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34 逼出心头血,苍天震怒

正文 134 逼出心头血,苍天震怒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大圣跟金翅大鹏的纠结在于一是不想放弃中央主殿中那道跟天道之力有关的深渊,可他们同样纠结于轩辕天心心头血的流失。

    一猴一鹏开始为难起来,但相比于为难的大圣和金翅大鹏,轩辕天心却是要果决得多。

    再次埋头开始计算白虎焚天阵的排列顺序,显然是打定了主意,即便是心头血流失,她都会破开这个阵法到达中央主殿去。

    似乎是知道轩辕天心的脾性,当大圣跟金翅大鹏都沉默后,随云虽然担心,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阵法外的那些怪物开始忍不住了,纷纷试探着准备入阵。

    苏陌叶跟獠牙紧紧盯着想要入阵的怪物们,当发现有谁真的进来后,就立刻动手再将它们给打出去。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们进入阵心,否则一旦它们真的逼出生魂献祭给阵心内,这个白虎焚天阵就会被立刻启动。

    轩辕天心眉头紧锁,快速的计算着阵法的排列顺序,而阵外的怪物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开始集体冲阵。

    苏陌叶跟獠牙为了阻止它们开始有些手忙脚乱,就连随云跟金翅大鹏都先后动手开始帮忙苏陌叶和獠牙。

    白虎焚天阵千变万化,想要将它的排列顺序完全计算出来并不容易,轩辕天心脑子不停,手也不停,不过片刻,额头上就布满了薄汗。

    身边的打斗声,跟怪物们急躁的尖叫声丝毫不能入轩辕天心的耳,她仿佛沉浸在了自己的世间中,眼里、心里、脑子里全是精密的阵法计算方式。

    ‘嗡——!’

    就在这手忙脚乱的节骨眼,大殿似乎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紧接着就见到大殿的上方突然打开了一个黑洞,然后唰的一声,一道人影自那洞中狼狈的掉了下来。

    嘭地一声闷响,让得阵法内的苏陌叶等人跟正在冲阵的怪物们皆是动作一顿。

    估摸是谁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来到这里。

    那从黑洞里掉下来的人突然‘哎哟’了一声,可当他转过脸后,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主子——!?”

    从地上挣扎着爬起,秋棠一脸懵逼地看着殿内的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掉入了一个机关里,结果却遇到了被分散开的皇明月和轩辕天心。

    秋棠激动了,眼里就似乎就只看见皇明月跟轩辕天心二人般,想都没想便是要冲过去。

    “站住!别过来!”苏陌叶大吼一声,将秋棠给吼得顿时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苏陌叶一脸黑线地看着单脚立在那里的秋棠,忍不住无语道:“秋秋,你的眼睛到底是有多瞎啊,才会看不清眼下的状况?”

    秋棠闻言眨了眨眼,然后目光往四周一瞟……

    “哎呦我的主子喂!”秋棠倒抽一口凉气,然后整个人猛地往后面退了好几步。

    瞧见了那些无毛怪物后的秋棠受到了惊吓,一边拍着心口,一边颤着声音道:“这是些什么玩意儿啊?这么丑!”

    苏陌叶被秋棠的反应给弄得嘴角一抽,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又是跟着一喜,“你别管什么玩意儿了,赶紧帮忙啊。你在外面正好,动手宰了它们,我们现在可全在阵法里出不来。”

    “阵法?”秋棠一脸的问号,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围着苏陌叶等人的白虎石像,后知后觉地问道:“你们没事儿吧?主子呢?主子您没事儿吧?”

    秋棠是问得情深意切,奈何他家主子却没有半点反应。

    苏陌叶侧头瞥了一眼垂着脑袋沉默已久的皇明月,皱了皱眉,道:“他没事儿,睡着了。你先赶紧帮忙,等我们出来了再说。”

    睡着了?!

    秋棠眼皮子跳了跳,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他家主子会在这个节骨眼儿里睡着了,且还是站着睡着的。

    但他还来不及再开口,那些冲阵的怪物中就有着几只怪物朝着他爬行了过去。

    “嘻嘻嘻嘻-----!”

