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2:请假的条件

正文 072:请假的条件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第二天一大早轩辕天心就回了学院,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学院,秋棠有些纳闷地挠了挠头,他怎么觉得今日的天心姑娘跟主子都有些不正常呢?

    但哪里不正常他又说不上来……

    想不通的秋棠耸耸肩不再去想了,将马车调头离开了帝都学院。

    “小五。”

    刚刚一进入教室,随风跟红莲立刻就围了过来。

    随风脸色有些古怪地看着她,支支吾吾地道:“小五啊,昨天晚上的宫宴没出什么事儿吧?”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着随风古怪的神色,还有红莲同样有些古怪的目光,她心中微动,问道:“怎么了?”

    随风抬手挠了挠脑袋,道:“我听说…昨晚上的宫宴中,你……。”

    “没错。”没等随风将话说完,轩辕天心倒是很爽快地点头承认了,“我的确打了大长公主。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你真的打了啊?!”随风一惊,而红莲在一旁接口道:“这件事昨天晚上就传遍了学院,不仅是学院,只怕现在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了。”

    轩辕天心挑眉,宫中发生的事都可以传的这么快,如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太八卦,那么就是有心人故意传出来的。

    当初去宫中参加宫宴的人不少,那些大臣的家眷也有人在帝都学院读书,学院中被传开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传遍整个帝都,那就有点意思了。

    轩辕天心眯了眯眼,这个有心人除了无相殿,她还真是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了。不过……轩辕天心眼中闪过一抹玩味,这无相殿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让不明真相的百姓误会她是个不知礼数的人呢?还是只不过想单纯的看皇室的笑话?

    但不管是哪一个,都根本是无关痛痒的事情,真不知道无相殿的人怎么蠢成这样。

    只是轩辕天心不知道,无相殿的人当然不会这么蠢,因为这个消息根本就是不是无相殿授意传出来的,而是无相殿里的某个人,为了报复而私自放出来的。

    “小五啊,你打了大长公主真的没事儿吗?”随风有些担心地问道。

    瞧见他一脸的担心,轩辕天心笑了笑,道:“若真有事儿的话,我又怎么会出现在学院?早就被皇帝给关进大牢了。”

    随风闻言顿时一愣,随即笑道:“也对,看来是我太紧张了。”红莲脸上的神色也是一松,:“那就好,昨天晚上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都担心得没能睡着呢。”

    “走啦,上课了。”轩辕天心笑着将二人一推,然后回了座位上,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看着二人道:“对了,三天后我就会请假离开帝都。”

    “三天后?”二人闻言一惊,随风更是皱眉问道:“不是说一个月后吗?”

    “提前了啊。”轩辕天心耸肩,正欲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容馨抱着书本走了进来。轩辕天心瞥了一眼容馨,压低声音道:“老师来了,先上课。”

    随风跟红莲二人闻言赶紧回座位坐好。

    容馨走上讲台,先是将全班的人一扫,然后将似笑非笑的目光定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那种眼神就跟在研究什么神奇的生物般,让得轩辕天心登时有些心里发毛起来。

    不过好在容馨并没有看多久,又慢吞吞地将目光给收了回来。

    理论课对于修炼者来说本应该是很枯燥的,可是容馨总能有办法将枯燥的理论课给变得有趣起来,教室里偶尔会传出笑声或者惊呼声,在这样良好的气氛中,学院外的钟声响起,而今日的理论课也结束。

    眼瞧着容馨抱着书本册子就要走出教室,轩辕天心来不及跟身边的随风和红莲说什么便追了出去。

    “容馨老师。”

    将即将要离开的容馨给拦住,轩辕天心笑得有些献媚地道:“容馨老师,我准备找你请个假。”

    “请假?”容馨闻言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请假也没什么,鉴于你这段时间的表现,说吧…请多久?”

    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冲着容馨伸出了一根手指。

    容馨笑了:“一天?没问题。”

    “不是。”轩辕天心立刻摇头,“不是一天。”

    容馨眯眼看了她一眼,笑着问道:“不是一天,难道还是一个星期?”

    轩辕天心缩了缩脖子,看着容馨有些心虚地道:“一个月。”

    “一个月?!”容馨的声音高了几个调,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似有些不确定地道:“你说你要请假一个月?”

    轩辕天心吞了吞口水,颤巍巍地点头,她能感觉到容馨老师身上有怒气在升腾了,生气的容馨老师好可怕。

    “元小五,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容馨磨着牙,大有你不解释清楚,我立刻将你从这里丢出去的架势。

    然而元小五给出的解释是……

    “不能说。”

    容馨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将这个小丫头给丢出去的冲动,咬牙切齿的微笑道:“不给请。”

    不给请?那怎么可以!

