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95:谁都可能撬爷的墙角,就他撬不了

正文 095:谁都可能撬爷的墙角,就他撬不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漫漫黄沙,满目荒凉。

    轩辕天心仰头将水囊中剩下的水一口饮尽,抬手擦了擦唇边的水渍,皱眉道:“看来今日是走不出这片黄沙戈壁了。”

    “本来今日就走不出。”皇明月伸手将她手中空了的水囊接过,瞥了她一眼,道:“是你这个女人偏不信,非要赶路的。”

    轩辕天心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将身上的雪貂披风再次裹紧了些,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们说这里入夜后会更加寒冷甚至有时候还会遇上暴风雪的原因的么。”说着,她微微回头看了一眼远远跟在他们一行人身后的焚天谷的一行人,再次转回头来后将声音压低了少许,好奇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要他们焚天谷的焚天令?”

    闻言,皇明月再次斜睨了轩辕天心一眼,见她一副恨不得钻进雪貂披风里的怕冷模样,顿时嗤了一声然后抬手将她伸手厚重的雪貂披风又给她系紧了点,方才悠悠地道:“不为什么,爷闲着好玩行不行?”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立刻用一副‘你骗小孩呢’的不相信神色瞪着他。

    估摸是被她这个鼓着腮帮子的模样给逗乐了,皇明月眯眼一笑,那为她系紧披风的手往上一移便捏住了她的脸蛋,笑眯眯地道:“爷的小媳妇儿怎么就这么招爷稀罕呢!?”

    招人稀罕的小媳妇儿一脸羞恼地怒瞪着他,旁边竖着耳朵偷听二人说话的苏陌叶等人也是立刻被酸得身子一抖。

    妈的!又被强行喂了一大盆狗粮!

    瞧得轩辕天心的小脸快黑了,强行塞了众人一盆狗粮的妖王殿下立刻神色一正,严肃而又低声地道:“爷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未雨绸缪?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盯着皇明月的眸光一闪,而苏陌叶却是眼珠子一转,然后嘶了一声凑了过来,压低声线道:“三爷,你的意思是想要用焚天谷的焚天令去对付无……”

    话还未说完,便被皇明月一阵阴冷地目光扫过,立刻吓得苏陌叶闭紧了嘴。

    吴老挑眉深深看了皇明月一眼,然后跟什么也没听见般地转过了头。

    秋棠目光警惕地盯着第一楼的人,那眼中的神色大有谁听见了刚刚的那番话,他就要灭口的模样。

    不过苏陌叶之前的那番话说得极为小声儿,除了他们身边的这几人外,别说是第一楼的其他人没有听见,就算是分散在四周的鬼面骑士等人也是没有听见的。

    再次目光阴郁地看了苏陌叶一眼,皇明月松开了捏着轩辕天心脸蛋的手,淡淡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是警醒点,否则哪天被爷给宰了你们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番话委实是危险了,可吴老就跟耳朵聋了没听见般,连个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

    倒是苏陌叶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威胁人的妖王殿下,似受了什么打击般,半晌方才哆嗦着手指着他,怒道:“你丫把老子我当什么了?老子可是从小跟你混到大的,你居然还威胁老子?”

    可惜,对于苏陌叶的愤怒,人家妖王殿下却是连目光都没有给他一个,只是嗤笑道:“谁叫你现在是第一楼的人。”

    苏陌叶噎住了,但噎住过后便是愤怒。

    也不怪苏陌叶会如此愤怒了,就连轩辕天心在这一段时日当中都能察觉出来苏陌叶对于皇明月这个从小到大的朋友有多用心,换着她是苏陌叶的话,估摸在听见皇明月这番话后没有立刻拖刀砍人就已经算是真爱了。

    不过一想到某位爷那有些不健全的心理,轩辕天心立刻无语地摇了摇头,然后一把按住激怒人而不自知的明月大爷,朝着气得想要跟明月大爷拼命的苏陌叶笑了笑,打圆场道:“他一向嘴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难道还把他的话当真不成。”

    闻言,苏陌叶愤愤瞪了一眼笑得一脸不以为然的明月大爷,咬牙切齿地哼道:“他哪里是嘴欠,根本就是连人都欠!”欠抽!

    的确是很欠抽!

