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爷不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回去后的确是要睡觉的,可惜却是各睡各的。

    明月大爷一脸不高兴的被轩辕天心给挡在了珠帘前,目光阴郁地盯着晃动的珠帘,磨牙暗道:不让爷进去又怎么了,等你睡着了爷照样能跟你睡。

    轩辕天心却没有管被挡在外面的皇明月到底在想些什么,在一回里屋后就立刻进入了石碑空间里。

    金翅大鹏昨儿晚上被大圣给故意灌醉了,被她给留在了石碑空间里,如今一整天过去了也不知道醒酒了没。

    石碑内的世界还是依旧,满目的桃花,只需一眼便可以让人心情变得很好。

    轩辕天心找遍桃花林都没有瞧见金翅大鹏,正想往桃花林后面的寒潭找去,便看得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才前面掠了过来。

    “小五。”金翅大鹏扑地有些急,一头撞进了轩辕天心的怀里,也顾不上被撞得头晕眼花,扑腾着翅膀急吼吼地道:“快,跟我去寒潭那边瞧瞧。”

    “怎么了?”轩辕天心被金翅大鹏这急吼吼的模样弄得有些莫名,一边朝寒潭走,一边问道:“寒潭那边怎么了吗?”

    金翅大鹏一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表情,只是道:“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寒潭就在桃花林后面,那道几乎能撑天的绝壁崖之下。

    轩辕天心快步走出桃花林,抬眼便见到寒潭,皱眉走近看了一圈,疑惑问道:“这里没什么啊。”

    哪知金翅大鹏却是自她怀中飞出直扑寒潭后的绝壁崖,“不是寒潭,小五你来看,你难道没发现这崖壁跟寒潭的距离似乎远了一些吗?”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一脸懵逼,走近崖壁之下,看了看身边光滑如镜的崖壁,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寒潭,“金翅,我有些没听懂。”

    金翅大鹏急了,扑腾着翅膀在寒潭跟崖壁之前来回的转悠,“起初我也没发现,不过今儿酒醒后我突然瞧见这距离有些不对。小五你好好想想,以前咱们在这里也待过不少的日子,这寒潭跟崖壁的距离最多不过两三米,如今呢?你看看这距离是两三米吗?”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咯噔一下,垂眸看了看两者之间的距离,随即瞳孔一缩,这哪里只有两三米,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快有五米了。

    “金翅,你会不会是记错了?”轩辕天心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或许以前就是这么点距离来着。”

    “不可能!”金翅大鹏一口否决,随即目光有些不自然地道:“我…我在崖壁根下埋了点东西,但是现在东西却不在崖壁根下,距离崖壁至少有两米的距离。”

    轩辕天心皱眉,但脑子里却并没有想为何这崖壁会移动,而是想着金翅到底埋了什么东西在崖壁之下。

    估摸是看出轩辕天心脑子里在想什么,金翅大鹏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没埋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是以前的小习惯,吃完东西后喜欢将剩下的找个地方给埋起来而已。”话落,眼见着轩辕天心看着自己的目光变得古怪而微妙,金翅大鹏立刻转移话题道:“埋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崖壁真的移动了。”

    ‘咻——!’

    正说着话,大圣也自意识海中掠了出来。

    背着双手在崖壁之下来来回回的看了一圈,方才回身看向轩辕天心道:“的确是移动了。”

    连大圣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假不了了。

    轩辕天心好奇上前,问道:“可这是为什么呢?”这道绝壁崖就如同一道墙,将石碑空间给围成了一块方寸小世界,若是绝壁崖在移动,那岂不是表面石碑内的小空间在扩大吗?

    大圣盯着石碑一脸的若有所思,见轩辕天心问来,突然道:“丫头,你可还记得本大圣说这石碑是个宝贝?”

    轩辕天心闻言点头,当然记得。当初他们出了这个空间后,还是大圣说这个石碑是个宝贝,所以她才会将石碑给收走了的。

    可是……大圣不是也说过他也不知道这石碑是个什么宝贝吗?!

    大圣眼珠子转了转,继续道:“能困住本大圣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寻常货,而本大圣在这个空间里也不知道被困了多久,但是少说也有几个千八百年的。可就是这千儿八百年里,本大圣却从来没有越过这道绝壁崖去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抬头朝上看,只见这绝壁崖顶已经高耸入天际,越往上看就越看不见什么,只要满目的云雾缭绕。

    这么高的绝壁崖想要越过去,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轩辕天心暗暗点头如是想着,可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以大圣的本事,上天入地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虽然如今大圣只是道神念,可是要越过这道绝壁崖应该也是没问题的,为何大圣说千八百年来都没有越过去?

    轩辕天心目光一凝,大圣说的是没有越过去,而不是说没有去翻越,意思就是说……在被困的千百年里,大圣他有尝试去翻越这道崖壁,只是他没有越过去而已。

    这怎么可能!

    轩辕天心一脸震惊地看向大圣,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大圣…你的意思是…你越不过去吗?”

    见她听懂了后,大圣点点头,沉声道:“越不过,不管我飞得多高多快,这崖壁都在眼前。我飞高一尺,它就像会长高一丈般,就像……”

    “就像当年如来如佛的手,大圣你怎么也飞不出去!”轩辕天心快速接嘴。

    大圣神色一黑,瞪了她一眼,臭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

    被大圣给瞪了一眼的轩辕天心后知后觉自己是踩到他的痛脚了,立刻无辜地笑了笑,然后聪明的转移了话题,“那这个崖壁如今怎么会往后退了呢?”

