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0:爷一个人睡不着

正文 060:爷一个人睡不着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

    轩辕天心这一番看似拒绝实则解释的话再次把即将不高兴的明月大爷给安抚了下来,不过虽然安抚了下来,可她依然算错了某人脸皮的厚薄程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明月大爷不要脸地说:“浑身都疼?要爷给你按按不?”说完后目光绿油油的盯着轩辕天心又接着补充道:“全身!”

    按全身?!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跳了两跳,面无表情地拒绝:“谢谢,不劳烦。”

    “那可是太可惜了。”明月大爷脸上闪过一抹不加掩饰的遗憾之色,撇了撇嘴角方才拉过轩辕天心走进屋中落了座,“明日你当真要跟着爷去宫宴?”

    轩辕天心点头,“难道还能是假的不成。”话落,挑眉看向他,问道:“你不想去?还是你怕被人肖想?”

    闻言,明月大爷的脸色又隐隐开始有些发青,咬牙道:“爷只是怕一不小心没忍住在宫宴中将人给捏死了。”

    轩辕天心有些撇嘴,你若真想将一个人捏死还用得着在这里装?之前她是被皇明月这东西给嚎得有些发懵,所以有些脑子不灵光,可如今坐下来细细一想便察觉到了没对。

    皇明月是个什么脾气她不说完全了解却也知道个七八分,若他真想将谁给捏死,就决计不会磨磨蹭蹭。

    而他想捏死却又迟迟不动手的,除了有什么不能捏死的原因外,她还真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比如说宫中那群他想捏死却不能捏死的文官。

    那群文官不能被他捏死是因为会影响朝堂上的正常运作,所以才会被皇倾澜给拼命拦着,而那位大长公主又是什么原因呢?

    她可不认为皇明月是对那位大长公主有着什么血缘亲情,试问连自己亲爹都能作死,且张口闭口就将那位大长公主给称为老妖婆的皇明月,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有什么不舍的亲情?!

    轩辕天心盯着皇明月若有所思,而后者却似知道她在心里琢磨什么般,撇了撇嘴,神色有些不好地道:“薛安在还没有去蜀州前曾在宫中住过一段时日。”

    嗯?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着皇明月的神色有些茫然。

    薛安是谁?

    但是很快,轩辕天心便明白了过来。

    薛安应该便是那位已故的护国公,大长公主的驸马。

    可是……轩辕天心皱了皱眉,她若没记错的话…那位驸马可是武将啊!

    一位武将住在宫中?且还住了一段时日……这似乎有些不合规矩吧?!

    轩辕天心有些发懵地看着皇明月,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说大长公主的驸马曾在宫中住过一段时日?是住在后宫?”轩辕天心说完后,小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微妙了起来。

    皇明月嗤笑了一声,斜睨着她,道:“妞,你那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轩辕天心一嗮,这怎么能怪她乱想呢,一个武将住在后宫中,的确是有些怪异嘛。不都说有些皇帝会有些古怪的癖好,在后宫中藏着一个两个模样俊俏的大臣,这也是常有的事儿。

    但……藏个武将在后宫,这老皇帝的口味是不是也忒重了些?!

    轩辕天心脑子里的想法望着奇怪的方向一去不回,皇明月瞧着她一会儿纠结一会儿古怪的神色,顿时嘴角微微抽了抽,出声打断她再继续乱想下去。

    “妞,爷觉得你那脑子里的东西什么时候可以清理一下了。”

    轩辕天心默默抬眸看着他不语,皇明月继续哼道:“爷那个时候也是住在宫中的,而薛安就是奉命住在爷的宫中。”

    “嗯?”轩辕天心一愣,这回算是没有再继续乱想了。可是……“你跟那位已故的护国公是?”

    “爷在能力觉醒后,他算是爷的启蒙导师。”皇明月淡淡道。

    轩辕天心闻言一脸恍然,原来如此!

