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0:北域势力,焚天谷

正文 080:北域势力,焚天谷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辣炒的鱿鱼,油炸的海虾,轩辕天心这一路走来那嘴就没有停过。皇明月的双手里拿着的都是她要吃的东西,而她一双眼珠子却依然不断地朝路边的小吃摊上扫。

    二人皆是一身耀眼的红衣,男的俊美如妖,女的漂亮精致,这一路走来倒是让得不少人侧目。

    可侧目是侧目,却没人敢上前来,因为别看那红衣男子长得俊美且脸上带笑,可偶尔一眼扫过来的目光却极为的刺骨冻人。

    “妞,别顾着自己吃,给爷也喂点。”皇明月双手不空,凑到轩辕天心身边,薄唇微张,一副要投喂的模样。

    他可没有什么大男人不能在街上吃零嘴的规矩,饿了就吃何必为了面子苦了自己,饿了还要死撑着面子那是傻逼的做法。

    而轩辕天心似乎心情不错,瞧见皇明月一副要投喂的模样,立刻将手里剩下的一个油炸海虾塞进了他的嘴里。

    “味道怎么样?”

    皇明月砸吧嘴,“一般。”皱眉看了看四周来往的人群,道:“快到午时了,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你别走太快。”

    轩辕天心点点头,从他手里拿过一包小零嘴,然后一手自然而然地伸出拽住了他的衣袖。

    郾城虽然是个小城镇,可来往的商队却比较多,再加上如今又快到午时,很多商队都赶着找地儿用饭然后再度启程。

    本就拥挤的街道变得越发的拥挤,皇明月此时双手不空,又怕人潮将眼前这个只顾吃东西的女人给冲开,只能一个劲儿地往身边挤来的人们射眼刀子,想要用自己的眼神给将人瞪开些。

    但奈何他的眼神够凶狠,却依然不怎么顶事儿,来往的人群依然推推攘攘。

    俊脸微微发黑,皇明月看了看手中拿着的零嘴,然后低头就将纸包给叼在了嘴里,空出的一只手将身边的人一揽,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

    人群里突然窜出这么一个人,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

    下一刻,轩辕天心便一脸懵地站在了一处房顶之上。

    皇明月也不嫌脏,直接一撩衣摆就在人家房顶上坐了下去,看着一脸没回过神来的轩辕天心,道:“吃完再下去。”

    轩辕天心:“……”所以您老人家如此高调的带着她从人群飞出,就是为了找块没人的地儿让她将东西给吃完?!

    “不吃?”看她没反应,皇明月挑了挑眉,然后低头开始在手中的零嘴包里翻找了起来,看其模样显然是‘你不吃那爷就吃了’的打算。

    这还得了!

    抢什么都不能跟轩辕天心抢吃的。

    “这是我的,谁说我不吃了?”一把抢过一包零嘴,轩辕天心如同一只护食的炸毛猫似的,将手中的零嘴包捂得紧紧的,一双眼睛瞪着皇明月。

    皇明月倒是不计较她这护食的模样,拍了拍身边,“那坐下赶紧吃完。”

    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去,轩辕天心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一双眼睛却滴溜溜地瞧着下方人群。

    “很多人在看咱们。”

    皇明月懒洋洋地瞥了下方一眼,然后‘嗯’了一声。转头看来,正好瞧见她塞得腮帮子鼓鼓的,跟一只小仓鼠似的。嫌弃道:“你一个女人怎的吃的比男人还多?”

    轩辕天心瞪眼,能吃是福知不知道!?

    “可是吃了这么多,怎么也不见你长点肉呢?”皇明月话锋一转,嘴上说着不长肉的话,但一双眼睛总是往轩辕天心的胸前瞄。

    那深幽幽的凤眸中有着说不尽的遗憾跟不解。

    这下轩辕天心是真的炸毛了,努力将嘴里的零嘴给咽了下去,怒瞪着他,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皇明月迅速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目不斜视地盯着下方人群,一本正经地道:“爷是说这么一路走过来,你就没发现别的什么?”

