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0:说好的家暴呢

正文 120:说好的家暴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妖王殿下傲娇不理人了,一脸的不高兴,就差没在脸上写着‘需要你亲亲才会好’的几个大字了。

    轩辕天心眼疼地瞥了他一眼,这会儿苏陌叶从后面人群中钻了出来,先是笑吟吟地看了皇明月一眼,然后才晃着手中折扇,对着轩辕天心道:“看来天心姑娘倒是没遇上什么危险,幸好你没有跟我们一道儿,我们从空间裂缝出来后就落到了一处林子里,那林子里面的玩意儿可真是够呛的。”

    “你们遇见什么了?”见苏陌叶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心有余悸,轩辕天心顿时好奇起来。

    苏陌叶一提起他们的所遇,顿时一脸的拒绝表情,砸吧着嘴想要开口,结果这话还没出口,一旁傲娇的某位殿下不傲娇了。

    一把拉过轩辕天心给搂住,一边哼道:“这些废物东西,若不是有爷在,他们早就玩完了。”

    被骂成废物的苏陌叶嘴角一抽,不过却没有反驳。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睛,看着这种反应的苏陌叶,越发好奇了。

    “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了?”

    “没什么,一群恶心的玩意儿而已。”皇明月闻言又哼了哼,吊着眼角扫了一眼獠牙等人,嗤道:“先说说你怎么跟他们在一起了。”

    话落,似又发现獠牙他们的人数没对,皇明月眉峰一挑,笑得有些玩味地道:“怎么没瞧见那头蠢虎?该不会被人给宰了吧?”

    其实皇明月这话并没有多认真,反倒是用来恶心獠牙他们的成分居多,却不曾想他话音一落,獠牙三人的神色顿时沉默了下来,且没有任何的反驳。

    这反应……

    细长妖娆的凤眸微眯,皇明月的目光在獠牙三人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落在了被他搂在怀里的轩辕天心身上。

    然后便是眉峰再次一挑……

    哟!瞧爷看见了什么?爷的小媳妇儿居然也有了尴尬的时候!

    脑子里有着什么一闪而过,皇明月盯着轩辕天心看的双眼渐渐眯成了一条缝,随即突然抬手捏住了她的脸,用着阴测测地声音道:“你可别告诉爷那头蠢虎是被你给宰了的。”

    轩辕天心眨眨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倒是一旁的苏陌叶跟后面走来的吴老还有炎家三兄弟在听到他的话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特别是前者,苏陌叶看着眼前跟连体婴似的二人,抽着嘴角道:“不可能!天心姑娘虽然天赋不弱,可是跟虎啸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级两级,而是相差了两阶别。”他相信以这姑娘的天赋的确能越阶挑战,可是却不相信她能一下越到武帝境去。

    不仅苏陌叶不相信,吴老还有炎家三兄弟也是不相信。

    但他们不相信,不代表皇明月不信。

    这个女人有多少能耐,爷会不清楚?当初在大泽山脉时,她的实力还没有现在这般就能将武王境的宋承给吊打,如今的她……要宰了虎啸,也不是不可能!

    皇明月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一瞬也不不瞬,后者被盯的有些头皮发麻,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不是她,可是这话还没出口,她一抬头对上皇明月的目光后,顿时觉得被什么给噎住了般。

    轩辕天心无声沉默让得皇明月的脸色越来越黑,半晌,只听皇明月被气笑了,“你能耐啊!”

    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轩辕天心的沉默跟皇明月的黑脸,这二人的反应立刻让得苏陌叶等人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都跟见到鬼似的。

    老天!那虎啸还真是被她给宰了啊……

    轩辕天心的脖子缩了缩,但随即一想,她为什么要心虚啊?凭什么要对这家伙心虚啊!

    这么一想,她又将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地道:“我不宰他,他就会跟紫萝联手宰我,比起被他给宰了,我自然要先宰了他!”

    呵!

    这话一落,皇明月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盯着她问道:“联手宰你?”

    轩辕天心立刻点头,哪知皇明月声音冷得可以冻死人般地再次开口:“罗刹门这是想死了还是不想活了?”说着抬眼便往人群中扫去,看模样估计是在找罗刹门的人。

    苏陌叶瞧得一言不合就化身成护妻狂魔的某人,嘴角抽了抽。

    而轩辕天心却淡定地一摆手,道:“别找了,罗刹门的人也死了。”

    苏陌叶等人:“……”

    “不仅罗刹门的人死了,连摘星阁的人也死了。”轩辕天心又补充了一句。

    “你杀的?”一旁炎家老大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心中想着这位小王妃可当真是凶悍,不仅宰了那位虎啸族王,就连罗刹门跟摘星阁的人都给全部宰了,这战绩比他们可强太多了。

    轩辕天心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就宰了虎啸,那罗刹门的左护法最后是自尽的。至于罗刹门跟摘星阁的其他人……”朝着一旁的魅姬跟紫枭一指,道:“是他们杀的。”

    这下苏陌叶他们不是觉得见鬼了,而是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且不说这几位王者妖兽居然会跟她联手,就是轩辕天心宰了虎啸这事儿,他们这三位怎么就这么的平静呢?!

