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18:妖神太一的本命神器

正文 118:妖神太一的本命神器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金翅大鹏的声音似乎因为极度的震惊而微微有些变调,轩辕天心有些受不了的抬手揉了揉被震得有些嗡嗡作响的耳朵,正想要开口说话,却不料她眉心处光芒一闪,连一直藏着不愿意见人的大圣都是直接掠了出来。

    “大圣?”轩辕天心斯巴达了,看着大圣一副火急火燎地扑向那口残破的大钟,然后跟稀罕什么似的围着大钟打转,轩辕天心便忍不住嘴角一抽。

    等抽完之后,又反应过来。

    不对啊!这里还有獠牙在,大圣怎么就出来了?!

    微微侧头看向獠牙,只见后者也是一副有些懵的样子盯着大圣猛瞧。

    獠牙此时的内心多多少少是有些拒绝的,在拒绝的同时又有些庆幸。

    果然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这个少女的体内居然还藏了一个不知道底细的家伙!若当初他真的选择对她动手,那最后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这一次,獠牙是彻底服气了,也完全打消了跟轩辕天心为敌的念头。

    “东皇钟…居然真的是东皇钟……”大圣的声音激动的传来。

    金翅大鹏也是扑腾着翅膀,连连道:“本尊难道还会看错,哈哈哈哈……没有想到这里藏着的东西居然是东皇钟!”

    轩辕天心:“!”东皇钟?!

    之前因为金翅大鹏那是惊呼太过刺耳,轩辕天心反而没有怎么听清楚,如今被大圣跟金翅大鹏反复提到,她才慢慢回过味来。

    唰地一下,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可以说是亮的吓人,连一旁的獠牙都顾不上了,噌噌噌地跑了过去,问道:“大圣,金翅,你们说这口破钟居然是东皇钟?!就是那个十大神器号称力量之首,东皇太一的东皇钟?!”

    “对,就是它。”大圣没有回答,金翅大鹏却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如今这个模样的确叫东皇钟,但是它却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然后眨巴着眼睛,问道:“怎么说?”

    “什么是东皇钟?”此时獠牙也走了过来,目光有些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的这一只小鸡崽,后者说的这些东西,几乎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金翅大鹏不理獠牙,但是却不得不为轩辕天心解释,“你们后世的那些说法有些出入,这东皇钟的确是太一的本命神器,但不管是东皇钟,还是你口中的那位东皇太一都是有些出入。”

    金翅大鹏收回打量东皇钟的目光,看着轩辕天心继续道:“太一是远古洪荒尊神,你们人间界称他为东皇是尊称,因为日出东方,所以那个时候的人们以东为尊,而皇也是指天神的尊称,但在远古洪荒时,那一位的准确称呼是妖神太一。”

    这个尊称的事情轩辕天心还是知道,东为五方之首,所以古时候的人都以东为尊。而且在秦朝之前,中国对于皇、帝、王、公、君、这五个字有严格的划分,可以说在秦朝之前,没有一个帝王敢以皇来自称,皇都是代表天神。而帝才是人间界的帝王,王指的是夏商周三朝历代君王,公指的是君王以下的最大统治者,而君则是指的道德品质高尚的人。那个时候的帝王都是不敢以皇自称,直到嬴政统一六国,才自称皇帝。

    可是……

    “妖…妖神?!”轩辕天心倒抽了一口凉气,她知道妖神是什么,但却从来不知道妖神的名讳。如今听得金翅大鹏解释,轩辕天心就有些懵逼了,“东皇太一居然是妖神!可…他不是神吗?怎么会是妖族的老大?”

    “在洪荒初始的时候神、魔、妖都没有划分的这么明确,特别是妖族。”金翅大鹏摇了摇头,然后瞥了一眼一旁神色更加懵逼的獠牙,继续道:“妖族的人本就生性桀骜,甚至比魔族更奉行实力为尊,当年的妖族一片混乱,只要实力够强便可称王。而妖神太一跟魔神还有父神他们有些不同,当年妖族已经渐渐成型,妖神太一却一直没有出现,直到妖族因为内部争斗快要打得散架的时候,妖神太一才横空出世。”

    “啊?”轩辕天心嘴角一抽,她倒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不是说魔神还有父神他们都是最先被孕育出来的吗?“为何那位妖神出现得这么晚?”