    轩辕天心被他这突然正经起来的神色给唬得一愣,但很快回过神,往嘴里塞了一块枣泥糕,慢吞吞地道:“怎么没有。”当然没有了,这一路上她就顾着看街道两旁的小吃摊去了,若不是趴在她肩头上的金翅大鹏在提醒她,在这么人潮拥挤的地方她还真发现不了。

    “有?”皇明月狐疑地看着她,表示有些怀疑:“你那双眼珠子都快黏在那些小摊上了,你能发觉得到?”

    轩辕天心淡定地看着他,道:“从我们跟其他人分开后,至少有三拨人在暗中监视我们。”

    见她还真知道,皇明月撇了撇嘴,有些无趣地道:“连你都能发现,说明这北域中的人也太渣了些。”

    轩辕天心却是没有理会他话中的埋汰,而是好奇地看着他问的:“可知是北域中的哪三方势力?”

    “除了他们还能是谁!”皇明月闻言立刻嗤了一声,眸光中极快地掠过一抹寒芒,道:“北域当中有三大巨头,一是跟无相殿有合作关系的罗刹门,二是无涯海的焚天谷,还有一个便是放逐领的摘星阁。这三方势力在北域当中属于三王鼎立的局面,而除了他们之外,也没人敢来监视爷的一举一动。”

    北域的三大巨头?!

    轩辕天心闻言眉心微蹙,焚天谷跟摘星阁这两个势力倒也没什么,可那罗刹门就……

    “跟无相殿是合作关系?”轩辕天心蹙眉看向皇明月,问道:“都合作的是什么?”

    皇明月侧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地道:“明面是没什么,可暗地里的东西谁又知道!”

    “你会有不知道的?”轩辕天心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后者却是伸手拿过一块蜜饯塞入她的嘴里,嗤道:“你还真的爷是无所不能的了?”

    轩辕天心鼓着腮帮子嚼着蜜饯,含糊道:“虽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是以你的黑心程度,这种事情应该瞒不过你。”

    “那可真是多谢你如此看得起爷了。”皇明月闻言一乐,然后抬手捏住她的脸蛋,眯眼道:“虽然知道的不多,不过却也不少。”

    不满地拍开他的爪子,轩辕天心揉了揉被捏的脸蛋,嘀咕:“一个类似于佛门跟教延的宗门却跟一个听上去就不是好玩意儿的势力有着合作关系……佛跟罗刹……。听起来还真是讽刺呢。”

    皇明月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显然也是极为认同轩辕天心的这一番话。

    二人坐在房顶上优哉游哉地低声说话,看上去倒是像极了一

    对儿小情侣的风花雪月,这可苦了暗处那些监视的人。

    下方街角巷口的一处茶铺子里,三名看似喝茶聊天的男子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那男人当真是妖王皇明月吗?什么时候妖王皇明月会陪着一个女人坐在房顶上谈情说爱了?!”

    “老三,稍安勿躁。”黑衣中年男人目光似警告地看了坐在自己对面说话的青衣男子一眼,淡淡道:“若他不是妖王皇明月,只怕也没人做得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来了。据传妖王对他的那位未来妖王妃极为的宠爱,带着自己的妖王妃坐在房顶上谈情说爱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看他们的样子只怕是一直要在房顶上待下去了,那难道怎么就一直留在这里喝茶不成?”被称为老三的男子顿时脸色有些不好地道:“这茶水都被咱们喝了三壶,再喝下去我都要觉得自己肚子里全是水了。”

    “那你想怎么样?”坐在二人之间的蓝衣男子抬眸看向老三,问道:“直接找上门不成?”

    闻言,那老三却是咧嘴一笑,拍着自己锃光瓦亮的脑袋,笑呵呵地道:“我正是这样想的,还是老二懂我啊。”

    懂他的老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道:“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肚子进了水,而是脑子进了水。”以妖王皇明月那邪狞的性子,只怕还没有开口就已经被他给一巴掌拍飞了。

    “那你说怎么办?”不服气的将人一瞪,怒道:“就这么跟个傻子似的坐在这里?!”