    虽然明知道这丫头是在转移话题,大圣也没有跟她计较,只是转眸看向眼前的崖壁,若有所思地道:“若是本大圣猜的没错的话,这崖壁移动或许跟你有关系。”

    “我?”轩辕天心愣住了,金翅大鹏也愣住了,“怎么会跟小五丫头有关?”

    大圣立刻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金翅大鹏一眼,嗤道:“说你蠢你还不承认,当初这丫头的血在粘上石碑后便破出了困住我的封印,那就说明她的血同样让得这石碑认她为主了,石碑的变化跟主人息息相关……”大圣语气一顿,随即又道:“这绝壁崖就像是这个空间的封印,只留下这么小小的方寸之地。连本大圣都越不过这崖壁,它又如何

    会突然移动?所以若是本大圣没猜错的话,这崖壁的移动定然跟丫头有关。”

    金翅大鹏闻言不吭声了,而轩辕天心却是疑惑道:“但我什么也没做啊,它怎么就移动了呢?”

    金翅大鹏抬头看向大圣,后者却是抬手摸上了下巴,摇头道:“不,你的实力变化了。”

    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眨眼,而金翅大鹏却是‘啊’了一声,道:“猴子,你的意思是说随着小五丫头的实力增长,这崖壁就会不断往后移动,这里的空间也会随之扩大?”

    大圣虽然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

    “可是以前我的实力同样在增长啊,怎么不见它移动?”轩辕天心皱眉问道。

    大圣看了她一眼,眯眼道:“应该不是没有移动,而是我们没有注意到而已,若这次不是小鸡崽突然发现,我们至今都看没能发觉。”

    轩辕天心点头,大圣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平时他们待在空间里都是为了训练她的实力,谁又能去注意到这崖壁的变化呢。

    见轩辕天心跟金翅大鹏一脸沉思的模样,大圣耸耸肩,笑道:“到底是不是,届时等小丫头实力再次进阶时就知晓了。若是哪一日小丫头的实力大成,这道绝壁崖在退无可退之后,应该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本大圣也想看看这绝壁崖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话落,大圣一副懒洋洋地摆手赶人:“总的来说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儿,三日后你就要去往那什么万兽峡谷,现在你还是出去好好休息吧。明日该准备什么的就准备,别忘了这次提前动身,你都没还有去向学院请假呢。”

    经大圣这么一提醒后,轩辕天心方才‘啊’了一声,道:“对啊,我跟南宫大长老说好请假一个月,但却没有给容馨老师说,完了完了…明日为了这一个月的假,只怕少不了要被她虐。”头也不回地朝空间外跑去,边跑边道:“大圣、金翅…我先出去了,你们今儿晚上就待在这里吧。”

    大圣瞥了一眼匆忙跑走的人,然后寻了一颗桃花树跳上去躺了下来。

    金翅大鹏围着崖壁下转了一圈,在寒潭边的大石头上卧了下去。

    而轩辕天心在刚刚一出空间,便被人拦腰抱住压在了床上。

    皇明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的得意,“这次总算是逮着你一回了。”抬眸将四周一扫,继而又埋头开始动手在她身上翻找,“特殊空间么?你藏在哪里的?”

    轩辕天心正头晕目眩,听得他的话,立刻打了一个激灵。然而当她定神后察觉到那双在自己身上摸索的手,顿时小脸先青再黑,抬手便是一巴掌对着身上的人拍了过去。

    “皇明月——!你流氓!”

    ‘啪——!’

    一声脆响,明月大爷的俊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

    明月大爷脸色阴郁,盯着她的双眸危险的一眯,“爷流氓?若再不流氓一下,爷就对不住你的这句话了!”

    话音一落,张口便是对着她啃了下去,原本只是在翻找她将特殊空间藏在哪里的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瞧得他的变化,轩辕天心瞳孔猛地一缩,什么也顾不到的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唇齿交缠间,皇明月的呼吸渐渐急促,轩辕天心逮住一个空档立刻抬脚将他踹了出去,然后手脚麻利的翻身爬了起来。

    可惜还没能爬下床,就被后面再次扑过来的人给一把抓住了脚,又给拖了回去。

    见他再次翻身压下,轩辕天心一张小脸煞白,但神色却是异常狠戾,几乎可以说是色厉内荏地怒道:“你敢!”

    皇明月的动作一顿,垂眸看着她,见她脸色煞白却目光凶狠,沉默不语。

    轩辕天心呼吸不稳,厉声道:“皇明月你敢!你若是敢……我一定会……”

    话未说完,只见皇明月身上沉郁的气息一散,低声道:“爷的确不敢。”

    轩辕天心一愣,看着他的神色有些转不过来。

    皇明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翻身躺在了一旁,沉沉地吐了一口气,再次道:“你说的对,爷不敢。别那么紧张,爷不过逗你玩的。”

    轩辕天心闻言小脸扭曲了,逗她玩?当她是傻子吗?刚刚那阵仗像是在逗她玩吗?!

    不过见这东西似乎当真是正常了,轩辕天心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皇明月翻身伸手将她搂住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闷声道:“睡觉,不然爷真的敢了。”

    一听这话,原本还想挣扎的人立刻老实不动了。

    房间里渐渐变得安静,轩辕天心一动不动的躺着,原本心中还有着警惕,可是今日的确也是太累了,躺着躺着就直接脑袋一歪,真的睡了过去。

    半晌,直到屋内的灯火突然熄灭,皇明月微微垂眸看向已经睡着的人,这才又低低开口:“爷不敢,不是怕你会杀了我,而是怕你真的会讨厌我……”

    讨厌他的人太多了,不需要再加一个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