    诡异的嬉笑声让得秋棠的头皮有些发麻,再次往后退了退,一脸警惕的盯着朝着自己过来的几只怪物,一边道:“这一路上遇见的奇怪玩意儿也太多了!话说苏大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

    “急什么!你家小王妃正忙着破阵呢,你别说话打扰她。”苏陌叶一脚踢飞一只冲入阵中的怪物,一边喘着粗气儿地道。

    不过他不让秋棠开口,自己却又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其他人呢?怎么就一个人?你没跟其他人在一起?”

    “是一起的。”躲开扑来的一只怪物,秋棠发现这些怪物虽然长得丑且吓人,但它们似乎除了力气大点外,也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后,终于似松了一口气。“我们一直沿着第一楼的记号跟过来的,但是在进入这地宫后,记号就断了。”

    话音顿了顿,再次躲开怪物横扫过来的尾巴,继续道:“之前不小心踩到了一处机关,我们所有人都掉入了机关中,不过奇怪的是只有我一个人落入到了这里,但是炎家三兄弟跟吴老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魅姬他们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当秋棠话音一落,阵法内正在跟冲阵的怪物们纠缠在一起的獠牙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秋棠奇怪地看了獠牙一眼,他一直都知道妖兽的性子是桀骜不驯的,特别是它们还非常的讨厌人类。獠牙是妖狼王,妖兽的血脉王者,按道理来说他的性子应该更桀骜,更讨厌人类才对,虽然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才跟他们走在了一起,不过却依然不算是自己人。

    怎么这么一段时间没见着,他怎么就觉得这位妖狼王的态度似乎好了不少呢?

    秋棠在疑惑獠牙的态度的时候,突然目光一顿,发现了他家小王妃的身边似乎还有着一个人。

    “!”后知后觉的秋棠瞪圆了一双眼睛,他家小王妃身边怎么多了一个毛猴子出来?!

    毛猴子大圣似乎察觉到了秋棠的目光,抬头阴测测地看了他一眼,吓得秋棠顿时菊花一紧。

    好凶残的眼神儿!

    跟他家主子吓人时的眼神儿一模一样!

    秋棠连忙收回了目光,虽然心中疑惑那毛猴子哪里来的,不过看着苏陌叶等人对他的反应,且他还站在小王妃的身边,那就说明了一切。

    肯定是他们家小王妃有关系!

    秋棠一边对付

    着眼前的怪物,一边在心里纳闷:他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不过是跟主子他们分开了一段时间而已,怎么感觉什么都变了呢!?

    小王妃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他家主子比以前更傻了!

    别以为他会相信苏陌叶那扯淡的话,他家主子站在那里傻不拉几的不说话,明显是在发呆或者说是神游!

    秋棠一脚将一只怪物给踢飞,然后又悄悄往阵法中看了一眼,最后默默点点头,心道:秘密再多也是他们家的小王妃,主子再傻,那也是主子。所以…他还是默默地杀怪吧。

    大殿中的打斗声不断,也幸好这些怪物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近三十来只的怪物还真就被苏陌叶他们给解决掉了。

    秋棠避开满地的怪物尸体,站在阵法外,眼巴巴地瞅着他家还在发傻的主子,然后目光落在蹲在地上埋头写写画画的轩辕天心身上。

    在看了半晌之后,没看明白的秋棠忍不住小声儿地问道:“小王妃这是在干什么呢?”

    累瘫在地的苏陌叶闻言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道:“破阵呢。”

    “破阵?”秋棠用‘你别想诓我’的眼神儿瞅着苏陌叶,道:“虽然我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我也知道破阵不是这么破的。哪家破阵会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苏陌叶闻言‘呵’了一声,挑眉看着秋棠,笑了:“你家小王妃是在计算这阵法的排列顺序,不将排列顺序算出来,如何破阵?”说着抬手揉了揉发酸的腿,接着道:“这阵法只有你们家小王妃才能破解,你家主子倒是找了个不错的小王妃。”

    “那当然。”秋棠扬了扬下巴,用着一脸‘我家小王妃就是厉害’的表情睨着苏陌叶,“当初第一次见着小王妃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错,所以才会巴巴地让主子赶紧给预定了,好在我有先见之明。”

    当听到秋棠提起第一次轩辕天心的时候,苏陌叶眼睛一亮,感兴趣地问道:“你们第一次见天心姑娘的时候是在大泽城?她是怎么跟你们遇见的?”