    金翅大鹏闻言顿时神色有些古怪起来,而它的这个古怪神色更是让轩辕天心好奇,所以越发追问起来。

    在轩辕天心不断追问下,金翅大鹏这才语气有些艰难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以前听祖佛偶然间说起过……据说妖神其实是在天地初分时就已经出生,可是他却并不在妖域,而是满大荒的到处跑。”

    轩辕天心:“……”就算是没在妖域,可妖族的人都打得快要灭族了,难道那位妖神却不知道吗?!

    似乎是知道轩辕天心在想什么般,金翅大鹏眼角抽了抽,再次道:“嗯…据说妖神在中途就回了妖域的,不过似乎他觉得那些人碍眼,认为都死了也干净,所以便没有出面阻止……”

    轩辕天心嘴角也抽了,还有这样的妖神?!

    “那他最后怎么又出现了?”轩辕天心忍不住问道。

    金翅大鹏轻咳了一声,有些吞吞吐吐地道:“当年我也疑惑过这个问题,但祖佛却说…妖神应该又反悔了,认为都死光了的话就不好玩了,所以才……”

    好吧,即便金翅大鹏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轩辕天心看着它的神色也瞬间秒懂了。

    因为怕人死光了就不好玩了,所以那位妖神又决定出来阻止内战了。不过想到这里,轩辕天心私心里认为,那位妖神肯定不是担心妖族的人死光了不好玩,而是担心死光了后他自己觉得不好玩,与其让他们自己打死自己人,还不如让他无聊的时候来一个一个的玩死!

    这位妖神的性子简直是……恶劣!

    轩辕天心打了个抖,当即将那位性子恶劣的妖神给抛到脑后,开口换了一个话题,“那你说这东皇钟也有出入是什么意思?”

    说起这东皇钟,金翅大鹏的目光也是亮了起来。

    “当年神魔大战后,父神羽化,魔神沉睡,而妖神也是突然失踪,妖神宫中独独留下了他的本命神器。”金翅大鹏转头看向身后的残破大钟,缓缓道:“相传妖神的本命神器是混沌至宝,拥有毁天灭地,吞噬诸天的能力。而妖神失踪却留下了他的本命神器,也再次引起了妖族中有野心的妖王的争夺。”

    “那一场妖王之战,让得妖

    族数百妖王几乎死了个干净,打了大半年,最后被一位实力强大妖王给得到。可惜那位妖王正欣喜于得到了至宝,却不料他手还没摸到宝贝,便被一声钟响给直接震得神魂破碎,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轩辕天心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惊骇地看向那可残破的大钟,声音有些不稳地道:“仅仅是一道钟声就震死了一位妖王?”

    “嗯,就一道钟声。”金翅大鹏缓缓点头,“妖神太一的本命神器又岂是别人可以触碰的,除了妖神本人,谁沾谁死!”

    “那为何这东西会出现在这里?”轩辕天心吞了一口口水,目光有些发虚地看着这口残破的大钟,似乎很是担心这大钟会突然响起来般。

    “就是自那次之后,这个东西也从妖域消失,由一化为二。”瞧得轩辕天心那胆战心惊地模样,金翅大鹏顿时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道:“你害怕什么?我刚刚不是说过这个东皇钟是不完整的吗?自它一分为二之后,就只能见其一,却始终无法见到完整的它了。而完整的它并不叫东皇钟,而是叫混沌钟。”

    “混沌钟?”轩辕天心眨眨眼。

    金翅大鹏点了点头,语气悠远地道:“混沌钟,钟外有日月星辰,地水风火环绕其上,钟体内有山川大海,妖界万族隐现其中。五色毫光照耀诸天,混沌圣威威震寰宇。”

    轩辕天心再次吞了吞水,看着眼前名为东皇钟的残破大钟,期期艾艾地道:“听起来就觉得好高大上啊,不知道这东皇钟的威力如何……”

    金翅大鹏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咂嘴道:“虽然比不上完整的混沌钟,但其威力也不差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样的?”沉默听完了所有话的獠牙再次看向金翅大鹏问道,“为什么你说的这样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闻言,金翅大鹏看向獠牙的目光比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还有嫌弃,嗤道:“你们这些井底之蛙知道个毛线!”

