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7:爱宝身上的灵魂烙印

正文 057:爱宝身上的灵魂烙印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是身心俱疲的走出学院的,容馨出手的确是很有分寸,可是却太有分寸了,她身上的伤都是小伤,但浑身的骨头却跟被拆了重组过的般,每一寸的骨头都是能疼得轩辕天心的脸色发青发白。

    一路上盯着各种怪异的目光,慢慢挪出了学院,皇明月那辆奢华的马车依然停在学院的大门口。

    秋棠一副严肃的表情等着马车旁,当瞧得轩辕天心出来后,特别是瞧得她怪异的走路姿势,刚毅的脸庞上立刻划过一抹讶异。

    “天心姑娘,你这是……”秋棠连忙上前几步,想要伸手去扶吧,可是那手伸到一半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般,就没敢再往前伸。

    盯着轩辕天心怪异的姿势,秋棠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这才一天没见着人,怎么就成这幅被狠狠摧残过的模样了?这要是被主子瞧见了还不得闹翻天了啊。

    轩辕天心有气无力地朝秋棠摆了摆手,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道:“别说了,大叔麻烦你搭把手,还是扶一扶我可好?”

    大叔?!

    秋棠一张脸扭曲了,虽然自己长得是糙了点,但还不至于到大叔的年纪吧?!

    “大叔?!”轩辕天心倒是没有注意秋棠这点反应,见他半天没动静,只能一边揉着发疼的腰,一边抬头询问般地看去。

    再一次被人叫成了大叔,秋棠只觉得‘咻’地一声,一支小箭戳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秋棠一边扶住人,一边用受到严重打击的表情看着轩辕天心,幽怨道:“天心姑娘,虽然属下是长得着急了点,可属下的年纪也只比主子大两三岁啊。”

    “那说明皇明月也到了大叔了年纪。”轩辕天心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又一顿,问道:“对了,他人呢?”

    不提还没注意,这么一提那家伙,轩辕天心却是发现这次来接自己的只有秋棠,皇明月那个家伙居然没来。

    当然,轩辕天心也并不是多希望皇明月能来,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以那家伙的性子,不可能会不来的。

    听得轩辕天心询问,秋棠将脸上的幽怨神色一收,正经道:“天心姑娘你可不要误会,主子是很想来接你的,只不过今日下午大长公主回京,所以主子被陛下给请进宫里去了。”

    “大长公主?”轩辕天心微微有些惊讶,皇室里除了皇倾澜外,好像就只有两个还没成年的公主。这个大长公主又是谁?

    似知道轩辕天心在好奇什么般,秋棠将她扶上了马车,道:“大长公主是先帝仅剩的一位皇妹,早年嫁去了西川蜀州很少回帝都,这不是快到惜缘节了嘛,宫中没有适合的女眷来主持操办,所以陛下便将大长公主给接了回来。”

    轩辕天心闻言点了点头,如今皇倾澜虽然是皇帝,可是后宫中别说是皇后了,就连妃子都没有一个。宫中要办宫宴的确是需要女眷来操持,但是皇室中的两个公主都还没成年,要操持惜缘节这种宫宴的确是有些呛,幸好皇室中还剩这么一个年长的公主在,否则让一个皇帝来操持这种宫宴,的确是有那么点不像话。

    不过说起来这龙昊皇室的确是有些意思,皇室子弟居然凋零到了这种程度,当然……这也只能说明龙昊皇室的人也的确是一个脾性,都爱作死自己一家子。

    龙昊皇室的子嗣虽然少,可再少也不会少成这样,据说从龙昊建国开始,第一位皇帝就非常热衷杀兄弟。

    如今到了皇倾澜这一代,也同样杀了不少,除了皇明月这位堂弟,皇倾澜的那些亲兄弟似乎一个都不剩,唯独就剩下了两位还没有成年的公主。

    马车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帝都学院,轩辕天心坐在车厢里沉思,谁说皇明月不是皇室血脉,端看他作死他爹一家子的作风,跟龙昊皇室的做法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轩辕天心回了妖王府,但皇明月还未回来,闲来无事的她也难得清静了一二。秋棠看她坐在莲池边一副无聊的模样,想了想便凑上前问道:“姑娘若是觉得无聊,不如属下陪你上街去逛逛?还有两日就是惜缘节了,现在各个大街上都已经将花灯给提前摆出来了。”

    轩辕天心摇摇头,眼角余光扫过不远处然后一顿,那名叫爱宝的避水金睛兽正趴在一棵红杏树下打盹。

    抬手摸了摸下巴,突然问向秋棠:“那东西叫爱宝?”

