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2:你不是不记得了吗?

正文 082:你不是不记得了吗?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罗刹门的人是带着一身怒气离开四海酒楼的,或许是因为着实被气得不轻,以至于他们三人根本没有发现,在大堂的一个角落里,有一桌人正默默注视着他们离开。

    “大哥,你果然没说错,罗刹门的人还真是无功而返啊。”坐在角落里的光头大汉瞧着刚刚离去的三人,脸上毫不掩饰地带着幸灾乐祸。

    而坐在角落里的这三人正是正午那会儿在茶铺子里的炎家三兄弟。

    说起这炎家三兄弟,那就不得不说一下无涯海的焚天谷了。焚天谷是北域势力当中的三大巨头之一,据说焚天谷的老祖是一位实力到达神境的强者,更是在一千多年前便已经破空去往了其他高位面。

    如今的焚天谷由第六代谷主易擎苍掌管,其实力因为在帝境,所以被外面的人称为焚天圣者。

    焚天谷内除谷主外,内设十六名谷中长老,而这十六名长老中,炎家三兄弟就要占一个。

    为什么说他们三兄弟只能占了一个长老位呢?

    原因是因为炎家三兄弟所修炼的功法,兄弟三人的功法是一种罕见的合体武技,需要三人一起才能将武技给发挥到极致。

    炎家三兄弟——老大炎鸿、老二炎峰、老三炎莽,这北域当中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这北域响当当的三个人物今日居然会如同平常百姓般,坐在了四海酒楼的大堂角落里。

    “倒是没有想到罗刹门的那老东西居然会这么舍得,连他们的左护法都给派来了。”在光头大汉也就是炎莽话音落下后,一旁的炎峰也是幸灾乐祸地笑道。

    “可惜了咱们北域的第一美人,那小脸气得黑黝黝的,显然刚刚在上面没少受气啊。”炎莽砸吧嘴,有些遗憾地道:“就算换着是老子我也做不到将第一美人儿给气成那般模样。”

    “色字头上一把刀。”瞥了一眼身边的弟弟,炎峰阴测测地提醒道:“美人儿虽美,可惜却是个蛇蝎美人。”

    “老二你别装正经,换着是你的话,估摸也是一样的。”炎莽也是回瞥了身边提醒自己的二哥一眼,然后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炎鸿,笑道:“若是大哥的话,或许还真有那份定力。”

    “行了,你们两个一人少说一句。”炎鸿将二人扫了一眼,沉声道:“皇明月既然拒绝了罗刹门,想来就算是我们也同样会被拒绝。”

    “那咱们怎么办?”炎莽闻言一愣,随即皱眉问道:“谷主交给咱们的事情……”

    “谷主交给咱们的是什么事情?”炎鸿挑眉看向自己的弟弟,“罗刹门、摘星阁、还有我们焚天谷在北域三方鼎立,只要我们维持住平衡就好。”话落,眸光一闪,再道:“我们也不是没有跟妖王皇明月合作的机会。”

    “怎么说?”另外二人同时好奇问道。

    炎鸿目光淡淡将二人一扫,缓缓道:“摘星阁不是还没出现么,罗刹门被妖王皇明月给拒绝后,他们肯定会转向跟摘星阁合作。若是他们两方联手,便是咱们焚天谷的机会。”

    “大哥,为什么咱们非得要跟那位性格不阴不阳的妖王合作?”炎莽有些疑惑,摸着光溜溜的脑门不解问道。

    “那古墓遗迹里面危险重重,光靠我们焚天谷一方是肯定走不了多远的。”炎鸿闻言瞥了他一眼,不答反问:“或者说你难道想要跟罗刹门还是摘星阁合作?”

    只见炎莽一听要跟罗刹门或者摘星阁合作,顿时一脸吃屎的表情,摇着头道:“打死我都不想跟他们合作,我可不想被人在背后捅刀子。”

    “那不就结了!”炎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虽然妖王皇明月性情莫测,可若说是合作的话,找他还是算最保险的。”

    “但连那位紫萝左护法都吃了瘪,他能跟咱们合作吗?”炎莽有些犹豫。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身边的炎峰顿时嗤了一声,看着他嗤笑道:“那位左护法会吃瘪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难道你不知道那位左护法的作风是什么?”

