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8:表哥表妹什么的最讨厌了

正文 058:表哥表妹什么的最讨厌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屋内,轩辕天心小脸上羞恼的红晕还未退却,不过神色跟目光却是有些直愣愣的,一双眼珠子盯在地面一瞬也不瞬,一看这状态就明显是意识放空中。

    大圣神色悠悠地躺在意识海中,那眼风不断却瞟外面,再瞟了半晌后发现这丫头依旧没什么反应,只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出声道:“丫头啊,回神了。”

    “嗯…。”轩辕天心闻言本能的应了一声,然而那模样明显是还在放空。

    大圣有些无语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再次道:“皇明月那家伙进来了。”

    “嗯?”这回算是真的回过神来了,不过似乎反应有点大,轩辕天心几乎是在听见皇明月的名字后,整个人瞬间自凳子上跳了起来并迅速转身才身后看去。

    “……”

    然而除了她自己,身后压根就没人,更不要说是皇明月了。

    “大圣!”轩辕天心有些咬牙切齿,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大圣给骗了后,立即在心里怒道:“骗人是不对的!”

    大圣无所谓地笑了笑,戏谑道:“谁让你这丫头刚刚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说什么你都没反应,所以本大圣只能用那东西来试试咯。”话落,嘿嘿一笑,笑得意味深长,“不曾想果然有用。”

    轩辕天心小脸发黑,一口银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大圣语气悠悠地继续开口道:“少年人啊…情窦初开啊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羞涩。”话落,也不待轩辕天心反驳,大圣翻身坐起,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捂住心口,继续哎哎地道:“本大圣怎么有种自家种好的白菜即将被猪拱去的心情呢?”

    轩辕天心这回小脸不黑了,而是直接绿了。

    你才是白菜,你全家都是即将被猪拱的白菜!

    “小丫头不要在背地里偷偷骂本大圣。”不用去猜便知道这丫头肯定在偷偷骂自己,大圣笑眯眯地摇头晃脑道:“要骂就得当着本大圣的面骂出来,这样本大圣才知道你究竟骂了些什么。”

    轩辕天心小脸一木,呵呵冷笑,骂出来?你当我傻吗?!

    骂出来你的确是知道了,可惜我却会倒霉的。

    果然,她这边还没吐槽完,那边大圣就笑眯眯的继续补充道:“当然了,你若是骂了出来,说不得本大圣今儿晚上就会将你的操练再提升一个阶段。”

    闻言,轩辕天心面无表情,表示她不想跟大圣说话了。

    估摸也是瞧出了这丫头的打算,大圣眼珠子转了转,见好就收,“之前你这丫头也心急了些。”

    心急?

    轩辕天心眸底一闪,“怎么说?”

    “那避水金睛兽的问题既然皇明月早就已经知晓了,你觉得以他的性子会将一只有问题的妖兽留在自己身边?”大圣嗤笑了一声,斜眼道。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之前她的确是没想到这些,不过现在细细一想,她自然也明白了大圣的意思。

    正因为她现在明白了,所以才有些……抹不开脸面。

    正如大圣所说,她刚刚的确是太心急了些。

    瞧得她沉默不语,显然也是明白她以后意识到了,大圣嘿嘿一笑,道:“俗话说的好啊,果然是关心则乱。”

    当没听到大圣这句调侃,轩辕天心垂眸问道:“那避水金睛兽……”

    “避水金睛兽怎么了?”大圣斜眼过去,神色似笑非笑。

    话还没说,脸却先燥了起来,轩辕天心眼珠子乱瞟,似底气不足地问道:“那避水金睛兽真的没问题吗?”

    “哈!”大圣闻言笑了出来,轩辕天心却是被这笑给笑得更加有些神色不自然,怒道:“大圣,问你话呢,你笑什么!”

    “想笑便笑咯。”大圣又嘿嘿的笑了两声,直到察觉到轩辕天心快绷不住的时候,方才悠悠地道:“能有什么问题!既然皇明月那东西明知道避水金睛兽身上有灵魂烙印却依然将它留在自己的身边,其一便是他暗中自有打算,另外一个嘛……就是他认识那道灵魂烙印的主人。”

    轩辕天心闻言一皱眉,大圣接着道:“不过本大圣觉得原因只怕是第二个呢。”

    “第二个?他认识那道灵魂烙印的主人吗?可惜那灵魂烙印太弱了些,否则也能查出来是谁的了。”轩辕天心垂眸思忖。

    大圣闻言立刻翻了一个白眼,嗤道:“既然是他认识的,你管那灵魂烙印是谁的?一个小丫头片子,好奇心不要太重。就算他是你男人,不过做女人的还是不要事事都管。本大圣这是良心忠告,无论是站在第三人的立场,还是男人的立场。”

    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她一点都不需要这个良心忠告,还有皇明月那个死东西也不是她的男人!