    “吵什么!”

    似乎见二人快要吵起来了,黑衣中年男人将二人用目光一瞪,低斥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误了谷主的事情,看你们回去怎么交代!”

    争吵的二人显然比较怵这位黑衣中年男人的,只见二人齐齐将脖子一缩,噤了声。

    有些头疼地瞪了二人一眼,再次道:“如今咱们什么也不用做,就这么看着就好,总有人会忍不住的。”

    “大哥,你是说……”光头男人闻言双眼微亮,却话未说完又被黑衣中年男人瞪了一眼,“老三你可以不用开口说话了。”

    光头男人立刻一脸憋屈地看着他。

    身边的蓝衣老二瞥了憋屈的光头男人一眼,皱眉看向黑衣中年男人有些犹豫地道:“那万一被他们抢了先呢?”

    “抢先还是枪打出头鸟可说不定。”黑衣中年男人摇了摇头,随即起身淡淡道:“走吧,这里不用再继续盯着了,我们先回去。”话落,目光再次隐晦地看了一眼那房顶上的二人,意味深长地道:“最多不过今日晚上就能知道结果了。”

    三人出了茶铺子,转身进入小巷子里。

    直到三人走后,房顶上的皇明月才缓缓起身拂了拂衣袍,挑眉笑道:“妞,咱们也走吧。”

    轩辕天心闻言跟着起身,目光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那三人消失的方向,“那三人就是罗刹门的人?”

    “不。”皇明月摇了摇头,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地道:“那是焚天谷的人。”

    “焚天谷?”轩辕天心一脸懵。

    皇明月回头笑瞥了她一眼,道:“只有焚天谷的人的身上才会带着那种挥之不去的火气,若是爷没猜错,那三人应该是焚天谷炎氏三兄弟。他们三人在焚天谷可是相当于长老的人物,爷倒是没想到这次焚天谷居然将他们三人给派了出来。”

    “你好像对这个焚天谷的印象不错?”轩辕天心有些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后者却是抬头望了一回天,道:“有吗?”随即又道:“爷只是觉得焚天谷的人傻得有些可爱而已。”

    傻得有些可爱?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这是什么话?为什么她从这东西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其他的东西?比如玩味和恶趣味!

    似没有看见轩辕天心那研究的目光般,皇明月伸手将她一搂,道:“回去了,晚上估摸还有‘客人’会来,爷得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招待那些‘客人’!”

    客人这两个字被皇明月咬得有些重,更多的是一种阴测测的意味,即便轩辕天心不去问他,就已经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客人是指的谁了。

    眸光微微一闪,轩辕天心含笑点头:“那确实应该回去好好想想,只不过我有些不明白的是…罗刹殿为什么要来找你。”

    “谁知道呢。”皇明月翻了一个白眼,搂着她掠下了房顶,眼中有着嘲讽之色,嗤道:“或许是脑子进水了,又或许是他们觉得爷的脑子进水了,所以想来找爷,顺便跟爷合作一二呗。”

    “找你合作一二?”轩辕天心闻言小脸有些古怪,这罗刹门想找皇明月这东西合作,难道就不怕在合作的中途被皇明月给坑死吗?

    “果然是脑子进水了。”

    皇明月搂着她进入人群,朝着四海酒楼的方向而去,听得她的嘀咕,侧目挑眉问道:“你说的这脑子进水是指的爷?还是指的他们?”

    轩辕天心闻言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自然是指的他们。”

    “这还差不多。”皇明月乐了,笑眯眯地低头然后蹭了蹭她的头顶,道:“还好爷不是养了只白眼狼。”

    “滚你!”

    ------题外话------

    我这也是没sei了,昨天在办公室坐了一晚上,冷飕飕的跟有阴风在吹似的,本想找个电烤炉出来取暖的,可惜办公室里的电烤炉是个坏的。

    果然今天我就烧起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