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7 代苍天之名,以轩辕之姓

正文 127 代苍天之名,以轩辕之姓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一念成佛,同样也可以一念成魔……

    战争不仅有残酷,还有杀戮。当杀戮太多,就会有孽。

    这些骨骸都是在战争中战死,它们死前的唯一愿望就是打赢这场战争,当一个人的执念太深就会被执念束缚,被束缚的不仅是这个人的身和心,同样还有灵魂。

    死在这个战场上的人不计其数,由无数的执念所化就有了之前的‘回溯’,或者说是一个走不出的轮回。它们不断重复着死前的一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重复拼杀、重复死亡、让灵魂在这无尽的重复中得不到安息跟解脱。

    轩辕天心他们的插手,让得这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终于结束,胜利的那一方也终于可以解脱并消失于天地间。

    但也因为轩辕天心他们插手而输的这一方……

    “好重的怨气!”轩辕天心神色凝重地看着上空。

    此时昏黄的天幕已经如同乌云罩顶,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狂风跟愤怒的咆哮声,无端让人心中发寒。

    看着半空中不断增加的半透明身影,随云几人同样神色凝重,苏陌叶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这些都是灵魂吗?”

    “它们想干什么?”獠牙眼睛眯了眯,妖兽的直觉让得他心中有了一丝淡淡的不安。

    “报复!”金翅大鹏沉声道,“是我失策了,只想着如何结束这场战争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却忘记了因为我们的插手,让得这场战争结束得并不公平。”

    “怎么说?”皇明月侧眸看向金翅大鹏,后者却是叹了口气,继续道:“你也是军中之人,应该也知道这些军中士兵们的执着。这么多年它们一直在重复着这场战争不就是因为对于这场战争结局的执念造成的吗?!不分出胜负就会永远打下去,哪怕它们的身体已经腐化,哪怕它们只剩下禁锢在骨骸中的灵魂,它们都依然在战斗。它们想要分出胜负,却不是现在这般被外力干扰而分出的胜负,它们以不能轮回的代价坚持了这么多年,如今因为我们的插手而导致失败,让它们的坚持情何以堪?”

    “所以它们就选择了报复?”皇明月微微抬眼看着半空中扭曲咆哮的灵魂,皱眉问道:“它们想怎么报复?”

    “不甘、愤怒、伤心、一切负面情绪都会让灵魂黑化。”轩辕天心接了口,语气有些说出来的意味。

    “那黑化后会怎么样?”苏陌叶紧张地问道。

    轩辕天心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化为怨灵或者恶灵。”

    苏陌叶闻言打了个抖,语气有些结巴:“怨…怨灵或者恶灵?这两者间有什么区别吗?”

    “怨灵是生前对人或者某种事物没有达成目标,死后有着强大的怨气怨念从而产生的。而恶灵……”轩辕天心抬头看着半空,沉声道:“当怨气跟愤怒达到顶点,灵魂就会失控也就是失去自我,这样的灵魂就会变成无恶不作且只能用杀戮来缓解自己的情绪,它们通常也被称为恶鬼。”

    “那这些家伙它们是……”随云嘶了一声,虽然心中有了想法却犹豫说不出口。

    “是恶灵。”轩辕天心将随云没出来的话接了口,叹道:“因为愤怒跟不甘,它们已经失控了。”

    “那怎么办?”苏陌叶脸色一变,这恶灵恶鬼什么的一听都觉得很棘手。他们虽然是修炼者,可并不是无相殿里的法力僧,对付这种东西可不是他们所擅长的。

    怎么办?

    然而在苏陌叶话音一落,皇明月、随云还有獠牙三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看向了轩辕天心。

    同时被三人的目光给盯住,轩辕天心神色郁结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嘀咕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天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超度,这种事情比打架还累啊。”

    “超度?什么超度?”苏陌叶茫然地眨了眨眼,看了看轩辕天心,然后又看了看皇明月三人,摸着脑门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还是我错过了什么?”

