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2:末日还是惩罚

正文 122:末日还是惩罚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些城市的建筑物即便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都保存的这么完好,这里曾经真的发生过世界的毁灭吗?”

    一行人渐渐走入了城中,发现整个城镇除了空荡荡跟脏乱以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残破不堪。

    街道、房屋、甚至于屋内的一些摆设都保存得很完整,只不过从屋内保存完整的一些摆设来看,很多东西跟他们这个世界用的都不一样,可用处却是相同的。

    苏陌叶蹲在街边的一个角落处,正埋头在研究着一个形状奇特的残破石碗,皱眉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城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石头打造的?”

    缓缓起身,用脚尖轻轻踢了踢那残破的石碗,苏陌叶转头看向众人,道:“不论是房屋,还是屋内的桌椅摆设,甚至于连吃饭的东西都是石头打造出来的。”

    “这是什么?”炎莽蹲在一扇房门前,用手推了推门边的一个造型奇特的东西。

    众人随之将目光转去,皆是被那东西的形状给弄的一愣。

    石雕吗?

    但若说是石雕,但这个石雕的体积也太小了点,跟个小奶狗的大小差不多啊。

    “好像是马?”魅姬有些不确定地道。

    那东西被炎莽这么用手轻轻一推,居然地下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轻响就往前跑了几步。

    苏陌叶双眸一亮,笑道:“嘿,这玩意儿还能自个儿跑的?”话落,似来了兴趣般,几步上前蹲在那东西的前面仔细打量起来,直到看到那形状奇特的石雕脑门上隐隐出现的‘王’字,方才哈地一声笑了出来,对着一旁围观的轩辕天心等人道:“不是马,瞧见这脑门上的王字了吗?是个小老虎!”

    “这似乎是小孩子的玩具。”轩辕天心眨眨眼,也跟着走了过去,然后动手将那石头小老虎给拎了起来,偏头看向了它的底部。

    果然,这石头小老虎的底部有着四个同样用石头做的滚轮。

    难怪轻轻用手一推,它便可以跑起来!

    轩辕天心将石头小老虎放下,对着他们一笑,道:“这小老虎应该是孩子的玩具,从底下轮滚的设计来看,虽然这个世界当初处于石器时代,不过他们的文明应该也很发达了。”

    可就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一旁四处观察的皇明月却突然问道:“文明发达到连树木都用石头打造吗?”

    “嗯?”

    闻言,轩辕天心跟其他人同时一愣。

    用石头打造树木?

    随即众人一脸茫然地抬头看向皇明月,只见后者却是抄着手侧对着他们,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众人的身后。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在一排房屋的转角处,有着一颗断了半截的石头树,而在树桩的一旁,还倒着另外的半截。

    “还真是石头打造的树木啊。”苏陌叶嘶了一声,旋即快速朝那边走去,但是很快,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东西,目光有些发直地看向那处转角里,颤着声音道:“老天!这些玩意儿…这些玩意儿难道也是石头打造的?”

    听着苏陌叶的惊呼声,其他人想都没想便是快速朝他走去。

    直到一行人彻底看清转角里的东西后,就是轩辕天心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人!居然全是人!

    这转角的小巷子里堆满了石头人!

    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它们的面容清晰,脸上的神色皆是惊恐跟绝望。

    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它们互相紧抱在一起,有的大张着嘴似乎在喊些什么,有的抱紧了怀中的尚在襁褓的婴儿,还有的人似乎是准备逃跑。

    但不管它们在干什么,皆是在那一刻被时间定格。

    这样的一群石头人,如此栩栩如生的表情,就连它们脸上的那种惊恐跟绝望都是如此的清晰,若说是石头雕刻而成,真的可能吗?

    可如果不是石头雕刻而成,那它们是什么?!

    看着这一群石头人,轩辕天心一行人都是觉得浑身有些发冷。

    苏陌叶吞了吞口水,转头看向身后的人,用一种心惊地声音问道:“这…这些…这些也是石头打造的吗?”

    苏陌叶问得底气不足,同样的,也没有人能回答出来。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都有了一个相同的答案。

    忍着心中的寒意,轩辕天心走入巷子里,仔细打量起来眼前的一个石头人。

    头发、衣服、还有衣服上的配饰,每一处无不是栩栩如生。

    轩辕天心缓缓吐了一口气,声音同样有些发颤地问道:“金翅,他们……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

    金翅大鹏看着眼前的这些石头人,同样说不出什么话来,而轩辕天心没有听到它的回答,继续问道:“金翅,这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吗?为什么是这种的?为什么会有这种的末日?”

