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3:惧内的妖王殿下

正文 083:惧内的妖王殿下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听不见,听不见,爷什么都听不见!”

    看着被什么古怪东西给附身般的皇明月,轩辕天心额前的青筋越发蹦跶的欢快了。

    然而某位爷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断地嚷,这简直是秒变皇三岁的节奏。

    “哦呀,为什么爷什么都听不见了呢?好奇怪!”皇三岁一脸困惑地看着轩辕天心,就差没在自己脸上写上‘耳鸣’两个字了。

    苏陌叶等人嘴角不停地抽搐,如此毁三观的一幕让他们有些接受无能。

    半晌,只听‘梆’的一声,皇三岁捂耳朵的手改成了捂脑门,嘤嘤嘤地蹲了下去。

    苏陌叶眼角猛地看向一手抄着追魂枪的轩辕天心,他很想去问问捂着脑门蹲在地上的妖王殿下,脑门是不是肿了?那长枪的重量好像非常重来着。

    轩辕天心睨着嘤嘤嘤假哭的某人,霸气地将追魂枪再次收了回去,淡淡道:“这回听见了吗?”

    皇三岁捂着脑门点头,听见了!

    “一个大男人,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智障!”轩辕天心嫌弃地盯着他,“我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智障。”

    皇三岁不捂脑门了,快速起身坐好,一脸的正经严肃。只不过那脑门红彤彤地一片,怎么看怎么觉得疼。

    “也最讨厌动不动就嘤嘤嘤假哭的男人,这会让我觉得看见了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轩辕天心睨着他补充道。

    皇三岁背脊挺得笔直,那薄唇也是紧紧抿成了一条线。标准的军人坐姿,属于男人阳刚的气势也是全开,一身的纯爷们气息。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他一眼,转眸看向屋内已经目瞪口呆的其他人,淡淡道:“都吃完了吧?”

    苏陌叶赶紧点头,这种模样的天心姑娘好可怕。

    “吃完了那就撤了,明日不是还得去万兽峡谷吗?”轩辕天心点头,随即拉开座椅便转身出门。

    身后跟着起身的还有一脸严肃正经的明月大爷。

    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包厢,苏陌叶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拍着心口有些心有余悸地道:“总算知道皇明月那死东西为什么会被她一个小姑娘给打得不敢还手了,还别说…天心姑娘刚刚那一瞬间的气势,真的很吓人啊。”

    吴老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老眼看向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秋棠,笑呵呵地道:“你家殿下找了一个不错的小王妃,以后你们妖王府的女主人完全可以撑起整个王府内院了。”

    秋棠默默地看了吴老跟苏陌叶一眼,然后一句话都没说的转身出了包厢。

    撑起王府内院算什么,有天心姑娘在,只怕她一个人都能撑起整个妖王府!

    不得不说,秋棠简直就是能掐会算,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轩辕天心还真的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偌大的妖王府。

    当然,这只是后话,咱们先暂且不表。

    话说皇明月跟着轩辕天心返回了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轩辕天心之前在包厢里说的那一番话的原因,反正明月大爷就一直端着一副正经严肃,很男人很爷们的姿态。

    比如轩辕天心抱着一床被子跟一个枕头丢到外间的软榻上,并告知他今晚他就睡在这里的时候,若是以前的明月大爷就算不知道这个决定改变不了,估摸也会抱着轩辕天心讨价还价一番。

    然而这次,他端坐于椅子里,看都没看软榻一眼,还用着非常深沉的嗓音,低低‘嗯’了一声,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比如轩辕天心在回里屋前,再次提醒他不许过界时,他非常男人的大手一挥,道:“本王知道。”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某人一眼,然后挑开珠帘进了里屋。

    当人一走,某位坐姿端正的殿下突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唰地一下又跟没了骨头似的趴在了桌子上。

    嘴里还在磨牙:“死女人什么眼事儿,爷明明就很男人很爷们。”

    很爷们很男人的妖王殿下话音一落,他的双耳就突然动了动。

    里屋里突然开始空间震动起来。

    ‘唰——!’

    迅速起身,妖王殿下想到没想便是快速朝里屋闪去。

    然而……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大日金刚结界,起!”

    随着一声软软糯糯的声音落下,只见珠帘后立刻竖起了一道淡金色的结界。

    明月大爷一脸懵地站在结界之外,抬手敲了敲结界,然后俊脸黑成了锅底。

    “妞!你居然设结界?!”什么男人啊爷们啊也不装了,明月大爷再次变得青面獠牙起来。瞪着结界后的轩辕天心,咬牙切齿地道:“你把爷当什么了?这么防着爷!”

    轩辕天心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打了一个哈欠,道:“自然是防色狼,谁叫你有半夜爬床的前科。”

    明月大爷气极,抖着手指着她,怒道:“给爷把结界打开!”