    “白痴!”皇明月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拉着轩辕天心往一旁走去。

    而随云有些无奈地看了苏陌叶一眼,道:“这么久了你就没有发现小五的不同?”

    “什么不同?”苏陌叶更加茫然了。

    獠牙似看不下他这种白痴的神色,摇了摇头看向了别处。随云叹了口气,道:“小五的灵力跟无相殿的法力僧是一样的。”

    “!”苏陌叶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不知道?他只知道天心姑娘会布阵,当初在他们第一楼还帮他们解决了斗场的麻烦……

    等等!

    苏陌叶一脸斯巴达地看向不远处的轩辕天心,颤着手指着她道:“天心姑娘你又骗我?!当初你帮我解决斗场的麻烦是用灵力而不是阵法?!”

    可惜,轩辕天心对于苏陌叶悲愤的质问听而不闻,只是专注地从古金镯内掏东西出来。

    皇明月瞅着她每掏出一件东西就挑一下眉,当瞧得一个粉色的奇怪玩意儿后,问道:“这是什么?”

    轩辕天心捏着播放器,有些发愁地看着一脸好奇的皇明月,她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个高科技玩意儿呢?

    不过轩辕天心还没解释,皇明月的注意力就立刻转移。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盯着她另一只手中的铜钱,再次挑眉问道:“这东西又是什么?钱币?哪里的钱币居然是这种的?”

    轩辕天心眼皮子跳了跳,又开始犯愁了。

    金翅大鹏瞅着轩辕天心那一脸纠结犯愁的模样,遂开口解围:“小五,如今你的灵力或许可以不用摆阵就可以应付这些恶灵了,你不试试吗?”

    轩辕小五犯愁的神色一顿,随即侧头看向肩头上的金翅大鹏,然后在皇明月莫名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铜钱再度收起,道:“也好,的确可以一试。”

    见轩辕天心似乎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皇明月不怎么在意,在她收好铜钱之后,问道:“你怎么准备做?”

    “先超度,再送灵。”轩辕天心晃了晃手中的粉色播放器,道:“找个高点的地方将这个放下。”

    皇明月眨眼,随即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坡,问道:“那里呢?”

    “可以。”轩辕天心看过去,然后点点头,“如今它们只是刚刚转化成恶灵,必须要在它们全部转化之前,先将它们的怨气给超度净化。”说着便是要朝着那处小土坡走去。<b

    r />

    皇明月就如同一个跟屁虫,轩辕天心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二人刚走近小土坡还没来得及将手中的播放器放下,远处的空间就突然出现了震动。

    二人神色一怔,随即快速抬头看去。

    只见远处的空间突然出现一个扭曲的漩涡,然后十数道黑影自空间漩涡中掉了出来。

    “有人来了?”随云三人察觉到情况立刻掠了过来,苏陌叶更是一脸诧异地看着那突然从空间漩涡中掉出来的人,疑惑道:“是什么人?他们怎么过来的?”

    话音刚落,苏陌叶目光一直,然后看清了这些来人的面容。

    “无相殿!?”

    来人正是无相殿的一行人,空涧等人似乎也是神色有些茫然,不过当察觉到不远处有人后,立刻循着声音看了过来。

    当发现不远处的皇明月一行人后,空涧几人的神色当下便是微微一变。

    他们从进入这里后就一直在想着不要跟皇明月遇上,可惜如今还是给遇上了啊。

    轩辕天心在发觉来人是无相殿的人后立刻将手中的播放器给收了起来,原本想要超度送灵的打算顿时打消。

    而空涧的目光微微一偏,视线凝在了没有戴面具的随云身上,无相殿对于大泽城中那一家的关注可不少,自然也认识随云。

    不过在这里居然看到了他,倒是让空涧有几分意外。空涧眼中的神色有些捉摸不定,这个叫随云的人……身上穿的衣服可是皇室鬼面骑士团的。

    “堂主,您看天上……”就在空涧盯着随云若有所思的时候,身边传来一人诧异的声音,空涧目光轻移,当看到半空中怨灵聚集的场面后,顿时忍不住笑了。

    这是不是叫做天赐良机?!