    秋棠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避水金睛兽,然后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古怪地道:“的确是叫爱宝。”

    “嘁!你家主子倒是挺少女心的,居然给这么一头水狮子取这么一个名字。”

    轩辕天心毫不留情的吐槽,让得秋棠的脸庞抽了抽,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可是作为属下,他却不敢像元姑娘这样嫌弃啊。

    “避水金睛兽拥有神兽血脉,虽然血脉不纯,倒也十分难得了,你家主子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只?”轩辕天心好奇地问道,目光看着那打盹的避水金睛兽,眼底却是掠上了一抹精光。

    “五年前,它自己倒贴上来的。”秋棠摸着鼻尖,道:“当时不知道它从哪里冒出来的,黏上主子后赶都赶不走。”

    “啊?”轩辕天心脸上划过一抹诧异,这年头连避水金睛兽都开始倒贴了吗?“我瞧着这避水金睛兽早就已经成年了啊。”

    要知道成年后避水金睛兽可不好驯服,而且避水金睛兽向来不喜人类,这只怎么就这么的奇葩呢?

    秋棠闻言干笑两声,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只避水金睛兽在当年一瞧见他们一行人后,就跟认准了似的,非黏着主子不肯走,哪怕主子时常蹂躏它,它都是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模样。

    对于这只奇葩的避水金睛兽,他跟春笙几人也研究过一阵子,最后得出了结论便是这家伙欠虐!

    轩辕天心盯着打盹的避水金睛兽啧啧称奇,倒是意识海中的大圣在打量了一圈之后突然‘咦’了一声。

    “丫头,那避水金睛兽是认主的。”

    轩辕天心一愣,奇怪道:“大圣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那水狮子当然是认主的啊,它的主人不就是皇明月那东西么。”

    大圣嗤了一声,道:“本大圣的意思是那避水金睛兽本来就是有主的,在皇明月之前它就有主人的。”

    “啊?”轩辕天心一呆,有些狐疑地道:“大圣你会不会是看错了?避水金睛兽一旦认主后是绝对不会再第二次认主的,就算是主人身死,它都不会改。”

    “本大圣火眼金睛会将这个都看错?”大圣不满的哼了哼,眯着眼睛盯住避水金睛兽道:“这东西身上还有灵魂烙印,虽然很印记的波动很微弱,但瞒不过本大圣。”

    这下轩辕天心的脸色变了,盯着避水金睛兽的目光变得深幽了起来。

    避水金睛兽一旦认主就誓死不会改,为何这只避水金睛兽会跟在皇明月的身边?还是主动黏上皇明月的……

    轩辕天心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将一旁的秋棠给吓了一跳。

    “天心姑娘你……”本来是想问她怎么了,结果秋棠便看见轩辕天心起身后突然朝着避水金睛兽走了过去,这可把秋棠给吓坏了。

    那避水金睛兽除了主子外可是不允许其他人靠近它的,“天心姑娘,爱宝的脾气可不好,除了主子外,其他人靠近它都会受到它的攻击的。”

    轩辕天心盯着避水金睛兽不放,头也不回地道:“我的脾气也不好,所以它最好别攻击我,否则我不介意将它给宰了。”

    秋棠闻言身子一抖,他非常确定自己听出了天心姑娘话中隐含的杀气,她是真的会宰了爱宝的。

    但是……这是为什么啊?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秋棠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走进爱宝身边的轩辕天心,而原本还在打盹的爱宝在察觉到有人靠近后立刻睁开了双眼,一双金瞳隐含凶光,瞪着轩辕天心便开始爬起弓起了背脊。

    轩辕天心双眼微眯,对于做出威胁状的避水金睛兽压根不理,只是眸底有着金光开始流转,神龙的威压猛地朝避水金睛兽压了过去。

    “嗷——!”

    感受到神龙那恐怖的龙威,刚刚还一副凶狠模样的避水金睛兽立刻惨叫了一声,想都没想便是准备转身撒腿就跑。

    “你若敢跑试试?我打断你的五肢!”

