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3: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正文 123: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嗡嗡嗡嗡——!’

    一阵空间震荡,几道人影自半空中突然出现,然后齐刷刷地朝下方砸了下去。ggaax

    与此同时,在他们的另一方,也是有着几道身影自半空,不过方向却不一样,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这是第几次了!?轩辕天心一阵头晕目眩,虽然被皇明月给拽住了,避免了她再次以脸着地,可是每次过传送都是这么难受也没几个人能受得住啊。

    皇明月跟随云也是一脸菜色,显然被传送过来的震荡给晃得不轻,獠牙更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从掉下来后就一直趴在地上不起。

    但比起獠牙的状态,最惨的还是苏陌叶。

    他跟轩辕天心都是被皇明月拽住的,但是刚刚一行人从半空掉下来的时候,皇明月充分发挥了什么叫见色忘友的这一句话,只顾着搂紧轩辕天心,直接将拽着他的手给松开了。

    这也导致在苏陌叶在掉下来的时候没有任何防备,摔了一个狗吃屎不说,还被轩辕天心跟皇明月二人直接踩在了脚下。

    两个人的重量肯定不轻,苏陌叶被踩得都快翻白眼了,再加上之前的那一阵剧烈的摇晃,他这会儿胃里就跟在翻江倒海似的,若不是身上还踩了两个人,只怕他都要立刻爬起来去吐了。

    但即便是这样,胃里该难受的依然难受。

    苏陌叶咬牙拍了拍地,艰难道:我说,你俩可不可把脚挪一挪啊?没觉得踩到了什么膈脚啊?

    可惜,踩了人的妖王殿下却没有任何的抱歉,一边拉着轩辕天心退开了点,一边垂眸瞥了他一眼,道:的确很膈脚!

    苏陌叶:

    不看一脸受伤的苏陌叶,侧头看向身边的轩辕天心,发觉这妞儿的小脸白煞煞的,皱眉问道:难受?

    缓一缓就好了。轩辕天心摇头,然后快速低头往自己胸口处的衣襟内摸去。

    刚刚能量光柱的动荡太大,金翅大鹏怕被吹散,再次钻入了轩辕天心的衣襟内。

    一把将金翅大鹏给拎了出来,这会儿轩辕天心也顾不上是不是又被它给钻了衣服,瞧着金翅大鹏一双眼睛都成蚊香眼了,皱眉问道:金翅,你还好吧?

    金翅大鹏有些艰难的点点头,依然盯着一双蚊香眼说不出来话,看来也是被刚刚那阵晃动给晃得不轻。

    丫头,你看四周。意识海中的大圣突然开了口,而在大圣话音一落,身边立刻传来了苏陌叶的惊呼声,这特么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楼?而且这里的东西好奇怪。

    不仅是苏陌叶,随云惊讶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这也是破碎的一个小世界之一?好特别也好古怪的世界。

    特别?古怪?

    轩辕天心随即抬头看去,但在她看清四周的一切后,脸庞瞬间一僵,紧跟着双眼中有着什么在快速聚集。

    熟悉的高楼大厦,熟悉的商场熟悉的汽车这里的一切都是她记忆最深处的东西,如今突然出现在眼前,既然让她有了那么一瞬间的不真实感。

    轩辕天心突然愣住,然后浑身开始轻轻颤抖,让得身边的其他人立刻察觉。

    妞,你怎么了?皇明月一把抓住她,在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后,剑眉瞬间一拧。

    怎么回事儿?这女人怎么一会儿激动,又一会儿恐惧?她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

    小五来自轩辕天心身上的那股恐惧感,不仅是皇明月察觉到了,连一旁的随云也察觉到了。

    抬手想要去将她拉回神,可是手还没有碰到她,轩辕天心突然跟疯了一样冲了出去。

    小五你干什么?

    妞,你做什么?

    几人在一惊之后立刻追了上去,然而轩辕天心神色苍白,似乎在寻找什么,嘴里还喃喃念叨:这不可能,这里是哪里?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会是我的世界,绝对不会。

    天心姑娘你怎么了?你这是在干什么?苏陌叶也被轩辕天心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见她突然扑了下去,然后开始在地上寻找什么,皇明月和随云齐齐追了过去想要把她拉起来,你在找什么?什么不可能?

