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4:你这么牛,你咋不上天呢?

正文 054:你这么牛,你咋不上天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跟烈重渊的这场决斗可谓是又掀起了帝都学院中的*,不过时间有些没对,虽然有不少学员们在听到通知后纷纷赶来了斗技场,可学院中却有大部分的人此时正处于上课时间。

    不能来看决斗的学员们无一不是觉得心中有猫爪子在挠般的难受,并在心中默默羡慕嫉妒恨那些此时正赶往斗技场可以看决斗的人。

    半炷香的准备时间完全够那些没有上课的学员们赶来斗技场了,休息区里的轩辕天心看着再次变得拥挤起来的看台,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后倒是要淡定了不少。

    不过即便她再淡定,当瞧得南宫寻跟素问等人后也变得不那么淡定了。

    有些头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对着身边的随风等人嘟嚷:“学院长老阁的长老们就这么闲吗?”怎么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啊。

    随风几人倒是没什么,一旁听得轩辕天心嘟嚷的容馨却是眯眼一笑,看着她戏谑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是那几位长老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情,南宫大长老他们都是不会缺席的。”

    话落,见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容馨再次悠悠一笑,打趣道:“别人想要这种待遇还没有呢,你这小丫头却摆出这么一副嫌弃的模样,若是让南宫大长老他们知道了只怕会伤心的。”

    轩辕天心瞅了一眼看台上怎么也掩饰不住兴奋劲儿的南宫大长老,默默腹诽:我一点都看不出南宫大长老哪里会伤心了,他明明就是一副兴奋得不要不要的模样,我读书少,容馨老师你别驴我。

    容馨笑瞥了她一眼,对于她的神色只觉得有趣。

    另一边,烈重渊跟燕君折同样瞧见了出现在看台上的南宫寻等人,前者立刻撇了撇嘴,后者却是一脸凝重地拍了拍烈重渊的肩,语重心长地道:“重渊啊,这次可是搭上了我一年的自由,你可千万别像上次那样输了啊。”

    烈重渊俊脸一黑,目光有些幽怨地看向身边的人,道:“君折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燕君折对于他的幽怨神色却是不为所动,“谁叫你上次输的不明不白。”他为了支持他,顺便想要看看上次那小丫头到底是怎么让重渊输的,自己可是下血本了。

    烈重渊眼角抽了抽,心知燕君折对于上次自己输得不明不白有些在意,更想搞清楚自己最后到底是怎么输的。但即便他心中知道却依然不能告诉君折真相啊。

    所以烈重渊只能点了点头,道:“放心,这次我不会输的,否则这几日我窝在藏书阁里不就是白费了么。”

    闻言,燕君折挑眉看着他,重渊该不会在藏书阁发现了什么宝贝吧?

    藏书阁是帝都学院的重地,只有他们这种积攒了很多学分的人才有资格进入,且藏书阁分为天、地、人三层,以人为最低天为最高,这三层收藏的功法典籍可是大不一样。

    人阶一层收藏的功法典籍几乎是只要有学分的学员都可以进入翻阅,而地阶二层中的功法典籍估摸就只有他们这些排名榜上的人才有资格,至于天阶三层中的功法典籍,整个外院当中能进入翻阅的人屈指可数,除了榜上前三的存在根本没人可以上去。

    烈重渊向来不爱去藏书阁,但是这几日他除了给小丫头按时送饭外,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待在了藏书阁当中,看来这几日他是在天阶三层里发现了什么奇特的功法典籍能克制住那小丫头,否则他也不会一出藏书阁就兴冲冲的跑来找小丫头决斗了。

    ‘咚——!’

    一声钟响,半炷香的准备时间过了。

    烈重渊转头冲着对面不远处的轩辕天心挑了挑眉,然后率先掠上了擂台。

    轩辕天心在接收到他那挑衅的一眼后,也是眯眼一笑,然后不甘落后的掠了上去。

    斗技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而擂台上,二人相视而立。

    “小丫头,这次你可要小心点了。”烈重渊朝着轩辕天心咧嘴一笑,周身的战气也是瞬间升腾。

    似乎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的决斗,烈重渊可再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在一上擂台后就尽数爆发了自己所有的实力,连一丝隐藏都没有了。

    轩辕天心感受着烈重渊身上不断攀升的气势,眼中的神色也是渐渐凝重,点头道:“对手是烈学长,我可从来都是不敢大意的。”