    轩辕天心急了,“老师,我是真有事儿,当初跟南宫大长老已经说好了。”

    “南宫大长老虽然是武修系的长老,不过你是我班上的学生,请假什么的我说了才算。”容馨瞪了她一眼,道:“元小五,帝都学院才建校以来,从来没有哪个学员能一请假便请一个月的。”

    “我知道,但老师…我是真的有事儿。”轩辕天心皱了皱眉,认真道:“非去不可的事儿,我知道学院有学院的制度,不能因为我一个人打破学院的规矩。”

    听得轩辕天心的话,容馨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轩辕天心却话锋一转,道:“所以,若是真的不能请假,那么我就只能申请退学了。”

    “你敢!”这下容馨炸毛了,瞪着轩辕天心的模样都恨不得扑上来吃了她。

    退学?!她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天赋这么好的学生,想要退学门都没有!

    然而看着轩辕天心认真又坚决的神色,容馨眉心一皱,将心中的怒火压下,问道:“非请不可?”

    “非请不可。”轩辕天心重重点头。

    容馨沉默地看了她半晌,最后缓缓点头,“规矩都是人定的,你若实在要请一个月

    的假也不是不可以。”

    轩辕天心狐疑地看着容馨,她可不认为老师会这么容易松口。

    果然,只见容馨话锋一转,淡淡道:“下午的实战课,你若能在我手上撑住一百招,我便给你一个月的假期。”

    一百招?

    轩辕天心眨眼,她平时跟容馨对练时可不止一百招,老师说的这个一百招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

    当然不简单,容馨眯眼看着她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道:“我没有任何留手的一百招,若是你撑过去了,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可你若是没有撑过去,那就不要再来我面前说请假一事儿,如何?”

    轩辕天心神色微凝,容馨的实力在王境,且还是双修王境,她可不是当初那才刚刚到达王境实力的宋承可以比拟的,想要在容馨没有任何留手的情况下撑过她的一百招,这可不是那么荣幸的事儿。

    轩辕天心沉默了,容馨笑眯眯地看着她,问道:“怎么样?请还是不请?”

    半晌,轩辕天心抬眸,沉声道:“请!”

    似早就知道她的回答般,容馨笑了,笑得风情万种,“很好,好好回去准备,下午实战课再见。”

    “小五。”

    等容馨走后,随风跟红莲二人才走过来。

    随风看了看已经快走得没影的容馨,皱眉道:“容馨老师的实力可是王阶六重境啊,而且还是双王阶,在她没有任何保留实力的情况下,你如何从她手上撑过一百招?”

    “撑不过也得撑过去啊。”轩辕天心抬手揉了揉眉心,头疼地道:“这个假我非请不可,至于如果撑过她的一百招,我的确是该好好想想。”

    瞧得轩辕天心头疼的模样,红莲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的,小五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

    “是啊小五,我们都相信你,你也不要太有压力了。”随风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走吧,先去食堂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对付下午的实战课啊。”

    然而,一向以吃饭为大的轩辕小五却摇了摇头,“随风哥哥你们去吃吧,我回宿舍好好想想办法。”对于来自容馨的压力,就算是美食都无法让她感兴趣了。

    话落,对着随风和红莲二人摆摆手,轩辕天心独自一人朝宿舍走去。

    这种情况,只能回去向大圣求救了。

    ……

    ……

    石碑空间内

    “大圣,你别睡了,快给我想想办法啊。”

    轩辕天心如同一只八爪鱼般,死死抱住身前的一株桃花树,可怜巴巴地仰着头看着在树枝上睡觉的大圣。

    “容馨老师可是双王境,且实力有六重,我该怎么办啊?”

    大圣被她给嚎得有些不耐烦,挥手跟赶苍蝇般,“自己答应下来的事情,哭着也要撑过去,本大圣也帮不了你。”

    “那大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至尊宝藏从咱们眼皮子底下被人给抢了?”轩辕天心抱着桃树继续嚎。

    大圣闻言立刻嗤了一声,翻身嘀咕:“说的好像那至尊宝藏就一定能被你抢到手似的。”

    “大圣——!”轩辕天心怒了,虽然那至尊宝藏不一定会被自己得到,但自己去了也好歹有半分的机会啊,这若是去不了的话,连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大圣被她给吼得一哆嗦,只能翻身坐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吼什么,本大圣的耳朵还没聋呢。”说着噌地一下从树上跳了下来,将双手背在身后,吊着眼角睨着她,哼道:“未战先怂,本大圣就是这么教的你?”

