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1:神修跟佛修

正文 121:神修跟佛修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脸嫌弃地看着身边的‘牛皮糖’,却并没有动手将人给推开。

    明月大爷抬头望天,就是死死扒拉着人不放开,在一屁股将獠牙给挤开后,望天的眼睛却偷偷去瞄另一边的岚朔。

    面具下的随云垂眸不语,明月大爷的一双眼睛就开始往下瞄,看着轩辕天心依然拉着他的手没松开,在咬了咬牙后,决定眼不见为净。

    爷不看!

    爷就当爷的小媳妇儿牵了一只狗!

    明月大爷虽然挤开了獠牙,却明智的没有再去针对随云,轩辕天心见他消停了,小脸上的神色这才好看了几分。

    鬼面骑士团、第一楼、还有焚天谷的其他人都听命离开了这里,如今留在此地的就只有他们各自的领头人。

    一行人在收好了轩辕天心的空间传送符后,依次进入了那道黑色能量光柱中。

    诚如皇明月之前说的,这黑色的能量光柱就是一道‘传送门’,或者说是链接地下古墓的一个通道。

    当一行人在一阵急速下坠之后,终于来到了地下古墓中。

    可眼前的一切,却超出了古墓的范围。

    轩辕天心睁大眼睛看着四周的一切,语气中带着一丝震撼道:“这哪里是地下古墓,这根本就是一座地下城。”

    “不是地下城。”一旁的獠牙却摇了摇头,突然抬手指向远方,“我们眼下的这座城池似乎只是一小部分,在这座城池背后的阴暗处似乎又是一个连接通道。”

    轩辕天心闻言目光一凝,顺着獠牙指向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城池的背后,果然有着一个黑色的能量光柱,跟之前他们在地面上看到的那一个一模一样。

    “莫非这还是一个特殊空间?”苏陌叶嘶了一声,将手中折扇拽紧。

    此时他们通过传送被传送到了一处高坡之上,从这里往下看,正好可以将下面城池完全看清。

    而就在苏陌叶话音一落,趴在轩辕天心肩头上的金翅大鹏却是突然站了起来,一双绿豆大小的金眸盯着下方的城池,道:“也不是一个特殊空间,而是很多个破碎的小世界被那个黑色的能量光柱给链接在了一起。”

    “破碎的小世界?”听了金翅大鹏的话,其他人都是一惊。

    金翅大鹏点了点头,沉声道:“天地初生,历久亿万年的岁月繁衍出三千大世界,更是有着无数位面,而每一个位面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天地不老,可世界却会老,当一个世界走到了尽头,便会毁灭,这些毁灭了的世界通常会被流放于归墟。”

    “在它们被流放归墟的时候,有些残缺的版块会残留下来,而我们现在眼前看到的这些应该就是那些残留下来的小世界碎片。”金翅大鹏扑腾了一下翅膀,语气突然带了一丝疑惑,“不过像这种残留下来的小世界碎片应该只会在一些空间流缝中漂泊,为何会被这样链接了起来呢?”

    金翅大鹏的话对于苏陌叶等人来说可以说得上是骇人听闻的,不过关于位面之说,他们却也还是知道一些的。

    龙昊西大陆历来就有成神飞升高位面之说,这也是他们这些修炼者从小开始修行的最终目标。

    在他们的眼里,高位面就应该是那所谓的‘神界’,历来是成神的至强者才能进入的地方,可位面的毁灭这种事情,却是他们从来都不敢想,却也想不到的事情。

    更何况金翅大鹏口中的三千大世界,还有着无数的位面。难道除去那所谓的‘神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位面吗?!

    苏陌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发颤,甚至于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说的那些是真的?在我们的世界之外,还有着其他的世界?难道我们不是唯一的?神界也不是唯一的?”

