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9:舌战群臣

正文 069:舌战群臣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一巴掌不仅打懵了大长公主,同时也打懵了正阳殿内的其他人。(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苏陌叶颤巍巍地挪到皇明月的身边,一脸惊恐地小声道:“元姑娘这么粗暴真的好吗?”

    皇明月眯着双眼,笑得一脸愉悦,“爷觉得很好。”

    苏陌叶闻言吞了吞口水,哪里好了?正阳殿中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都可以一言不合对大长公主动粗,这若是哪天你惹到了她,岂不是一巴掌将你也能扇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斜眼瞥了苏陌叶一眼,皇明月鄙视道:“你这种没有媳妇儿疼的人是不会懂的。”

    咻!仿佛有一支小箭戳中苏陌叶的心口,他一脸泛青地抬手捂住胸口,悲愤道:“有媳妇儿了不起啊!”

    皇明月挑眉,有媳妇儿当然了不起,爷的媳妇儿这是第二次为了爷对别人动粗了呢。

    只不过这次动粗的对象是那个老妖婆,也不知道妞儿能不能扛得住……

    一巴掌扇了大长公主的后果可不是当初对白水水那些人那般简单。

    大长公主被打懵后半晌才回神,而回过神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后,立刻怒了。

    “放肆!”大长公主脸色铁青,浑身抖得跟中风了似的,指着轩辕天心,转而看向皇倾澜怒道:“陛下,如此大胆犯上,连本宫都敢打,难道陛下就这么看着?”

    皇倾澜头疼了,他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说动手就动手啊,如今看着盛怒的大长公主,还有殿内其他人反应过来的神色,皇倾澜认为就算是皇明月亲自动手也比她来动手好解决啊。

    不仅大长公主,殿内参加宴会的文官们也纷纷进入了讨伐当中。

    “陛下,未来妖王妃如此行径实在是大逆不道,请陛下为大长公主做主,惩治未来妖王妃。”御史台的御史大夫颤巍巍地出列。

    随着他一出来,御史台其他的官员们也是纷纷出列。

    有说未来妖王妃目中无人、以下犯上的。

    有说未来妖王妃藐视皇室的。

    一群文官将他们的那张嘴简直发挥得淋漓极致,那模样简直就恨不得要皇帝下旨立刻处死了轩辕天心。

    看着他们陈列的各种罪状,就连轩辕天心都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罪大恶极很该死了。

    正阳殿中,大臣们跪了一地,在罗列轩辕天心的罪行时,估摸是说到了兴奋点,甚至有人连皇明月当年杀兄弑父的罪行都给翻了出来。

    皇倾澜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特别是那几位提到皇明月杀兄弑父这件事儿的文臣,轩辕天心都能感觉到这位皇帝陛下有多想捏死这些人了。

    “陛下,正是因为妖王殿下桀骜不驯,所以未来妖王妃才敢如此放肆。今日她敢当殿打大长公主,来日她就敢弑君啊!再加上妖王殿下一直放任,若是连手握重兵的妖王殿下也起了反心,那咱们龙昊国便真的……”

    “放肆!”

    御史大夫一脸痛心疾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皇倾澜的一声怒吼给打断。

    年老的御史大夫差点被吓得一口气没喘上来,老眼偷偷一抬,当瞧得皇帝陛下的脸色已经铁青,顿时背脊一凉,刚刚还激动的情绪顿时如同一盆凉水当头泼下,清醒了。

    无相殿的众人站在一旁看好戏,而苏陌叶却是哆哆嗦嗦的往一旁挪了点,离皇明月远了些。

    皇倾澜这一怒吼让得正阳殿安静了下来,轩辕天心抬眸将四周众人一扫,然后低低笑出了声。

    她这笑声来的委实有些突兀,让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忍不住朝她看了过去。

    轩辕天心一边轻笑一边摇头,“好一个慷慨激昂的场面,都说文人的嘴比那武将的刀还能杀人,这话果然不假。诸位大人们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惜缘节非得要来个血溅正阳殿不成?”

