅大鹏也是沉声提醒道:“不管这下面有着什么,小五你还是退远点,免得到时候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轩辕天心立刻点了点头,然后不动声色地开始往后退。

    一边退一边用目光却瞟对面的皇明月,这个时候的后者正好将疯七给逼到了深渊的边缘。

    此时的疯七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模样,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狼狈,从他脸上还有身上的伤势来看,轩辕天心基本可以肯定皇明月是在故意折磨人。

    明明就有能力宰了疯七,可皇明月却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致命伤,而是将疯七整个人给弄得血淋淋的,这不是故意折磨人是什么!

    轩辕天心瞧着疯七的模样,心中也忍不住有些同情。之前皇明月还说疯七是个十足的疯子,可是当疯子遇见了变态,这完全就是一场惨剧。

    皇明月是越打越兴奋,跟疯七那种嗜战的兴奋不同,而是一种折磨人的兴奋。

    似乎疯七的模样越凄惨,皇明月就越兴奋,此时的皇明月在轩辕天心这个盘观者的眼中就只有一个词能形容。

    那就是病态!

    不是变态,而是病态!

    一种极度扭曲的心理。

    轩辕天心在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皇明月的这种变化,就像后者的体内关了一只极为凶残嗜血的野兽,那只野兽总是会时不时的失控,而跑出来大开杀戒。

    这种失控会令皇明月变得极为嗜杀跟残忍,甚至于失控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当初皇明月在轩辕天心的面前就失控过一次,还曾经对她露出过杀意,那种杀意并不是开玩笑或者是吓唬人,而是真正的杀意。

    不过最后皇明月自己控制住了,而且似乎只有轩辕天心才能让他控制住自己。

    轩辕天心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之后她会越来越放任皇明月缠着自己的原因。

    轩辕天心看着对面依然笑得一脸惑人且漫不经心的皇明月,可是后者所做的事儿却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带血的手闪电般地扣住了疯七的脖子,皇明月笑得惑人,竟是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柔了不少,“瞧瞧这脸白的,爷有那么吓人吗?”

    疯七被扣住了脖子说不出话,但是那急促的呼吸声却能听出他的情绪波动有多剧烈。

    盯着疯七那急速缩紧的瞳孔,皇明月的另一只手带着微微凉意却摸上了他的双眼,一边摸一边笑着道:“不过是断了你一只手而已,爷又没有拔了你的舌头,你怎么就说不出来话了呢?”

    话落,摸着疯七眼睛的手却微微用了力,“爷讨厌你的这双眼睛,之前你的这双眼睛居然比爷还目中无人。爷讨厌的东西就要除去,你说爷将你这对眼珠子给挖出来会如何?”

    “喝喝——喝——!”疯七开始剧烈挣扎,然而皇明月的手却死死扣住了他的脖子,让得他再怎么挣扎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但他的挣扎没有任何的作用,却让得皇明月的眼中有了一丝不耐烦,“别动!否则爷的手一抖,你的这双眼珠子就真的落在爷的手中了。”

    明明嘴里喊着让人别的,但他自己的手却是对着疯七的右眼越发的用力。

    “皇明月,够了!”

    眼见着疯七的右眼真的快要被皇明月给挖下来了,对面的轩辕天心有些忍不住了,“要杀就赶紧杀了他,别弄那些有的没的,恶心!”

    闻言,皇明月用力的手微微一顿,随即眼底深处似乎有着一丝血芒极快地闪过。

    半晌,他还是听话的拿开了放在疯七眼睛上的手。

    见他将手拿开了,轩辕天心的心里也是一松,道:“皇明月……”刚刚开口叫出他的名字,轩辕天心的双眼便是猛地一瞪,剩下的话也卡在了她的嗓子眼。

    只见皇明月的确是拿开了手,但是他却在手拿开的同时,猛地以手做刀直接插入了疯七的心口。

    直到他将手再次拿出来时,皇明月的手中赫然握着一个血淋淋还在跳动的东西。

    轩辕天心眼皮子猛地一跳,差点一口气呛入喉管里。

    别说是轩辕天心,金翅大鹏都是被皇明月这突然的动作给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狗日的,这小子怎么一身的邪乎劲儿。”大圣在意识海中观看了全程,当瞧见皇明月手中握着的东西后,顿时有些跳脚,“杀人就杀人吧,他居然生生将那家伙的心脏给取了出来。”

    皇明月一手提着死不瞑目的疯七,另一只握着渐渐停止跳动的心脏,一脸无辜地看着对面脸色有些发白的轩辕天心,道:“这下死了。”

    轩辕天心:“……”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死了!

    瞧得皇明月将疯七的尸体如丢垃圾似的往一旁一扔,轩辕天心的眼前便是一黑,等到皇明月手中还拿着那颗血淋淋的玩意儿掠过深渊来后,轩辕天心顿时猛地退后了好几步,怒吼道:“你拿着那东西干嘛?还不扔掉!”

    “扔掉?”皇明月眨眨眼,依旧是一脸的无辜,但手里握着的东西不仅没扔,还往轩辕天心的方向递了递,“为什么要扔掉?一个帝境强者的心脏啊,这可是难得的补品!”

    “补…补品?”轩辕天心的脸都绿了,瞪着皇明月就跟看见什么怪物似的,结巴道:“你…你说的…补品是…是什么意思?”这家伙该不会还想将那

    恶心的玩意儿给吃掉吧?

    皇明月瞅着轩辕天心那张绿油油的小脸,冲着她恶劣一笑,道:“当然是作为吃食的补品。”

    “!”轩辕天心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脑门,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瞪着皇明月,想都没想就吼了出来,“你敢!你若是敢吃这么恶心的玩意儿,你以后就别想亲我。”

    闻言,皇明月的一双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你的意思是只要爷不吃,你就让爷亲?”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

    轩辕天心瞪着皇明月,虽然这不是重点,不过看着他手中血淋淋的玩意儿,她还是猛地点了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这下皇明月笑了,同时将手中捏着的东西一扔,道:“那就扔掉吧,虽然爷觉得有点可惜,好不容易给爱宝找了一个不错的补品,不过你不喜欢,再不错的补品也得扔掉。”

    轩辕天心傻眼了,爱宝?!

    那玩意儿其实是给爱宝的?

    后知后觉的轩辕天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皇明月给耍了。

    “皇明月!”瞪着笑得一脸愉悦且得意的某人,轩辕天心这回是真的怒了。

    不过她这才刚刚吼出口,肩头上趴着的金翅大鹏却是突然沉声道:“你们俩别闹了,那下面有东西要出来了。”

    ‘轰——!’

    就在金翅大鹏话音一落,深渊之下突然再次蹿出大片的天火,而在天火中,隐隐有着一团血雾若隐若现。

    “混沌钟……哈哈哈哈……果然是混沌钟!我在这深渊之下等了这么多岁月,终于等到了混沌钟合二为一的时候,这混沌钟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中啊…哈哈哈哈哈哈……”

    ------题外话------

    2016年的最后一天了,感谢你们又陪我走过一年。

    明天是元旦,单位的元旦晚会也要开始了,今天趁着踩台的空当先把更新写了,免得晚上又会来不及。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