    “你们当然不是唯一的,但神界却是唯一的。”金翅大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无数的位面都有高低之分,但不管是低位面还是高位面,修炼者的至高归宿便只有那么几个。”

    “人族的修炼者分为神修跟佛修,他们的去处便是不同的。”金翅大鹏瞥了一眼苏陌叶等人,道:“打个比方说,你们跟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就不一样。你们属于神修,而他们便属于佛修,在这个位面破空之后去了高位面,你们或许会在一起,但是最后他们的去处跟你们却是不一样的。”说到这里,金翅大鹏看着他们的目光中又充满了同情,继续道:“说起来你们其实也挺倒霉的,居然在这片大陆上选择了神修,所以注定你们以后即便到了大成之境破空到了高位面,但最后的成就却绝对赶不上无相殿的那些人。”

    “龙昊西大陆的链接点在西方梵境之下,梵境可是佛修的天堂,对于你们神修而言,只有东方的众神之巅才是你们的归宿。”金翅大鹏摇了摇头,继续道:“可惜,东西两方如今被屏障封锁,你们这些神修根本就跨不过这道屏障,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从西方破空上去的神修都被打压得很惨。但同样的,从东方破空上去的佛修,在众神之巅也是非常的凄惨,甚至于有没有佛修都难说了。”

    瞧得苏陌叶等于脸色一变,金翅大鹏再次摇了摇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这么担心,毕竟想要破空去高位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你们此时的修为,能不能破空还难说呢。更何况从这里破空上去的高位面也并不是梵境,所以上面的神修还是很多的,甚至于神修在被打压多年后都已经开始抱团了,现在的神修在上面还是有着不小的地位的,但也仅此于上面的那个位面。神修一旦再次突破往上走,便是梵境的范围,现在的梵境…。”说到这里,大金大鹏突然呵呵冷笑了一声,用着无比厌恶的语气说道:“不去也罢,那里如今只是一个垃圾收容站!”

    轩辕天心:“……”垂眸看向肩头上的金翅大鹏,堂堂灵山神禽,佛祖坐下的金翅大鹏鸟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合适吗?

    但不管合不合适,轩辕天心也从金翅大鹏的话中听出了如今的梵境是个什么样子的了。

    看来自诸佛随着那位梵境之主破空离去之后,梵境已经被那些假佛给占据,还将堂堂灵山给弄得乌烟瘴气了,否则以金翅大鹏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金翅大鹏的话让得苏陌叶等人沉默了下来,不过在沉默过后,苏陌叶却是皱眉奇怪地看着金翅大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可惜,金翅大鹏却是将脑袋一转,并不准

    备回答这个问题。

    皇明月挑眉看着一脸傲娇模样的金翅大鹏,妖娆的凤眸中有着什么一闪而过,但很快,他收回了目光看向下方的城池,道:“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

    经皇明月这么一提醒,苏陌叶等人这才回神,随即也是一笑,道:“说这些的确太早了,还是先将眼下的事情办完吧,否则宝贝被人抢走了,那才会让我后悔呢。”

    苏陌叶再次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将手中的折扇摇的呼呼作响,“至于什么神修和佛修,大不了以后我去跟无相殿的那些人学学呗,又不是说不能改修炼方法。”

    结果,他话音刚一落,就被闭口不言的金翅大鹏给泼了一盆凉水。

    金翅大鹏转过头来斜睨着他,呵呵冷笑道:“忘记说了,神修跟佛修之间还有一个区别,也是最大的一个区别。任何佛修都不能娶妻嫁人,更不能跟异性发生任何关系。一旦破了童子身,便不能算是佛修。”

    苏陌叶:“……”

    看着一脸斯巴达的苏陌叶,轩辕天心抽着嘴角将金翅大鹏拎到了怀中抱住,同时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它的嘴。

    金翅啊,你刚刚说的那些就已经很打击他们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吴老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呆滞住的苏陌叶,然后抬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你家就你一根独苗吧?所以佛修什么的,还是不要去想了。”

    轩辕天心忍着想笑的冲动,抱着金翅大鹏就下高坡。

    “你是佛修还是神修?”皇明月突然追了上来,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轩辕天心:“……”

    见她不说话,皇明月的眉头皱紧了几分,盯着她再次问道:“问你话呢。”

    其实也不怪皇明月有此一问,主要是轩辕天心施展出来的一些手段,跟无相殿的法力僧真的很像。

    不过这话倒是将轩辕天心给问住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算是神修还是佛修。

    要说是神修,她也算,可是佛修……她修炼的大浮屠虚无经可是梵境至高功法,应该她也算是佛修吧?!