    金翅大鹏沉默了片刻,声音低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天地间的位面那么多,每个位面的毁灭或多或少都有着不同的原因。”

    “即便会有不同的原因,但为什么会是这种!?”轩辕天心的声音突然提高,将身后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女人,你怎么了?”似乎察觉出了轩辕天心的情绪有些不稳定,皇明月眉心一皱,立刻闪了过来。

    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摸上了眼前石头人怀中抱着的小孩子的脸上。

    孩子的年纪最多不过四五岁,可明明应该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这样稚嫩的脸庞上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恐惧跟绝望。

    “世界末日不过是因为天灾**,可这种末日……究竟是天灾还是**?”轩辕天心收回手,侧眸看向金翅大鹏,再次问道:“什么样的天灾会将整个世界的人变成石头?什么样的**可以变成这般模样?这到底是天灾**?还是惩罚?”

    金翅大鹏被问得有些哑然,但对上轩辕天心的目光,不得不道:“是惩罚。”

    果然!

    轩辕天心闭了闭眼,这样的世界末日果然是不正常的。

    “什么惩罚?谁的惩罚?”轩辕天心缓缓睁开眼,连声音都冷了几分。也不等金翅大鹏回答,她再次开口道:“是天道?”

    “不是!”金翅大鹏这次回答得很肯定。“不是天道,都说天道无情,可天道才是最仁慈的一个,它只会不断的给机会,绝

    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轩辕天心跟金翅大鹏的话让得其他人皆是一愣,他们听不不懂轩辕天心跟金翅大鹏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却隐约还是明白了什么。

    皇明月看着轩辕天心冷硬的侧脸沉默不语,只是眸光却是一再浮浮沉沉。

    “那是谁?”轩辕天心冷笑。

    金翅大鹏抬眸看了轩辕天心,在心里无声一叹,道:“你不是猜到了吗?”

    “是哪边的人?”轩辕天心垂眸,“东方还是西方?”

    金翅大鹏闻言摇头,“这个世界已经毁了,所以它属于那边的低位面并不能知晓。”

    “呵呵……”轩辕天心再次冷笑,随即当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冷声道:“不知道就算了,反正左右不过都是他们。”话落,转身推开身边聚集的人,沉声道:“走了,这里没什么好看了。”

    瞧得快步离去的轩辕天心,皇明月皱眉看了一眼这些石头人,然后转身一言不发地追了上去。

    苏陌叶等人齐齐对视一眼,然后顶着一头雾水跟着离开。

    “獠牙,你怎么了?”

    紫枭看着发呆的獠牙动手推了推,见后者目光有些呆愣愣地看着离去的轩辕天心,皱眉问道:“你发什么呆?”

    獠牙瞬间回神,然后摇了摇头,快步追了上去。

    有那么一瞬间,獠牙通过他跟轩辕天心的感应,感受到了她心里最深的杀意。

    那森寒的杀意,从她抬头看天的那一瞬间,便突然涌现了出来。

    直到刚刚那一刻,獠牙似乎才隐约觉得,他的这个主人的内心深处似乎一直都有着一个很想杀的人,而那个人却是……

    因为之前轩辕天心突然情绪不稳定,或又因为之前他们看到的那些‘东西’的确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之后的一路上,一行人皆是有些沉默。

    而这种沉默,随着他们一路走来再看到越来越多的石头人后,就变得越发压抑起来。

    苏陌叶皱眉看着前面一语不发地轩辕天心,然后悄悄扯了扯前面同样沉默似在想着什么的皇明月,直到前者不耐烦地侧头看来后,苏陌叶方才压着声音问道:“你家小媳妇儿怎么了?我总觉得她跟她的那只小黄鸡好像有很多秘密啊。之前她俩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去问问吗?”

    皇明月闻言眸光一闪,随即目光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关你屁事!”

    苏陌叶:“……”神色扭曲地看着再次快步追上轩辕天心的皇明月,苏陌叶被气得有些浑身发抖。

    你特么一个正儿八经的皇室子弟,又是手握重兵的王爷,这么张口闭口都是屁啊屁的,真的好吗?!

