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30 两个老司机

正文 130 两个老司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有些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这是空涧在意识消失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或许是因为这片黄沙战场上的冤魂消失,也或许是这持续了千万年的战争终于结界,属于这里的那根黑色能量光柱终于出现。

    可传送光柱明明就近在眼前,但无相殿的人却是一个都不能再离开这片黄沙战场。

    直到空涧的生机完全断绝,轩辕天心才缓缓拔出了刺入他体内的追魂枪。精致而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冷厉之色,语气却十分的平静。

    “这不过是刚刚开始,无相殿欠了我轩辕家的债,我会要整个无相殿来偿还。无间炼狱永无翻身之日,你们就在那里慢慢赎罪吧。”

    见轩辕天心收回追魂枪,苏陌叶看了看无相殿等人的尸体,摇着手中折扇笑眯眯地道:“这回无相殿算是掉了一块肉了,连武堂堂主都死在了这里,也不知道此时帝都中的那两位殿主是个什么表情。”

    “掉肉?”轩辕天心回眸看向苏陌叶一挑眉,道:“只怕不见得,空涧虽然是武堂堂主,可也仅仅是帝都无相殿的一个堂主而已。无相殿能在西大陆成为无人抗衡且跟皇室平分秋色的势力,他们真正的高手只怕还在无相殿的总部。”

    而无相殿的总部……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空涧的实力不过在王境,这种实力在无相殿内只怕还算不上是真正的高手,他们真正的高手都是坐镇在总部——无相城。

    “慢慢来。”随云上前拍了拍轩辕天心的脑袋,柔声道:“你都说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所以我们不急。”

    “的确是不急。”苏陌叶笑眯眯地接过了话,“以神女阁下的天赋,最多只要五年时间。而五年后,相信哪怕是无相殿的那位大殿主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对于轩辕天心的天赋,苏陌叶可是一点都不怀疑。

    然而就在苏陌叶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却突然挑眉看着他,道:“你叫我什么?”

    苏陌叶闻言一愣,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轩辕天心眼睛危险的一眯,再次问道:“你今天有看见什么吗?”

    “……”苏陌叶嘴角一抽,看着眼中有着危险光芒的轩辕天心,顿时有些心塞。

    这姑娘是在不信任自己呢?还是不信任自己呢?这会儿居然转过头就来威胁他了。

    苏陌叶有些无语地将目光看向皇明月,本来是想着你媳妇儿不信任我,你总该信任我吧,怎么说咱俩也是一起长大的啊。

    可惜,当他的目光看向皇明月的时候,妖王殿下不是抬头看天就是低头看地,压根就不看他。

    苏陌叶更心塞了!

    和着就老子一个人是外人了是吧?

    悲愤的苏陌叶暗暗咬牙,在心里将皇明月这个狗东西骂了几百遍后,方才憋屈地看着轩辕天心道:“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轩辕天心笑了,看着如此上道的苏陌叶表示她非常的满意。

    “当然是什么事儿都没有,既然传送光柱已经出现,那就走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招呼上獠牙跟随云,轩辕天心当下朝着能量光柱走去。

    苏陌叶瞪着轩辕天心悠然的背影,一脸的敢怒不敢言,只能憋屈地将目光转向皇明月,低声骂道:“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就算你媳妇儿她想要隐瞒身份,可也用不着威胁我吧?怎么说我跟你也是一起长大的啊。”

    皇明月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转身去追轩辕天心,“谁叫你代表的是天下第一楼。”

    苏陌叶:“……”老子若真是偏帮第一楼,就该在你们跟无相殿起争执的时候坐在一旁看戏,而不是拼了命去帮忙!混账东西,找个媳妇儿同样是混账,果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

    ……

    这次的传送时间稍稍有点长,不过在传送的过程中却极为平静,并没有如上几次那般天旋地转。

    而且轩辕天心还注意到,这次的传送光柱内跟前几次都不一样,整个传送光柱四周的屏障都是透明的,若是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轩辕天心最先想到的一个词便是观光电梯。