    炎鸿垂眸笑了笑,而炎莽却是一脸‘求告知’的模样看着炎峰。

    伸手拎过桌上的茶壶为自己续了一杯茶水,炎峰似笑非笑地道:“妖王殿下是个男人,且还是个十分俊美又有权势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对于那位左护法来说可是相当于一个金龟婿。可惜的是…当着一个将未婚妻都随时能带在身边的男人使她那些手段,她不吃瘪谁吃瘪。”

    话落,低头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再次补充道:“而且当初中州那位第一美人的事情,想来还有不少人记得吧。中州第一美人纪小小,仗着自己的容貌想要亲近那位妖王殿下,结果是什么?结果是被划花了脸,踢断了几颗牙,扒光了衣服直接吊在了中州柳城的城门之上。那位妖王殿下可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君子之风,倒是当真是可惜了纪小小那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呢。”

    当年中州的那件事儿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当然,最后随着那位殿下以一人之力抢夺天阶功法,悍然杀出中州而随之被人淡忘。

    如今这件陈年旧事被炎峰给提起,炎莽也是立刻打了一个哆嗦想了起来。

    一想到当初中州那位第一美人的惨状,即便是炎莽这种汉子也忍不住有些头破发麻,然后哆嗦着道:“那一位也不愧被冠以妖王的称呼,不过那位未来的妖王妃也是一个心大的姑娘,整日对着这么一个凶残的未婚夫,她也不觉得发憷吗?!”

    “你以为那女娃娃是什么人?”炎峰闻言嗤了一声,斜睨着他,嗤道:“平日里叫你多听听下面的人传来的消息,你总是推三阻四的不耐烦,那女娃娃你以为当真是个无害的?帝都学院甚至是整个西大陆以来第一个四属性修炼者,且还是灵武双修的绝世天才,那样的女娃子会是寻常女子?”

    “灵武双修?还是四属性?!”炎莽瞪大了双眼,见鬼般地看着自己的二哥,若不是说出此话的人是自己的二哥,他铁定会喷他一脸。

    灵武双修就已经很吓人了好不好,还来个四种属性?!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可惜,他家的二哥并没有开玩笑,就连他家大哥都没有什么反应,显然这个消息是真的了。

    炎莽一脸懵地一拍锃光瓦亮的脑门,不可思议地道:“乖乖!这哪里是绝世天才,简直就是一个稀世变态了。”话落,又砸吧嘴道:“看来不久的以后,龙

    昊皇室又会多一个绝世强者出来啊。你们说这皇室是不是也忒大胆了些,有着这么一个宝贝居然还敢让她来北域,他们也不怕这种还没有成长起来的绝世宝贝被人给……”说到这里,炎莽抬手做刀在自己的脖子处一抹,“给宰了吗?!”

    炎峰闻言立刻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表示不想跟自己的蠢弟弟说话了。

    而炎鸿却是看了炎莽一眼,淡淡道:“谁敢?只要还不想跟皇室彻底撕破脸,或者被妖王皇明月给作死,谁敢在北域对她出手?”话落,抬头看了二楼的某个方向一眼,继续道:“再则,既然那位妖王殿下敢将她带来,那便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可以护她周全,谁若是敢在之后的万兽峡谷对那个女娃子下手,大可以去试试妖王皇明月的手段。”

    一想起那位妖王殿下的手段,还有中州的第一大宗毒宗到现在都未能恢复元气,炎莽立刻再次狠狠抖了抖。

    三人在角落里坐了片刻后,炎鸿突然起身,丢了数枚金龙币在桌子上,淡淡道:“走吧,该回去了。”

    见炎鸿转身就走了,炎峰跟炎莽也不再迟疑,立刻起身追了上去。

    三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酒楼大门外,二楼一间对着大堂的窗户也是适时的被打开。

    窗沿边,轩辕天心双手趴在上面,歪着头看向同样伸着脑袋出来的皇明月,挑眉道:“中州第一美人?”