    但不管他们如何觉得玄幻,可獠牙三人却一直都很沉默跟平静,压根就没有找轩辕天心为虎啸报仇的打算。

    这节奏,顿时让得苏陌叶等人皆是一脸茫然不解。

    可皇明月却又笑了。

    笑眯眯地再次捏住轩辕天心的脸蛋,突然道:“不愧是爷的小媳妇儿,这还没进入古墓呢,就帮爷将无相殿的爪牙给砍断了两只。”

    轩辕天心被捏的小脸发黑,皇明月也见好就收,捏完了就自觉的松开了手,然后斜眼看向獠牙等人,哼道:“你们会对罗刹门他们出手的原因就算是不说,爷也知道。而她当初跟你们做了什么交易,如今就换爷来。”

    獠牙三人没说话,轩辕天心却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这东西怎么知道自己当初跟獠牙他们做了交易?

    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般,皇明月垂眸瞥了她一眼,再次哼道:“你脑子里的那点东西能瞒得过爷?”见轩辕天心似乎不满地撇嘴,皇明月一把将她再次给搂进怀里,对着獠牙等人直接道:“看在她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且你们也的确杀了罗刹门等人,关于无相殿的‘善后’问题,爷来做。”

    闻言,轩辕天心眨眨眼,心想这东西还真知道她当初跟獠

    牙他们的交易内容啊!

    而另一边的人群中……

    看着突然到来的皇明月,还有跟獠牙等人相淡甚欢的模样,无相殿等人的神色却是微微有了一些变化。

    “堂主,看样子只怕皇明月他们已经跟万兽峡谷的妖兽们联手了。再加上还有焚天谷的人,这形势恐怕对我们不利啊。”

    “也不知道罗刹门跟摘星阁的人怎么回事儿,如今这中央大阵就快开启了,他们的人居然还没赶到。”

    “若不是在雁南关外被那些世家的人给摆了一道,咱们又何须担心这些,那些世家的人真是该死!”

    听着身边人的东一句西一句,空涧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不耐,“行了,如今说这些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抬头看了不远处的中央大阵一眼,沉声道:“最多还有半个时辰,这个中央大阵便会打开,如今我们不管是在人数上还是整体实力上都处于弱势,所以待会儿进去后尽量避开皇明月他们。古墓地形复杂,不到最后也跟他们遇不上。”

    “那若是在最后跟他们遇上了呢?”有人有些担忧地问道。

    空涧闻言双眼一眯,眼底似有什么一闪而过,淡淡道:“遇上了就是运气不好了……”

    虽然空涧话是说着运气不好,不过这运气不好到底是指的他们自己,还是另有所指就不得而知了。

    ……

    ……

    半个时辰的时间并不长,而在这半个时辰里,眼前这座古城上的银色光罩的能量却越来越弱。

    直到一声巨大的嗡鸣声自古城上空响起,只见那笼罩在古城四周的银色光罩终于在剧烈的颤抖后终是砰地一声打开了。

    与此同时,一直等候在古城外四周的人群也是嗡地一声——乱了!

    瞧着那些争先恐后冲入城中的人群,皇明月紧紧将身边的轩辕天心给护在了怀中,直到人群尽数入了城,方才将她给松开,改搂为牵,仍不忘提醒道:“这次可抓紧了,可别给爷松开了。”

    知道他说的是上次空间裂缝的那件事儿,轩辕天心翻了翻眼皮,嘀咕:“别把我当小孩子!”

    “小孩子都比你省心!”皇明月嗤了一声,拉着她入了城,“爷哪天找根绳子得了。”

    “找绳子干什么?”轩辕天心眨眨眼,有些跟不上皇明月这跳跃的思维。

    倒是身后跟着的苏陌叶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口道:“找根绳子将你绑在裤腰带上呗,免得哪天三爷他一个不注意又让天心姑娘你给丢了咋办?”

    “……”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说得自己好像经常会走丢似的!

