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6:执念成魔

正文 126:执念成魔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活……活了?”

    啪地一声,苏陌叶手中被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折扇掉在了地上,可惜却并没有让他有半分心疼。:3wし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尘沙朦胧中不断爬起的黑影,舌头有些打结地道:“果…果然是闹幺蛾子了,那些骨骸居…居然活了!”

    黄沙战场上满地的骨骸纷纷爬了起来,不仅是人的,还有巨兽的。

    阵阵战鼓声跟号角声中,这些骨骸哪怕残缺不全,在它们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就再次拿起了被风化已久的武器,发出嘶吼冲向了敌人。

    哪怕轩辕天心几人就在站在它们的近前,它们就跟没看到般,似乎眼里就只有敌人,只有这场战争。

    “这是‘回溯’吧?”轩辕天心在一阵惊疑之后,见这些骨骸压根就当他们一行人不存在,忍不住有些疑惑地道:“否则它们也不会只顾着这场战争中的敌人,而是转向对付我们了。”

    “回溯?”

    众人闻言一愣,随云侧头看着她问道:“什么是回溯?”

    “回溯有很多种。”轩辕天心眨眨眼,道:“有时光回溯、有事件回溯、一般造成回溯的地方都是磁场很强,且充满了极强的执念的地方。这些人当年都是战死在战场上的,在他们死前对于这场战争有着很大的执念或者说是放不下,然后在这种执念下就很容易形成‘事件回溯’或者是‘时光回溯’。”

    话音顿了顿,轩辕天心皱眉看着再次拿起武器拼杀起来的骨骸,又疑惑道:“可是这种回溯一般都是不能转世的灵魂或者是所有人执念所化的一种影像,但却从来没有像这种这样,连骨骸都能行动起来啊。”

    轩辕天心在疑惑,可是身边的苏陌叶他们却听得一头雾水。眼巴巴地看着前者,虽然前者又解释了一遍什么是回溯,但…他们还是没听懂啊!

    特别是轩辕天心口中的磁场,那是什么东西?!

    且不管那个磁场是什么东西,皇明月指着眼前的一幕,挑眉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都只是在重复着死前的事情,对我们并没有影响,是这个意思吧?”

    “嗯。”轩辕天心点点头,但一想眼前这种情况跟回溯又有点不一样,所以又不确定地道:“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

    理论跟不确定什么的皇明月不在意,只要确定这些东西不会来针对他们就行,现在他只想找到离开这里能进入到古墓的方法。

    “既然这些东西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就不用管了,先将怎么离开这里的办法找出来。”

    拉着轩辕天心退到边缘地带,在确定那些骸骨们的战斗波及不到他们这里后,皇明月才松开手看向其他地方。

    金翅大鹏睁大眼睛看着战圈的中心,突然目光一凝,道:“或许是那个原因。”

    “什么?”

    听到金翅大鹏的话,其他人都将目光看了过来。

    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跳到轩辕天心的头顶之上,指着战圈中心道:“这场战争就是它们的执念,所以这些骨骸哪怕是死去多年也依然在重复着生前的事情。只要这场战争没有分出胜负,它们就会不断重复。我们一直找不到开启这里传送光柱的契机,而开启那个契机的办法或许就是平息这场永远结束不了的战争,又或者是让它们放下执念。”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让我们也加入它们的战争,然后帮它们其中一方打赢这场战斗吧?”苏陌叶一脸拒绝地看着金翅大鹏。

    “不完全是这样。”金翅大鹏快速摇了摇头,依然指着战圈中心道:“你们注意看那里,所有骨骸都在动,但唯有中间对持的那两辆战车没有。而且这两辆战车被双方的士兵保护得很好,且双方的士兵都是在以对方的战车做目标。”

    众人闻言目光一凝,然后仔细看向战圈中,经金翅大鹏这么一提醒,之前他们还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这会儿倒是注意到了。

    那些骨骸们的目标果然是对方的战车!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毁去其中一辆战车就行了?”苏陌叶摸了摸下巴,神色若有所思地看着战圈中被保护的很严密的战车,随即勾唇一笑,道:“那简单,我去毁了它。”说着便是要掠出去。

    “等等!”在苏陌叶即将掠出去的同时,金翅大鹏突然叫住了他。

    苏陌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一脸不明所以地看向金翅大鹏,“怎么了?不是你说的只要毁去战车就可以了吗?”

    “哪有那么容易。”金翅大鹏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你看看那战车后面的几只巨兽,我敢肯定只要你一靠近战车,就会被它们联手攻击。不仅是你,只怕到时候所有的骨骸士兵都会转向对付你。”

    “那怎么办?”苏陌叶皱眉,一脸的斯巴达。“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们总不可能站在这里干瞪眼吧?”