    獠牙:“……”好特么嚣张的小鸡崽!

    而就在他们在这边说话的时候,大圣已经上上下下且前前后后将东皇钟给打量了个彻底,这会儿打量完了后便开始冲着轩辕天心喊:“丫头,这上面的红光似乎是保护屏障,破不开这个屏障,这东皇钟咱们也只能干瞪眼啊。”

    “那怎么办?”轩辕天心一听,那还得了!看得着就拿不走,这不是故意折磨她么!?

    快步走过去,轩辕天心眯着眼仔细看着眼前的这层红光,然后伸出一指去戳了戳。

    可就是她这一戳,刚刚大圣怎么也敲不开的屏障居然突然一颤,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痕。

    轩辕天心:“!”颤巍巍地回头看向大圣,“大圣,你不是说这是道屏障吗?”为什么一戳就出现裂痕了?!

    大圣同样瞪大了眼睛,跟见了鬼似的,“这不可能!”

    可是……

    ‘咔嚓——!’

    大圣的话音还未落,屏障发出一声脆响。

    “要破了……。”轩辕天心抽着嘴角,一副天塌脸。

    ‘砰——!’

    一声巨响,同时大圣脸色大变,快速掠入轩辕天心的体内,“快躲开!”

    ‘噹——!’

    钟声浩荡,整个岩浆地底开始剧烈摇晃。

    轩辕天心也在大圣的提醒下,迅速扔出一道符纸,“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日金刚阵!”

    结界瞬间开启,挡在了她跟獠牙的四周。

    可这钟声就如同有着无形的音波,一阵一阵传来,也震得结界发出咔咔的颤抖声。

    最后只听见砰地一声闷响,结界居然直接被钟声给震碎。

    ‘噗嗤——!’

    紧跟着,身边的獠牙在这浩荡钟声下,直接被震出一口血。

    轩辕天心在瞧见獠牙都被震吐血后还一阵心惊,想着獠牙都吐血了,她肯定会吐更多出来。

    可是紧张了半天,最后獠牙都已经重伤了,她跟金翅大鹏却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

    “丫头,出神龙!”就在轩辕天心还在奇怪的时候,金翅大鹏突然沉声道:“我是天地孕育,又是常伴祖佛坐下,自由佛光保护,所以这东皇钟的钟声伤不了我。而你是天道血脉,又有龙气护体,所以这东皇钟一时半会儿也伤不了你。但是这只妖狼不同,虽然他是妖兽,可严格来说也是妖,东皇钟对他的杀伤力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若是再不阻止钟声,这只妖狼会直接被钟声震碎神魂跟妖丹。还有躲在你体内的臭猴子,他如今只是一道神魂之力,就算躲到了你的体内,也扛不住这钟声。”

    轩辕天心闻言心尖儿猛地一跳,獠牙的生死或许她可以不在意,但是她却不能不在意大圣的安危。

    所以当金翅大鹏的话音一落,轩辕天心没有任何犹豫,也不管此时身边是否还有獠牙在,更不管会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直接双手合十,然后快速结印。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吼——!’

    钟声浩荡中,一声龙吟响彻整个岩浆地底。

    原本獠牙还在奇怪轩辕天心要做什么,可是当五爪金龙破空而出后,獠牙一张冷峻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呆滞的神色。

    神龙……

    “轩辕神女!”

    轩辕天心双手结印,目光死死盯着半空出现的神龙,而神龙一出,立刻发出一声咆哮,朝着东皇钟撞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明明是如此猛烈的撞击,按道理来说这东皇钟的钟响声应该更大才对,可是当神龙撞下它后,它居然在发出一声闷响之后,居然跟被按了暂停键般,直接哑了。

    神龙的一击,让得东皇钟再次变得安静,而在它安静后,一双金光流转的龙目在打量了一圈东皇钟后,突然回头看向了轩辕天心,“小五,你居然连这玩意儿都找到了?”