    空涧缓缓收回目光看向对面不远处的皇明月等人,旋即笑着道:“看来我们跟殿下倒是挺有缘分,居然在这里都能遇见。”话音顿了顿,随即再次瞥了一眼半空中的怨灵,继续含笑道:“不过殿下等人似乎遇到了麻烦。”

    要说他一直忌惮皇明月的实力是不假,可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跟皇明月遇见,那空涧心中的忌惮之色却已经消失殆尽。

    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角色似乎对换了,如今应该是那位不可一世的妖王殿下忌惮他们了才对。

    毕竟…修炼者的实力再高,对这种情况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催啊。

    空涧的语气听不出来是不是含着幸灾乐祸,不过这种和善又带着亲切的语气,却是皇明月最厌恶的。

    当下,妖王殿下不可一世的神色沉了下来,用着一种极为不耐地目光看着空涧等人,张口就道:“关你屁事!”

    无相殿等人的神色一怒,而空涧依然笑得和善地摇了摇头,看着皇明月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般,“殿下的性子真是越发不好了,这种时候可不是闹性子的时候。在下等人跟殿下同出帝都,我无相殿又一直与皇室交好,如今殿下遇到了麻烦,在下又如何能当做没看见呢?”

    话落,空涧抬手招了招,自他身后的人群中立刻有着三人排众而出。

    “还好此次前来北域时在下有将般若堂的三位执事带来,这三位在般若堂中的能力正是应付眼下这种情况的能手。”空涧笑了笑,看着皇明月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异,“殿下当真不需要我等的援手吗?”

    皇明月目光往三人的身上一扫,随即冲着空涧阴测测地一笑,道:“空涧,你倒是不怕爷将你们般若堂的三位得道高僧给废了,居然还跑来爷的面前显摆?”双手往胸前一抄,吊着眼角睨着空涧,嗤道:“莫非你还想等着爷来求你伸出援手不成?”

    “妖王殿下,你不要不识好人心!”空涧身后的人闻言一怒,皇明月不给他们无相殿的面子他们一直都知道,可是如今这种时候他还是这般目中无人,这就让得无相殿的其他人有些不爽了。

    可惜,妖王殿下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给那人一个,嘲讽笑道:“好人心?这话从你们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跟爷说爷是个好人一样的可笑呢?”

    “你!”这下无相殿的其他人也是怒了,纷纷用着愤怒的目光瞪着皇明月。“妖王殿下可别忘了自己的处境,如今这种情况下,只有我们才能解决。识时务者为俊杰,殿下应当听过这话的吧?”

    “听过。”皇明月也不生气,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空涧,问道:“所以…空涧你就是想看着爷来求你是不是?”

    若说是以前的话,空涧或许即便当真有这种想法也是会矢口否认的。可如今在这种奇特的空间内,又是这种怨灵聚集的情况下,空涧的眸光闪了闪,当下含笑点头道:“能让殿下相求,或许也是一件极为难得的事情,就是因为难得,所以在下也的确很想看看。”

    闻言,皇明月脸上似笑非笑的神色顿时收敛,盯着空涧的双眸中也有着一抹厉色一晃而过。

    而空涧却跟没看见般,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皇明月,似乎在等着他的决定。

    半晌,就在轩辕天心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皇明月却是突然低低一笑,但那笑却并没有到达眼底。

    “果然是胆子肥了。”皇明月眯了眯眼,阴测测地道:“或许爷将你们彻底留在这里的决定会更好,也省的到了后面你们还出来碍了爷的眼。”

    话落,皇明月的身上的杀气不加掩饰的释放了出来,不仅是他,连同身后的苏陌叶也同样如此。

    獠牙看了看轩辕天心,然后也是一步踏出,同样将目光锁定在了无相殿等人的身上。

    被他们这么杀气腾腾的盯住,无相殿的一行人神色微变,倒是空涧依然笑得一脸和善,道:“那半空中的怨灵就快凝聚完成,一旦它们合为一体,除了般若堂的三位执事出手外,这里的人可都得被它们撕成碎片。殿下可要考虑清楚了,当下要对我等出手?”

