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9:妞,你要为爷做主啊

正文 059:妞,你要为爷做主啊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最讨厌?!

    秋棠有些不确定地看向轩辕天心,这是吃醋了呢?还是吃醋了呢?

    然而不管秋棠怎么盯着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瞧,却始终没瞧出任何吃醋的神色。

    秋棠有些挫败,就连跟在暗处的春笙跟冬凛二人都是有些藏不住了。

    “冬凛,你说那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春笙仔细瞅着轩辕天心的神色,目光带着判究。“说是醋了吧,可她脸上连一丝变化都没有,但若说没醋吧,那她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冬凛冷着一张脸摇头,“没处过对象,我怎么会知道。”

    “不行,为了主子我也得去搞清楚。”春笙在暗处藏不住了,也不管是不是要暗中保护轩辕天心的命令,丢下冬凛跳了出去。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轩辕天心倒是没什么惊讶的,毕竟她也知道自己身边有着两个家伙一直躲在暗处跟着自己。

    而春笙跳出来后,暗处的冬凛自然也不会再傻乎乎的藏着,冷着一张脸随后跟了出来。

    王府大门口正闹得僵持不下,春笙一边双眼放光地盯着那处的动静,一边笑眯眯地问向轩辕天心,“天心姑娘,你不上去解决了吗?这一直在门口堵着,你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在外面站着吧。”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侧头瞥了他一眼,在瞧见春笙眼中闪烁着雀跃的光芒后,面无表情地道:“谁的表妹谁去解决,这种拉仇恨的事情,我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傻乎乎的跑去揽下。”

    见自己怂恿失败,春笙也不气馁,将一张俊脸笑得花儿开似的,道:“那位可不是咱们家主子的表妹,就算是表妹那也是不知道表到几千里的表妹了,咱们家主子连亲妹子都能往死里作,更何况是一个不知道表到哪里去的表妹。”

    轩辕天心嘴角抽了抽,为什么她从这家伙的语气中听出了一抹自豪的感觉?

    作死了自己的亲妹子,这种事情真的可以说得这般自豪且又兴高采烈吗?

    “哎呀呀,居然要动鞭子了,这一鞭子打下去,只怕咱们府里的那几个守卫就要破相了啊。”春笙一脸雀跃的欢快道,看模样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家府上的守卫会破相。

    轩辕天心皱眉看着前面的闹剧,见那少女怒极挥鞭,正想着要不要让秋棠去阻止,却不料那鞭子还没抽到人,便被从府里突然蹿出来的夏言给一把拽住了。

    夏言笑眯眯地拽着鞭子,眼神里却是没有一点笑意,盯着一脸怒容的少女,挑眉道:“薛小姐,这里可不是大长公主府,也不是蜀州太守府,你这一鞭子打下去可不是打的自家的下人,而是妖王府的人。”目光转向手中的鞭子,继续笑道:“打妖王府的人便是打妖王府的脸,你确定你挥鞭子的手能完好无损的过了今日?”

    “不过是几个不懂事的奴才而已,难道明月哥哥还能为了他们砍我的手不成。”少女,也就是薛姗姗冷笑,脸上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人一等,斜睨着眼前几个眼观鼻鼻观心的王府守护,哼道:“我是来找明月哥哥的,他们居然还拦着我,难道本小姐还打不得了?”

    “主子并不在府中。”夏言笑眯眯地摇头,说着便放开了拽着手中的鞭子,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眼前的少女,道:“薛小姐说打得那便打吧,在下也想看看打了我妖王府的人,主子会不会因为打人的是薛小姐而作罢。”

    话落,夏言居然真的退到了一旁,似乎还怕薛姗姗打不准人般,冲着身边的几名守卫道:“你们一排排站好,免得薛小姐失了打人的准头。”说完,笑眯眯地抄着手站在一旁,一副‘薛小姐快打’的模样。

    薛姗姗闻言神色一僵,目光有些迟疑地看向那一排排站好的守卫,手中的鞭子紧了又紧,却怎么也没有再挥出去。

    皇明月是个什么性子谁不知道,薛姗姗可以仗着大长公主的势在其他地方作威作福,但是在妖王府前,她却有些不确定了。

    只是旁边还有个明显看好戏的夏言,薛姗姗咬了咬牙,神色不屑地哼道:“不过几个狗奴才而已,本小姐打他们还脏了我的手。”

    这话说得,却是不打算打人了。

    见薛姗姗作罢,夏言眼中划过一抹遗憾,他是真的很想这位大小姐能打人啊,这样才会有好戏看。

    可惜,天不遂人愿。

    薛姗姗收了鞭子递给候在一旁的丫头,然后下巴微扬,盯着夏言道:“叫他们让开。”

    夏言闻言抬手摸了摸鼻尖,用着一种抱歉的语气,却脸上没有一丝抱歉之意的道:“实在是对不住薛小姐,没有主子的命令,咱们可不敢随便让外人进府。”

    “你说什么?!”薛姗姗的神色不好看了,瞪着夏言怒道:“本小姐是外人?”

