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7:我剁了他的狗爪子

正文 077:我剁了他的狗爪子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被黑夜笼罩的山林总是有着一丝阴森的气息,寂静无声的山林里,偶尔有妖兽的吼叫声隐隐传出。

    两道黑影如鬼魅般快速在林间闪过,而在这片山林的深处,两队人马的打斗正处于白热化的状态。

    帝都*用八大世家,其中以徐家和林家为首被分为了两个阵营。八大世家平日里早就在暗中斗得你死我活,即便是在明面上都时常会出现一些争斗。

    此次前往北域,八大世家皆是出动,原本两拨人都是在皇明月等人先后出城的,可惜却不巧的在这山林间给撞上了。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如今又并不在帝都内,所以两方人马一遇见,那便是如同火星撞地球,干柴遇烈火般,一言不合就直接动了手。

    淡淡的血腥之气在林间飘荡,双方的人马皆是有损伤。

    而这两队人马打得眼红的时候,却并不知道在他们的暗处,还有着一批人正静静看着这一切。

    一处山崖上,身穿教职人员长袍的一行人默默看着下方的一切,如若此时有人看见他们的面容,便会立刻认出来,这一队人居然是无相殿修武堂的人。

    而领头之人便是无相殿修武堂的堂主空涧。

    “堂主,如今下面正打得不可开交,您说咱们要不要出手?”空涧身后一人看着下方的打斗,冷笑问道。

    “帝都中八大世家的人若是全部死在这里,对于帝都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重创。”立刻有人附和,“他们若死在了这里,对于我们无相殿以后在帝都的发展也有着不小的好处。”

    空涧淡淡回眸看了一眼身后说话的二人,脸上的神色却没有这二人那般兴奋。只是看着他们淡淡问道:“那若是放跑一人呢?你可想过对于我无相殿有什么影响?”

    “堂主,以咱们的实力又岂能放跑他们。”身后的人立刻神色有些不以为然地道。

    空涧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手指向下方人群中,道:“瞧见那两个老头儿没?那是徐家跟林家的大长老,即便我们能全部灭杀这些家伙,可一旦那两个老头儿联手要逃,我们也不拦不住。”

    话落,收回手,空涧继续道:“八大世家的确斗得厉害,可一旦有人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那么他们便立刻会抱紧成团。我无相殿在帝都本就不比在其他地方稳固,若是再跟八大世家有了仇怨,那无相殿在帝都的分殿就更岌岌可危。况且……这只是八大世家的先锋队而已,杀了他们这些确实能让八大世家掉块肉,可还动不了那些世家的根基。”

    身后等人在听完空涧的话后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之前最先开口说话的人有些犹豫地问道:“那咱们现在就这么看着?”

    “就这么看着。”空涧盯着下方的双眼微眯,淡声道:“我们不出手,让他们自己斗个两败俱伤又何乐而不为。”

    山崖上再次变得静悄悄了起来,而下方林间的战斗也是越演越烈。

    “我说,这两方人马都快自己打死自己了,无相殿的人到底在哪啊?”

    另一方山顶上,苏陌叶趴在峰顶边,兴致勃勃地盯着下方的打斗,一双微挑的凤眸中满是趣味。

    皇明月负手站在他的身旁,在听见他的话后,突然抬手一指某处,道:“那里。”

    苏陌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除了黑漆漆的一片,却是什么都没看到,顿时皱眉:“你怎么知道?那里黑漆漆的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啊。”

    皇明月收手然后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当然看不见。”

    这浓浓的鄙视,让得苏陌叶一阵磨牙。只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拿这个东西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气闷地问道:“那咱们要怎么做?”

    “怎么做?”皇明月顿时看白痴般地看着他,哼道:“嫁祸、栽赃、陷害、还需要爷教你吗?”

    苏陌叶听完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他妈倒是说要怎么个嫁祸栽赃陷害啊?!

    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般,皇明月嗤笑一声,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包袱扔在了地上,“穿上,然后冲下去杀人会不会?”

    苏陌叶傻眼,盯着被扔到自己身边的包袱,然后快速打开一看。

    嗬!居然是一件夜行衣。

    苏陌叶咂嘴然后抖了抖衣服,嘀咕:“准备夜行衣干什么,直接准备一道无相殿的教袍不就好了。”

    “说你是白痴你还不服气。”皇明月立刻嫌弃地看着他,道:“你以为八大世家的人是傻子?会相信无相殿的人会穿着自己的教袍然后大刺刺的跑去杀人?”

    “难道八大世家的人就会相信穿着夜行衣去杀人的就是无相殿的人不成。”苏陌叶反驳,但穿衣服的动作却不慢。

    皇明月闻言挑眉,笑得冷幽幽的,“爷会让他们相信的。”

    这还差不多!