    “我懒得理你。”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然后心情不错地朝结界外的明月大爷挥了挥小手,道:“晚安,这下我可以安心睡觉了。”

    明月大爷:“……”瞧着头也不回跑去睡觉的轩辕天心,明月大爷差点咬碎一口牙,“死女人!你给爷等着!不就是一道结界么,爷就不信打不碎它。”

    话音刚落,里面再次传来轩辕天心的低喝声。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阴阳逆转,大日金刚罩,启!”

    ‘嗡嗡嗡——!’

    一道淡金色光罩凭空降下,并将大床牢牢给罩在了结界内。

    轩辕天心拍了拍手,一脸愉悦地翻身上了床。

    “你倒是给我打破试试看!”

    皇明月:“……”

    结界里面再设一道结界,还特么将整个床都给罩了进去,即便皇明月是个专业破结界的高手,要打破这两道结界也得费一晚上的功夫。更何况…破结界的动静可不小,只要轩辕天心不是彻底睡死过去,就会被破结界的动静给弄醒。

    明月大爷的俊脸彻底扭曲了,瞪着眼前淡金色的结界,呼吸急促,一双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这个死女人…死女人……”

    可惜,明月大爷就算被气得跳脚,对着这两道结界也是无可奈何。

    轩辕天心得意地挑了挑眉,伸

    手就将床帐给放了下来,至于外面气得想要杀人的某位殿下,轩辕小五表示:跟她有什么关系!

    大圣在意识海里笑得打跌,金翅大鹏也是幸灾乐祸。

    轩辕天心拉了被子就蒙头大睡,累了这么几日,她早就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洗澡什么的就算了吧,明日洗也是一样的。

    这一晚,轩辕天心睡得十分安慰,就连金翅大鹏都舒舒服服地睡在了大床上。

    外间里,明月大爷瞪着结界瞪了一晚上没合眼,直到第二天早上,轩辕天心醒来,还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带着一身的神清气爽撤开结界后,第一眼便瞧见了那满身怨气,瞪着结界一晚上给瞪红了眼的明月大爷。

    故作惊讶地看着他,轩辕天心问道:“你昨儿晚上干什么去了?怎的眼睛都红成了兔子?”

    明月大爷如同带着强烈怨气的怨妇般,目光幽怨地盯了她一眼,然后哼地了一声,一脸傲娇地将头给撇开了。

    大爷表示他不高兴了,心情非常不好!

    然而,等来的却不是轩辕天心的安慰,而是……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转身就走了。“一个大男人,居然比女人还矫情。”

    明月大爷:“……”

    拎过肩头上趴着的金翅大鹏,轩辕天心一边出门一边对着金翅大鹏道:“三姐果然没说错,找男人就得找那种沉稳的,像这种幼稚的男人,找来是给自己找麻烦,这不叫找男人,而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儿子!”

    “……”金翅大鹏。

    “……”皇明月。

    ……

    ……

    四海酒楼大堂

    早上的酒楼要清净不少,至少不像正午或者晚上那样人满为患。

    苏陌叶一行人早就在大堂里等候,直到轩辕天心跟皇明月二人一前一后的到来,所有人的发觉今日的妖王殿下似乎有些不高兴,连情绪都不是很高。

    苏陌叶疑惑地眨了眨眼,先是看了看一身神清气爽的轩辕天心,再看了看走在后面一脸阴沉的妖王殿下,心里泛着嘀咕:这是怎么了?昨儿晚上还高高兴兴的,怎的一晚上而已,这位爷就阴沉成这样了?莫非是昨儿晚上的那啥有些不和谐?!

    岚朔抬眼淡淡打量了二人一眼,直到二人走近,方才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对着皇明月道:“殿下,马匹已经备好,等用过早膳后就可以立即启程。”

    妖王殿下面无表情地看了岚朔一眼,这次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对于这种态度的妖王殿下,岚朔也不在意,在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后,便又安安静静的当起了背景板。

    苏陌叶瞧着有些冷场,笑呵呵地打圆场道:“来来来,赶紧吃早饭,吃完了咱们好上路。等离开了郾城进入万兽峡谷后就没有这么好的伙食了啊。”

    “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可惜,人家明月大爷心情不好,此时的状态是见人就喷。

    被悲催的喷了一脸的苏陌叶嘴角抽搐,表示自己好无辜啊。

    吴老呵呵笑了笑,拍了拍一脸无辜的苏陌叶,道:“赶紧坐下吧,吃完了好上路。”

    然而心情不好的妖王殿下根本就是无差别喷人,凤眸斜了过去,再喷:“吃吃吃,就知道吃的,第一楼的人都是吃货吗?”脸色阴郁地哼了哼,梗着脖子道:“现在就走,立刻就走,谁都不许吃!”反正爷是被气得吃不下了,爷吃不下,你们也不许吃。

    苏陌叶:“……”

    吴老:“……”

    天下第一楼的人皆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看着喷人的妖王殿下。

    秋棠抬手捂住心口,再次痛心疾首:他们家主子这又是怎么了?怎么一晚上的时间而已,又发病了呢!

