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9: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正文 089: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行人穿过一线天进入到万兽峡谷时天色正好暗了下来。

    天上繁星点点,一轮残月高高悬挂于夜空。月色下,一马平川的草原仿佛被笼了一层朦胧的银白轻纱。

    看着远处群山隐约的轮廓,轩辕天心侧头看向身边的皇明月,问道:“现在怎么做?是继续向西走,还是找个地方扎营?”

    “万兽峡谷的夜晚可不好赶路。”另一边的苏陌叶接过了话,摇头道:“还是先找地方扎营吧。”话落,将询问的目光看向皇明月。

    虽然他代表的是第一楼,不过这次第一楼跟皇室的合作中,显然是以皇明月作为主导。

    皇明月挑眉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先向西走,遇到合适的地儿再选择扎营。”转头看向岚朔,吩咐道:“让人去前面寻找合适扎营的地儿。”

    岚朔闻言立刻点头,随着他的手势一打,身后数名鬼面人立刻窜了出去。

    片刻之后,一名鬼面人回来了。

    “殿下,前面有一里地有条小溪,附近视野开阔,适合扎营。”

    皇明月点点头,将身边的轩辕天心一拽,看着那名回来报信的鬼面人,道:“带路。”

    “别拽着我。”轩辕天心扯了扯自己的手,可惜被皇明月拽得太紧,所以没能扯出来。

    皇明月不看周围苏陌叶等人揶揄的目光,拉着轩辕天心的手不松开,不要脸地道:“爷怕黑。”

    放屁!

    一听他这话,轩辕天心就立刻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挣不开手,用嫌弃什么似的目光瞥了身边这个不要脸的人一眼,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走。

    一里地的路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因为皇明月这个作东西在,本来几分钟就可以到的路程,生生被他拖了一炷香的时间。

    到达小溪旁时,人家前面去探路的鬼面人早就已经扎好了帐篷并生起了火。

    轩辕天心一张小脸发黑,可惜皇明月却跟一个既没有眼色,也没有骨头的人般,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就这样趴在了轩辕天心的背上。

    二人这一路后脚踩前脚,跟个连体企鹅似的,也难怪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被气的跟煤块似的了。

    苏陌叶等人再次被皇明月给刷新了一遍三观,别说是轩辕天心,就是他们这些同行的人都有些看不下了。

    第一楼的所有人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没有一个人不在心里想着这位小王妃的脾气真好,换着是其他人的话,遇上这么个能折腾的东西,只怕早就已经发飙了。

    折腾人的明月大爷笑眯了眼,都到了目的地了还扒着人家轩辕天心不放,跟看不见身边其他人的古怪目光般,一边趴在人家小姑娘背上,一边对着岚朔等人催促:“都愣着干什么,火都已经生起来了,还不去找点吃点回来?”

    吴老等人闻言默默抬头看了一回天色,苏陌叶抽着嘴角道:“这天色只怕也找不到什么吃的了吧。”

    本想着说他们带了干粮上路的,今儿晚上就凑合吃干粮算了,可惜人家明月大爷根本就不干,“天色怎么了?天色暗了就成了瞎子吗?去找吃的,爷要吃肉!”

    第一楼的人皆是低头不吭声了,十多名鬼面人纷纷扭头看向岚朔。

    明月大爷同样将目光看了过去,见岚朔淡淡地看着自己,明月大爷好看的眉峰一挑,阴测测地道:“别告诉爷你们就这么没用。”

    激将什么的对于岚朔而言根本就不痛不痒,可明月大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像就跟人家岚朔队长过不去般,继续道:“这么没用,当初爷要你们有什么用?!快去找吃的,要肉!爷跟爷的妞都吃肉,不是肉不吃。”

    如此任性的妖王殿下,就算是秋棠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秋棠默默地将自己的头转到了另一边,那闹腾的东西是他的主子,即使他看不下去了也不能说什么,所以他还是将头转到一边去不看了吧。

    狰狞的恶鬼面具戴在岚朔脸上根本看不出他此时是个什么表情,唯有那双清亮的眼神却是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半晌,就在众人以为这位鬼面队长会恼怒的时候,却见他目光将皇明月一扫,然后点点头,当真转身朝夜色中走去。

    而岚朔有了动作,其他的鬼面人自然不会再愣着,纷纷跟了上去。

    “你们守在四周,我一个人去。”岚朔抬手制止了其他人的跟随。

    鬼面骑士从来只听皇帝令,哪怕皇明月是手握重兵的妖王殿下,他们也不会听他的令。

    所以对于这位妖王殿下如此为难他们的队长,这些鬼面骑士说不生气自然是假的。

    “队长,还是我去吧。”一名鬼面人愤怒开口,目光愤愤地看了皇明月一眼,怒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队长去,我们去也是一样的。”

    岚朔抬步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那名说话的鬼面人,沉声道:“这是命令!”