    “配合懂不懂?声东击西懂不懂?”金翅大鹏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苏陌叶,然后在后者一脸扭曲的表情中,眯着眼睛道:“你、还有獠牙和随云小子做出要毁去战车的模样去引开那几只巨兽跟一旁士兵们的注意力,小五主攻。”

    “天心姑娘主攻?”苏陌叶一脸狐疑地看向一旁也是一脸斯巴达表情的轩辕天心,“她能行吗?”

    “她若不行的话你就更不行了。”金翅大鹏嗤了一声,哼道:“只要你们将那几只巨兽跟士兵的注意力引开,小五就能将战车从那边拉过来。要平息这场战斗不一定要毁掉战车,只要斩断战车上的战旗就行。战旗一倒,便预示着这一方的军队输了,那么这场永远也结束不了的战斗自然也结束了。”

    虽然被金翅大鹏给鄙视了,但苏陌叶也不在意,反而在它话音一落之后,双眼就亮了。

    笑眯眯地看着金翅大鹏,笑道:“看来你这小鸡崽还挺有脑子的。”

    挺有脑子的金翅大鹏闻言双眸一眯,随即深深地看了苏陌叶一样便垂眸不说话了。

    苏陌叶没有瞧见金翅大鹏那意味深长的一眼,摸着下巴看着战圈,突然又看向一旁抄着手的皇明月,挑眉道:“我们都有任务了,那他干什么?实力最强的一个难道反而最游手好闲不成?”

    金翅大鹏抬眼看了皇明月一眼,然后搭着眼皮道:“谁说他没事儿做?那战车上还有一个将领人物,小五毁战旗,他自然得留在这里保护小五,顺便还要将那个将领给拦住。”

    “原来如此。”苏陌叶闻言点点头,这下倒是没意见了,搓了搓手偏头看向一旁的随云跟獠牙,笑眯眯地道:“那咱们也走吧?”

    獠牙跟随云点点头,然后苏陌叶当先掠了出去。

    “随云小子,注意安全。”就在随云跟獠牙准备追出去的时候,身后金翅大鹏却是又突然开口提醒了一句。

    随云闻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向金翅大鹏,不过金翅大鹏只顾埋着头,并没有去看随云。

    直到随云跟獠牙走后,皇明月突然抬手将金翅大鹏给拎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它,道:“你坑了苏陌叶?”

    金翅大鹏眼皮子一抖,然后抬眸无辜地看着皇明月。

    轩辕天心被这话给惊了一下,狐疑地看了看皇明月,然后转眸看向金翅大鹏,问道:“金翅?”

    金翅大鹏依然满眼无辜地眨了眨眼。

    皇明月嗤了一声,拎着金翅大鹏的手晃了晃,道:“就因为苏陌叶那东西叫了你一声小鸡崽,所以刚刚你并没有将话说完吧。”

    金翅大鹏做鹧鸪状,不吭声。

    轩辕天心却是嘴角一抽,一把从皇明月手中将金翅大鹏给抢了回来,然后捏在手中,盯着它问道:“金翅,真的?你真的没有将话说完?”

    金翅大鹏被轩辕天心给捏得有些翻白眼,但轩辕天心这会儿可不同情它,捏着它的手用力晃了晃,道:“金翅,你还瞒了什么?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

    “放…放手!”金翅大鹏被晃成了蚊香眼,舌头有些打结地道:“没瞒什么……只不过……”声音有些心虚,“只不过忘了告诉他,一旦进入那个战圈就会被封住战气……”

    轩辕天心:“!”这还叫没瞒什么?!

    估摸是察觉到了轩辕天心的愤怒,金翅大鹏连忙解释道:“那是磁场问题,只要靠近中心都会这样,而且那些骨骸也只是普通士兵,就算是被封了战气,他们也能应付过来的。”

    “那还有几只巨兽骨骸呢!”轩辕天心怒道,然后快速抬眼看向战圈中心,果然瞧见苏陌叶他们似乎也发现了自身战气被封,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但还好,三人的战斗经验丰富,就算是手忙脚乱也不过只有一瞬,随即三人便引了巨兽跟士兵的注意力,然后转身就跑了。

    轩辕天心的小脸有些发青,她没有想到金翅大鹏居然会这么坑爹。倒是一旁的皇明月却笑得眯了眼,似乎很满意苏陌叶被金翅大鹏给坑了一把似的。

    见战车四周的士兵跟巨兽已经被引开,皇明月笑眯眯地提醒道:“可以将战车拉过来了。”

    “你难道就不会拉?”轩辕天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当初那霸王枪决可是他的东西,她就不信这家伙没有练过。

    皇明月笑得眯了眼,“爷的任务是解决战车上的那具骨骸,你的任务才是拉战车跟毁战旗。”

    “嘁!”轩辕天心嗤了一声,然后垂眸瞪向金翅大鹏,没好气地道:“你也学坏了!”