    苏陌叶一边点头,一边麻利的换衣服,正换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般,抬头看着皇明月,疑惑问道:“我冲下去杀人,那你干什么?”

    只见皇明月呵呵一笑,妖娆的凤眸中有冷光乍现,笑吟吟地道:“爷去那里。”

    扭头一看他指向的方向,苏陌叶眨了眨眼,然后立刻对着皇明月比了一个大拇指。

    “你也觉得爷的办法不错?”皇明月得意扬眉。

    苏陌叶快速穿好衣服,然后将面巾一蒙,摇头:“不,我只是觉得你这个办法很直接很粗暴。”

    能不直接粗暴吗?!

    这东西的意思居然是让自己扮无相殿的人去杀人,而他却跑去无相殿藏身的地方‘放火’,一旦他这边杀了几个人后,这东西就弄出动静暴露无相殿的人,那无相殿的人就算是跳进明昊海都洗不清了。

    苏陌叶再次对着皇明月给了一个‘服’的眼神儿,然而纵身一跃,如同一只鸿雁般,飞快地自山顶掠了下去。

    而在苏陌叶走后,皇明月的身形也是跟着一闪,迅速消失在山顶。

    ……

    ……

    自皇明月带着苏陌叶走后,轩辕天心一个人待在帐篷里有些无聊,便将石碑空间中的金翅大鹏跟大圣一并给叫了出来。

    大圣将双手枕在脑后,翘着脚抖着腿的躺着,目光有一下没一下的瞥向坐在角落里发呆的轩辕天心。

    “丫头,你再揉下去,那小鸡崽都快被你揉成球了。”

    ”

    发呆的轩辕天心一愣,然后垂眸一看自己的双手,只见手中的金翅大鹏早已经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手一抖,轩辕天心讪讪地将金翅大鹏放开,“金翅,我不是故意的。”

    重获自由的金翅大鹏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抖了抖浑身的羽毛,大圣却是嗤笑一声,道:“你若实在放心不下就跟过去看看呗,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看得本大圣都觉得眼疼。”

    “谁说我放心不下了!”轩辕天心怒瞪,然而在大圣那戏谑的目光中,小脸有些不自然地抽了抽,讪讪道:“我只是有些担心那两个家伙会将事情给办砸了而已。”

    “嘁!”大圣嗤了一声,拿挤兑的目光睨着她,道:“担心就担心呗,小丫头现在长大了,担心自己的相公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大圣!”轩辕天心噌地一下跳了起来,如同一只炸毛的猫儿般,“我才不会担心那个死东西呢,大圣你想太多了。”说完,一把抓过金翅大鹏,如风一般地跑出了帐篷。

    瞧得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轩辕天心,大圣摇了摇头,然后抖着脚悠悠道:“一言不合就害羞,果然是个小丫头。”

    外面的篝火依然烧得旺盛,轩辕天心冲出帐篷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便是守在不远处的秋棠。

    “天心姑娘。”秋棠起身迎了上去,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脸蛋红扑扑的轩辕天心,疑惑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并非是没有看见秋棠那奇怪的打量目光,但轩辕天心一脸镇定地摇了摇头,然后装模作样地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你家主子怎么还没回来?”

    秋棠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姑娘不必太过担心,主子刚走半个时辰,想来回来还有一会儿呢。”

    结果,他话刚说完,就见轩辕天心一脸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他,木然道:“谁说我担心他了!”

    秋棠:“……”看着抱着一只小鸡崽走到火堆旁坐下的轩辕天心,秋棠只觉得自己好无辜。

    天心姑娘,属下也没说你是在担心主子啊!

    不过无辜归无辜,既然人家姑娘都出来了,秋棠还是要跟在她的左右作保护的。

    在皇明月二人走后,鬼面人还有第一楼的人几乎都分布到了四周做警戒线,如今扎营的空地里,除了轩辕天心跟秋棠外,就只剩下一个岚朔和跟在苏陌叶身边的那位叫吴老的老者。

    这二人原本就坐在火堆旁,轩辕天心过去后朝二人笑吟吟的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

    吴老看着轩辕天心呵呵一笑,而岚朔却跟木头人一样,盯着火堆连眼风都没有扫来一个。

    轩辕天心也不在意,摸了摸鼻子,看着岚朔问道:“岚朔队长,他们还没有消息传来吗?”

    岚朔摇了摇头,轩辕天心继续问道:“那你应该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吧?”