    “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呗。”秋棠不疑有他,立刻回忆道:“当时我跟主子正在大泽城选王妃呢,小王妃从天而降,砸到了主子身上,还将主子给砸晕了过去。”

    “果然是走了狗屎运!”苏陌叶酸不溜秋地瞥了一眼依然在发傻的皇明月,嘀咕道:“这都能让他给遇上。”

    秋棠听得他的嘀咕,却不知道到底是何意,只是道:“哪里是主子遇上啊,小王妃当时将主子给砸晕后就跑了,后来还是我们在大泽山脉当中遇到的。”说着似想起了什么,秋棠咂了咂嘴,继续道:“主子当初还不乐意呢,嫌弃小王妃胸太小,若不是我一力撮合,只怕小王妃就真的跑了。”

    被嫌弃胸太小的轩辕天心顿时停手了,缓缓抬头瞥了一眼说得起劲儿的秋棠,然后黑着一张小脸瞪向了皇明月。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秋棠继续道:“主子也真是的,小王妃那是年纪小而已嘛,胸小也有发展的空间啊。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错失了小王妃,主子现在都不知道上哪哭去!”

    还有发展空间的轩辕天心突然站了起来,而阵中其他人皆是一脸古怪地看着垂着脑袋的皇明月。

    大圣已经哼哧哼哧地笑得东倒西歪,幸灾乐祸地看着轩辕天心走到了皇明月身边。

    估摸是察觉到众人的古怪目光,原本还想继续说着什么的秋棠顿时闭了口,随即抬头一看,正好看见他家小王妃对着自家主子就抬起了一脚。

    然后……

    砰地一声闷响,轩辕天心抬起的那只脚正正地踹在了皇明月的腿上。

    猛地被踹了一脚的妖王殿下脚下一个踉跄,啪叽一声趴在了地上,也正是因为这一摔,发愣已久的妖王殿下回神了。

    可惜他一回神后就发现自己趴在了地上,一张俊脸立刻黑如锅底,咬着牙怒道:“爷怎么会在地上?”

    “谁知道呢!”轩辕天心目光凉凉地瞅着他,冷笑道:“或许是妖王殿下年纪大了,所以腿脚不好了,一个没注意自己给摔了吧。”

    “……”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了的妖王殿下一脸狰狞扭曲地瞪着轩辕天心,“爷年纪大?”

    轩辕天心不看青面獠牙状的妖王殿下,垂眸,抬手看着自己的指尖,嗯了一声道:“人家都说三岁一个代沟,你跟我都差不多快两个代沟了,还能不是年纪大么?”

    “放屁!”妖王殿下愤怒地爬了起来,一把抓住人,黑着脸盯着她。似乎有些没闹明白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就阴阳怪气的,咬牙问道:“代沟?哪里有沟?再多再深的沟,爷也能给你填了!”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哪知妖王殿下的目光一深,语气变得有些诡异地补充了一句:“爷保证把你的沟给填得满满的!”

    “噗……”喷口水的声音传来,看好戏的大圣突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发出一阵撕心肺裂的咳嗽声。

    轩辕天心被大圣这一阵咳嗽给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去,“大圣,你没事儿吧?”

    大圣一脸痛苦且神色扭曲诡异地朝轩辕天心摆了摆手,然后捏着拳头猛砸自己的心口,“没……没事儿……咳咳咳咳咳……”再次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瞧着一副快要将自己的肺都咳出来的大圣,轩辕天心一脸的懵逼。

    而妖王殿下眯着眼睛凉凉地瞥了一眼猛咳嗽的大圣,在心中低咒道:妈的!老司机又听懂了!一看这货就不是个正经的猴子!