    为了证明自己压根就不是很好奇皇明月的事情,也为了证明自己跟那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轩辕天心果断的没有再继续询问。

    然而她的这种果断态度在大圣的眼里却是一个乖徒儿听话的听从了师父的良心忠告。

    晚饭的时候秋棠神色有些古怪的进了屋,并在皇明月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皇明月原本还笑眯眯的神色瞬间跟翻书似的,唰地一下阴沉了下去。然后在轩辕天心诧异的目光中,将手中的筷子一扔,神色不善的走了。

    秋棠脑门上挂着冷汗,原本是想要跟着追出去的,不过在瞧见轩辕天心的诧异目光,方才摸着脑门上的冷汗,解释道:“宫里出了一点小事儿,天心姑娘不必在意,主子去去便回。”

    宫里出了一点小事儿?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若真是小事儿还用得着皇明月进宫?秋棠大叔是将她当成了傻子不成?

    瞬间秒懂了轩辕天心目光中的含义,秋棠不自然地干笑两声,搓着手道:“真是小事儿,只要主子去了就能解决。那个……天心姑娘慢用,属下先去追主子了。”一番话说完,秋棠似乎生怕轩辕天心会刨根问底般,立刻脚底抹油飞快的跑了出去。

    对于秋棠的这种反应,轩辕天心是有些无语的。

    别说那宫里发生的小事儿,就算是天大的事儿,那也跟她没什么关系啊,你说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呢?!

    可就是秋棠口中所谓的小事儿,结果当晚轩辕天心在石碑空间被大圣给操练了一百遍后方才身心俱疲的出了空间,却发现皇明月依旧没有回来。

    皇明月最后是什么时辰回来的轩辕天心是不知道了,不过当她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后,那一张小脸再度变色。

    不过有了昨日早上的经历,今儿早上某位爷倒是没有被再次给踢下床,轩辕天心脸色发黑地瞪着身边那睡成一只大蚕虫的家伙,心里却在咆哮:“大圣,为什么这家伙又在这里?”

    大圣依然是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模样,在意识海中翻个身,连眼皮都没睁开,懒洋洋地回答道:“天快亮的时候摸进来的,那会儿你睡得跟猪一样,你确定本大圣能叫醒你?”

    轩辕天心闻言气结,这是叫不叫得醒的问题吗?这是你压根就没想过要叫醒我的问题啊!

    气得脑仁有些发疼,轩辕天心顺手便去摸枕头旁的金翅大鹏,然而她摸了半天,却发现什么也没摸到。

    轩辕天心一愣,然后连忙转头往枕头旁看去,只见原本应该睡在那里的金翅大鹏却是不知所踪。

    轩辕天心有些懵,“金翅呢?”

    这不问还好,哪知她一问,刚刚还一副没睡醒模样的大圣立刻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那笑声里充满了幸灾乐祸,“桌子上。”

    轩辕天心再次转回头朝不远处的桌子上看去,这一看,差点让她将眼珠子瞪出来。

    金翅大鹏的确是在桌子上,然而却被人用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金丝跟捆粽子似的给捆在成了球,更绝的是那金丝七缠八绕的还能在它的背上打出了极其漂亮的蝴蝶结!

    被捆子粽子的金翅大鹏也察觉到轩辕天心看来的目光,然后一阵扭动身体,等它转过正面来后,轩辕天心再也绷不住地噗地一声喷了出来。

    堂堂灵山神禽不仅被捆成了粽子,就连嘴都没有放过,难怪她一直没听到金翅大鹏的求救声,那嘴被绑得都快看不见了,能开口说话才怪了。

    金翅大鹏目光幽怨的瞪着喷出声来的轩辕天心,在扫到依然睡得不省人事的某位爷身上后,那幽怨的目光中立刻燃起了熊熊怒火。

    显然金翅大鹏身上的‘杰作’便是出自这位爷之手。

    不过即便不看金翅大鹏那苦大仇深的目光,轩辕天心也知道是谁干的这种缺德事儿,因为除了皇明月这作东西,谁也不会这么有闲心,连折腾一只鸟都能折腾出这种花样来。

    瞧得金翅大鹏那愤怒的目光,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在忍了又忍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探手抓过一旁的软枕,对着身边某人的后脑勺却是一顿猛砸。

    ‘嘭嘭嘭嘭嘭——!’