    这回岚朔终于回头看了过来,用着沙哑的声音道:“知道,但不会告诉你。”

    轩辕天心:“……。”一脸不高兴地看着岚朔,后者却跟没看见般,继续冷声道:“告诉你后你便想悄悄跟过去,殿下说过让你留在这里。”

    轩辕天心被噎住了,她的确是想问清楚方位,然后让金翅大鹏载她过去看看……

    可是如今被岚朔这么给说出来,轩辕天心立刻就有些绷不住了。

    吴老看着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的表情,顿时笑呵呵地道:“小王妃这是担心殿下呢,不过小王妃不用担心,以殿下的实力,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吴老说笑了,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所以随便问问。”轩辕天心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道。

    对于她的说辞,吴老也不戳破,只是笑呵呵地点点头,道:“既然小王妃觉得无聊,不如就陪我这老头子唠嗑唠嗑吧。”话落,老眼有些戏谑地扫了一眼如同一个门神般守在轩辕天心身后的秋棠,笑道:“老头子近日倒听了一个趣事儿。”

    轩辕天心好奇抬眸看着他,吴老继续呵呵一笑,道:“都说帝都治安不错,却不想近段时日连帝都附近都有匪徒流窜。昨儿大长公主回蜀州,一行队伍刚出帝都,却在半道上遭遇了劫匪。”

    “大长公主遭遇了劫匪?”轩辕天心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还是在帝都附近?”这怎么可能?!哪个劫匪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在帝都附近大劫,且还打劫的大长公主!

    吴老笑着瞥了一眼秋棠,道:“据说那劫匪也是相当的有趣,既不劫财,也不伤人命,只是吓跑了所有随行的侍卫,独留大长公主跟慧敏郡主教训了一番,然后就将人给拎着扔到了城门口。”

    轩辕天心:“……”小脸古怪地转头看向身后的秋棠,如今就算她是个傻子,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有蹊跷了。

    秋棠眼观鼻鼻观心,对于轩辕天心的看来的目光,他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秋棠大叔……”轩辕天心小脸古怪。

    秋棠被叫的身子一颤。

    “你们主子昨日干什么了?”轩辕天心古怪地问道。

    秋棠身子一抖,正直道:“主子昨日很乖,一直在府中未出,并没有假扮劫匪去整大长公主,更没有叫属下们扒光大长公主和郡主的衣服丢去城门口!”

    轩辕天心:“……”什么叫不打自招,这就是了。

    有些头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轩辕天心觉得有些心累,她现在完全可以想象到宫中那位陛下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的表情了,肯定是在御书房里将皇明月那个死东西给骂了一万遍。

    秋棠的不打自招顿时让得吴老笑出了声儿,其实这件事儿在帝都中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他们明明知道,却没人敢说出来。

    毕竟当日惜缘节的宫宴上所发生的事儿,如今整个帝都中的人谁不知道啊。

    瞧得轩辕天心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吴老以为她是觉得皇明月做得太过分了,顿时笑呵呵地道:“殿下很在意小王妃呢,如若不是想要为小王妃出气儿,以殿下的性子大概也不会做得这么狠。”

    轩辕天心闻言扯了扯嘴角,吴老这话当真是在说笑了,若是以皇明月的性子只怕会做得更狠,不过皇明月那东西终究还是看在了大长公主死去的那位驸马的面上饶了她们一次。

    秋棠也是有些担心轩辕天

    心在知道这件事儿后又会揍自己的主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斟酌道:“姑娘,其实主子的意思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属下等自主主张,然后才会……”

    结果话未说完,便被轩辕天心挥手打断,“我也没说什么啊,秋棠大叔你不用解释什么,更不用往自己的身上揽。”

    “那你……”秋棠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他一点都没觉得她的表情是没什么。

    轩辕天心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哦’了一声,道:“我的意思是不应该要他动手,应该我去动手才对。哪有一个大男人去扒光一个妇人和一个姑娘的衣服的,就算是要扒也是我去扒才对。”

    秋棠嘴角抽了,吴老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轩辕天心,就连一旁默默不吭声的岚朔也是唰地一下抬头盯着她。

    被三个人同时这么看着,轩辕天心却很是淡定,“是他亲自动手扒的,还是你们动手扒的?”

    “主子没动手,是下面的人动手扒的。”秋棠颤巍巍地道。

    “那就好。”轩辕天心点头,“那记得叫下面的那些人多洗几遍手。”

    吴老跟岚朔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幸好不是皇明月亲自动手的。”轩辕天心又补充了一句。

    吴老咳嗽了两声,看着轩辕天心好奇问道:“那若是殿下亲自动手扒的呢?”

    轩辕天心立刻回眸看着吴老,呵呵冷笑两声,“我剁了他的狗爪子!”

    三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