    轩辕天心挣开他们想要拉她的手,神色惊慌地摇头,报纸。

    什么纸?皇明月被她的模样给弄得脸色阴沉,再次一把将她强行给拉了起来,沉声问道:你要找什么?爷给你找。

    报纸!我要找报纸!轩辕天心一把推开他,目光在四周搜索,她想要找到报纸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好确定这里到底是哪里。

    最后她目光一凝,定在街道旁一辆废弃已经的汽车上,然后再次冲了过去。

    一把将已经摇摇欲坠的车门给扯开,然后钻进去就开始翻找起来。

    车中很是凌乱,甚至还有着不少已经干枯变黑的血迹,但她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脏般,在杂乱的车中开始四周翻找。

    小五,你冷静点。瞧得如此模样的轩辕天心,金翅大鹏倒是要相对镇定点,似知道她心中想的什么般,沉声道:这里不是你想的地方,绝对不是。

    但尽管金翅大鹏如此说,可轩辕天心只要没有亲眼确定,就不会相信。

    而金翅大鹏的话音一落,然后便觉得后劲被人猛地给提了起来。

    身后是皇明月一张阴沉如水的脸,还有随云苏陌叶和獠牙三人。

    她到底在找什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金翅大鹏被问得语塞,可就在皇明月准备再次逼问的时候,车中翻找的轩辕天心却是唰地一下又钻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本花花绿绿的玩意儿。

    艾洛三十一年光明帝国首席设计师轩辕天心看着手中杂志上的封面,顿时神色一松,不是,幸好不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轩辕天心情绪总算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之前的慌乱跟紧张似乎让得她此时一放松后瞬间没了力气,脚下一软便是要再次瘫地上去,不过好在一旁的皇明月手疾眼快地将她给一把拎了回来。

    至于刚刚还被他必问的金翅大鹏,直接被他给丢了出去。

    小五,你到底怎么了?瞧得轩辕天心脸上似笑也似哭的神色,随云立刻紧张地问道。

    这会儿轩辕天心平静之后,也渐渐恢复了理智,抬头看着神色紧张的随云,还有一脸阴沉但也同样有着担心的皇明月,一双眼睛里立刻起了

    了一层的水汽。

    哇——!

    一声大哭石破天惊,谁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心居然会突然哭起来。

    她自看到这些熟悉的现代建筑物后从最开始的激动跟惊喜到后面的害怕跟恐惧的情绪,这会儿是完完全全的爆发了出来。

    天知道她从掉落异世之后有多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可突然当她看到熟悉的现代世界后,但却又是一副末日后的残景,她没有立刻情绪崩溃就算好的了。

    在她到处翻找报纸和一切能证明这里是哪里的凭证时,她的心中其实是害怕到了极点的。

    她怕这里真的是自己的那个世界,而末日后她的家人又在哪里。

    直到找到那本杂志,在完全确定这里是哪里后,她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才算真的松开。

    轩辕天心这一哭完全就是停不下来的感觉,而随云跟皇明月却被她这一哭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皇明月的脸都扭成了一团,被这哭声给弄得心烦意乱,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在旁边道:哭什么,多大的人还哭鼻子,丢人不?!

    倒是随云被轩辕天心这一哭给哭得有些心疼了,在随云的印象中,他这个妹妹一向是乐观跟坚强的。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跟挫折,她都会咬牙迎头而上,却不会像这样哭得不管不顾。

    抬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随云一边为她顺气儿,一边哄道:小五别哭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话落,见轩辕天心一边摇头一边抽泣,随云立刻改口道:不管出了什么事儿,不是还有我们在吗?乖!不哭了。

    虽然轩辕天心哭得伤心,不过却也收得快,将心中的情绪都发泄出来后,哪怕还在抽着气儿呢,不过好在没有再哭下去。

    扯过一旁皇明月的袖子擦了擦脸,然后在皇明月一阵咬牙切齿的目光中,红着一双眼睛,跟个小可怜似的,道:哭完就好了。

    似乎也是觉得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得那么大声有些不好意思,吸了吸鼻子,转移话题道:先到处看看吧,我们的人好像被分散了。

    你现在才想起来我们的人被分散了啊。皇明月瞥了她一眼,将自己的袖子给抽了回来,没好气地道:之前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发神经,你还总骂爷是神经病!

    轩辕天心被皇明月给说得难得没有回嘴,之前的确是她太激动了点。

    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如此高的楼,也瞧不见传送的能量光柱在哪里。一旁苏陌叶笑呵呵地打圆场,似装模作样地叹道:吴老也被分开了,第一楼可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没有吴老在,我这心里还真没底呢。

    似乎被苏陌叶的话给逗笑了一下,轩辕天心再次吸了吸鼻子,道:先到半空去看看,只要找到传送的能量光柱,我们守在那里总能等到他们的。

    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一旁的獠牙却是开口道:我去看吧。说着便是身形一跃便是准备跃上半空。

    可是

    獠牙这一跃不过才离地一两米,然后便唰地一下又掉了下来。

    獠牙:!