    “哈!”烈重渊闻言一笑,能被自己看中的对手如此慎重的对待,即便是烈重渊这个战斗狂人也是心生愉悦。

    “为了对付你那个令人头疼的手段,学长我这几日可是将窝都挪到了藏书阁中。”

    藏书阁?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说起来学院开学也有几日了,但她似乎还从来没有去过那个藏书阁。

    如今听了烈重渊的话,轩辕天心对那个藏书阁顿时变得期待起来,那藏书阁中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否则烈学长又怎么会一出藏书阁就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挑战了。

    果然是在藏书阁中找到了什么克制自己言灵术的手段啊……

    想到此处,见烈重渊眼中越来越浓郁的战意,轩辕天心含笑道:“如此,便请烈学长赐教了。”

    ‘轰——!’

    随着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一股不输于烈重渊的战意的煞气也是自轩辕天心的体内爆发了出来。

    这股煞气一出现,看台上的南宫寻等人却是忍不住摇头笑道:“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单说她爆发出来这股惊人气势,即便是那些见惯生死的亡命之徒也会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吧。难怪那日晚上她能仅凭气息就惊动了两位守护长老。”

    “这股煞气仅仅是惊人而已吗?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素问闻言斜睨着一本正经说瞎话的南宫大长老。

    场中的那个小丫头岂止是气势惊人,只有真正见过血杀过人的人才能拥有这般浓郁的煞气,那小丫头可不是表面上那般乖巧无害,就算是内院中的那些逞凶斗狠的家伙估摸都没有那个小丫头吓人啊。

    南宫大长老闻言挑了挑眉,神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撇着嘴角腹诽:看出来了又如何?一只有着利爪的小狼崽,可比温室里培养出来的无牙老虎要好太多。修炼者哪有不见血杀人的,若是连这种觉悟和心性都没有,哪怕在学院里是个精英,但出了学院也是个废物。

    素问将目光转向下方擂台上,他虽然刚刚话是那样说,可是心里的想法显然是跟南宫寻一模一样。

    而此时的擂台上,轩辕天心跟烈重渊都是战气飚射,唯一跟上次不同的是……两人的实力都比上次有所提升。

    轩辕天心经过大圣晚上的操练和白天跟容馨的实战,其实力已经进入了武宗境,而烈重渊的实力也达到了武宗八重境。

    烈重渊瞧得轩辕天心的提升,咧嘴笑了笑,道:“不愧是万年难遇的天赋,你这晋级的速度真是让学长我汗颜啊。”

    “烈学长的速度也同样不慢。”轩辕天心笑道。

    话落,二人的目光同时一凛,然后双双出手。

    这明明还说着话呢,结果招呼都不打就动手了,让得四周看台上的人也是忍不住起了一脑门的冷汗。

    果然是榜上前三的存在,这要是换个人,只怕会被这突然动手给吓得不知所措吧。

    二人都是武修,所以武修者的打斗也没有多少花招,更没有‘放风筝’一说,只要一动手那就是贴着对方猛打,且打起来也是异常的凶悍。

    瞧得擂台上打得难解难分又十分凶悍的二人,场外看台上的人都是忍不住嘴角直抽搐。

    烈重渊便不说了,他本来就是个战斗疯子,生得人高马大又长相非常英俊,这般凶悍的出手只会让他更增添一股属于男人的魅力。

    但看了看同样出手凶悍又迅猛的轩辕天心,不少人便忍不住有些脸色古怪起来,你一个看上去就娇俏漂亮的小姑娘也用这般暴力的打法真的不会吓住那些对你心生爱慕的男子吗?

    当然,即便轩辕天心不这么暴力凶悍,只要有某位爷在,那些什么心生爱慕的男子估摸也会被吓退的。

    拳脚相撞的砰砰声不断在擂台上响起,二人间的缠斗随着时间越长便越发让四周观看决斗的人感到震惊。

    这……居然是拼的不分上下?!

    虽然这是事实,可还是有不少人忍不住眼角猛跳。

    虽然你是榜上第一,虽然你是身负四种属性的绝世天才,可是你一个武宗一重境的人跟一个武宗八重境的猛人硬轰不说,还拼得不相上下,你有考虑过我们这些还不到武宗境的人的感受吗?

    但是很快,便又人反应了过来。

    等等!武宗一重境?!

    她什么时候变成武宗一重境了?前几日她还在武师八重境的好吧?这才多久啊,她居然进入了武宗境!?就算是吃仙果提升实力也不带这么快的啊!