    不是个正经猴子的大圣察觉到了妖王殿下阴测测的目光,一脸痛苦地捂着心口,然后转移话题:“丫头……这白虎焚天阵的排列顺序你可是算出来了?”

    一提到正事儿,轩辕天心立刻神色一正,点头道:“嗯,算出来了。”收敛了其他心思,将皇明月推开,对着众人道:“你们退开点,我来布阵。”

    几人一听轩辕天心要准备布阵,也是瞬间收敛了心思,立刻朝一旁退了退。

    待得几人都退开后,轩辕天心方才自古金镯内拿出十数枚铜钱,然后抬手一扔。

    只见铜钱唰唰唰飞向各处,当铜钱全部落地,轩辕天心立刻双手结印。

    ‘嗡-----!’

    白虎焚天阵中突然传出嗡鸣,而被轩辕天心扔出的

    那十数枚铜钱也是开始纷纷颤动,然后齐齐发出淡淡金光。

    轩辕天心双手持印,然后印决一变再一变,当她结印于日轮印后,只见她眸光一沉,随即脸色迅速苍白,然后噗嗤一声喷出一口心头血。

    与此同时,当轩辕天心的心头血被逼出,整个大殿内开始狂风呼啸,一股庞大的天地威压陡然降临。

    “这是……”察觉到这突如其来的天地威压,金翅大鹏眸光一变,而一旁还在喘着粗气儿的大圣也是随即神色一沉,抬眸看着大殿上空,沉声道:“这是苍天震怒,应该是察觉到小五的心头血离体,天罚出现了。”

    金翅大鹏闻言一怔,随即叹道:“没想到即便是在这里,天道依然能察觉到小五。但是……”皱眉看着阵心里的轩辕天心,沉声道:“启动逆向白虎焚天阵所需要的心头血可不止这么一点啊。”

    话落,大圣却猛地一拍脑门,道:“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什么东西?”金翅大鹏不解地看向大圣,可是大圣却是一脸欣喜地冲着轩辕天心喊道:“丫头,再逼出一点点心头血就好,不要太多。”

    轩辕天心闻言皱眉,看着大圣中的目光中满是不解。

    大圣立刻解释道:“你的心头血被逼出,天道之力虽然可以感应到,却感应不到被白虎焚天阵隔绝的你的气息。如今天罚已降临,你只要再逼出一点点心头血,根本不用你去打破阵法,天罚的力量就会将这个阵法给打破。”

    居然还能这样?

    轩辕天心神色有些发愣,而大圣却再次道:“傻愣着干什么,虽然这古墓里的空间诡异,但是终究还是在西大陆上面,你始终处于天道的保护之中。估摸是以为你遇到了危险,或者以为有人动了你的心头血,如今苍天震怒,只要你再逼出一丝心头血,天罚很快会降临。”

    闻言,轩辕天心的双眼亮了,也听懂了大圣的意思。

    这是想让她逼出心头血,借天罚的力量去打破这个白虎焚天阵啊!

    轩辕天心虽然心中震惊于天道对于她的保护,不过动作却不慢,立刻再次逼出了一丝心头血后,果然整个大殿在天地威压的压迫中开始发生剧烈的颤抖。

    ‘轰隆隆隆----!’

    天罚降临,银色的天雷带着恐怖的威压和绝对的力量狠狠劈下了四周的白虎石像。

    不过是在眨眼睛,石像被毁的巨响声不断在大殿内响起。

    一轮天罚过后,大殿内的白虎石像尽毁,而白虎焚天阵自然也在天罚之中被彻底毁去。

    当白虎焚天阵消失,轩辕天心的气息一出现,刚刚还笼罩了整个大殿的天地威压居然瞬间消失。

    看着满地的狼藉,苏陌叶等人却是被吓出了一声冷汗。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瞧见苍天发怒,而让得苍天发怒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轩辕天心的心头血!

    苏陌叶目光敬畏地看着轩辕天心,心想着果然不愧是轩辕神女,也只有她们,才会被苍天如此厚爱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