    学坏了的金翅大鹏眨眨眼,不吭声。

    轩辕天心瞧着它这无辜的模样有些气儿不顺,但也明白金翅非常讨厌别人叫它小鸡崽,所以也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同情了苏陌叶一秒。

    “霸王枪——烽火连城!”

    一手捏着金翅大鹏,轩辕天心缓缓伸出另一只手遥遥对准远处战圈中心的战车。

    在她话音一落,一道火链快速出现,然后如灵蛇般穿过战场,最后缠绕上那辆战车。

    ‘唰——!’

    抬手用力一拉,战车瞬间飞起朝着他们这边掠来。

    与此同时,战车上牢牢握住战旗的那具骨骸也是迅速抽刀想要斩断缠绕战车的火链。

    可骨骸手中那早就已经被风化的战刀又如何能斩断得了的呢,战车依然被轩辕天心给拉了过来。

    估摸是见战车已经被拖离了自己的阵营,那战车之上的将领骨骸立刻放弃斩断火链的想法,然后刀锋一变改为斩向轩辕天心。

    ‘砰——!’

    一声闷响,战刀断为两截。

    皇明月拂袖站在轩辕天心身前,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将领骨骸,漫不经心地道:“当爷是死的?爷的女人也敢打!”

    将领骨骸见战刀被折断也不气馁,握着残刀再次转攻皇明月。

    皇明月微微侧身避开这一刀,然后抽手便是带出一道罡风将它给从战车上扯了下来,“爷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站得比爷高,更讨厌有人用俯视的角度看着爷。”一脚将这具将领骨骸踢飞出去几米,方才转头挑眉看向一脸没回过神来的轩辕天心,道:“愣着干什么?毁战旗啊。”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一边手脚并用地爬上战车,一边回头看着他疑惑道:“你的战气没被封住?”自她将这辆战车拉过来后她就发觉了,自己体内的不仅是战气,连同灵力还有精神力都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给封印住了。

    皇明月瞥了一眼不远处挣扎爬起来的将领骨骸,不在意地点点头道:“被封住了。”否则那一脚就让这玩意儿散架了,哪里还容得了它再爬起来。

    轩辕天心嘴角再次一抽,她一点都没看出来他有哪里被封印住了!?

    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般,皇明月冲着她眯眼一笑,得意道:“爷可是一直在军中混的人,就算是被封住了战气,爷要对付它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话落,见将领骨骸爬起后再次冲了过来,皇明月一撸袖子,笑得变态地道:“这种纯肉搏,爷向来喜欢,而最喜欢的就是亲手将这具骨架子给一根一根的拆了。”

    轩辕天心闻言打了一个抖,心中默默骂了一句果然变态,就不再理他了。

    转身看向战旗,只见战旗的旗杆是一根青铜打造,虽然牢牢插在战车之上,不过因为经过了太长的岁月,那青铜旗杆只怕只需要轻轻一脚便可以踢断。

    目光朝远处看去,见苏陌叶三人已经拉着那几具巨兽骨架跟骸骨士兵跑远了。而战场中其他的骸骨士兵发现战场失踪,纷纷朝着她这边冲了过来,当下也不再迟疑,抬起一脚便狠狠踹向旗杆。

    ‘砰——!’

    一声闷响,青铜旗杆从中断裂,那破旧的战旗也是轰然倒下。

    ‘嗡——!’

    在战旗

    倒下的同时,战场中突然传出一声嗡鸣。

    轩辕天心再次转头看去,只见战场上的所有骨骸皆是一顿,随即一具具的骨骸怦然炸开,随即化成了粉末。

    “成功……”看着骨骸渐渐化作粉末消失,轩辕天心眼睛一亮,然而一个‘了’字还未吐出来,便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吼。

    轩辕天心连忙回头看去,只见跟皇明月缠斗的那具将领骨骸突然浑身颤抖,也是在砰地一声炸成了粉末。

    但它却并没有消失,而是自粉末中钻出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面色狰狞愤怒在半空渐渐扭曲。

    不仅如此,战场中随即也是传来一声声怒吼,不少骨骸都发生同样的情况。

    ‘唰唰唰——!’

    远处,苏陌叶三人迅速掠了回来,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变化,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金翅。”轩辕天心快速拎过金翅大鹏,也是一脸懵逼地问道:“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有些骨骸化作粉末消失了,又有些骨骸却变成了这样?”

    金翅大鹏抬头看向半空,沉声道:“这些东西是残留在骨骸上的灵魂,之前消失的那些骨骸应该是另一方,双方人马上战场,战争获得了胜利,胜利方的执念放下后也就消失了。而…输的一方……执念更深了就化作了怨念。”

    果然……

    在金翅大鹏话音一落,半空中的灵魂发出愤怒的咆哮,随即阴风大作,鬼哭狼嚎。

    ------题外话------

    差点还以为来不及了!还好赶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