    轩辕天心对着神龙扯了扯嘴角,不过也是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表情。

    神龙摇了摇头,随即在半空翻腾了一下,又退回了混沌空间。

    不过在退回混沌空间的时候,只听得神龙又用着一丝淡淡嫌弃的话,道:“这次你的灵力似乎又长进了点,不过还是不够,希

    望在我下次出现前,你能再多努力点。”

    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看着退回混沌空间的神龙,默默吐槽: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来就嫌弃我!?

    ‘噗嗤——!’

    这边轩辕天心在心里刚刚吐槽完,身边已经倒地不起的獠牙就再次吐了一口血。

    “那个……”轩辕天心看着神色苍白的獠牙,扯了扯嘴角问道:“你没事儿吧?”吐了好多血啊。

    獠牙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有事!”说着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苦笑道:“这东皇钟果然厉害,不过是一道钟声便震断了我的心脉,连体内的妖丹都碎了一大半。”

    “啊?!”轩辕天心一呆,原本她还想着要不要趁獠牙此时重伤将他给灭口的,如今看来……连心脉跟妖丹都碎了,只怕也不用她灭口,这位妖狼王也活不了吧。

    瞧得轩辕天心有些愣怔的模样,獠牙却并没有什么临死前的不甘,而是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她,道:“我一直都觉得你肯定还有着什么底牌,却是没有想到你最大的底牌居然是轩辕神女。”

    “额!”轩辕天心闻言扯了扯嘴角,看着命不久矣的獠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说起来獠牙会成这样也是她的错,若不是她伸手去戳那道屏障,东皇钟也不会响。

    可是如今……

    “你可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外面的那两位族王吗?”

    獠牙摇了摇头,“没什么遗言可交代的,如今那层壁障已破,东皇钟你就可以收走了。”说完,他突然一笑,道:“或许这东皇钟本来就是在等你也说不定,否则也不会被你打破那层壁障,果然是轩辕神族……”

    轩辕天心眉心一皱,看着如此洒脱的獠牙,她的心中倒是越发有些觉得内疚了。

    “其实…。也不一定会死。”金翅大鹏突然看着獠牙道。

    轩辕天心跟獠牙闻言一愣,齐齐将目光看向金翅大鹏,而金翅大鹏的眸光闪了闪,盯着獠牙道:“虽然你的心脉跟妖丹被震碎了,但也不用死的,不过……”

    “不过什么?”轩辕天心连忙问道,而獠牙本人却很是镇定跟平静,“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嗯。”金翅大鹏点点头,“不死的代价是付出你的自由,你可愿意?”

    “自由?”獠牙闻言双眸一眯,可是心脉断裂跟妖丹的破碎,让得他此时已经极为虚弱,所以连声音也是小了几分。

    金翅大鹏唔了一声,突然看向轩辕天心道:“我记得你们驱魔龙族有一招独门封印咒。”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随即点头道:“的确有,不过那是锁魂封印咒,跟契约超不多,却并不能救人。”

    “可以!”金翅大鹏双眼一眯,沉声道:“在下封印的同时用大浮屠虚无经,只要他还有最后一口气,在封印成功后,他也会立刻伤势复原。”

    “居然还能这样?”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随即将目光转向獠牙,似乎在等着獠牙的决定。

    而獠牙在听到封印二字后就有些犹豫起来,金翅大鹏眯了眯眼,看着他道:“命重要还是自由重要你自己选,她的身份是谁你如今也知道了,你十万年修为才脱离兽型转化成人,期间更是经历诸多雷劫不就是为了一招一日能够踏入更高的层次,甚至进入到更高的位面吗?而跟着她,或许会比你自己修行还要更快的进入那个层次。”

    只要是修炼者,不管是人还是妖兽都是对于那个更高的层次有着无比的向往,獠牙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当金翅大鹏的话音一落,只见獠牙脸上闪过一抹挣扎,随即看着金翅大鹏跟轩辕天心苦笑道:“似乎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否则就只能死。你说的对,我用了十万年才脱离了兽型,自然不甘心就止步于此。但如若今日的人不是轩辕神女,哪怕是死,我獠牙也不会答应。”

    听得獠牙的一番话,金翅大鹏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对轩辕天心悄悄传音,急吼吼地道:“快!收了这只蠢狼,他实力不弱,可是个难得的打手。”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她怎么觉得金翅大鹏这家伙是在诓獠牙啊。

    “金翅,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说啊?”