    “难道爷还是逗你玩的不成!”皇明月冷哼一声,竟是一拂袖,化作一道残影直接朝着空涧掠了过去。

    空涧当瞧得皇明月冲自己掠来时也是眸光一沉,当下也不敢迟疑,立刻脚下一点快速避开。“既然殿下执意如此,那可就怨不得我们了。”

    皇明月闻言冷哼,再次追了过去,“苏陌叶,动手!”

    与此同时,空涧也是喝道:“灵鸠,动手!”

    ‘轰——!’

    />

    一声令下,双方人马皆是出手。

    而在空涧话音一落,名为灵鸠的法力僧却是突然双手结印,然后指向了半空,跟他一起出手的还有身边另外两位法力僧。

    “那是……”轩辕天心一瞧见三人的动作后目光顿时一凝,随即当察觉到一股极为古怪的灵力波动后,特别是半空正在凝聚的怨灵愈发愤怒咆哮的时候,轩辕天心神色顿时阴沉,大怒:“你们敢!”

    “怎么了?”

    轩辕天心的这一声大吼让得獠牙跟随云一惊,见前者神色阴沉无比,随云连忙问道:“小五,他们做什么了?”

    “他们在催动那些恶灵的怨气,一旦恶灵的怨气再次被激化,这些恶灵就会化作凶灵。”轩辕天心咬牙道。

    “凶灵?”獠牙眉心一皱,苏陌叶更是连忙问道:“凶灵跟恶灵又有什么区别?”

    “凶灵跟恶灵相似,却比恶灵更难为对付,且凶灵更加残暴,它们都是虐杀为乐。”轩辕天心将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神色难看到极点,“凶灵一出,杀戮不断,且凶灵很难超度,至少我是没有一点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嘶——!”苏陌叶倒抽了一口凉气,神色同样难看地道:“那你可有办法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若是不能,那咱们今日可就好玩了啊。”

    闻言,轩辕天心却是凌厉地看了苏陌叶一眼,沉声道:“能!但是我不愿意!”

    “为什么?”苏陌叶不解,随云跟獠牙闻言同样不解。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管是恶鬼还是凶灵,都会给它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将魂魄打得魂飞魄散固然可行,但太伤天和,且手段太过狠辣,这样不仅断了它们的以后,同样也会给自身增添孽债。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出手这么狠毒,孽债太多不报今生报来世,甚至会变成孽报危害子孙后代。”

    “那怎么办?”苏陌叶有些急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三个家伙都已经开始了啊。”

    “这种术法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除非…”轩辕天心目光一狠,盯着被无相殿众人保护在中间的三人,沉声道:“杀了他们,尽量阻止半空中的恶灵全部转化成凶灵,能少一点是一点。”

    “好。”当下,苏陌叶三人也不再迟疑,齐齐点头道:“我们去杀!”

    ‘唰唰唰——!’

    三道身影自轩辕天心身边快速掠了出去,直取人群中的灵鸠三人。

    同时,轩辕天心抬手招出追魂枪,跟着掠了过去,“好一个无相殿的法力僧!居然敢强行将恶灵催化成凶灵,你们的道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什么法力僧,说是一群妖僧都抬举你们了!”