    夏言盯着她不语,虽然没说话,可是那表情却在说‘你难道不是外人’?

    薛姗姗俏脸一红,眼底有怒气闪过,但夏言是皇明月的亲信,即便她心中有再大的怒火,也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给忍了下去。

    “我不过是想进去等明月哥哥回来,夏护卫你有必要这么为难我吗?”

    夏言立刻俊脸上露出一抹大写的冤枉,道:“薛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怎么是在下在为难您呢?主子定下的规矩,我一个小小的护卫哪里敢违抗,薛小姐非要进府,难道不是您在为难我吗?”

    说着,夏言的目光往后方瞟了瞟,眼底有着一抹兴味稍纵即逝。

    突然道:“不过薛小姐要进府也不是不行……”

    薛姗姗闻言眼睛一亮,夏言笑得一脸诚恳,冲着后方看热闹的轩辕天心便喊道:“小王妃,这位薛姑娘想要进王府等主子,您说句话呗。”

    轩辕天心在瞧见夏言扫过来的目光时便心知不好,果然那个家伙将自己给推了出来。

    双眸微眯,盯着笑眯眯的夏言,轩辕天心却在心中骂娘。

    皇明月那个死东西身边的人也忒特么不是个东西了,作起人来跟他家主子简直是一个样儿。

    果然,在听到夏言那句小王妃后,薛姗姗立刻转身看了过来。

    当瞧见身后不远处的轩辕天心时,轩辕天心非常清晰的感觉到那姑娘眼中的浓重敌意。

    被夏言跟薛姗姗这么‘热情’的盯着,轩辕天心看戏也看不下去了,只能抬步走了过去。

    这还刚走近,便听得薛姗姗不屑地道:“昨日我随舅妈回京后便听得明月哥哥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王妃,原来就是你啊。”目光嫌弃又鄙视地将轩辕天心上下一扫,哼道:“长得也不怎么样。”

    长得不怎么样?!

    别说轩辕天心的嘴角抽了抽,就是夏言还有秋棠等人也是嘴角一阵抽搐。

    盯着薛姗姗那张俏丽的脸蛋,说实话还真赶不上她嘴里说不怎么样的天心姑娘啊。若是连天心姑娘都长得不怎么样了,那你这种又是什么啊?!

    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她觉得她完全是那种躺着也中枪的人,对于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她是一点都没兴趣。

    所以,在所有人期待她准备做些什么的目光中,轩辕天心木着一张脸,道:“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说完也不管夏言等人遗憾的神色,直接绕过众人朝府内走去。

    可是她不想搭理却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她啊,在瞧见轩辕天心这般随意的便走进了王府,薛姗姗的神色不好看了,瞪着她背影就喝道:“给我站住!”

    绕过挡在身前的守卫,薛姗姗追上轩辕天心一把将她给拦住,那脸上的神色就跟谁抢了她的东西没还似的,瞪着轩辕天心怒道:“你算什么东西,见到本小姐也不请安行礼?别忘了你还不是妖王妃呢。”特别是自己想要进王府却被人拦住不让进,而这个女人却能随意进出,这种差距顿时让得薛姗姗心中的妒火升腾了起来。

    轩辕天心这姑娘吧,要是没人去招惹她,她就是一副软妹子易推倒的模样。然而若有人招惹到了她,那就是……呵呵。

    不用动手,就算是用嘴都能怼死你。

    轩辕家的女人都有这个特性,一张嘴便可打遍天下无敌手。

    所以,在自己的去路被挡,且被当做面问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的轩辕天心也不高兴了。

    脸上的神色微敛,皱眉看着一脸妒火中烧的薛姗姗,平静问道:“请安行礼?”

    一旁夏言忍不住蹿了过来,解释道:“这位薛小姐在三年前被大长公主向陛下请封,封为了慧敏郡主。”言下之意便是一介白衣且还没有成为妖王妃的轩辕天心是真的需要给她请安的。

    当然,妖王殿下的看上且捧在心尖尖上的女人,即便是没有大婚也并不比谁地位低。别说是一个连封地都没有的郡主,哪怕是在陛下面前都不用请安行礼的。

    况且……当初这位姑娘刚来帝都时就能当面质问陛下,夏言觉得她就算没有主子给她撑腰,这姑娘也根本就不把这什么郡主放在眼里。

    夏言话落,轩辕天心平静地点头,而薛姗姗却是高傲且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再次道:“好个不懂规矩的,见到本郡主连请安都不会,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妖王妃?!”

    轩辕天心挑眉,诚恳道:“我也觉得我没有资格,所以劳烦郡主去跟皇明月说一声,我感激不尽。”话落,不看夏言等人抽搐的表情,疑惑道:“至于规矩……我记得大陆上历来有一条规矩叫做强者为尊,是也不是?”