    拿眼去瞥皇明月,结果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一种‘苏陌叶说得对’的神色,轩辕天心顿时气结。

    一行人穿过残破而脏乱的大街,直到走到城中心,方才看到了他们此时的目的地。

    城市中心的建筑物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古老而神秘的黑色大阵将整块平地给覆盖,而就在这黑色大阵的阵心,也可以说是阵眼处,一束如同黑色柱子般的巨大能量光柱直冲天际。

    “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人留下来的?”一行人目光皆是带着震撼之色地看着眼前的黑色大阵跟能量光柱,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

    苏陌叶收了手中的折扇,凤眸往四周快速一扫,皱眉道:“之前进来的人都不见了,而那能量光柱中也是有着空间之力在流转,莫非那些人都是进了这能量光柱当中?”

    皇明月眯着眼将黑色大阵瞅了一圈,随即突然蹲了下去。

    轩辕天心被他这一蹲给带得一个踉跄,可即便是这样,皇明月也依然没有松开抓着她的手。

    另一只手突然摸向地面,似在感应什么般,半晌后只见皇明月才缓缓起身,盯着眼前的能量光柱道:“人在下面,这东西应该类似一道传送门,通过它便可以进去地下的古墓。”

    “古墓还在地下?”苏陌叶闻言一惊,旋即啧了一声,道:“这要是在下面遇到了什么东西,就算是逃都逃不掉了吧?更别说万一古墓中有着个什么自毁机关,呵呵……整个儿的塌了,咱们就真的是好朋友不分开了,连死都是被一锅埋的。”

    虽然苏陌叶这话说得不是很好听,但是也不否认他说得是事实。

    这个古墓本就诡异,龙昊西大陆上并不是没有什么古墓遗迹出现,可以前的那些古墓遗迹都是在特定的时候会破土而出,但如今他们眼前这个,依然深埋于地底,且还不知道在地底多深的距离下。

    若是那古墓当中真的有什么自毁机关,他们一群人下去只怕还当真出不来。

    皇明月沉默了一瞬,然后抬头突然看向身后的其他人,道:“骑士团跟第一楼的其他人全部留在上面,我们下去。”

    闻言,苏陌叶也是点了点头,“也行,毕竟这里面跟之前我们遇见的情况都不一样,并不是靠人多。”说着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人,道:“我跟吴老下去,你们就全部留在上面接应。”

    炎家三兄弟闻言后也是对视了一眼,点头道:“那焚天谷就由我们三兄弟下去,其他人也留在上面接应吧。”

    “不用留在上面接应。”哪知他们的话音一落,一旁轩辕天心却是道:“留在上面的接应人也是浪费时间,我们下去后,其他人就立刻离开这里。”

    “不接应?”苏陌叶却是眉峰一挑,看着轩辕天心道:“若是咱们在里面真的得到了什么宝贝,如今外面没有人接应,只怕有些家伙会动其他的心思吧。”

    知道苏陌叶指的是有人会抢宝,轩辕天心却依然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接应,就算我们在下面得到了宝贝,也不会原路返回的。”

    此话一落,除了皇明月以外,其他人都将好奇的目光看向了轩辕天心。

    不原路返回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疑惑间,轩辕天心突然自古金镯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空间传送符,道:“在帝都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个。”见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住了自己手上的空间传送符,笑了笑继续道:“这是空间传送符的子符,而母符被我放置在了妖王府。所以若是我们在下面得了宝贝,或是当真遇到了什么自毁机关,便可以利用这道子符传送回妖王府。”

    ‘嘶——!’

    轩辕天心话音一落,苏陌叶等人皆是

    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传送符…他们倒是听说过,但空间传送符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而且这传送的领域幅度也太大了点吧,直接从这里传送回妖王府?!

    这是什么级别的符咒?!

    但不管这空间传送符是什么级别的,不过有了它之后,他们这些进入地下古墓的人就相当于多了一道绝对的保命符!

    苏陌叶一双眼睛亮的惊人,盯着轩辕天心手中的空间传送符都快冒出绿光来了,一边搓了搓手,一边笑得有些讨好地问道:“天心姑娘当初来我们第一楼卖符咒的时候可没有拿出这种符啊,不知道这次回去后,可愿意卖几道给我们第一楼?”

    可惜,一向爱钱如命的轩辕天心这一次却是非常的干脆地拒绝了。

    “不卖!”

    将手中的空间传送符分发了下去,就连魅姬跟紫枭二人都没有落下。

    直到轩辕天心将符发完,皇明月看着还想要找轩辕天心卖符的苏陌叶,然后一脚踢了过去,“这道符就是卖给你的,回去后别忘了给钱,至于到了下面用不用就是你的事儿了。”

    苏陌叶往旁边一跳,躲开了皇明月踢来的一脚,气急骂道:“一道符而已你也跟我算钱?老子跟你之前的情谊就值这么一道符吗?”