    众人:“……”你丫才要血溅正阳殿!他们还没想要死呢!

    轩辕天心扫了一眼众人的神色,缓缓转头看向还在喘粗气儿的大长公主,挑眉笑道:“大长公主觉得我打错了?你不该打?”

    大长公主怒目而视,想要开口却被轩辕天心眼中的那抹凌厉给吓得一抖。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话没听过?”轩辕天心走进大长公主,不看她已经被吓白的脸,抬手摸上她的脸,笑着道:“你刚刚说皇明月怎么了?杀兄弑父?”

    大长公主脸色再次一白,刚刚她也是怒极而口不择言,如今被轩辕天心这么一问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兄不是兄,父不是父,杀了又如何!”轩辕天心脸上的笑意一收,回身看向那些跪了一地的大臣们,冷笑道:“你们道他杀兄弑父,我却觉得他是在为母报仇,若是连母仇都不报,那才是枉为人子!”

    御史大夫颤巍巍抬头,看着轩辕天心怒道:“妖王妃休息胡言!”看了看一旁没什么反应的皇明月,将心一横,咬牙道:“难道当年的亲王殿下不是妖王殿下的父亲?既然为人子,又岂能弑父?”

    “一个连父亲的责任都没有尽过的人,如何称为父?再则…子不教父之过,这算是因果报应。”轩辕天心哼道,看着御史大夫挑眉,“诸位大人如此为当年的亲王殿下抱不平,那当初皇明月在火烧亲王府时,你们怎么不去救人?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才来抱不平不觉得太马后炮了吗?”

    御史大夫一噎,轩辕天心冷眼看着他,继续道:“当年连先皇都没说什么,你们这是觉得先皇昏庸?”

    “你胡说!”御史大夫身后的几名文官也是忍不住开口了,说先皇昏庸,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啊。“就算当年亲王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但对妖王殿下总算有生养之恩吧?”

    “生养之恩?亲王殿下怀孕生子不成?”轩辕天心歪头,然后看向皇明月,笑了:“你是你爹生的?”

    苏陌叶噗呲一声笑出了出来,然后又赶紧将自己的嘴给捂住。

    皇明月俊脸微黑,瞪着轩辕天心不语。

    轩辕天心点点头,“是你娘生的,所以……”转头看向刚刚说话反驳的官员,挑眉:“哪里来的生养之恩?”

    官员:“……”老脸涨得通红,再次反驳:“没有生总有养育。”说实话,当年那位侧妃怀孕时,亲王殿下人都没在帝都,说生养之恩什么的,连他

    他自己的不相信。

    “养育?”轩辕天心眨眨眼,笑了:“你的意思是皇明月至少吃过亲王府的米,喝过亲王府的水是吧?”

    一旁皇明月接口:“爷当年吃的用的可都是母妃变卖嫁妆得来的钱买的。”

    轩辕天心眸色一暗,侧头看了皇明月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位说话的官员,“哪里来的养育?”

    官员噎住了,轩辕天心垂眸,“既没有生养之恩,更没有抚育之情,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哪里做错了?”

    “那也不用杀了亲王府全府的人吧!”有人小声儿反驳。

    轩辕天心抬眸,冷笑:“奴大欺主的东西死了也是活该,身为血脉亲人却对一个幼儿都能下毒手,死了也是活该。感情被欺负的不是你们,死的不是你们的娘,所以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文臣死谏,你们若真这么大义凛然,当初在先皇不追究此事的时候就应该齐齐撞死在宫门口,说不得那个时候先皇还真能处置了他。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你们才来放马后炮,笑话。”轩辕天心回身不看他们,冷笑看着大长公主,“而你,身为姑姑却从来没有将他当侄儿看待,那你凭什么以为我们要将你当长辈看待?都说说人不提别人的忌讳,你去偏偏去提,不打你打谁?”