    虽然这传送光柱外面并没有什么可以观光的美景,但至少让轩辕天心等人能看见那个古墓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一片黑暗中,庞大而雄伟的地宫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在这地宫的四周,竖立着密密麻麻的黑色能量光柱。细细数过去,加上轩辕天心他们所在的这一根,这些黑色的能量光柱居然有着二十八根之多,而每一根能量光柱都是一个传送阵。

    但就是因为这次的传送光柱是黑色透明的,所以也让得轩辕天心等人将二十八根能量光柱的模样完全看清。

    二十八根能量光柱如入天际,而每一根光柱上面都有着图腾在缓缓流转。

    苏陌叶暂时忘了之前的憋屈,瞪大眼睛瞧着眼前的一幕,倒抽了一口凉气,道:“好大的手笔,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传送能量光柱。”

    随云皱着眉,目光紧紧盯着外面的能量光柱上,他总觉的这些能量光柱的排列似乎有些玄妙,“这些传送光柱的排列…应该不是随意的吧?”

    “这是十二星宿的阵图。”随云他们或许认不出这些能量光柱排列的阵型,但是轩辕天心却一眼就看了出来。

    “十二星宿?”皇明月闻言挑眉看向她,显然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十二星宿。

    苏陌叶好奇问道:“为什么是十二星宿?这里的能量光柱可是有着二十八根之多。”

    轩辕天心点点头,解释道:“十二星宿也可以称为二十八宿,亦称二十八舍或者二十八星。它们平均分为四组,每组七宿,与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和苍龙、白虎、朱雀、玄武等动物形象相配,所以也称为四象。”

    “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后白虎。”轩辕天心转眸看向外面的能量光柱,继续道:“二十八宿,天元气,万物之精也。故东方角、亢、氐、房、心、尾、萁七宿,其形如龙,曰左青龙。南方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其形如鹑鸟,曰前朱雀。西方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其形如虎,曰右白虎。北方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其形如龟蛇,曰后玄武。”

    话落,抬手指了指外面排列的传送光柱,再道:“按方位来看,我们所在的这根传送光柱正好是在西方参位之上,也就是在白虎尾。”

    “这些东西跟之后的古墓有什么关系吗?”随云问道。

    闻言,轩辕天心有些不确定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这些传送光柱应该不会只是摆成这样好玩的。”皱了皱眉,看向能量光柱中心的那座庞大地宫,道:“这个地宫被分为了四个领域,这四个领域应该就是对应四象,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或许这四象就是对应着我们待会进入古墓后将会遇到的事情。”

    “遇到的事情?”苏陌叶不解地眨了眨眼,问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神色若有所思,“白虎主伐,乃杀伐之神又称战神,若是我们去的那片领域是在白虎方位,那么后面的路只怕不好走。”

    听得轩辕天心的分析,苏陌叶跟随云都是眉心一皱。

    而皇明月却突然看向外面的庞大地宫,修长的手指往地宫中心轻轻一点,问道:“那中间呢?这地宫虽然被分为四个领域,但是每个领域都有一条道是通入中间的。中间是什么?”

    “东之青龙、西之白虎、南之朱雀、北之玄武、中为黄龙。”轩辕天心将目光再次落下外面的地宫,双眸微眯,“黄龙,也有称之为应龙,上古之神。若是按阵型排列,这中间的东西莫非还是与神有关?”

    轩辕天心口中的神可不是那些以人身修炼上去的伪神,而是真正被天地灵气孕育而出的真正神祇。

    其实从进入这里后遇到的种种情况就已经说明,这个古墓遗迹已经完全脱离了什么人力的范涛,只是轩辕天心疑惑的是,这个古墓究竟是谁的?或者说是那位神祇的……

    瞧得轩辕天心脸上的若有所思,金翅大鹏扑腾了一下翅膀,道:“不管是跟人有关,还是跟神有关,反正都已经走到这里了,若是不进去看看岂不是对不起之前咱们的一番拼命。这传送就快到头了,你刚刚的分析或许是正确的,所以待会都警惕一些。”

    闻言,众人皆是认同地点了点头,唯有轩辕天心盯着那地宫中央的目光里有着什么一闪而过。

    尘封多年的地宫里面到处都充斥着一股陈旧的气息,当轩辕天心他们自传送中出来时,一行人皆是有些受不了地皱了皱眉。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陈旧而破损严重的内殿,殿内全是倒塌的石柱跟零零散散的人骨。