    这话问的是身边的夏言和秋棠,而春笙却比二人都积极地回答道:“回小王妃的话,的确是有这么一条规矩,但是这条强者为尊的规矩必须用在王境和王境以上的强者身上。”

    轩辕天心闻言点头,然后笑了。

    “虽然我还没到王境,不过我能打过王境实力的人,或许这条规矩在我的身上也能用。”抬眸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薛姗姗,淡淡道:“所以,想要我请安行礼,打过我再说。”

    一言不合就动手,天心姑娘好粗暴!

    夏言等人兴奋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薛姗姗,这是在邀战啊邀战。

    被夏言等人的目光这么直勾勾的瞧着,薛姗姗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打过她再说?

    别看薛姗姗身上一直带着一根鞭子,可是她却并不是修炼者啊,寻常的拳脚功夫倒是会一些,但是跟正儿八经的修炼者比起来,那武力值完全是不够看的。

    一张俏脸颜色变了几变,薛姗姗就是再蠢也不可能去答应这个提议。

    而轩辕天心在见到薛姗姗咬牙不语后,摇了摇头,再道:“既然不打那便让开,那什么不挡道。”

    “你!”

    “郡主!”一旁跟着薛姗姗的小丫头在瞧见自家主子想要冲上前的动作立刻手疾眼快的一把将人给拦住。

    “放手!”薛姗姗气黑了脸,瞪着拦住自己的小丫头就怒道,“这个女人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本郡主说话,今日若不教训她,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妖王妃了。”

    “郡主息怒,这事儿咱们不能急,如今殿下又不在,若是郡主受了伤,吃亏的也是您。”小丫头眼珠子转了转,凑近薛姗姗小声儿地道:“咱们先回宫,请大长公主出面……”

    薛姗姗闻言冷静了下来,若是请舅母出面,说不得还真可以。一个来历不明的臭丫头,凭什么能成为妖王妃,舅母如今是皇室中唯一的长辈,她就不相信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丫头能争过自己。

    主仆二人在嘀嘀咕咕,轩辕天心有些无语,其实她很想告诉她们,这里都是修炼者啊,你们自以为说的悄悄话,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啊。

    可是见主仆二人说得起劲儿,轩辕天心无奈地摇了摇头,侧目看向一旁想要看好戏而没有看成的夏言,道:“我记住你了。”

    夏言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什么叫记住我了?

    不过轩辕天心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夏言一眼,也不管那边还在嘀嘀咕咕的主仆二人,直接转身进了府。

    她在学院被容馨虐了一下午,早就累得快瘫了,哪里知道居然回来时还遇见个蛇精病。

    轩辕天心表示皇明月身边的蛇精病太多了,她要好好想想要不要重新搬回宿舍。

    而这边轩辕天心头也不回的走了,薛姗姗在没了情敌又皇明月不在府中的情况下,只能愤愤瞪了夏言等人一眼,丢下一句狠话带着身边的丫头便怒气冲冲的回了宫。

    夏言瞧着走远的马车,抬手摸着鼻尖不在意地道:“等着便等着,主子连自己亲爹都能作死,难道还会在乎一个姑姑?”

    “主子的确是不在乎一个姑姑,可是却在乎天心姑娘,你刚刚坑了天心姑娘一把,我觉得你这段时日最好还是躲出去不要回来为好。”就在夏言话音一落,一旁的春笙却笑得一脸诚恳的提醒道。

    夏言:“……”想要看好戏却忘记了看好戏是要付出代价的,如今好戏没看成,还被那位姑娘给记住了,这该怎么办?

    夏言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原来天心姑娘说记住我了是这个意思。

    瞧得夏言一脸懊悔的模样,秋棠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诚恳道:“我觉得春笙的话没错,你最近还是不要出现在主子跟天心姑娘的跟前了,你刚从白水城回来不知道,就连爱宝都被主子踢出了院子。”

    夏言一脸苦逼的看着秋棠,为什么他一点都没觉得被安慰到呢?

    而另一边的轩辕天心在回了院子后,刚刚一进正厅却是神色一愣。

    那正厅里跟个没骨头的懒虫趴在桌子上的家伙不正是夏言口中还没有回府的皇明月吗?!

    他居然在府里!

    皇明月听到动静,懒懒掀开眼皮朝门口看去,当瞧见轩辕天心后,立刻跳了起来,然后用一种肉眼都看不清楚的速度,唰地一下闪了过来。

    紧接着轩辕天心便被他给紧紧抱住,一声怒吼还未出口,头顶上方便传来某人嘤嘤嘤的假哭声。

    “妞,你要为爷做主啊,有个丑八怪居然想要肖想爷。还有一个老妖婆居然也想要帮着那个丑八怪肖想爷!”

    轩辕天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