    皇明月立刻将脑袋伸了回去,一本正经地道:“什么东西?爷不记得了。”

    “中州第一大宗……”轩辕天心挑眉再问。

    皇明月抬头望房顶,“爷什么都不记得了。”

    眼疼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东西,轩辕天心顿时嗤了一声,然后啪地一声将窗户再次给关上了。

    房间内,苏陌叶等人被这一声关窗户的巨响给吓得眉心跳了跳,齐齐眼观鼻鼻观心。

    这二人之间的事情,他们还是少参和。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若是他们跑进去插一脚,到头来还会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

    皇明月抬头望着房顶打死不看轩辕天心,而后者在眼疼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又埋头吃饭。

    屋内的气氛有些诡异,苏陌叶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摸着鼻尖看了看沉默吃饭的轩辕天心,畏畏缩缩地道:“那个关于中州的事情,我知道比较清楚。”

    可惜,俗话果然没有说错。

    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儿,外人真的不能管,否则就里外不是人。

    抬头望着房顶的皇明月立刻目光如刀地戳了过来,而埋头吃饭的轩辕天心头也不抬地道:“没问你,滚远点。”

    苏陌叶:“……”突然觉得好心塞怎么办?!

    吴老呵呵一笑,打圆场:“殿下是想要跟焚天谷合作?”

    皇明月立刻侧头看向吴老,眉峰一挑,邪狞道:“爷有说过吗?”

    吴老也不在意他的恶劣神色,再次呵呵笑了笑,道:“虽然没有说过,不过看殿下的模样大概是这样的。”

    被吴老说破后,皇明月无趣地撇了撇嘴,嗤道:“焚天谷那三兄弟虽然老三蠢了点,但是老大炎鸿却是个有脑子了。这次拒绝了罗刹门之后,他们也肯定会跟摘星阁的人搭上,虽然爷是不惧那些杂碎,可爷却怕麻烦。既然有送上门来的盟友跟打手,爷为什么要拒绝。”

    轩辕天心抬眼看向他,其实从正午那会儿听到他说起焚天谷的语气时,她便猜到皇明月这个东西肯定会选择跟焚天谷联手了,不过……

    “为什么不选摘星阁?”

    皇明月闻言立刻再次抬头看房顶,一副打死不说话的模样。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猛地跳了跳,这东西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为何皇明月会是这个模样了。

    一旁心塞完的苏陌叶立刻举手抢答道:“我知道。”轩辕天心侧目看去,苏陌叶笑瞥了一眼抬头看房顶的某人一眼,笑眯眯地道:“因为那位中州第一美人是摘星阁阁主的外孙女。”

    轩辕天心:“……”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皇明月,这下她终于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从头至尾都没有考虑过跟摘星阁合作了。

    据她刚刚所知,那位中州第一美人可是被这家伙给划花了脸毁容的,毁容还不说,他还将人扒光了给吊在了城门之上。

    摘星阁阁主既然是那位中州第一美人的外祖家,那么摘星阁自然不会跟皇明月合作,且还有着深仇大恨呢。

    难怪……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随即眉梢一挑,瞪着皇明月问道:“你不是说你不记得了吗?”都不记得那中州第一美人是个什么东西了,居然还记得那位第一美人的外祖家是谁?这是骗鬼呢!

    明月大爷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抬手捂住自己耳朵,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嘴里还在嚷道:“什么?你说什么?爷怎么什么都听不见了?!”

    轩辕天心:“……”

    苏陌叶众人:“……”

    秋棠用手捂住心口,痛心疾首地看向崩坏的自家主子,默默垂泪:他们家英明神武、王霸之气于一身的殿下怎么会变成这种模样!?

    ------题外话------

    退烧之后感觉终于活过来了,真的只有去医院吊针才能好啊!o(╯□╰)o

    推文,正在2p中:末世重生之病娇人偶师――临渊慕鱼

    小剧场1:

    某男一脸委屈:主人,我难受。

    墨小凰面无表情:哪里难受?

    某男拉着墨小凰的手,摸向某个位置:这里……

    墨小凰冷笑一声:呸,劳资造你的时候,就没做那玩意儿!

    某男:我说的是腿……该上油了……

    墨小凰:……

    小剧场2:

    墨小凰:人心难测,十颗里八颗是阴谋,两颗是诡计,我给你的这颗里,是什么?

    某男:是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