    一行人在四周探查了一番,得出的结果却让得他们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苏陌叶拽着折扇的手也不扇了,神色有些无奈地道:“这里虽然破损严重,可是外面却跟迷宫似的,有着不少通道。这么多的通道,咱们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走哪一条,而又是哪条通道才能到达中央去。”

    獠牙闻言点了点头,接话道:“而且每条通道都是一模一样,且又深又长,若是一条一条的去尝试,也不知道要尝试到什么时候。”

    轩辕天心抬眸打量了一眼宛如迷宫的四周,也是有些无奈,“先找找看吧,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这样更浪费时间。”说着便是抬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条通道走去。

    然而她才刚刚走两三步,突然脚下打了个踉跄,如同跟失去了意识般,直接朝着地面扑了下去。

    这一下可吓坏了其他人。

    皇明月如同一阵风般唰地一下就掠了过去,一把将快呀栽倒在地的轩辕天心给拽起来。

    “小五!”随云也是神色大变,一脸紧张地掠了过去。

    众人围着轩辕天心,但后者却是双眸紧闭,不管他们如何叫唤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皇明月的俊脸上都快滴出墨水来了,周身的冷气不要钱的往外冒,一边搂着人,一边仔细查探轩辕天心的情况。

    半晌,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般,冷声道:“脉象正常,呼吸也平稳,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

    “那为什么会突然晕过去?”随云脸上的紧张之色却没有少半分,皱眉看着突然晕过去的轩辕天心,沉声道:“难道是之前小五在镇压那些凶灵的时候耗损太大?”

    “不是。”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跳到轩辕天心的身上,垂眸仔细看着她,道:“若是耗损太大她当时就该晕过去了,又岂能拖到现在。”

    “那什么!?”随云这下倒是急了。

    ‘唰——!’

    一道金光自轩辕天心的眉心钻出,大圣背着手走了出来。先是附身仔仔细细地将轩辕天心看了一遍,方才抬头看着随云道:“嚷什么,等她醒来不就知道了。”

    话落,皇明月立刻抬眼瞪着大圣,“你知道什么?”这猴子肯定是知道什么,否则也不会这么淡定。

    对于皇明月的瞪视,大圣表示不痛不痒,挑了挑眉笑得有些恶劣,道:“本大圣的确知道,可就是不告诉你。”

    “……”妖王殿下差的咬碎了一口牙,若不是此事他还抱着轩辕天心,他真想立刻捏死这个死猴子。

    “唔——!”

    就在皇明月想着要不要将人放下,然后先去捏死大圣的时候,之前莫名其妙晕过去的轩辕天心却突然醒了过来。

    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轩辕天心猛地自皇明月的怀里退了出来,跟中了邪似的站得直挺挺的,一双眼珠子也是直勾勾的。

    苏陌叶被吓得心肝一颤,拍着心口道:“这又是怎么了?怎么跟中邪了似的?”

    话落,中邪了的轩辕天心瞬间回神,张开就是骂了回去,“你丫才中邪了。”

    苏陌叶被骂的嘴角一抽,而皇明月立刻一把将她给抓住,拧着眉看着她,问道:“那你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说倒就倒了?”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然后抬手突然摸上自己的眉心,低低唔了一声,道:“因为这个东西。”

    话落,只见她指尖轻轻一拂眉心,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图腾若隐若现。

    “这是?”苏陌叶瞪大了眼睛,一脸好奇地凑近了几分。

    皇明月一巴掌将苏陌叶给拍开,然后眯眼盯着轩辕天心眉心处的图腾不语。

    轩辕天心冲着几人一笑,道:“当初我不就跟你们说过,若是不带我的话,你们谁也找不到这古墓的宝贝。”

    “这个是……”苏陌叶把眼睛

    又瞪大了一圈,脸上有了一抹不可置信。

    “地图!”轩辕天心又是一笑,道:“当初在帝都,古墓地形图现世的时候我不是晕过去了一会儿么,那是因为那块陨石里封印的地形图进入了我的体内。”抬手指了指眉心处的图腾,继续道:“之前这个东西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我体内没什么反应,直到进入了这里,它总算是有反应了。”