    三人同时掠来,无相殿等人又岂能不作为。

    十多人快速护住灵鸠三人,“拦住他们。”

    可惜,三人当中还有一个武帝境的獠牙,又岂是这些人能够拦得住的。

    “滚开!”獠牙眼中凶光大绽,抬手便是一掌对着他们拍了过去。

    ‘噗嗤噗嗤——!’

    吐血声响起,一群人齐齐被獠牙给拍飞。

    苏陌叶随后掠来,然后手中折扇出手,直冲灵鸠。

    随云跟轩辕天心一前一后跟上,二人同时对另外两个法力僧出手。

    ‘砰——!’

    三声闷响,灵鸠三人齐齐倒飞出去,擦着地面砸出几米远方才停下。

    ‘噗嗤——!’

    三人同时一口血喷出,然而灵鸠却抬眼看着再次追来的三人,笑的得意地道:“迟了,那些恶灵已经开始全部转化了。”

    ‘呜呜呜——!’

    就在灵鸠的话音一落,半空中突然狂风大作,灵魂咆哮扭曲,渐渐变得狰狞。

    黑色的阴煞之气开始将大地笼罩,而另一边跟空涧交手的皇明月在察觉到异变之后却是突然丢开空涧转身朝着轩辕天心的方向掠了过去。

    看着转身离去的皇明月,空涧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随即森然一笑,“这次,或许我无相殿真能除了你这个眼中钉啊。”

    一阵疾风掠来,皇明月神色阴沉地出现在轩辕天心的身边,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轩辕天心一脚踹向想要挣扎爬起来的灵鸠,将后者再次踹到在地后,方才怒道:“都是这三个王八蛋,他们催动了恶灵的怨气,将这些恶灵全部转化成了凶灵。如今凶灵即将出现,麻烦事儿才刚开始!”

    皇明月闻言眸光一寒,转头看向灵鸠三人,哪怕灵鸠三人在面对轩辕天心时尚且能笑得出来,可是一对上皇明月的目光,三人立刻心中发寒。

    “爷废了你们!”皇明月从来都是一言不合便动手的人,当听得灵鸠三人做了什么后,立刻对三人下了杀手。

    察觉到皇明月那不加掩饰的杀意后,灵鸠三人神色大变,立刻喊道:“堂主救我!”

    空涧眼中闪过一抹犹豫,这种状态下的皇明月,他同样不愿意去面对,可是看着即将要毙命在皇明月手下的灵鸠三人,空涧一咬牙还是掠了过去。

    ‘砰——!’

    空涧眼中有着不可思议,然后猛地喷出一大口血,然后踉跄倒地。

    在他的胸前,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洞。

    皇明月右手上全是血,漫不经心地在衣袍上擦了擦,道:“你真以为爷刚刚是想杀这三个废物?空涧…你滑不溜秋的跟泥鳅似的,爷想要逮住你却是要费一番功夫,所以先宰了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以为爷会舍了你去杀这些随时都可以宰掉的废物?”

    “呵……”空涧捂着胸口上的伤,看着皇明月笑了,“不愧是妖王殿下,都说你的心思最是难以琢磨,果然传言不假。”缓缓吸了一口气,空涧笑得有些得意地继续道:“但那又如何?如今那些凶灵即将出现,我死了不要紧,只要有殿下等人一同陪葬,也算是死得不冤。”

    皇明月眯眼盯着他不语,空涧呵呵笑着躺倒在地,睁眼看着半空中狰狞的凶灵,笑着道:“黄泉路上跟殿下一同上路,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只要你死了,这龙昊西大陆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是无相殿的天下。”

    “无相殿擅自催动凶灵阵,使亡灵转化为凶灵,你们无相殿的天下可不再西大陆,而是在无间地狱受业火焚身之苦。”就在空涧话音一落

    ,一旁的轩辕天心却冷声接了口。

    空涧闻言眉心一皱,用已经开始模糊的目光盯住轩辕天心,随即呵地一笑,道:“妖王妃啊……我无相殿的人哪怕是死了也不归地府管,我们的归宿在那佛光圣地,你们这些人只怕是永远也不会……”

    “灵山吗?”不等空涧的话说完,轩辕天心冷笑打断,“就凭你们这些杂碎,也配死后进入灵山?”