    这下她总算知道皇明月为何想要捏死大长公主却始终没有动手的原因了,原来是因为那位已故的护国公,所以皇明月即便再不爽大长公主,他就算是憋死了自己也没对那位对他指手画脚的大长公主做些什么。

    轩辕天心想明白这一点后看向皇明月的目光有些惊奇,谁说这东西性情诡异且毫无人性的?这东西其实暗地里对于有恩自己的人还是十分清楚的。

    但轩辕天心也知道,皇明月虽然心中清楚是清楚,可是再大的恩情也会被消耗殆尽,更何况对皇明月有师生情谊的人是那位已故的护国公,可并不是宫里那位大长公主。

    这会儿皇明月还能念在已故护国公的恩情上对大长公主诸多忍让或者说是能躲则躲,可一旦将皇明月心中那点师生恩情给消磨殆尽的时候便是那位大长公主倒霉的时候。

    看着皇明月眼底深处那抹烦躁跟隐隐有些控制不住的杀意,轩辕天心便知道那位大长公主已经触及到了皇明月的底线。

    心思转换间,轩辕天心抬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你该不会想在明日的宫宴上做些什么吧?”

    皇明月闻言双眸一眯,盯着轩辕天心突然哈的一声笑了。

    笑声里带着微微冷意,“爷什么也不想做。”

    轩辕天心挑眉,他说的是不想,而不是不会……换个意思便是爷不想在明日的宫宴中做些什么,但若是有人触及了爷的底线,爷就算再不想做也要做些事情出来了。

    知道了皇明月的打算,轩辕天心却没有说些什么阻止的话,因为以己度人,若是有谁一再触及自己的底线,她同样是忍不下去的。

    想到这里,轩辕天心缓缓起身,看着皇明月点头道:“希望明日的宫宴不会有人这么想不开。”

    皇明月用鼻子哼了哼,显然并不这么觉得。

    轩辕天心懒懒的伸展了一下有些发酸发疼的双臂,然后揉着肩便抬步往外面走去。

    “你上哪去?”皇明月见她往外走,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轩辕天心一边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地道:“我回学院去。”

    ‘唰——!’

    话音刚落,身后一道轻风扫过,轩辕天心被皇明月给一把拽了回去。

    皱眉抬头,只见某位爷的俊脸瞬间黑到了底。

    “为什么要回学院?你答应过爷要住在这里的。”明月大爷脸色

    色难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轩辕天心瞧着他那阴沉的神色,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无语道:“我刚刚回来之前都忘记明日就是惜缘节了,明日一大早随云哥哥他们便会去我宿舍,我今日自然要回学院去住。”

    皇明月闻言一愣,狐疑地看着她,问道:“只是今日?”

    “当然。”轩辕天心再度翻了一个白眼,语气有些无奈:“明日一大早便要去城外的荡剑山,更何况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些东西。我今日若住在你这里,万一被随云哥哥他们堵了一个正着怎么办?”

    “那爷怎么办?”明月大爷脸色微松,可拽着轩辕天心的手却依然没有放开。

    轩辕天心拧眉看着他,见他脸上的神色一会儿阴测测的,一会儿又十分的纠结,似生怕他又突然发神经病不许自己离开,只能耐着性子道:“不过是一晚上而已,你明日一大早在去学院接我们便是。”

    然而明月大爷纠结地盯着她,半晌才磨牙道:“爷是说今天晚上爷怎么办?”

    “今天晚上?”轩辕天心一愣,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皇明月哼了哼,不高兴地道:“你跑回学院了,爷晚上跟谁睡?”

    轩辕天心:“……”额前的青筋又开始蹦跶的欢快了。

    什么叫他晚上跟谁睡?老娘又不是来给你陪睡的!而且老娘什么时候同意了你跟我一起睡的?哪次不是你半夜趁着老娘睡着后偷偷摸进来的。

    不提这个事情还好,一提起轩辕天心就忍不住想要拍死这个家伙。

    皇明月的一张俊脸都给拧成了麻花,像是看不懂轩辕天心脸上的怒气般,纠结道:“要不爷跟你一起回学院?”

    “……”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平静问道:“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明月大爷立刻剑眉一扬,理直气壮地道:“爷一个人睡不着,只有跟你睡在一起才能睡得着!”

    ‘啪——!’

    一巴掌轻轻拍在了某位爷的俊脸上,轩辕天心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轻声道:“皇明月,你还是去死吧!”

    ------题外话------

    今天家里有点事儿,所以不仅更新晚了,字数上也只有这么点!

    么么哒,你们谅解一下将就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