    一连串的闷响在卧房响起,让得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秋棠都忍不住捂着脸,然后一脸不忍直视地退远了些。

    果然又被揍了!

    连续挨了好几下,皇明月才被打醒,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带着一种茫然,显然是不明白轩辕天心为什么又在打自己。

    一把抓住再次砸向自己的软枕,皇明月带着浓重的睡意,不满地嘟嚷:“你这女人又发什么疯,别闹,让爷再睡会儿。”

    “睡你妹!”轩辕天心怒了,一把将想要抱着枕头继续睡觉的某人给推了起来,指着桌子上依旧被金丝捆住的金翅大鹏,咬牙怒道:“这是你干的?”

    皇明月懒懒地掀开眼皮瞥了一眼桌子,然后一边点头一边啊了一声。

    见他居然就这么承认了,还承认的这般干脆且随意,轩辕天心脑门上的青筋开始蹦跶的欢快了。

    “不过是捆了一晚上而已。”皇明月不在意地将怀中枕头再次抱紧,哼道:“若是那东西再跟你睡一起,爷下次就将它毛拔了然后拿去厨房炖成鸡汤。”

    桌子上愤怒的金翅大鹏闻言身子一僵,而轩辕天心却是狐疑地盯着某人,心中却开始有些犹豫起来。

    这家伙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这家伙根本就是那种打也打不听的混账东西,万一他下次真趁着自己睡着了后把金翅丢去厨房退了毛……

    当然,轩辕天心觉得以金翅那种实力,即便真将它退了毛,这一般的火也不可能真将它给炖成一锅鸡汤。

    可是即便成不了鸡汤,但该受的苦还是要受的。

    一番思忖之后,轩辕天心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桌子上僵硬住的金翅大鹏,只见后者立刻收了眼中愤怒,然后一个劲儿地点头。

    显然金翅大鹏也是有些害怕被拿去退毛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金翅大鹏觉得皇明月绝对是能干出这样的缺德事儿出来的。

    所以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哪怕睡在轩辕天心的枕头边再舒服,金翅大鹏也绝对不会再去睡了。

    见金翅大鹏自己的都同样了,轩辕天心这次神色不好地哼了哼,一脚将人踢开了点,摸着床角边跳了下去。

    皇明月却她起床也不阻拦,自个儿抱住枕头翻了个身,面朝下的趴在继续补瞌睡。

    早上照例是秋棠将轩辕天心送回学院的,跟昨日一样,手中还拎着刚刚从厨房装好的食篮子。

    红莲早就等在了校门口,不过今日校门口处,除了红莲以外居然还有一脸不高兴的烈重渊跟笑得如沐春风般的燕君折。

    当瞧得烈重渊跟燕君折二人后,轩辕天心眼中划过一抹讶异。

    红莲快步上前一把挽住轩辕天心,小脸上带着歉意,小声儿地道:“今儿我来这里等你之前在路上遇见了两位学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路居然跟了过来。小五……若是他们说漏嘴,被随云大哥他们知道了,你怎么办?”

    轩辕天心安抚般地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没关系’的眼神儿,这才抬眸看向不远处的二人,挑眉问道:“烈学长该不会又准备找我去斗技场吧?这次你又准备赌什么?”

    烈重渊闻言俊脸一黑,木然道:“你想多了。”心里却在吐槽,他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再找她去斗技场。

    “那你们这是?”轩辕天心倒是不在意烈重渊的话,而是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二人。

    燕君折低低一笑,看着轩辕天心回答道:“没什么,不过是之前瞧见红莲小学妹一个人出了宿舍区却又没有去教学楼,她似乎一路上又在躲什么人,所以一时好奇便忍不住跟了过来。”

    额!

    轩辕天心闻言神色一愣,随即很快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二位学长见红莲神色有异且又是一个人独自外出,估摸是怕她遇见了什么麻烦,所以便跟了上来。

    可结果却没想到是……

    燕君折目光有些微妙地扫了一眼刚刚那辆马车离去的方向,笑得有些古怪地道:“看来是我们撞破了什么秘密啊。”

    听得燕君折的话,轩辕天心顿时面无表情,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模样。

    烈重渊摸着下巴眯眼一笑,也是意味深长地道:“看来小丫头你晚上是没有住在宿舍吧?不知道若是随云那家伙知道了,你会怎么样……”

    这话看似意味深长,却实则是威胁啊。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盯着烈重渊提醒道:“烈学长,你该不是忘记了你已经卖身给我两年的这件事儿了吧?”