    避水金睛兽嘭地一声趴在地上,两只爪子捂住头,而身后的秋棠在听到这么凶残的一句话后也是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抽着嘴角看向慢慢逼近爱宝的人,秋棠颤着声音道:“姑娘,爱宝只有四肢,你是不是多说一肢?”

    轩辕天心冷笑一声蹲在爱宝身边,然后回头看向秋棠,漫不经心地道:“的确是四只爪没错,可它不是公的吗?公的都有第五肢。”

    说罢,目光在秋棠腰腹以下悠悠转了一圈,虽然这目光是轻飘飘的,但是秋棠敢摸着他的心口发誓说他的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非常的疼。

    不仅秋棠觉得疼,爱宝同样觉得疼,所以那两只捂着脑袋的爪子立刻向身下一探,改成了捂裆。

    可惜……爪子太短,捂不住啊!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捂裆却捂不住的爱宝,突然抬手按在了它硕大的脑袋上,一层金光顿时冲天而起。

    秋棠在瞧见轩辕天心的动作后神色立刻一凛,他虽然不明白轩辕天心这是在干什么,但是却并不认为她只是因为无聊而闹着玩。

    “天心姑娘……”秋棠快步走近,看了看趴在地上不动的爱宝,又看了看皱眉不语的轩辕天心,小心翼翼地问道:“爱宝它……”

    “皇明月是在哪里捡到它的?”轩辕天心收回手,皱眉盯住爱宝,问道:“或者说它是在哪里出现才缠住皇明月不放的?”

    秋棠神色一变,盯着爱宝的目光立刻变得有些幽深起来,严肃道:“是无回涧。”

    “无回涧?”轩辕天心闻言转头看向秋棠,皱眉问道:“什么是无回涧?”

    “无回涧便是葬妖谷里面的一条无回深渊。”

    秋棠还没有回答,院子外就传来了皇明月那悠悠惑人的声音。

    二人转头看向,只见月亮门外,皇明月一袭红衣缓缓走了进来。

    当瞧得皇明月回来后,趴在地上的爱宝顿时跟看见了主心骨似的,嗷地一声跳起便想窜到他身边去寻求安慰。

    然而它的爪子还没跑开,轩辕天心的速度却比它更快。

    ‘嘭——!’

    一声闷响,伴随着爱宝的惨叫声,轩辕天心扬起的一条腿就直接将它给踢翻在地,并一脚不轻不重地踩在了它的肚皮上。

    这一脚踩得避水金睛兽差点翻白眼,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它,可话说得却让人森寒,“你说我现在若是踩死你,你家主子是踩死我帮你报仇,还是直接将你拖去埋了?”

    皇明月抬头望了一回天,对着眼巴巴看来的避水金睛兽,摊手道:“爷找个媳妇儿不容易,所以爷会替你找块风水宝地的。”

    避水金睛兽嗷呜一声,可怜巴巴的又趴了回去不挣扎了。估计它也看明白了,它家主人根本不会为了自己跟这个凶残女人的算账。

    见到避水金睛兽老实了,轩辕天心这才满意地松了脚。

    皇明月见她脸上似乎煞气未消,笑眯眯地凑到她跟前,问道:“怎么了?这东西惹你生气了?没关系…爷帮你收拾它。”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转眸盯住避水金睛兽问道:“无回深渊是怎么回事儿?”

    “那里啊……”见轩辕天心根本就不领自己的殷勤,皇明月抬手摸了摸鼻尖,无趣地道:“据说是一条远古留下来的空间裂缝,但凡进去后就永远别想出来。”

    “空间裂缝?”轩辕天心一愣,面上虽然不动分毫,心里却在着急地询问大圣,“大圣,你说那裂缝会不会是链接我的那个世界?”

    “不确定。”大圣也被那什么空间裂缝给惊了一下,脸上嬉笑的表情收敛,皱眉道:“本大圣对这个世界也知道的并不清楚,你可别想着去那么葬妖谷往深渊里面跳,一来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属于的空间裂缝是不是真的,二来即便是真的,万一它连接的是其他空间呢?”

    轩辕天心暗暗点头,她也没有莽撞的想要去尝试往里面跳的打算,不过是听见空间裂缝后微微有些震惊而已。

    皇明月眯着眼睛细细打量她,见轩辕天心垂眸不语,但一双眼珠子却在闪烁个不停,顿时若有所思地问道:“你在想什么?或者说……你是在跟谁悄悄话?”