    ‘啪——!’

    啪地一声桌子被拍响,轩辕天心一屁股坐在了桌前,垂眸看着桌面,头也不回地道:“不吃的人就去外面等着,吃饭!”

    苏陌叶吞了吞口水,拉着吴老离远了点。

    秋棠身子抖了抖,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半晌,岚朔一脸沉默地走到桌边落了座。轩辕天心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转向苏陌叶。

    接收到轩辕天心目光的苏陌叶眼皮子跳了跳,先是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妖王殿下,然而拉着吴老哆哆嗦嗦的坐了过去。

    桌子上早就备好了热腾腾的早餐,轩辕天心见没人动筷子,自顾自地拿起自己前面碗筷开始吃饭。

    “不吃吗?”吃了半天,见除了自己就只有岚朔在用餐,轩辕天心抬眸看了苏陌叶等人一眼,冷声道:“不吃就都出去,别影响我吃饭。”

    话音一落,苏陌叶唰地一下拿过自己面前的碗筷,“吃,怎么不吃。”

    一桌子人开始用餐,只要明月大爷一个人站在桌边瞪着众人。

    这算什么事儿?凭什么他们吃着爷看着?

    明月大爷心里不平衡了,越想越不平衡,然后跟螃蟹似的横过去,一脚朝着苏陌叶踹了过去,怒道:“滚开,爷要坐这里!”

    苏陌叶捧着瓷碗躲开了这一脚,瞪着明月大爷怒道:“旁边有空位你不坐,你跟我抢什么!”

    旁边的空位?!

    旁边的空位就在轩辕天心的身边,明月大爷呆着眼角瞥了空位一眼,又阴测测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哼道:“爷不跟那个女人坐!”

    胡口!

    哪次你丫不是抢着要坐人家天心姑娘身边的?这次你还不跟人家姑娘坐了?!

    苏陌叶瞪眼,见明月大爷一屁股抢了自己的位置,只能在心里低咒一声,然后捧着碗筷去坐那空余的位置。

    ‘咻——!’

    然而他还没坐下呢,一根筷子如飞镖般带着杀气射了过来。苏陌叶吓得差点爆粗口,堪堪躲过那根筷子,连口气儿都没喘过来冲着扔出筷子的明月大爷就吼道:“皇明月我草你大爷!你特么又发什么神经病?”若不是他躲得快,他敢摸着他的左胸发誓,以那根筷子的力度,绝对能在他身上扎出一个洞来。

    而被骂了大爷的妖王殿下却是一边转着手中仅剩的一根筷子,一边笑得恶劣地道:“不许坐那里。”

    苏陌叶:“……”一张俊脸彻底扭曲了,这死东西抢了他的坐,还不让他坐唯一的空座,那他坐哪里?

    捧着碗站着吃吗?!

    “那老子坐哪儿?”苏陌叶彻底怒了,“你告诉老子,那老子坐哪儿?”

    明月大爷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懒懒道:“爷管你坐哪儿,反正就是不能坐那里。”努了努嘴,继续道:“喏,旁边那桌,或者蹲在一旁吃也行。”

    “你特么当老子是狗啊!”苏陌叶想要摔碗,忍无可无地道:“故意找茬是吧?来啊!打一架!”

    “就你?”明月大爷斜眼,鄙视道:“不够爷一只手捏的。”

    “靠!”苏陌叶气得浑身发抖,将碗筷一丢就开始撸袖子,“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了是吧?来啊…打啊!来来…互相伤害啊!”

    ‘咻——!’

    另一根筷子也脱手飞出,擦着苏陌叶的耳朵飞了过去,然后‘咚’地一声插进了不远处的柱子里。

    “能耐了啊。”明月大爷缓缓起身,笑得阴测测地盯住嚷着要互相伤害的苏陌叶,“爷今儿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可惜,两人还没打起来,轩辕天心便面无表情地放下了碗筷。

    抬头冷眼看着故意找茬的明月大爷,冷声道:“两个选择,一;吃饭。二;滚出去,自己选。”

    明月大爷欲动手的动作一顿,先是看了看苏陌叶,然后垂眸看了一眼冷脸的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转了转,似在考虑到底是听话还是不听话。

    轩辕天心不看他,冷声数数:“一…二……”三字还没数出来,犹豫不决的明月大爷不犹豫了,快速坐下然后端起碗,拿过一旁新的筷子,闷不啃声的吃饭。

    苏陌叶:“……”这叫什么?妻管严?惧内?怕媳妇儿?!

    但不管是什么,明月大爷消停了,其他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老实吃饭不吭声的明月大爷,此时所有人都不禁在心里庆幸,幸好天心姑娘跟着一起来了北域啊,如若不然,他们这里的人还有谁能压得住突然发神经病的妖王殿下!?

    ------题外话------

    明天要出趟远门,又得带着电脑上路了,想想就觉得想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