    ‘唰——!’

    空涧猛地瞪大了眼睛,就连一旁的灵鸠三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轩辕天心。

    “你…你是如何知道……”空涧想要挣扎爬起,然后却再次无力地倒了下去。

    轩辕天心无比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灵山如今早就不是当初的灵山了,收入你们这种杂碎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朝着空涧等人恶劣地一笑,这一笑当真是像足了皇明月。

    “但是,死在我手上的人可进不了灵山!”轩辕天心垂眸看着他,淡淡道:“我说你的归宿在那无间炼狱之中,那便就在无间炼狱。”

    “你?”空涧闻言眯眼,想要开口嘲讽,可是轩辕天心却并不看天,转身看向半空,沉声道:“獠牙,看住他们,等这里结束之后,立刻杀了。”

    獠牙眸光一闪,然后在空涧还有皇明月等诧异的目光中,右手握拳缓缓放置心口,低头沉声道:“是,主人。”

    “主人?!”苏陌叶眼皮子一跳,指着獠牙跟轩辕天心,“你…你们……”

    或许是苏陌叶的声音太吵,让得皇明月有些不耐地啧了一声,随即一把拉住轩辕天心,“你要干什么?”

    “做我的老本行。”轩辕天心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肩头上的金翅大鹏拎起塞到了他的手中,“你不是一直说我瞒了你很多事情吗?如今我全部告诉你。”

    皇明月一愣,看着她的目光渐渐变深。

    轩辕天心对他笑了笑,突然道:“大圣,能帮我弄一个结界防止无相殿的人突然刷手段逃跑吗?”

    大圣?

    众人再次一愣,看着轩辕天心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大圣?

    ‘唰——!’

    自轩辕天心眉心中钻出一道金光,长久待在意识海不愿见人的大圣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猴…猴子?!”看着突然自轩辕天心眉心里突然钻出一个人模猴样的毛猴子,苏陌叶立刻跳了起来。

    而皇明月却是眼睛一眯,看着大圣的目光有些阴沉,“原来一直就是他躲在你的体内。”

    大圣转头眯眼,同样目光阴沉地看着皇明月,二人的眼神厮杀却是非常激烈。

    “大圣。”看着跟皇明月瞪眼的大圣,轩辕天心只能无奈地喊了一声。

    大圣冷哼了哼,回头看向轩辕天心,嗤道:“有本大圣在,这里就算是一只蚊子都逃不掉。”

    “那我就放心了。”有了大圣的保证,轩辕天心这才一笑,然后看了看一旁的随云,嘴唇动了动。

    “小五你要说什么吗?”看着欲言又止的轩辕天心,随云奇怪地皱了皱眉。

    “没什么。”轩辕天心看着他再次一笑,认真道:“只是突然想告诉随云哥哥,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随云一楞,然后笑道:“我们当然是一家人,你是我的妹妹啊。”

    “嗯,你记住就好。”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然后突然抬头看向半空,“凶灵出世了。”

    凶灵出世,血光冲天,而且还是如此多的凶灵同时出现,一时之间,整个黄沙战场皆是鬼哭狼嚎。

    “天心姑娘,你到底行不行啊?”看着如此骇人的一幕,苏陌叶有些头皮发麻。

    然而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大圣却是嗤道:“她若不行就没有可行了,待在一边安静的看着。”

    苏陌叶一噎,而这个时候轩辕天心却抬手在手腕间的古金镯上一抹,“幸好我的装备一直都带着。”

    话落,只见金光自她脚下暴涨,然后化作一个金色光罩将她完全笼罩。

    直到轩辕天心再次出现,皇明月等人的目光中却掠过一抹惊艳跟诧异。

    轩辕天心换衣服了,将她最喜欢的红色衣裙给换成了白色,光裸的双臂之上带着一对儿金色臂环,赤足立于那里,仿佛身上多了一丝什么。

    而皇明月他们在惊艳于轩辕天心的装扮时,一旁的随云却是猛地瞪大了双眼,脸色有着不可置信,也有着说不出来的激动还是什么。

    “龙战衣——!”