    轩辕天心十分赞同般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话题一转,看着皇明月问道:“焚天谷的谷主会同意将焚天令给你吗?”

    七百多年前给出的一道焚天令就差点令焚天谷给毁于一旦,七百多年后有人再次打上了焚天令的主意,只怕如今这位焚天谷谷主是不会再傻到将之随意给人了吧!

    不仅是轩辕天心有些怀疑,就连苏陌叶等人也同样觉得那位焚天谷谷主不会傻到将焚天令交给皇明月。

    可是人家妖王殿下闻言后却是挑眉一笑,仿佛胸有成竹般,肯定道:“只要那老东西不蠢,就一定会乖乖将焚天令交给爷。”

    也不知道这位爷倒地是从哪里来的这般自信,轩辕天心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万一你猜错了,他不给呢?”

    “不给?”妖王殿下给了她一个妖气横生的笑容,悠悠道:“不给爷就抢呗,或者是……”细长的凤眸往身后跟着他们的焚天谷一行人的身上一扫,森然道:“爷宰了后面的那群东西!”

    轩辕天心:“……”

    苏陌叶等人:“……”

    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看着笑得阴测测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她果然不能对这东西抱有太大的期待。

    身后的炎家三兄弟虽然不知道自己等人此时已经上了某位殿下的待宰名单,却也着实被刚刚某位殿下的那回头瞥来的一眼给看得心头有些发毛。

    炎莽压下心中发毛的寒意,压低声音问着身边的炎鸿,“大哥,那位殿下五年前去过咱们焚天谷的事情为何我跟二哥却不知道?居然还搬空了谷主的宝库!”

    炎鸿闻言瞥了前面的一行人一眼,方才侧眸看向身边一脸好奇的两个弟弟,道:“当时你们并不在谷中,而那位殿下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入了谷,所以这件事儿除了谷主跟当日在谷主峰的我跟几位长老外,并没有太多人知晓这事儿。”

    “原来如此。”炎莽跟炎峰二人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随即后者又眉心一皱,问道:“但如今他开口要的可是咱们谷中的焚天令,谷主真的会同意给他吗?”

    炎鸿闻言眸光一闪,心里却在想着谷主对那位殿下的态度,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道:“不知道,只有等晚上的时候给谷主禀告过才知晓。”

    随着天色渐晚,这黄沙戈壁中的天气也是骤然一变。

    狂风呼啸,风中更是夹带着雨雪。瞧得这天气骤变,一行人也是当机立断找了一处避风地扎了营。

    轩辕天心躲在帐篷里冷得瑟瑟发抖,即便是外面已经传来了烤肉的香味,她也是一副打死不肯出去的模样。

    皇明月一阵哄劝无用后,只能一脸郁郁地出了帐篷。

    火堆旁,正在烤火的苏陌叶瞧得他一人独自出来,笑瞥了一眼那顶粉色的小帐篷,问道:“天心姑娘不准备出来吃饭了?”

    “那女人冷得跟一块冰似的了,还吃个屁的饭。不让她来,她非要跟着一起来,自找的!”皇明月嗤了一声,虽然话是如此说,可是他这话音刚落后就又转头看向正在火前忙活着烤肉的吴老道:“这野兔子烤好了后先给爷,爷给那死女人送进去。”

    吴老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嘴上也是应道:“小王妃畏寒,等吃点东西后就会暖和一点。”

    皇明月哼了哼没吭声,在火边落了座,目光往四周一扫,挑眉问道:“岚朔呢?”

    “岚朔队长半个时辰前出去后就还未回来。”秋棠立刻回答道。

    “出去了?”皇明月眉峰再次一挑,倒是也没怎么在意,将目光再次一转,笑了:“焚天谷的人也是准备窝在帐篷里不出来了么?”

    苏陌叶闻言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笑眯眯地道:“先前我瞧见那兄弟三人拿着什么东西进了帐篷,没过多久那帐篷里便有一阵银光不停的闪烁。”

    “银光不停的闪烁?”皇明月眯了眯眼睛,笑得更愉悦了,“看来是在跟易擎苍那老东西联系呢。”

    “你当真一点都不担心你的提议被焚天谷谷主拒绝?”闻言,苏陌叶一脸好奇地看着皇明月问道。

    “爷为什么要担心?”皇明月一脸奇怪地看着苏陌叶,在后者愣怔的目光中阴测测地一笑,道:“该担心的难道不该是易擎苍那老东西吗?”