    轩辕天心闻言撇嘴,不是她想怂啊,而是她深知容馨实力全开有多可怕好不好。

    见轩辕天心撇嘴,大圣哼了一声,继续睨着她道:“你求本大圣没用,自己想办法。脑子长着是干什么用的?一遇见不能解决的事情就能问本大圣,你那脑子是长着好看的吗?”

    “可是在绝对实力的面前,脑子再好也不管用啊。”轩辕天心忍不住小声反驳。

    大圣闻言顿时被气笑了,嫌弃地将她上下一扫,问道:“我来问你,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她是灵武双修,你难道不是?她用什么战斗方式,你不会临场跟着学?她只有一种属性,你有多少属性你自己心里清楚,都这样了,你还怕什么?”

    “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嘛!”轩辕天心摸着鼻子心虚道,“我虽然属性之力比较多,可也只有武宗境。一阶只差,天壤之别啊。”

    “你没跟王境的人打过?”大圣嗤了一声,伸出一指点上轩辕天心的额头,然后一脸嫌弃地将她戳退了几步,道:“王境又如何?你虽然没有王境,但是你有特殊血脉。”

    话落,大圣收回手,负手于身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继续道:“须知过度的隐藏实力只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胆小无用,本大圣当初教你的是什么?是战意!敢于踏碎一切的战意。而战意的根本就是…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也要踏着刀山逆着火海,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并战胜它们。”

    轩辕天心闻言垂眸沉思,大圣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丫头,你着相了!”

    轩辕天心一震,抬眸看着大圣。

    大圣却抬头看天,缓缓道:“本大圣知道你为何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无相殿这个敌人的确强大,在你实力不济的时候隐藏自己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我并没有觉得你的做法有任何的不对。可是过度隐藏自己,而让自己变得缩头缩尾,这并不是修炼者该有态度的。”

    “修炼者想要成为至强至尊的存在,只有一路向前,敢于挑战,敢于面对任何困难,在无数的磨炼和生死徘徊中,方才能走到大成之境。”大圣回眸看向沉默的轩辕天心,语重心长地道:“你选择来帝都学院有你自己的想法,本大圣不想多说什么,但是学院里的温室环境,对于你的成长却帮助太少。若你只是一名普通的修炼者,学院是个不错的地方,但你不是。丫头,你的路很长,你以后面对的敌人,比所谓的无相殿更为强大,若是你的心被渐渐磨平了菱角,那么你永远只能困锁在这片大陆上,永远都不能再前进一步。”

    话落,大圣抬手拍了拍轩辕天心的脑袋,语气渐渐柔和,“好好想想吧,这次本大圣不会帮你,若你连一个双王境的一百招都撑不过去,那么你不去那什么万兽峡谷也是一

    件好事儿。”

    大圣丢下一番话后就走了,桃花林里变得安静。

    轩辕天心低头垂眸沉思,之前一直没吭声的金翅大鹏却走了过来。

    “小五丫头……”

    眸光动了动,看着金翅大鹏眼中的担忧之色,轩辕天心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俯身将它抱起,低声道:“金翅,我是不是让大圣失望了?”

    “那猴子怎么会对你失望,若是他对你失望,就不会说这番话了。”金翅大鹏摇头。

    轩辕天心笑了笑,抬头望天,“可我对自己有些失望呢。”

    “小五!”金翅大鹏一惊,以为轩辕天心被大圣这番话给打击到了,急忙道:“小五你已经很努力了,你的变化我们都看在眼里的。”

    “金翅。”轩辕天心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大圣说得对,我的确太过度担心无相殿了,因为无相殿的强大,我便一直小小心翼翼,我的确是着相了。”

    金翅大鹏皱眉盯着她,似乎在辨认她是不是被打击了在说丧气话般。

    只见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空的目光渐渐变得沉凝,道:“若是换成我三姐,她在遇上解决不了的困难后,一定是一脸轻蔑且高冷的迎上去。我缺少的不是战意,而是三姐那样的自信,绝对的自信。”

    “轩辕家的人从来不向任何困难低头,不认输、不认命。我是轩辕家的人,是驱魔龙族第六十六代传人,我的身上流着驱魔龙族最正统的血,所以…畏首畏尾是该丢了。”

    金翅大鹏闻言一愣,随即笑问道:“想清楚了?”

    “嗯,想清楚了。”轩辕天心重重点头,笑道:“去他妈的无相殿,凭什么因为他们我就得畏首畏尾,大不了就一个字——打!打不过再跑,跑了后再狠命修炼,然后再出来打便是。”

    听得轩辕天心这番话,金翅大鹏顿时笑了出来,点头看着她,“那下午的实战课?”

    轩辕天心挑眉,笑看着金翅大鹏,道:“是该让容馨老师好好看看什么是轩辕家的术法了,什么是特殊血脉的能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