    轩辕天心等人:这是在干什么?说好上半空去的,你跳一下就完事儿了?!

    獠牙族王你是来搞笑的吗?皇明月嘴角一抽,忍不住喷道。

    獠牙闻言嘴角也是一抽,慢慢回头看向几人,有些懵逼地道:不能御空了!

    嗯?轩辕天心等人闻言一愣,随即皇明月皱眉,然后也是跟着纵身一跃。

    结果

    !皇明月脸色有些发黑地看着地面,怒道:这特么什么鬼地方?!

    同样不能御空!

    轩辕天心眨眨眼,神色若是所思。

    而被皇明月丢出去的金翅大鹏这会儿慢悠悠地抖着翅膀回来了,目光嘲讽地看着前者,冷笑道:当一个位面被毁,同样被毁去的还有这个位面的规则,你除非突然长一对儿翅膀出来,否则别想在这里飞起来。

    皇明月:怒瞪着金翅大鹏,阴测测地道:你知道还不早点说。

    可惜,对于某人这种阴测测的目光,金翅大鹏如今是一点都不虚了。

    哦呀!金翅大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抖了抖翅膀,悠悠道:我以为你知道啊,难道之前在上一个破碎小世界的时候你没有发现吗?

    皇明月瞪着金翅大鹏的一双眼睛里都快喷火来了,爷知道个毛线!爷若是知道,刚刚还会傻乎乎去跳吗?!

    你故意的?磨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金翅大鹏淡定地摇了摇头,然后走回到轩辕天心身边,道:不是,我是真以为你发现了,谁知道你会这么迟钝。

    这小鸡崽越来越嚣张了,皇明月危险的眯眼,你还真以为爷不敢将你怎么样是不是?

    金翅大鹏跳回轩辕天心的肩头,虽然没有再说话,不过看着皇明月的目光却大刺刺的写着‘我还真觉得你不敢将我怎么样’!

    不敢将它怎么样的妖王殿下开始摸袖子,似乎是准备掏刀子出来,你给爷下来。摸着一把泛着寒光的,想要扔出去吧,又怕误伤到他的小媳妇儿,只能怒视着金翅大鹏威胁道:给爷滚下来。

    然而金翅大鹏不仅没有听话的滚下来,还直接脑袋一搭,趴在了轩辕天心的肩头上。

    皇明月:

    好了别闹了。看着快要忍不住冲过来捏死金翅的皇明月,轩辕天心立刻开口道:金翅,你飞上去看看。

    金翅大鹏抖了抖翅膀,哼道:在你刚刚哭得丢人的时候我就已经上去看了。

    额!轩辕天心被噎了一下,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就赶紧带路,我总觉得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话落,一旁的獠牙也立刻点了点。他是妖兽,妖兽的直觉向来比人更准确,的确!这里始终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我觉得咱们还是赶紧去能量光柱旁等其他人会合。

    连武帝境的獠牙都感觉到危险,说明这里或许还有着什么比之前他们遇到的那个银色光幕更恐怖的东西存在。

    当下,几人也不再迟疑,立刻由金翅大鹏指引,然后朝着能量光柱所在的方向而去。

    这座城市非常大,比起之前他们遇到的那个城池起码大了五倍不止。

    一路走来,虽然都是空荡荡的,可这里比之刚刚的那个城池总给轩辕天心一种

    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在十多分钟后,轩辕天心总算是明白这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何而来了

    金翅,这个世界的毁灭又会是因为什么?看着熟悉的大街跟商场,虽然明知道这里不是二十六世纪,但是轩辕天心的目光中仍然有一丝恍惚。

    这里不管是街道还是大厦都保存的很完整,几乎没有什么毁坏,看上去更加不像是什么天灾造成的。

    我也不知道。金翅大鹏闻言摇头。

    一旁的苏陌叶好奇的看着四周,然后突然指向一处落地窗后的人形模特,问道:那是什么?也是雕像吗?居然还穿衣服的。

    朝苏陌叶指的地方看了一眼,轩辕天心道:那是模特,用来展示衣服的。

    那这东西又是什么?苏陌叶又指向街边的一辆废弃的小汽车,脸上全是好奇。

    汽车。轩辕天心眼睛都没眨一下的道。

    什么是汽车?苏陌叶眨眨眼,眼里充满了求知的。

    就是跟马车差不多。轩辕天心无奈,只不过不用马拉车,而是靠汽油。

    你似乎对这里的奇怪东西很熟悉。皇明月挑眉看着她,轩辕天心闻言侧头瞥了他一眼,别想套我的话。

    闻言,皇明月立刻嗤了一声。

    就算不套话,从你之前的反应和对这里的熟悉,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猜出点什么了吧。