    苏陌叶一呆,“为什么?”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人家焚天谷谷主要担心。

    哪知皇明月将脸色的笑意一收,淡淡道:“易擎苍那老东西应该会担心一旦他拒绝了爷的提议,那炎家三兄弟一行人大概也走不到苍梧平原去了。”

    苏陌叶:“……”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眼前的家伙,憋了半晌才哆嗦着道:“感情你将焚天谷的人叫上跟咱们一起走是打得这个主意,一旦焚天谷谷主拒绝了你的提议,你就要将人家炎家三兄弟一行人给直接宰了!?”

    皇明月闻言用一种‘你有什么意见吗’的神色看着苏陌叶,后者在呆滞了片刻后顿时将目光看向焚天谷一行人所在的帐篷,眼神里充满了同情的目光。

    这炎家三兄弟一行人在人家妖王殿下眼中全是就是一帮肉票啊,一旦他们谷主不同意,他们就面临着被‘撕票’的危险……

    别说苏陌叶看着皇明月是目光是一种绝对的惊恐了,就连一旁正在烤肉的吴老都是用着一种‘你好毒’的神色盯着笑得一脸愉悦的妖王殿下。

    寒风呼啸,避风口的外面果然下起了暴风雪。

    消失了半个多时辰的岚朔冒着风雪终于回来了,而他不仅是回来了,双手中更是提了一只硕大的雪羚羊。

    瞧得那只被打昏过去的雪羚羊,吴老立马呵呵一笑,道:“我倒说岚朔队长怎么不见了,原来是给咱们加餐去了啊。”目光在那肥硕的雪羚羊身上转了一圈,笑着继续道:“看来这下咱们所有人都能吃上肉,不用啃干粮了。”

    本来这黄沙戈壁中就食物短缺,再加上遇上了暴风雪后就更不好找猎物了,之前打到的两只野兔子也是专门给轩辕天心和皇明月的,如今有了岚朔带回来的这只雪羚羊,他们其他人也总算可以吃上一口热乎乎的肉了。

    岚朔拍了拍身上的冰雪,将雪羚羊扔在了地上后却没有立刻动手宰羊,而是突然走向皇明月,在后者挑眉询问的目光中,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红得似的火的灵芝。

    “这是什么?”看着岚朔递过来的灵芝,皇明月双眸一眯,神色有些捉摸不定。

    岚朔脸上戴着的鬼面在火光中依然狰狞可怕,一双眼睛却极为平淡。见皇明月询问,垂眸淡声道:“火灵芝驱寒,打猎的时候运气好正好瞧见了,用水煮了给小王妃服用。”

    皇明月盯着岚朔平静的双眼不语,一旁苏陌叶挑了挑眉,看了看皇明月,然后又看了看岚朔,心中暗道:这火灵芝可不常见,要说是这位鬼面队长碰巧遇见的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给小王妃御寒用的?”皇明月突然玩味地一笑,抬手接过火灵芝,看着岚朔眯眼道:“看来岚朔队长很有心啊,比爷都有心。”

    岚朔沉默不语,在皇明月将火灵芝接过后,便一语不发地转身去处理那只雪羚羊了。

    苏陌叶看着不远处忙活着的岚朔,悄悄凑近皇明月的身边,低低道:“这位鬼面队长貌似很关心你媳妇儿呢,他该不会是想要撬你墙角吧?”

    皇明月闻言侧头淡淡扫了苏陌叶一眼,然后将火灵芝一收,“关你屁事!”

    见皇明月转身就要进帐篷,苏陌叶立刻追上去道:“我这不是关心你么,不过我说三爷,你的这位鬼面队长还真的挺关心你小媳妇儿的,你难道……”

    “滚远点。”皇明月抬脚朝着苏陌叶踹了过去,不看后者狰狞要吃人的目光,轻轻扫了一眼背对他们的岚朔,细长的凤眸中有着一丝幽光闪过。

    “谁都有可能会撬爷的墙角,就他撬不了……”

    ------题外话------

    本来今天帮同事代班要到十点多的,结果我突然发现了办公室有一个平板,所以用平板戳了一章更新出来,虽然没有戳完,但是也先更新了。

    等我回家后再接着继续写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