    烈重渊俊脸一僵,随即脸色有些臭地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轩辕天心同样哼了哼,目光似威胁地扫向一旁的燕君折,那眼中意味却是十分的明显。

    燕学长应该也没有忘记你昨日已经卖身给我一年的事情了吧?

    燕学长默默抬手摸鼻尖,他当然记得,还记的非常的清楚。

    见威胁住了二人,轩辕天心这才满意地挑了挑眉,拉过红莲朝学院里面走,边走边道:“做人不能太好奇,好奇害死猫啊。”

    烈重渊跟燕君折齐齐无语,不过…为什么好奇会害死猫呢?!

    显然轩辕天心是不会去回答他们这个问题的,因为她已经拉着红莲走得快没影了。

    昨日虽然被爆出灵武双修的事情,但是课堂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轩辕天心的课业加重了。

    她除了要学习武修的知识,连灵修的课程也要一并学习。

    下午的实战课上毫无意外的又是被容馨给一顿蹂躏,然后在容馨哦呵呵的娇笑声中,被虐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在反复的被蹂躏中,轩辕天心又完成了今日的实战课,当她一瘸一拐的走出学院时,大门外依然只有秋棠等在那里。

    今日的容馨比昨日还要变态,一下午的实战课下来,轩辕天心觉得她不是被拆了重新组装过了,而是被拆了重新组装一百次。

    顶着秋棠怪异的目光,轩辕天心连一句话都懒得说,自己颤巍巍地爬上马车,然后离开了学院。

    在一阵摇晃中,马车终于到了妖王府,可轩辕天心还没下车,便听到车外传来一阵吵闹声。

    吵闹?

    轩辕天心有些诧异地睁开眼,如今这帝都中的人哪个不是一靠近妖王府就恨不得化作一阵风似的刮过,甚至连停都不带停顿一下的。

    怎么今日居然还有人敢在妖王府大门口吵吵闹闹?

    轩辕天心奇怪地钻出马车,便瞧见秋棠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车旁,正高贵冷艳的瞧出门口处的闹剧。

    “怎么了这是?”轩辕天心轻巧的跃下马车,目光随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大门口妖王府的四名护卫正跟门神似的拦在门口处,一名身穿黄色锦裙的少女此时正一脸怒容的瞪着他们。

    女人?!

    轩辕天心的目光变得有些玩味起来,那少女年纪大约只在十五六的年纪,容貌俏丽,神态中有着与生俱来的高傲。

    不过是从她的装扮还是她手中拎着的那根珠光华丽的鞭子来看,这少女的身份就不是一般的人。

    果然,轩辕天心正在默默打量她的时候,便听得那少女瞪着拦在她身前的护卫便娇声喝道:“给本小姐滚开!这是我明月哥哥的府邸,你们这群狗奴才也敢拦我?!”

    “明月哥哥?”轩辕天心不仅目光玩味了,就连脸上的神色都变得玩味起来。

    本来还一直高贵冷艳看着前面闹剧的秋棠在听见轩辕天心的话后,立刻一脸严肃正经地道:“姑娘可别误会,我们家主子可没有什么妹妹,即便是有,那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且还是被主子给亲自作死的。

    轩辕天心悠悠收回目光看向秋棠,后者却在对上她的目光后,立刻背脊一凉。

    半晌,才听到轩辕天心淡淡道:“那这位是?”

    虽然这话是问得清清淡淡,但秋棠却是菊花一紧,立刻道:“回姑娘的话,这一位是大长公主的驸马的妹妹的女儿。”

    轩辕天心被秋棠的话给绕晕了眼,不耐地道:“说人话。”

    “是,这位是前护国公的侄女。”秋棠恭敬且狗腿地道,似乎还是怕轩辕天心搞不明白关系,说完后又立刻补充道:“大长公主的驸马在五年前过世,被陛下追封为护国公。”

    “原来如此。”轩辕天心点了点头,终于将关系给搞清楚了,“这么说起来,那叫明月哥哥也合适,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个表妹。”

    表妹?

    秋棠一脸木然,这表妹就表得有些远了啊。

    然而他心里的想法还未落,便听得身边的轩辕天心有低低来了一句:“表哥表妹天生一对,果然这话不假。”

    秋棠继续一脸木然,他可不可以当做没有听见姑娘的这句话?若是被主子知道了,只怕又得闹了啊。

    然而很快,秋棠便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听到轩辕天心再次低低道:“不过……表哥表妹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