    随云也是默默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随即垂眸遮住了眸底的暗光。

    比起他跟皇明月的若有所思,苏陌叶此时就跟一部移动的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不管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都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空荡荡的大街上,苏陌叶的声音几乎可以传出老远。

    咦?那也是什么模什么的吗?苏陌叶脚步突然一停,看着一间大门敞开的商店,眨了眨眼。随即双眸猛地瞪大,惊呼道:有人啊,是活着的人!

    有人?!

    轩辕天心几人闻言立刻停下了脚步,顺着苏陌叶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杂乱的商店内的确有黑影在晃动。

    难道是其他进入这里的人?轩辕天心皱眉道,然后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看清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但很快,轩辕天心的神色突然一僵,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般,整个人傻在那里。

    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自商店内传来,伴随着一种类似野兽的嘶吼声,一个人影自商店里晃了出来。

    !苏陌叶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晃出来的人,怪叫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从商店里晃出来的是一个身穿西装革服的中年男人,他的面容已经如同干尸般枯萎,眼神浑浊,周身的衣服上到处都是干枯已经发黑的血迹。

    特别是他的腹部,几乎可以说是被开膛破肚,甚至连肠子都漏出了体外,这样的伤势别说是修炼者,即便是一些武帝境的强者估摸都活不了,但这个男人却依然能一步一步的从商场里晃了出来。

    这样诡异的一幕,也难怪苏陌叶会叫出来。

    浑浊而泛白的眼珠子似乎迟钝地动了动,当他的目光在落到外面大街上的轩辕天心等人的身上后,明明之前还摇摇欲坠的人,突然发出一声诡异的吼叫,朝着他们踉跄地扑了过来。

    轩辕天心看着一边大吼着一边扑出来的人,瞬间打了一个激灵,哪怕是她,这会儿也是被逼得爆了粗口。

    有句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轩辕天心一把抓过还是一脸好奇宝宝模样的苏陌叶,然后想都没想就开始撒丫子跑,边跑边喊道:跑!赶紧跑!擦!这是见了鬼了!

    轩辕天心这么一跑,其他人更加不会迟疑,立刻跟着转身就跑。

    一边跑,随云还不忘问:小五,跑什么?那是什么东西?

    就这么一个鬼东西,用得着跑吗?皇明月也是皱眉道。

    呵呵!轩辕天心冷笑,她现在都想对着老天骂娘了,松开拉着苏陌叶的手,一边跑一边到处看,骂道:你们真以为那玩意儿这里只有一个?玩人也不是这么玩的啊!

    果不其然,在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那商店内断断续续有着不少人跟着晃了出来。

    直到他们一条街跑完,身后已经追了密密麻麻的人,而且还有着不少家伙从四周的角落或者商店又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苏陌叶头皮有些发麻,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为何轩辕天心会让他们赶紧跑了。

    吞了吞口水,苏陌叶一边狂奔,一边回头,这些家伙是什么东西?

    丧尸!轩辕天心低咒了一声,面色有些发青地道:我总算是知道这里是怎么毁灭的了,我提醒你们啊,千万别被它们咬伤或者抓伤,不然我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变成跟它们一样的怪物。

    虽然修炼者的体质不错,又有战气或者灵力护体,但是轩辕天心根本不知道这些玩意儿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变成这样的,所以也无法确定他们被这些家伙给咬伤或者抓伤后会不会变成它们一样。

    当然,她有神龙护体倒是不担心被抓伤咬伤,可是那些玩意儿光这么看着就觉得头皮发麻,她是一点都不愿意跟那些玩意儿交手或者来个什么亲密接触。

    什么是丧尸?虽然这会儿被一群怪物追着,可依然挡不住苏陌叶的好奇。

    见人就咬的怪物!轩辕天心没好气地道。

    见人就咬?苏陌叶嘶了一声,你该不会说的是妖尸吧?