    轩辕天心闻言一惊,立刻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道:“这里就我们几个人,我跟谁说悄悄话?!”

    “谁知道你藏了些什么秘密。”皇明月眯眼一笑,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深幽了起来。

    对上他这种目光,说不心虚自然是假的,不过好在轩辕天心还绷得住,冷着脸看着他,道:“我的秘密倒是没什么,至少不会想害你。”垂眸看向避水金睛兽,眯眼道:“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也能养在身边五年多,你是嫌你死的不够快是不是?”

    “哦?”皇明月闻言挑眉笑了笑,跟着垂眸看向避水金睛兽,道:“这东西怎么了?”

    轩辕天心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正常,眸光闪了闪,“你早就察觉了?”

    “哈!”皇明月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搂过轩辕天心,也不管身边是不是还站着一个秋棠,直接低头在轩辕天心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方才心情愉悦地道:“爷就说是你这女人怎么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原来还是因为紧张担心爷啊,不错…总算你还有点良心。”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蹦跶的欢快,眼角余光瞥见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秋棠,小脸发黑的将皇明月给一把推开了点,怒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皇明月被推了一个踉跄也不生气,挑眉笑看着她,一副‘爷怎么就不正经了’的模样。

    轩辕天心一瞧见他这个模样就眼疼,忍着想要抽他的冲动,指着避水金睛兽就道:“这东西是有主的,我刚刚查探了一下它身上的灵魂烙印,不过那印记太微弱了,我查不出是谁的,但是我却能肯定这家伙的主人还活着。”

    避水金睛兽的前主人还活着的这种事自然不是轩辕天心查出来的,而是大圣,但是轩辕天心也不能将大圣给供出来,所以只能说自己查探出来的。

    皇明月听闻后却是不在意的扬眉一笑,再次伸手过来搂住轩辕天心,道:“爷还以为是什么事儿惹着你了呢,原来是这个,走走走…这种小事儿不用在意,爷从宫里给带了不少好东西出来。”

    “这是小事儿?”轩辕天心闻言忍不住再次一怒,瞪着他却是不肯走,“这么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也留在身边?明知道它有主,万一是……”

    话未说完,皇明月却是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俊脸上的神色却是难得一见的认真跟正经,问道:“你很担心爷?你怕有人会害我?”

    难道不是吗?

    一个认主的东西还非死皮赖脸的黏着你,难道不是有什么目的吗?

    轩辕天心瞪着他不语。

    皇明月垂眸看着她,见她一张小脸气鼓鼓的,目光顿时一幽,然后低低笑了笑,也不管此时二人是不是还站在院子里,直接大掌一伸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快速地对准轩辕天心的红唇就啃了下去。

    这一幕,让得一旁的秋棠都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尼玛就算要秀恩爱也要等属下走了再说啊。属下好歹也是一个正值青春的青年男子,你们啃得这么激烈,有想过作为单身狗的属下的感受吗?

    别说是秋棠了,就连大圣也是被皇明月这突然来的一手给弄得嗷地一身立刻闭眼转身,“呔!你个狗日的,就算是要亲也好歹给个提示啊,这是要本大圣长针眼吗?!”

    轩辕天心被皇明月给啃得有些发懵,瞪着一双大眼睛珠子一瞬都不瞬。

    被这么直勾勾的瞪着,也就属他脸皮厚才啃得下去了,但脸皮再厚也总有受不住的时候,皇明月一边专心啃着,一边观察着这女人的反应,见她除了发傻外,没有以前那般挣扎和发怒。

    心里偷偷一乐,然后抬手就捂住了轩辕天心的眼睛。

    轩辕天心只觉得眼前一黑,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感官却异常的清晰了起来。

    脑子里嗡嗡嗡的作响,除了皇明月身上惑人的气息,就是清晰感觉到这人逐渐急促的呼吸声。

    “丫头,你再傻下去,待会吃亏了就不要埋怨本大圣没提醒你了。”