    “什么反应?”随云看了看那图腾,问道。

    “这座地宫完整的地形图。”轩辕天心眯眼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已经全在我的脑子里。你们不是还在郁闷怎么走出这个迷宫吗?现在可不用郁闷了。”

    “哈!”苏陌叶闻言立刻笑了出来,“难怪当初你说什么也要跟来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不过跟来的好啊,否则这迷宫咱们还真没辙了。”

    轩辕天心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正想去看皇明月,结果就看到皇明月的一张脸已经黑成了锅底,此时正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

    轩辕天心:“……”这又是怎么了?

    怎么了?

    皇明月此时真想揪着这个女人打一顿屁股,她究竟瞒了爷多少事情?!

    估摸是察觉到皇明月那即将爆发的怒火,轩辕天心非常识时务地收了笑意,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看着她又做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皇明月简直是被气笑了,抬手指了指她,笑得阴测测地道:“每次你做了什么坏事儿就摆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你是吃准了爷不会怎么你是吧?”

    轩辕天心无辜的神色更加无辜了。

    皇明月顿时嗤了一声,“除了地形图还有什么?再敢瞒着爷,你看爷会不会将你怎么样。”

    “除了地形图就只有地形图。”轩辕天心立刻道,结果皇明月眼风凉凉地一扫,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轩辕天心眸光闪了闪,再次道:“真的,我就只知道地形图。”

    只知道地形图?那就是说那个图腾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作用了?

    皇明月这会儿倒是不阴沉脸,目光凉凉地看着她,笑了:“你在爷这里可是有一本账的。”

    轩辕天心眨眨眼,一脸的问号。

    “你做了什么坏事儿,爷全给你记在那本帐上的。”皇明月笑眯眯地看着她,“宝贝儿…你要知道坏事做多了,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指不定哪日爷就会找你彻底清算了那本帐,到时候你可别哭着求爷。”

    轩辕天心被他的那句‘宝贝儿’给恶寒了一下,然而当听完他全部的话后,却是莫名抖了抖。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顿时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只有大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得一脸的蔫儿坏。先是用一种微妙的目光看了看皇明月,再是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了看自家的小徒弟,然后哼哧哼哧地笑出了声儿。

    金翅大鹏被大圣这突来的笑声给笑得抖了抖,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大圣,问道:“你笑什么呢?突然笑得这么吓人,有毛病啊。”

    大圣又哼哧哼哧笑了一声,然后拎过金翅大鹏也不知道在它的耳边说了什么。

    只见金翅大鹏先是眼珠子一突,随即看着皇明月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和难以描述起来。

    察觉到大圣跟金翅大鹏的古怪目光,皇明月神色不变,一把拉过还没回过味来的轩辕天心抬步就走,“带路,别愣着。”心里却在阴测测地低咒:狗日的,两个老司机居然听懂了!

    两个老司机盯着被皇明月给拉走的轩辕天心,齐齐给了一个同情的目光。

    这丫头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头狼给惦记上了吧?要不要提醒她一声呢?

    想了想,金翅大鹏跟大圣同时决定…还是不提醒了,年轻人的事情,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不好参合。

    ------题外话------

    帮基友推文,喜欢现言的妹纸可以去看看:《军婚缠绵之爵爷轻点宠》文/海鸥

    身为夏巫三军统帅的佟大将军被一个小丫头给扒光了不说还被踢断了肋骨!

    消息传来,他的兄弟姐妹顿时炸锅了。

    “那丫头是谁?给四哥报仇去!”

    小丫头是谁?

    赛车场上的紫衣车神,棋盘前的美少女,还有一个顶了十几年的雅号:扫把星!

    十八场车祸,场场都有她!

    果然!谁碰到她谁倒霉!

    可令伊洛娃纳闷的是:

    连隔壁的狗都开始绕着她走的时候,那头腹黑的狼为啥还不走?

    爵爷笑曰:友情还没变爱情,我怎么可能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