    就在轩辕天心纠结自己是神修还是佛修的时候,金翅大鹏却懒懒地抬起眼皮,先是看了看一脸纠结的轩辕天心,再瞥了一眼皇明月,突然道:“她是佛修。”天命梵主又怎么可能会不是佛修!

    皇明月:“!”俊脸黑了,瞪了一眼金翅大鹏,咬牙切齿地道:“改了!必须改了!”

    别说是皇明月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一旁沉默不语的随云都是眉心皱了起来。

    “小五怎么会是佛修?她以后还要嫁人的。”

    一个女子,不管她的实力会有多强大,可终生不能嫁人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归宿,更何况作为哥哥的随云,自然最希望自己的妹妹能有个美满的家庭,有着疼爱她的夫君,和几个可爱的孩子。

    皇明月听得他开口,冷眼瞥了他一眼,哼道:“这会儿不装了?”小五什么的叫得这么顺口,之前不是还叫小王妃的么!“如今这里也没有外人,你那脸上的鬼东西是不是也该摘掉了,戴着不觉得吓人啊。”

    随云淡淡看了他一眼,在苏陌叶等人茫然的目光中,抬手取下了脸上的鬼面。

    苏陌叶:“!”指着取下面具的随云,半晌才惊声道:“怎么是你?!”

    随云不看苏陌叶,皱眉盯着轩辕天心怀中的金翅大鹏,再次问道:“为何小五会是佛修?她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都不可能是佛修。”

    “你清楚还是我清楚?”金翅大鹏瞪了随云一眼,然后扑腾着翅膀道:“她注定天生是佛修。”话落,见身边的两个男人都黑了脸,眸光一闪,继续道:“不过她不同,我又没说她不能嫁人。”

    话落,皇明月的脸色终于好看了,而随云也挑了挑眉。

    可苏陌叶却不干了,指着轩辕天心就问道:“为什么她不同?”

    金翅大鹏嫌弃地看了苏陌叶一眼,扭头不理,心里却在哼道:为什么不同?就因为她是天命梵主!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岂能跟它家的丫头比!

    苏陌叶被金翅大鹏再次无视,顿觉憋屈,咬了咬牙,然后看着一旁的随云又问道:“还有你,你怎么会是鬼面队长的?”

    说起这个,不仅苏陌叶好奇,轩辕天心同样好奇。

    皇明月眯着眼睛看向随云,阴测测地问道:“爷也想问这个,难怪当初这女人跟爷离开的时候,叫随风的那个小子都出现了,偏偏你却没有出现。”

    对于众人好奇疑惑的目光,随云原本是不想回答的,可是看着轩辕天心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模样,随云笑了笑,还是开口道:“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了鬼面骑士团而已。本来是阴差阳错,不过鬼面骑士的身份却十分保密,甚至于连身边最亲近的同伴都不知晓面具下的人到底是谁,我觉得这个身份不错,所以就留了下来。”

    虽然随云说的不多,可信息量却还是很大的。

    更何况皇明月本就精明,当听了他的话,凤眸立刻一眯,盯着他若有所思地问道:“身份不错?所以留了下来?你留下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皇明月的问题可以说是一针见血,就连轩辕天心也听出了一丝另外的意思。

    众人看着随云的目光有了一些变化,反观随云却非常淡定,“现在没有任何目的,只是鬼面队长而已。”

    “现在没有?那以前呢?”苏陌叶眨了眨眼,他突然觉得这个家伙好像很可怕啊。

    随云看着苏陌叶一笑,然后将目光看向皇明月,平静道:“你们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鬼面骑士是皇帝最亲近和信任的人,同时也是皇帝最不会防备的人。”

    说到这里,苏陌叶等人看着随云的目光就有些惊恐了。

    这话的信息量好大啊,这家伙当初成为鬼面骑士,该不会是想弑君吧?!

    轩辕天心嘴角抽了抽,然后看着一旁神色有些发黑的皇明月,不着痕迹地挡在了随云面前。

    可就是她这一挡,让得皇明月的脸色更黑了不少。

    瞪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差吃人了,这女人将爷当成什么了?她就这么不相信爷?!

