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1:罗刹门左护法

正文 081:罗刹门左护法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四海酒楼——作为郾城最好的酒楼,自然坐落在郾城中最繁华的路段。

    如今正好是午时,也正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

    大堂里几乎是满座,十多名伙计手上皆是端着托盘在人群中穿梭。大门旁的柜台后,酒楼掌柜熟练地打着算盘,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近段时日以来,郾城中来了不少外地人,也导致他们的酒楼几乎天天都是满座,也难怪四海酒楼的掌柜天天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皇明月跟轩辕天心来到四海酒楼前时,秋棠早已在大门口等候多时。

    由秋棠带路,将二人带去了楼上已经订好的厢房。

    不得不说的是…在订房间这一事儿上,苏陌叶倒是非常上道的,他将皇明月跟轩辕天心安排在了一个房间。

    看着典雅又不失大气的厢房,前者非常满意,唯独轩辕天心气黑了一张小脸。

    “为什么是一个房间?”轩辕天心的眉心都快拧成蝴蝶结了,瞪着一旁无辜的秋棠问道:“苏陌叶是怎么订的房间?我要单独一间房。”

    秋棠无辜地转眸去看皇明月,他总不能说若是苏陌叶给她另外订一间房会被主子打死这种话吧?!

    可惜他家主子这会儿似乎觉得房梁很好看般,抬头盯着房梁,连个眼神儿都没有施舍给他一个。

    对着轩辕天心那即将爆发的怒火,秋棠摸了摸鼻尖,无辜道:“最近来郾城的人实在太多了,苏大人能订到房间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天心姑娘您就将就一下吧,四海酒楼的客房已经满了。”

    轩辕天心瞪眼,打死她都不相信当初苏陌叶订房的时候,四海酒楼的客房已经满了。

    “你!”侧头看向一旁盯着房梁看的皇明月,轩辕天心抬手一指门外,道:“去跟秋棠大叔睡一个房间。”

    皇明月挑眉,而秋棠却是急吼吼地道:“那怎么行!属下的房间可不是天字房,主子住不惯的。”

    “那我去住,你跟你家主子住一起。”轩辕天心却并不买账,挑眉道:“正好你跟你家主子住一个房间也可以随时照顾。”

    可惜,皇明月却不干了。

    “爷不跟男人住一个房间!”

    “你那府里有没女人啊!我看你住的也挺好的。”轩辕天心再次瞪向他。

    明月大爷摊手道:“府里没女人,可是爷也没跟男人住一个房间。”话落,冲着秋棠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出去,然后笑眯眯地靠近轩辕天心,“又不是没睡过,你这女人做什么又开始矫情了。”

    矫情的轩辕天心磨牙,而秋棠在得到皇明月的命令后,早就脚底抹油跑了。

    估摸是瞧见轩辕天心又有种要揍自己的想法了,明月大爷将神色一正,道:“你是不是忘了今儿晚上咱们还有事儿要做?你确定不跟爷住一起?”

    闻言,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就算晚上有事儿要做,可是也不用跟你住一个房间啊。”

    “那可不行。”明月大爷摇头,又开始无耻道:“不跟爷住一个房间,就不能参与进来。”

    “……”轩辕天心瞪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皇明月摆明了就是一副不妥协的无赖样,轩辕天心眼珠子再次转了转,点头:“也行,不过你睡外间。”

    睡外间?!

    明月大爷眯着眼睛将里间一扫,然后痛快点头答应:“可以。”睡外间就睡外间,等你睡着了后,爷不是还可以爬床的么!

    瞧着他那明显是在打什么坏主意的模样,轩辕天心面色不动,心里却是在冷笑。

    姐会不知道你在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姐就白认识你了。今儿晚上你若能爬床成功,姐就不姓轩辕,跟你姓皇!

    ……

    ……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

    罗刹门的人果然来了。

    但却并不如皇明月所说那般在很晚,罗刹门的人很会挑时间,挑在了众人用晚饭的时间。

    当四海酒楼的伙计敲响包厢的房门后,带着一脸歉意地进来说有客人找来时,除了已经知道情况的皇明月跟轩辕天心二人一脸淡定外,苏陌叶等人却是一脸的诧异之色。

    “客人?”皇明月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笑得有些尴尬的酒楼伙计,嗤笑道:“爷可没什么客人要来。”

    酒楼伙计有些为难,他只是一个酒楼的小厮,外面那些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他又怎么敢不带路。然而如今伙计瞧着这似笑非笑的红衣男子时,心里同样在打怵。

    这位客人看上去也不好惹啊!