    “小五,你还好吗?”随云跟追上来的皇明月对视一眼,然后低头看着沉默不语的轩辕天心询问道。

    “没事儿。”轩辕天心即便不理其他人,但是却不会不理随云,当听得随云担心的询问,她这才微微抬头朝着后者淡淡一笑,道:“我没事儿,不过是有些心寒而已。”

    随云闻言皱眉,但也非常理解。毕竟刚刚的那种情况,任谁看了都心寒。

    皇明月却没有随云这般心思细腻,不过是看着轩辕天心那有些阴郁的神色,心中也是有些烦躁起来。

    一把将人拉过,皇明月抬手就去揉她的脸,冷哼道:“别这么一副不高兴的死样子,谁惹你不高兴,你就应该更开心,然后让那些让你不高兴的人更不高兴,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轩辕天心很少会附和皇明月的话,不过他的这番话,却得了轩辕天心的附和,“嗯,你说得对。”

    皇明月闻言眼睛一亮,脸上原本有些烦躁的神色瞬间一扫而尽,笑眯眯地垂眸看着附和自己的人,满意道:“这才是爷的小媳妇儿。”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无视了什么小媳妇儿的字眼,然后眯眼道:“第一次看到这种惨景,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以后不会了。”以后哪怕心里再难过,她都不会忍着,然后让那些令她难过的人去尝尝比她更难过的滋味!

    估摸是见轩辕天心的情绪平复了过来,趴在她肩头上的金翅大鹏也稍稍情绪高了点,抬眸看了看她精致而漂亮的侧脸,缓声道:“这片空间到处都链接着破碎的小世界,如今这才第一个,后面或许会更多,小五你要习惯。即便心中再愤怒,你得知道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你不应该为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愤怒,而是应该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再发生而努力。”

    轩辕天心闻言点了点头,而一旁的皇明月却不干了,瞪着金翅大鹏怒道:“你这小鸡崽怎么说话的?凭什么要她去为了这种事情而努力?凭什么将这么大的担子压在她的身上?”

    虽然皇明月这话极为的不客气,但就算是另一旁的随云都是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用着极为不赞同的目光看着金翅大鹏。

    金翅大鹏被皇明月给吼得眸光一沉,想都没想便是抬头吼了回去,“不凭什么!就因为只有她才能扛下来这些,只因为她是……”说到这来,似突然想起来什么,金翅大鹏顿时将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

    “就因为她是什么?”皇明月眯眼,随云也是目光变得深沉。

    而金翅大鹏却无论如何都不准备开口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金翅大鹏,皇明月眼中危险的神色越来越浓,可就在他跟金翅大鹏僵持不下的时候,身后却突然响起了极为巨大的震动。

    紧跟着苏陌叶等人的惊呼声传来:“老天!那是什么玩意儿?”

    轩辕天心三人闻言一惊,随即连忙转身看去。

    只见在他们的后方,应该是从城门过开始,一道巨大的银色光幕从天而降。那银色的光幕就如同一道墙,横跨了整个城市,然后在阵阵轰鸣声中,不断的从城门口朝着他们这边移动过来。

    银色光幕的移动速度不慢,穿过房屋,穿过街道,毫无阻碍。

    金翅大鹏瞧得那移动过来的银色光幕,突然沉声道:“小五,朝那里丢一道符过去,快。”

    “啊?”轩辕天心一愣,连忙问道:“丢什么符?”

    “随便那种符,快丢。”金翅大鹏急声道。

    轩辕天心闻言不敢迟疑,立刻拿出一道符朝着不远处移动过来的光芒射去。

    “天道无极——”

    刚刚喊出四个字,后面的话却卡在了嗓子眼里。

    轩辕天心还有其他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符在穿入银色光芒中之后,还没来得及发出金光,就变成了一个石符。

    看得这一幕,金翅大鹏猛地身子一抖,心道:果然如此!

    但随即,金翅大鹏神色一凝,大声喊道:“快跑!朝着城后的那个传送阵跑,否则就等着跟那些石头人一样,被这个银色的光幕给变成石头人!”

    随着金翅大鹏这么一吼,其他人皆是瞬间回神,然后转身便跑。

    边跑边骂道:“靠!总算是知道这里的人还有物是怎么变成石头的了,原来是那道银光。”

    炎峰一巴掌拍在炎莽的后脑勺上,没好气地骂道:“闭嘴,专心跑。”

    轩辕天心被皇明月拉着一路狂奔,脚下就跟踩了两个风火轮似的,一边跑一边不忘回头朝身后看去。

    当瞧见那道银色光幕离他们还有着一段距离后,方才开口对着金翅大鹏道:“这里不是破碎的小世界吗?为什么还有那个东西?”