    不是轩辕天心不相信皇明月,而是她怕这东西的脑子抽了怎么办?毕竟

    这东西虽然经常嫌弃皇倾澜,可是却也知道如若有谁对皇倾澜不利,皇明月绝对会是第一个出手将这个不利因素给抹杀掉的人。

    随云瞧得皇明月那快要吃人的目光,失笑地抬手拍了拍轩辕天心的脑袋,然后将她推开了点,道:“当初成为鬼面骑士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这个,不过在妖王府那日听到陛下的那些话后,不管当初是什么目的,如今都已经没有了。我说过,我如今只是一个鬼面队长。”

    看着皇明月的目光突然变得认真,随云继续道:“轩辕家的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如若不是亲耳听到陛下那些话,或许在轩辕家覆灭的同时,就算是拼的一死,我也会让整个龙昊陪葬。龙昊当年是从我轩辕家先祖手上才能有如今的盛世,若我轩辕家覆灭,我不介意让龙昊再次变成以前的模样。”

    皇明月眯着眼睛盯着随云看了半晌,随即突然冷笑一声,“就算是成功杀了皇倾澜,你以为你就能拉上整个龙昊为轩辕家陪葬?别说龙昊皇室还有爷在,就算是没有,无相殿呢?无相殿才算是真正的凶手,你打算让真正的凶手坐收渔利?”

    “我说过轩辕家的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随云摇了摇头,淡声道:“不管是帮凶还是真凶,都一样。若真到了那一步,无相殿同样讨不了好。”

    “你什么意思?”皇明月眼神一厉,但随云却是垂眸不打算继续说什么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随云,皇明月眸光闪了闪,随即嗤了一声,哼道:“不愧是轩辕家,就算是被无相殿打压到龟缩大泽城不出了,还留着什么后手么……”话落,一把将轩辕天心拉到自己身边,继续哼道:“幸好当初皇倾澜那家伙跑来了爷的妖王府,否则还指不定什么时候真的被你给做了呢。”

    话落垂眸,当瞧见轩辕天心一脸崇拜地看着随云后,皇明月立刻没好气地将她的脑袋给掰了回来,咬牙怒道:“眼不熟的小白眼狼,看什么看!他长得有爷好看吗?走了!”

    轩辕天心被皇明月强行拖走,看着两个人跟扭麻花似的走下了高坡,身后苏陌叶等人立刻追了上去。

    不过在经过随云的身边时,苏陌叶一脸佩服地朝前者比了一个大拇指,由衷的地道:“不愧是轩辕神女的血脉子孙,小爷现在最佩服的就是你。”

    只要一想到身边隐藏了一个随时都可以宰了自己的家伙,苏陌叶就生生打了一个颤,并为帝都中的某位皇帝陛下给捏了一把冷汗。

    一行人跟着下了高坡,谁也没有注意到獠牙看着随云的惊奇目光。

    獠牙此时的脑子里是打结的,一直到下了高坡入了城,他脑子里打的结依然没有解开。

    他一直就在疑惑轩辕神女都是从天而降,又哪里来的哥哥,如今听得随云的身份,才知道原来是上代神女的血脉子孙。

    那么问题来了,他家主人是从天而降,到底是怎么跟这个随云成为兄妹的?若说是一家人,可是那个随云似乎并不知道他家主人的身份。

    既然不知道他家主人的身份,那又怎么成为兄妹的?!

    獠牙的脑子里打了死结绕不出来了,最后还是被魅姬给拉了一把后才回过神来。

    “獠牙,你怎么了?”看着眉头紧锁,似乎在想着什么严肃问题的獠牙,魅姬关心地问道。

    獠牙回神摇了摇头,再次摆出一张冷峻脸,“没什么,只是觉得人类的关系好复杂。”

    人类的关系好复杂?

    魅姬跟紫枭二人闻言一愣,然后齐齐一脸茫然。

    这是什么意思?!

    见二人茫然地看着自己,獠牙再次摇头,并不准备解释什么,只是道:“没什么意思,走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