    金翅大鹏翻了个白眼,笑得有些坑爹地道:“嗯!其实大浮屠虚无经就可以救他,根本不用那个什么封印咒,我骗人的。”

    轩辕天心:“……”果然是骗人的!

    “丫头,你是不是傻?”这会儿意识海的大圣也开口了,“这种免费的打手不要白不要,赶紧收了他,若不是自己人,干嘛要费力气去救他。”

    轩辕天心:“……”继续抽了抽嘴角。目光有些同情地看着被骗而不自知的獠牙,轩辕天心抬手摸了摸鼻尖,有些心虚地道:“那我可就真的下封印咒了啊。”

    獠牙已经虚弱到说不出话了,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

    瞧得这般虚弱模样的獠牙,轩辕天心也不敢迟疑,抬手捏诀点在了他的眉心,同时在体内默默运转大浮屠虚无经,沉声道:“天道无极——锁魂封印咒,封印!”

    ‘嗡——!’

    一道金色‘卍’字符瞬间没入獠牙的眉心,然后印在了獠牙的神魂之上,与此同时…轩辕天心的脑中似乎多了一道来自于獠牙的感应。

    封印已下,而在轩辕天心催动大浮屠虚无经的治疗下,獠牙已经被震碎的心脉居然开始慢慢复原,连同被震碎了一半的妖丹也开始再次凝聚。

    直到心脉跟妖丹完全复原后,轩辕天心才缓缓收回点住獠牙眉心的手,而此时的獠牙也再也不是之前那副虚弱的模样。

    见獠牙已经恢复,大圣再次自轩辕天心的体内掠出,然后急吼吼地催促,“现在赶紧去收了东皇钟。”

    东皇钟已经没有了那层壁障,此时不收更待何时。

    经大圣这么一提醒,轩辕天心也顾不上獠牙了,跟着跑了过去。

    然而……

    半个时辰后,轩辕天心一脸欲哭无泪地坐在地上,指着大圣控诉道:“这破钟根本就没法收啊!试了那么多办法,它现在别说响一下了,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圣被轩辕天心给吼得有些发懵,抬手抓了抓脸上的毛,也是有些纳闷,“怎么会没有动静呢?”转头看向同样一脸纳闷的金翅大鹏,问道:“你不是知道得多么,

    这东皇钟应该怎么收服啊?”

    “我哪里知道!”金翅大鹏闻言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当年它出生的时候,东皇钟早就已经下落不明了,它也不知道该怎么收服啊。

    大圣急的抓耳挠腮,倒是一旁已经算是自己人的獠牙在想了想后,犹豫道:“该不会这东皇钟除了妖神外,谁都不能用吧?”

    “额!”金翅大鹏傻眼了,它还真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没听见过除了那位妖神外,还有谁使用过东皇钟。

    莫非还真是这样……?!

    金翅大鹏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而轩辕天心更是直接往地上一趟,开始嚎:“搞什么啊!看得见却用不了,那我刚刚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

    看着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轩辕天心,獠牙的嘴角抽了抽。

    而大圣在一阵抓耳挠腮之后,直接决定道:“先不管那么多,带走再说。”

    “怎么带走?”獠牙皱眉看着眼前有着一人多高的东皇钟,道:“这东皇钟可不小,就算是有空间储物器都是有些麻烦。”

    “还能怎么带!”大圣闻言没好气地哼了哼,然后抬脚就踢了踢躺在地上不起来的轩辕天心,催促道:“赶紧将那破石碑弄出来,然后将东皇钟给装走,你若不装,那就只能将这宝贝给留在这里,便宜后来的人了。”

    一听此话,轩辕天心唰地一下跳了起来,“谁说我不装!凭什么便宜别人!”说着便咬牙切齿地召出了石碑,然后一脸愤愤的地道:“就算我用不了也不会便宜别人,我将它当成古董观赏也好!”

    抬手将东皇钟给收进了石碑空间,轩辕天心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但也仅此是一点点而已,那张漂亮精致的脸蛋上依然是臭臭的神色。

    显然对于这东皇钟只能看而不能用,轩辕天心是极为的不满!

    ------题外话------

    明天白天有事,所以提前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