    “大人,外面那几位点名是找诸位的,小的我……”说到这里便有些说不下了,因为这位酒楼的伙计觉得眼前这位红衣男子的目光实在太有压力了。

    轻轻将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皇明月笑得妖气横生地道:“那就将人叫进来让爷看看吧。”

    “唉唉…好勒。”酒楼伙计如蒙大赦般,抹着脑门上的冷汗,赶紧转身跑了出去。

    苏陌叶目光闪了闪,将疑惑的目光看向皇明月,“是什么人?”

    皇明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拿过筷子给身边的轩辕天心夹菜,漫不经心地道:“来了不就知道了。”

    正说着话呢,门外传来一阵环佩叮当的轻响声。然后包厢大门再次被推开,伙计领着三人走了进来。

    瞧得这进来的三人,轩辕天心眸光一闪,三人当中有一人是女子,且从这三人行走的位置来看,那女子应该还是三人当中做主之人。

    酒楼伙计在将人带进来后便非常识趣地退了出去,直到包厢大门被再次关上,那名紫衣女子方才冲着皇明月盈盈一笑,行礼道:“罗刹门左护法紫萝见过妖王殿下”

    罗刹门左护法紫萝,在北域当中也算得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了,不少北域中人为了搏美人一笑,可没少争风吃醋。然而这次这位享誉北域美人的紫萝护法原本信心满满的一笑,却没有得到妖王殿下一个眼神的施舍。

    皇明月头也不抬地为轩辕天心布菜,在瞧见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都快黏在那位左护法的身上后,这才出声道:“将眼睛收回来,一个徐娘半老的老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轩辕天心抽了抽嘴角,将自己的目光给收了回来。

    而那位信心满满的紫萝左护法,一张娇颜

    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半分。

    苏陌叶瞅了瞅专心为轩辕天心布菜的皇明月,然后又瞅了瞅那脸色开始有些难看的左护法,顿时觉得兴奋了起来。

    啪地一声打开了不知道从那里摸出来的骨扇,唰唰唰地扇了几扇,一双眼睛里全是看好戏的兴奋光芒。

    原来是罗刹门的人,还是罗刹门的左护法是。

    苏陌叶在心里咂嘴,这罗刹门的左护法可是被誉为北域第一美人呢,可惜…美人的美人计用错了人,白瞎了。

    左护法紫萝的俏脸有些难看,神色更是难堪。诚然她的年纪是比这位妖王殿下要大个几岁,可是那什么老女人却跟她应该不沾边吧!

    不仅左护法紫萝的脸色难看,跟在她身后的那两个男人的神色也同样有些不好看了。

    然而不管他们脸色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可那位妖王殿下压根就没抬眼看他们的打算,简直将傲慢给发挥得淋漓尽致。

    估摸也是看出来这位妖王殿下是压根没打算理自己等人了,紫绫咬了咬牙后,再次勉强一笑,道:“看来是我们来的有些不是时候,让得殿下有些不待见我们了呢。”

    若是换着其他人在听了这么一句话后,即便再不待见也会装模作样一番,但谁叫他们遇见的是这位妖王殿下。

    妖王殿下通常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所以在紫萝话音一落,妖王殿下终于抬眼看向了她。

    紫萝的心里刚刚准备一喜,却被妖王殿下的下一句话给打得支离破碎。

    妖王殿下吊着眼角看着她,说:“既然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那么是不是也该自己自觉地圆润离开呢?”

    这话说得可比那什么老女人的话更加不客气了啊,罗刹门的那两个男人的脸色瞬间铁青了一片,而紫萝左护法也是脸色难看地看着皇明月道:“都说来者是客,殿下又何必将话说得这般难听。我罗刹门跟殿下应该是没有什么过节才是。”

    “不请自来的人可不是客。”皇明月嗤笑一声,挑眉看着紫萝道:“况且,爷对外面女人向来是敬而远之,更何况还是当着爷的小王妃面前。”

    此话一落,紫萝三人的目光都是转向了坐在皇明月身边的轩辕天心。

    紫萝目光一闪,然后娇笑道:“原来是小王妃,倒是紫萝失礼了。”

    轩辕天心本就长得漂亮精致,扮起无辜来更是如火纯情,此时她抬眸冲着紫萝抿嘴一笑,十足是个乖巧的模样。

    紫萝笑着继续道:“不过小王妃一看就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应该是不会误会的。”

    可惜,轩辕小王妃闻言冲着紫萝左护法再次乖巧一笑,道:“不好意思,对于任何企图勾搭他的女人,我一向秉持的是打死再说的做法。”

    苏陌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而紫萝左护法的笑容僵住了。

    而轩辕天心却跟没看见她僵住的神色般,笑眯眯地继续道:“这位护法是吧,你知道为何他会将话说得这么难听吗?”