    就在轩辕天心脑子里都快成浆糊的时候,意识海里背对着二人的大圣却是闭着眼睛语气悠悠地提醒了一句。

    而这一句提醒就仿佛一口大钟在轩辕天心的脑子里敲响了般,飞远的神智又迅速的回来了,察觉到腰间那越搂越紧的手,轩辕天心顿时一个激灵,然后猛地伸手推开了皇明月。

    “你!”轩辕天心眼睛有些发黑,可是脸上的热气却怎么也消不下去。

    瞧得皇明月那笑得一脸妖气横生的俊脸,特别他还意犹未尽地伸舌舔了舔唇,轩辕天心的心里顿时划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爷怎么了?”细长的凤眸愉悦地一眯,皇明月笑得惑人,然后想要再次贴近。

    瞧得他一动,轩辕天心立刻如受惊的兔子般,一蹦三尺远。

    指着他就怒道:“你给我站在那里不许过来。”

    皇明月挑眉,一脸的无辜。

    “我明明是在跟你说正事儿的,你又发什么神经病!”轩辕天心气结,特别是一看见他那装无辜的表情就想一巴掌给他扇过去。

    可手抬了抬,看着他的一张脸,轩辕天心却是发现自己怎么也有些扇不下去了。

    “爷做的也是正经事儿。”皇明月收了脸上无辜的神色,一本正经地道。

    正经事儿?这算什么正经事儿?!

    额前青筋继续蹦跶的欢快,轩辕天心几次磨牙,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狠狠瞪了他一眼,纷纷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管你的,被自己作死了活该!反正我是提醒你了那避水金睛兽有问题的。”

    见轩辕天心居然没揍自己就这么跑了,皇明月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他还以为又会被那女人挠一脸花呢。

    不过…。细长的凤眸一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俊美如妖的脸上掠上一抹惑人的笑意,低低道:“虽然有进步,不过爷还得再接再厉啊。”

    抬步想要追上去,可是脚才刚刚一抬,又摇头道:“算了,虽然刚刚被揍爷却不代表待会儿不会揍,爷现在还是不去往她跟前揍了。”说罢,身子一转,看向一旁不远处都快将自己的头给埋进裤裆了的秋棠。

    眉峰一扬,阴测测地喊道:“秋秋,把刚刚发生的事儿给爷仔细说一遍。”

    秋棠闻言身子一抖,这会儿倒是将脑袋给抬了起来,目光瞅了瞅已经看不见人的屋内,一字不漏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皇明月一边沉默的听着,一边抬手漫不经心地抚摸着避水金睛兽的脑袋。

    等秋棠说完后,神色有些犹豫地看了看避水金睛兽,道:“主子,属下觉得天心姑娘说的没错,爱宝它……”

    皇明月垂眸看了一眼正趴在自己脚边撒娇的避水金睛兽,半晌才道:“你先下去吧。”

    秋棠一愣,在确定是让自己下去后,立刻皱眉不赞同地道:“主子,这爱宝不能留。”

    皇明月闻言一眼斜了过去,秋棠神色一僵,立刻恭敬低头,道:“属下告退。”

    秋棠听话的走了。

    院子里,皇明月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避水金睛兽的脑袋,那细长的凤眸中有着幽光一闪而过。

    半晌,他突然收回手,抬脚轻轻踢了一下身边的避水金睛兽,道:“可怜见的,你居然不受那妞的喜欢,这段时日你就躲着她一点吧,没事儿别往她身边凑,否则被她给宰了,爷也只能给你找块风水宝地埋了啊。”

    避水金睛兽低低呜了一声,神色幽怨地看了皇明月一眼。

    皇明月挑眉,“别这么看着爷,她把爷打了爷都只能自个儿认了,难到你还指望爷去替你报仇不成?”

    避水金睛兽目光露出一丝鄙视,显然是在说你找什么女人不好,非得找一个母老虎!

    “母老虎好歹也是母的,你连个母的都找不回来,也敢鄙视爷?”皇明月垂眸扫了它一眼,再次用脚踢了踢它,“滚远点,那女人要宰你可是分分钟的事儿,这段时间你自己找个地儿藏好了,可别怪爷没提醒你。”

    “嗷呜——!”避水金睛兽又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然后一步三回头地立刻了院子。

    瞧得那依依不舍的避水金睛兽,皇明月却没有任何的同情,抬头望了一回天,似自言自语地道:“倒是没想到那妞居然发现了……”

    发现了什么,最后几个字说得太轻,被院子里的风一吹,彻底消失在了风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