    一句‘命令’,让得还想说什么的鬼面骑士纷纷闭了口。

    皇明月笑眯眯地看着那些目光愤怒的鬼面人,似乎是他们越愤怒,这位爷就越高兴般。

    苏陌叶看了看岚朔,又看了看皇明月,眸光闪了闪。

    瞧见岚朔准备再次抬步时,皇明月一边趴在轩辕天心的背上,一边悠悠地道:“对了,爷要吃兔子,只吃兔子!”

    这大晚上的想要在草原上猎一只兔子那几乎是比猎一只狍子还困难,还点名要吃兔子,这简直就是故意刁难人啊!

    “妖王殿下!你这是故意刁难队长!”岚朔没有说话,一旁的鬼面骑士们纷纷怒了。

    目光愤怒地瞪着皇明月,一名鬼面骑士怒道:“我们是协助您这次行动的,不是来给您当佣人的。”

    哪知他话音一落,皇明月不仅没生气,反而还笑吟吟地看着那说话的鬼面骑士点了点头,道:“啊对,爷就是故意的。但爷可不是故意刁难你们队长,而是对于刁难你们!这一点你说错了。”

    “殿下你!”

    此话一落,果然那些鬼面骑士都是怒了。

    “爷怎么了?”皇明月嗤笑一声,终于不再趴在轩辕天心的背上了,缓缓上前几步,眯着眼看着鬼面骑士们,冷笑道:“当初你们接到的命令是什么?皇倾澜那狗东西是怎么对你们说的?”

    鬼

    面骑士闻言一愣,岚朔也是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皇明月。

    皇明月瞧着他们的神色再次冷冷一笑,问道:“岚朔,将你接到的命令给爷说出来。”

    岚朔眸光一闪,随即道:“陛下让我等这一路听殿下的命令。”

    “听爷的命令?”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般,皇明月哈地一声笑了出来,只不过那笑声充满了嘲讽。

    细长的凤眸冷冽而危险地看着岚朔,嘲讽道:“那你们是怎么做的?”

    岚朔垂眸,其他鬼面骑士纷纷疑惑皱眉。

    皇明月笑了,“爷知道你们鬼面骑士团只听皇帝令,出任务后就只听队长令。你们是鬼面骑士团,你们有你们的骄傲,爷可以理解你们,这一路也一直在给你们机会,可惜…爷发现你们根本就是一群不听话的野马,或者说是不听爷的话的野马。这次行动爷才是主导,而你们除了你们队长的话,连爷的话都可以忽视……”

    鬼面骑士纷纷目光一变,而轩辕天心也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皇明月今儿突然开始发作的用意了。

    一个队伍里不需要两个发话人,一旦出现两个,那么这只队伍就必定会出现分歧。这也是为什么苏陌叶作为第一楼的负责人,可是在这一路的行动上却从来不多说什么,一路上都是以皇明月为主导的原因。

    见鬼面骑士等人的目光连变,皇明月继续冷笑一声,道:“之前没有进入万兽峡谷,你们不听令爷也懒得管,可如今进了万兽峡谷,若是你们还保持着这种心思,那就从这里分路别跟着爷,爷也要不起你们这群扶不上墙的烂泥。”

    “什么皇室第一军团,在爷的眼里,你们就只是一群不服管教不听命令的东西,连爷手下最弱的一支军队都比你们有组织有纪律!”

    皇明月的一番话没有丝毫的留情,鬼面骑士的确有他们自己的骄傲,可是如今这么一番贬低他们的话,他们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十多名鬼面骑士沉默不吭声了,而皇明月在将一番话说完后就不再搭理他们,直接拉过轩辕天心往火堆旁一座,对着苏陌叶等人就道:“看什么看,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愣在这里干什么!”

    被他这么一喝,第一楼的人纷纷散开干自己的事儿去了。苏陌叶摇着折扇笑眯眯地坐了过来,拿眼瞅了瞅那些不吭声的鬼面骑士,笑呵呵地道:“你那些话也说得太重了些,皇室的鬼面骑士团我可是如雷贯耳啊。”

    “如今见着了失望了是吧?”皇明月嗤笑一声,故意嘲讽:“爷也失望了,原本还想打他们注意的,不过如今一看,一群不听话的废物,还是留给皇倾澜那个蠢货吧。蠢货跟废物,绝配!”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拿眼偷偷看了岚朔一眼,然后伸手往皇明月的腰间一掐。

    只听嗷地一声,刚刚还霸气侧漏的明月大爷立刻跟火烧了屁股似的跳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腰就对着轩辕天心开始吼:“死女人你发什么疯!”

    轩辕天心小脸一黑,瞪着他说不出来话了。她原本只是想让他少说几句,适可而止的,如今被这东西这么大声一吼,本来想要说的话压根就说不出口了。

    “殿下!”

    就在轩辕天心瞪着皇明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身边却是传来鬼面骑士的声音。

    几人转头一看,只见十四名鬼面骑士齐刷刷地站了一排,然后在轩辕天心跟苏陌叶诧异的目光中,齐齐低头一礼,道:“殿下教训的是,是我等想岔了。”

    皇明月闻言一挑眉,看着他们问道:“想岔了?然后呢?”