    “爷跟你可没什么情谊。”皇明月冷笑,随即转头看向将空间传送符收好的随云,不满地对着轩辕天心道:“你给他干什么?鬼面骑士团的人都立刻回帝都,他难得不是鬼面骑士团的?”

    说着将手朝随云一探,吊着眼角哼道:“拿来。”

    面具下的随云一脸的嫌弃之色,淡淡垂眸瞥了一眼某人伸来的手,不仅没有将空间传送符拿出来,反而将头一偏,看向了另外的地方。

    皇明月:“……”俊美如妖的脸庞阴沉了下来,若不是轩辕天心一副防狼似的挡在前面,他还真想冲过去捏死这个讨厌的家伙。

    愤愤地将手收回来,皇明月冷笑:“不让你下去可是为了好,虽然有了爷的小媳妇儿的空间传送符,可谁知道有些人会不会运气太差没命用!”

    随云淡淡扯了扯嘴角,没吭声。

    但是轩辕天心却不能忍了,怒视着皇明月,一双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这死东西说的是什么话了?!

    什么叫做没命用?他是在咒随云哥哥吗!?

    然后,轩辕天心冷笑着朝皇明月伸出了一只手。

    皇明月:“……”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问道:“干什么?”

    轩辕天心继续冷笑,“空间传送符给我,否则我怕你没命用给浪费了。”

    “噗嗤——!”一旁苏陌叶笑出了声儿,瞧得被气得脸色发黑的皇明月,在心里幸灾乐祸地道:该!叫你丫的嘴欠!总有人能收拾了你!

    不过在幸灾乐祸的同时,苏陌叶又疑惑地看着轩辕天心眨了眨眼,他怎么觉得天心姑娘跟这位岚朔队长之间的关系有些不正常呢?前者为了后者居然直接将枪口对准了皇明月!

    被枪口对准的皇明月气得不仅脸黑了,连心肝脾肺肾的开始疼了。

    这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爷不就是拿话怼了一下那个碍眼的东西吗?她居然跟护什么似的,为了那碍眼的东西居然拿话怼爷了!

    可惜,就算某位爷被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开始疼的抽抽,他最终还是没有发作,只是黑着脸瞪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跟牙疼似的跑到一旁去哼唧哼唧去了。

    妖王殿下又闹别扭了……

    众人看着闹别扭的妖王殿下皆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惜妖王殿下闹别扭的原因——轩辕天心,却是跟没看见似的,不理也不管,直接拉着人家岚朔队长走了。

    “獠牙,我们走!”

    被喊道名字的獠牙嘴角抽了抽,然后在苏陌叶等人古怪的目光中,当真跟着轩辕天心走了。

    皇明月:“……”

    “三爷,这情况没对啊。”苏陌叶颤巍巍地凑到皇明月的身边,一边拿眼睛去瞅跑到阵中去研究能量光柱的轩辕天心,一边小声儿地道:“我怎么觉得天心姑娘跟那位岚朔队长的关系不一般啊,这当着咱们的面连手都给牵上了。”

    皇明月磨牙不吭声,苏陌叶继续颤巍巍地道:“而且那位妖狼王似乎也有些奇怪啊,怎么天心姑娘一叫他,他立马就颠颠地跟了上去?你这是不是遇到感情危机了啊?还是天心姑娘准备一脚踢了你,看上岚朔或者獠牙了啊?”

    “她敢!”闹别扭的妖王殿下噌地一下黑了脸,目光阴测测地往獠牙还有岚朔身上一扫,也不待苏陌叶继续说什么,咻地一声蹿了出去,“女人果然不能宠!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苏陌叶被突然蹿出去的皇明月给吓了一跳,眼皮子猛跳地看着追了过去的某位殿下,心道:完了完了,这是要准备家暴了吗?这个档口可不是闹家庭矛盾的时候,三爷你可千万要忍住自己的暴脾气啊。

    然而当暴脾气的某位爷冲过去后,下一秒,苏陌叶脚下一个打滑,差点摔个狗吃屎。

    看着冲过去就跟牛皮糖一样一把黏住轩辕天心不放的某位殿下,苏陌叶颤抖着手摸向自己的心口处。

    说好的女人不能宠呢?

    说好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然后准备打一打的呢?

    说还的家暴呢?

    爷……你这说一套却做另外一套的行为真的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