    妖尸?那是什么东西?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看着皇明月问道:龙昊有这种东西?不可能啊。

    皇明月神色有些不好,自从进入了这里他就一直被追着跑,实在是不像话。

    然而问自己的人又是他的小媳妇儿,虽然皇明月心情不好,不过还是开口道:龙昊曾经有妖尸出没,见人就咬,到处吸人血,不过最后被皇室跟无相殿联手镇压了。

    轩辕天心点点头,她明白妖尸是什么了,你们说的妖尸应该是僵尸,不过这是丧尸,不一样的。我宁愿遇到一群僵尸,也不愿意身后追着一群丧尸。

    毕竟她们驱魔龙族是一切妖魔鬼怪的克星,更何况是僵尸。但丧尸不一样,它们最多算是因为病毒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变异的行尸走肉,跟妖邪什么的还沾不上边。

    对付僵尸还可以放神龙,保证神龙一出,绝

    对的杀伤一大片,连蹦跶的都不会有一个。但对付丧尸那是体力活儿,放神龙虽然也可以,但击不中要害根本没啥用,它们就算是断腿断胳膊,依然能蹦跶得欢快。

    身后追的家伙越来越多了。就在轩辕天心在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一旁苏陌叶又回头去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让得苏陌叶又是头皮一麻。

    妈蛋!轩辕天心忍不住再次低咒了一声,然后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身后黑压压的一群,嘴角微抽,还真把我们当点心了啊?我们可不是拉怪的,幸好队伍里还有我这么一个‘职业法师’。

    你准备干什么?

    见轩辕天心突然停了下来,其他人自然也跟着不跑了,不过听着她嘴里奇奇怪怪的话,皇明月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还能干什么!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轩辕天心摸出一张符纸,道:拉了这么多怪,肯定是准备放禁咒让它们灭团啊!

    禁咒?皇明月等人闻言眼皮子一跳,而金翅大鹏还真以为她要用什么禁术呢,吓得立刻跳了起来。

    不过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大日金刚阵,启!

    金翅大鹏脚下一个打滑,差点从她肩头上栽下去。

    说好的禁术呢?!这不就是一道结界吗?!

    符纸在半空化作一道金光,然后堪堪落在轩辕天心等人身后,将追着他们身后的一大群丧尸给挡在了结界外。

    似知道金翅大鹏在想什么般,轩辕天心再次掏出两只张符纸,瞥了它一眼,嗤道:这叫幽默!我说放禁咒你就信啊,是不是傻?!

    金翅大鹏闻言一噎,目光有些幽怨地盯着轩辕天心,而意识海中的大圣却是笑得乐不可支。

    无视金翅大鹏的幽怨目光,轩辕天心皱眉看着从两边靠近的丧尸,再次出手: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几人的一左一后突然出现两道火墙,冲着两旁扑过来的丧尸就撞了过去。

    不看烈火中挣扎嘶吼的身影,轩辕天心直接收手,对着身边的人道:别愣着了,趁现在赶紧跑。

    说实话,除了轩辕天心以外,剩下的几个大男人还真不想跑。这会儿他们也看出来了,那些追着他们跑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以他们的实力,只要防止不被它们抓伤或者咬伤,要解决这些东西其实不难。

    所以在跑过两条街后,苏陌叶有些气儿不顺地道:能不能不跑了?直接动手行不行?

    哪知他话音一落,立刻惹来了轩辕天心的一个大白眼,动手?累死你都打不完!整个城市里的人全变成了这东西,你知道这城市当中有多少人口吗?!

    苏陌叶眨了眨眼,心想这里的规模跟他们的一级主城差不多,人口方面应该也有个几十万或者百万人吧。

    想过之后,苏陌叶还将人数给了一个保险估计,道:百来万吧。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也没有这个数了吧。

    的确没有原来的人口。轩辕天心点头,但脸上依然带着冷笑,可你知道这样的城市人口总数是多少吗?像这种大型都市,人口至少有一千多万!

    苏陌叶:!一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表情看着轩辕天心,后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还打不?

    苏陌叶嘴角一抽,立刻摇头。

    最少都有一千多万的人口,还打个毛线啊!他再蠢也知道蚂蚁多了也会咬死大象这个道理啊。

    不仅是苏陌叶立刻打消了动手的念头,就连一向酷炫狂霸拽的妖王殿下也是非常识时务的闭嘴不吭声了。

    爷虽然实力不错,也时常被人称为天赋,可爷的脑子却没有被门夹过。

    这种数量上的巨大差距,不管你实力如何的吊炸天,都是会被群殴死的好吧。

    所以几个大男人在默默对视一眼之后,认命了。

    跑吧!除了跑,还能干什么!

    ------题外话------

    有事儿,提前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