    紫萝左护法看着她不语,轩辕天心继续笑道:“若是你刚刚进来是先跟我打招呼,或者不施展那么一丝丝魅惑的能力,他也就不会这么不客气了。”

    “看来倒是紫萝在诸位面前献丑了。”当听得自己刚刚使得小手段被看穿过,紫萝脸色难堪地笑了笑,道:“还请殿下跟小王妃见谅。”

    轩辕天心看着她笑了笑,然后低头专心吃菜去了,对于那什么见谅的话,她没见。

    一个一进门就对着皇明月使魅惑之术的女人,她还真没办法见谅。

    皇明月低低笑了笑,再次抬手为她布菜,一边布菜一边头也不抬地道:“说吧,你们罗刹门突然找到爷是所为何事。”

    连续被皇明月还有轩辕天心给了难堪,紫萝左护法也不好再继续东拉西扯些什么,直接说明了来意。

    “既然如此,紫萝也不敢瞒各位。想来诸位突然来到北域,应该也是为了万兽峡谷的异动而来,前几日我罗刹门派了三个小分队进入万兽峡谷,只有一人活着回来,而带回来的消息却是极为惊人。”

    皇明月布菜的手一顿,抬眸看向了紫萝。

    紫萝淡淡一笑,继续道:“万兽峡谷中的臧谷平原似乎有一古墓遗迹即将出世,殿下等人千里迢迢前来北域也是为了那处古墓遗迹。所以这次紫萝前来是想要跟殿下等人合作。”

    “合作?”皇明月闻言突然莫名一笑,然后却是将目光看向了苏陌叶,道:“罗刹门想要找爷合作,你怎么看?”

    紫萝三人闻言一怔,随即将目光看向苏陌叶。

    后者啪地一声将骨扇收起,挑眉笑了,“那可不行,殿下您可是在下的合作者,若是你跟罗刹门合作了,那在下等人怎么办?”

    皇明月点了点头,倒是一旁的紫萝急了,“阁下跟殿下是合作关系,也同样可以跟我们罗刹门合作。所谓人多力量大,那古墓遗迹中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若是我们三方合作岂不是更保险一点吗?”

    “三方合作?”苏陌叶这下是不笑了,骨扇轻轻敲打着桌面,看着紫萝冷笑道:“左护法当我天下第一楼是什么?罗刹门有什么资格跟我第一楼合作?”

    苏陌叶这话还真不是在埋汰紫萝,以天下第一楼在西大陆的财力和势力,只怕她一个北域中的势力还真没有那个资格。

    苏陌叶话落后也不看神色铁青的罗刹门三人,骨扇敲打桌面的频率却是越来越快。

    这么一副不耐烦的态度,显然是在送客啊。

    紫萝有些不甘地看向皇明月,“殿下当真不再考虑一二?”

    “爷做事儿从来都不会先去考虑,所以…。”抬手一指门房,“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话都已经说得如此明白了,紫萝也知道自己再留下去也只是自讨没趣,所以咬牙笑了笑,道:“既如此,那紫萝等人就不再打扰殿下跟诸位用饭了,不过若是殿下哪日后悔了,我罗刹门随时欢迎殿下前来合作。”

    一番话说完,紫萝左护法也不管皇明月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便带着身后的二人匆匆转身离去。

    看着三人匆忙离开的背影,苏陌叶眨了眨眼,笑道:“你们俩将这位北域的第一美人给气得不轻呢。”

    皇明月侧头瞥了他一眼,正色道:“别乱冤枉人,爷跟妞可没有做什么。”

    <b

    r />  苏陌叶嘴角抽搐,你们的确是没做什么,可是你们却说了些什么啊。

    当靠用嘴说的就将人给说跑了,若是让你们再做点什么,你们还要不要人活了!

    ------题外话------

    本来不准备去医院打吊针的,想吃药将病给吃好,可惜人老了不仅抵抗力差了,连复原能力也同样变差了。

    吃了药还是断断续续的发烧,今儿还是跑医院去打吊针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