    “我告诉你们,收起你们那些可笑的眼光,只要他是我男人一日,谁敢说他什么,我照抽不误。”

    “还有你。”侧身看向一旁早就不敢吭声的慧敏郡主,轩辕天心笑得一团和气,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一点和气,“只要我顶着妖王妃的头衔一日,你…或者其他女人就别想进府。不相信的大可以试试,不仅皇明月喜欢杀人,我的脾气也不怎么好。”

    大长公主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轩辕天心却吐不出一个字来,而轩辕天心却是笑看着她,“身份不配?若是倒退两千年,你连在我面前提身份这两个字的资格都没有!”

    大长公主愣住了,其他人都愣住了。

    轩辕天心缓缓抬起左手,手腕上翠玉镯子在灯光中泛着点点荧光,而剔透的镯子里隐隐有龙形在流转。

    无相殿的两位殿主看着她手腕上的玉镯,目光变得深幽起来。

    轩辕天心即便不去看众人的神色都能猜到他们此时是个表情,“两千多年过去了,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妖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寂天神色难辨地看着她问道。

    轩辕天心侧目看了他一眼,盈盈一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身份是个什么东西?”

    话落,抬步走向皇明月,伸手将他胳膊一挽,笑道:“这宫宴也不过如此,既然我们在这里让得其他人不怎么高兴,我们还是走吧。”

    皇明月垂眸看了她一眼,带着她转身朝殿外走去。

    见二人居然就这么走了,皇倾澜这才开口喊道:“宴会还没开始你们就要走?”

    轩辕天心头也不回地冲他摆摆手,道:“再不走,陛下你明日就得少不少大臣了,若是他们当真待会儿血溅正阳殿,倒是我们的罪过了。”

    皇倾澜嘴角一抽,朕压根就没看出他们想要血溅正阳殿啊!

    “那个陛下……”苏陌叶往殿门口挪了挪,“在下想起楼中还有事儿,也先走了。”

    皇倾澜:“……”

    不待皇倾澜说什么,苏陌叶脚底抹油跟着跑了。

    另一边看完了戏的无相殿众人也在苏陌叶走后上前告辞,寂天笑得一脸和气地道:“或许陛下还有事儿要处理,咱们也先告辞了。”

    一场宫宴还未开始便提前结束,直到外人都走光后,皇倾澜才面无表情地回身看向那些依然跪在地上的大臣们,冷笑:“如此你们倒是满意了?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跪,那就在这里跪到明日早朝吧。”说完一拂袖,带着天老转身出殿。

    “大长公主跟慧敏郡主跟朕到御书房。”

    皇帝带着一身怒气离去,倒是苦了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们,不过等到他们苦哈哈的抬头时才发现,被罚跪的只有他们这些文臣,而武将们却都是远远站在角落里。

    直到威武大将军带着一群武将们笑得有些莫名地从他们身边走过时,这些文臣们才一脸恍然并在心里大骂,谁说武将没有脑子的?!

    武将跟文臣向来不和,这会儿威武大将军笑眯眯地从一群文臣身边走过,那模样怎么看怎么让人咬牙切齿。

    更甚至一些性子直的武将在路过他们身边时,还会嘲讽笑着丢下一句活该。

    可不是活该么?!

    明知道陛下跟那位皇室守护者有多护着妖王殿下,你们这群傻逼还请旨要惩罚,且还是当着无相殿那些人的面,你以为咱们陛下跟无相殿的人的关系很好吗?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们却恨不得闹得人尽皆知,不让你们跪让谁跪?

    而且跪一晚上只是小事儿,你们刚刚那么理直气壮的去得罪了那位殿下,你们觉得那位殿下可会记仇呢?

    呵呵……以后有着好戏可以看了,你们这些家伙就等着倒霉吧。

    ------题外话------

    用手机戳出来的,结果还是晚了!我好想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