    “之后的行动全屏殿下吩咐。”鬼面骑士异口同声地道。

    这回皇明月笑了,眯着眼看着他们再问:“意思是准备听爷的话了?”

    “是!”鬼面骑士点头,随即其中一名鬼面骑士又立刻摇头,“也不是,那个……”瞧着皇明月的目光看来,这名鬼面骑士抬手挠了挠头,结结巴巴地道:“属下的意思是…这次行动全听殿下的吩咐。行动结束之后就…就……”

    见这名鬼面骑士半天说不出后面的话,皇明月不耐烦地嗤了一声,斜睨着他,道:“行动结束之后就不听了是这个意思吧?”话落,不看那名鬼面骑士尴尬的目光,明月大爷再次嗤了一声,嫌弃道:“你以为爷当真稀罕你们这个什么鬼面骑士团?!行动结束后,你们赶紧给爷滚蛋!”

    虽然皇明月嘴上说着不稀罕,可轩辕天心却一点都不相信这东西会不稀罕,据她所知…皇明月这东西可一直眼馋这一支鬼面骑士团!

    被人说着不稀罕,鬼面骑士等人去也不生气,反而还松了一口气般,拿眼瞅着这位性情古怪的妖王殿下,似乎是确定这位殿下好像并没有真的生气后,方才齐齐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不说话了。

    皇明月一瞧见他们这幅闷样就觉得眼疼,挥挥手如赶苍蝇般:“滚远点,别站在这里挡了爷的风水。”

    闻言,一群鬼面骑士点点头正想手脚麻利地滚远一点的时候,只听某位殿下又悠悠开口道:“别忘了爷的兔子!刚刚你们不是说你们的队长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吗?既然你们队长不适合,那就你们去!全部都去,每人给爷抓一只兔子回来,爷要活的,死了的或者半死不活,又或者受了伤的兔子爷都不要!”

    鬼面骑士:“……”

    “怎么?又不动了?还是又准备不听爷的话了?”见十多名鬼面骑士愣在当场,明月大爷的双手往胸前一抄,懒洋洋地道:“若是你们不想听,爷也……”

    ‘唰唰唰——!’

    结果……

    明月大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十四名鬼面骑士齐刷刷地掠了出去,转个眼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瞧得这些快速消失的鬼面骑士,苏陌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速度就跟身后有狗在追似的,殿下调教人的方式可真是不错啊。”

    明月大爷斜睨了苏陌叶一眼,然后身子又是一歪,靠在轩辕天心的身上,最后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岚朔身上,意味深长地道:“没办法,有人觉得自己的人该调教了,但是自己又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只能靠爷出手了呗。”

    有人?谁?!

    还别说,皇明月这话一落,轩辕天心跟苏陌叶二人齐齐一愣。

    随即二人顺着皇明月的目光看去,盯着沉默走来的岚朔,苏陌叶抽着嘴角不可

    思议地道:“你们刚刚……”

    岚朔抬眼看了苏陌叶一眼,淡淡道:“一个队伍里不能有两个发言人,我说过,但是他们改不掉根深蒂固的习惯,所以只能请殿下出手了。”

    “!”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刚刚是在演戏骗那十四个人?”

    岚朔侧眸看了她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是极快地掠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皇明月嗤了一声,然后不要脸地凑近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问道:“妞,爷的演技不错吧?”

    一爪子将皇明月的脸给拍开,轩辕天心冲着岚朔比了一个大拇指,艰难道:“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也不知道那十四个人知道了真相后会不会哭出来……”

    明月大爷再次凑了过来,一个劲儿地往轩辕天心腿上躺,不要脸地道:“你怎么不夸夸爷?刚刚可都是爷在演?这东西……”一指岚朔,继续道:“他演过什么?连话都没怎么说,你这女人怎么夸他不夸爷!?”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特别是看着他一脸惬意地躺在自己的腿上,顿时有些眼疼道:“闭上你的嘴!”

    明月大爷不乐意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然而轩辕天心就跟提前知道般,唰地一下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闭上嘴,否则晚上不给你饭吃!”

    明月大爷跟个大虫子般开始挣扎。

    轩辕天心不看身边苏陌叶一脸吃屎的表情,淡定地再次抬起另一只,然后啪地一声拍在某位扭来扭去的大爷的脸上,淡淡道:“你再动试试?晚上不许睡帐篷。”

    明月大爷:“……”

    这一句话好比什么定身咒般,某位扭来扭去的大爷立刻消停了,直接身子一软,瘫在了轩辕天心的腿上。

    一顿不吃饭倒是没什么,但是晚上不能睡帐篷,特别是那顶粉色的小帐篷,那对于明月大爷来说是绝对不行的!

    ------题外话------

    还有两天就可以结束出差的日子了,加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