    金翅大鹏死死趴在她的肩头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座城市被保存的如此完整,很有可能那个东西也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但那个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啊?”轩辕天心咬牙问道。

    “我也不清楚。”金翅大鹏再次摇头,不过再次却道:“但现在我能肯定是谁留下来的这东西了。”

    “是谁?”轩辕天心闻言目光一沉,她被皇明月一直拉着,倒也不用去管其他的,听得金翅大鹏的话后,立刻关心地问了出来。

    “是众神之巅!”金翅大鹏咬牙,“那银光中的气息是神力,是众神之巅的人。”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随云好奇地问道。

    “不清楚,不过大抵的原因应该是因为信仰问题。”金翅大鹏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这种惩罚性的毁灭并不是大自然或者人类本身造成的,而降下这种惩罚大抵是因为信仰问题。当低位面的人不再信仰他们,不再为他们提供信仰之力,就会造成这个世界的神迹消失。这对于他们来说算得上是一种亵渎或者背叛,所以一旦发觉没人再信仰他们,就会有惩罚降下来。”

    “可恶!无耻!”轩辕天心咬牙怒骂。“就因为不再信仰他们,便毁了整个世界,简直是令人发指。”

    “这种小位面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如同蝼蚁,你应该庆幸昊天大陆的不同,否则以昊天大陆的信仰问题,同样逃不过这种结局。”金翅大鹏无奈地道。

    “为何我们天昊大陆会不同?”随云跟皇明月二人异口同声问道。

    金翅大鹏抬眸瞥了二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随云身上,道:“因为轩辕神女!因为有她在,所以昊天大陆才会被苍天保护。”

    皇明月闻言一挑眉,而随云却是神色一震。

    见随云脸上的复杂神色,金翅大鹏难得地对他笑了笑,道:“你是轩辕家的血脉,所以你应该为自己的血脉而骄傲。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因为保护轩辕血脉才存在的,所以不管你们轩辕家在以前经历了什么,但身为轩辕家的子孙,你们骨子里的骄傲,还有你们独特的身份,这是谁都不能也是谁都没有资格去否定的。”

    随云闻言眸光一闪,随即也笑了。“嗯,我一直以身为轩辕家的子孙而骄傲,轩辕家的骄傲我从来都没有忘记。”

    轩辕天心侧头看了随云一眼,在那双狭长的双眸中,有着跟随云此时眼中一模一样的神色。

    那种神色,只有真正的轩辕族人才会拥有。

    那是一种来自血脉,来自灵魂深处的骄傲跟自豪!

    一番极速狂奔,一行人终于穿过了城池来到了城池后方的传送能量柱面前。

    身后紧追而来的银色光幕已经近在咫尺。

    “快进去!”金翅大鹏瞥了一眼即将追过来的银色光幕,然后大声催促道:“别磨蹭了。”

    知道此事时间急迫,所以一群人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立刻闪身掠入了能量光柱内。

    直到最后一个人进去后,那道银色光芒也终于追了过来。

    ‘砰——!’

    银色光芒穿过能量光柱,将能量光柱给震得剧烈摇晃,不仅外面在摇晃,连能量光柱的内部都开始出现了剧烈的震荡。

    “抓紧!”剧烈的震荡中,皇明月首先死死抓紧了轩辕天心的手,有了上一次她被扯入空间裂缝的教训,这一次皇明月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再次跟自己分开了。

    而轩辕天心被皇明月抓住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是快速地抓住了身边的随云,“随云哥哥抓紧我。”

    能量光柱中的空间之力暴动了,造成了一阵猛地的冲击,若是此时不将人抓紧,或许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空间爆流给跟大家冲散。

    随云咬牙点头,抓着轩辕天心的手不断收紧。

    而另一边,獠牙看了紧紧抓在一起的魅姬跟紫枭,在犹豫一瞬之后,快速抓紧了随云的手。

    苏陌叶被空间暴动给弄得一阵哎哎乱叫,慌乱中若不是皇明月突然一把拎住了他,只怕还真会被冲散。

    “靠!这他妈到底还有多久啊……”炎家老三咬牙低咒了一声,看着自己跟皇明月他们越来越远,心情有些郁闷。不过看着自己两只手中抓着的大哥跟二哥,心中的郁闷总算是好了一点。

    被冲散就被冲散吧,还好自己的两个哥哥他给抓住了。

    ‘砰——!’

    又是一阵剧烈的震荡,众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然后整个能量光柱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