    “什么龙战衣?”听得随云的惊呼声,苏陌叶等人立刻疑惑地看向他。

    可随云此时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龙战衣…真的是龙战衣!

    那样式,还有隐藏在衣间的龙纹,跟他们祖祠中供奉着的龙战衣一模一样。

    而他们家祖祠里供奉的龙战衣是两千年前那位先祖留下来的……

    小五…小五她是……

    随云的呼吸变得急促,连带着双眸也是微微泛红。

    等到了吗?他们终于等到了吗?

    轩辕天心不是没听到随云的话,但此时她却没有回头看去,而是微微仰着头,看着半空中出世的凶灵,淡声道:“你们变成恶灵有我的一份责任,如今却再度变成凶灵,同样也有我的责任。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将你们变回原来的模样,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来帮你们。”

    ‘哗啦啦啦——!’

    抬手拿出祭祀铃,然后周身泛起淡淡金光,轩辕天心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上半空。

    “御空而行!”苏陌叶瞪大了眼,然后结巴道:“天心姑娘的实力……还有她想干什么?居然朝着那些凶灵过去了。”

    大圣抄着手,眯着眼不语,倒是金翅大鹏扑腾了一下翅膀,语气悠远地道:“小五是准备跳祭祀舞。只有她们家的祭祀舞,才能镇魂、安魂的作用,更能大量净化冤魂。”

    “祭祀舞?”皇明月双眸一眯,盯着半空中的人沉默不语。

    旋即,清脆的铃声在半空响起,然后急促高涨,响彻天际。

    轩辕天心神色庄严而肃穆,明明跳着动人的舞蹈,却跳出了一股神圣的味道。

    随着她的舞蹈,金光开始在空中蔓延。

    那些凶灵在在接触到

    金光的照耀顿时挣扎嚎叫,却动弹不得半分。

    一曲舞闭,轩辕天心目光平静地看着依然在挣扎的凶灵,眼中闪过一抹无奈跟沉痛。

    “果然不行吗?那便对不起了,若是有孽报,我愿意一人承担。”

    双手缓缓抬起合十,当看到她的动作,下方的大圣跟金翅大鹏同时啧了一声,“还是要出手啊。”

    “小五的灵力差了一点,只能净化一部分,但其他的就只能出手镇压了。”大圣沉声道。

    “这次之后,小五身上分都添几分业障,对她以后可是有些影响啊。”金翅大鹏也是沉声道。

    “什么影响?”皇明月目光一沉,可惜大圣跟金翅大鹏却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再说。

    然而半空中……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轩辕天心手印不断变化,最后沉声一喝。

    ‘吼——!’

    龙吟声响彻天际,金光闪烁中,五爪金龙突然破空而出。

    当神龙一出,半空中的凶灵却是发出恐惧的惊叫声,而下方的人,却在神龙出现后,齐齐出现了呆滞的神色。

    随云眼中情绪翻腾,随即似哭似笑,“果然是……”

    皇明月的神色有些愣怔,而苏陌叶在瞪大了眼睛后,浑身却是猛地一抖。

    至于空涧等人却是神色大变,“轩辕神女!”

    与此同时,半空中传来轩辕天心的声音,“我以驱魔龙族第六十六代传人的身份再次立誓,代苍天之名,以轩辕之姓,未来若有可能,必将亲自前往无间炼狱为尔等超度转世。我轩辕天心言出必行,若违此誓,天人共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