    场外看台上观看决斗的人已经一脸麻木了,这是一种被震惊震得太多太过而产生的一种麻木,哪怕某日轩辕天心突然蹦到了武王境或者武帝境,他们只怕也是呵呵冷笑两声。

    天才的世界,他们这等鱼唇的凡人是不会懂的。

    ‘嘭——!’

    又是一声沉闷的闷响,缠斗在一起的二人齐齐分开。

    这一番缠斗二人都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而是完全用的纯力量,但就算是这样,即便是武修者的体能再好,估摸也是会觉得有些气喘的。

    二人分开后保持着四五米远的距离,烈重渊的呼吸有些不顺,但还不至于急促。一双星眸紧紧盯着轩辕天心,可眸光那种兴奋又意犹未尽的光芒显示出他非常满意刚刚的一番缠斗。

    而轩辕天心虽然体内被大圣训练得不错,可毕竟男女间的差距还是有的,所以烈重渊一番缠斗之后只是有些气儿不顺,但她的呼吸明显是要急促两分。

    “小丫头,热身运动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可要真正开始了啊。”

    闻言,轩辕天心渐渐收敛心神,看着烈重渊的目光也变得更为谨慎起来。

    瞧得她那谨慎的模样,烈重渊心情颇好的一笑,然后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学长刚学会儿了一个新玩意儿,正好借你练练手。”

    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呼吸,沉声道:“还请烈学长赐教。”

    “好!”烈重渊大笑一声,明明是极为有存在感的人,不知道为何,在他笑声刚刚落下后,他整个人就变得有些虚幻真正飘忽不定了起来。

    眼见着了烈重渊的变化,轩辕天心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唰——!’

    细微的破风声极快的响起,烈重渊突然自原地消失,却在下一秒瞬间出现在了轩辕天心的近前。

    轩辕天心瞳孔猛地一缩,好快的速度!

    正欲抬手一掌将人逼退,烈重渊却是冲着她眨眼一笑,这笑容来的颇为古怪,让得轩辕天心的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然后她便听到烈重渊用着细若蚊蝇的声音快速道:“我知道你是天语师,所以为了阻止你开口打我个措手不及,这刚学会的新玩意儿便是用来克制你的。”

    话未落,一手同时闪电般的探出,食中二指便欲点向轩辕天心的咽喉处。

    不过烈重渊虽然出手很快很突兀,但轩辕天心的反应更快。再他探手点来之时,轩辕天心的身体猛地向后一倒,然后借着惯力后翻了出去,并同时撩起一腿狠狠地踢向烈重渊。

    瞧得轩辕天心如此快的反应并躲过了自己的这一点,烈重渊眼中闪过一抹遗憾,嘴里‘啧’了一声后身形暴退避开了轩辕天心的一脚。

    场外看台上,南宫寻跟素问在瞧见烈重渊那一指一点之后,齐齐发出一声诧异惊疑声,然后前者有些不确定地看着素问道:“小疯子的那一招我怎么瞧得有些眼熟啊?”

    素问闻言瞥了南宫寻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当然瞧得眼熟,这不是你二十年前从鬼医谷中捣腾出来的东西吗?”

    一听素问的话,南宫寻立刻似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道:“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鬼医谷的拈花一指。”说完后,南宫大长老顿时砸吧砸吧了嘴,乐道:“那小疯子居然在藏书阁将这玩意儿给找到了,当年鬼医谷可是把这门功夫当成宝呢。”

    素问闻言撇嘴,心里腹诽道:能不当成宝么?鬼医谷的人都是学武废材,好不容易自创了一门适合那些医师们练来防身的玩意儿,结果当年却被你用不正当手段给骗到了手,害得我们帝都学院至今都跟鬼医谷不曾有过来往。

    说起这鬼医谷,那话可就长了。几百年前鬼医谷跟帝都学院的交情还是不错的,不过在二十年前因为某位大长老偷学了人家的绝学后,帝都学院跟鬼医谷差点打起来。

    鬼医谷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全是出医师的宗门,医师在这个大陆历来都是弱势群体,幸好有个鬼医谷让得那些学医的医师们有了靠山。

    医师这种职业很少有能修炼的,但这种强者为尊的世家里,不能修炼就等于是没牙的老虎处处受人欺负,可是鬼医谷的开宗祖师却是个奇才,不仅开创了专门庇护医师的鬼医谷,更是自创了一门适合柔弱的医师所修炼的功法武技。

    这本功法武技正是拈花一指。

    拈花一指是根据人体周身的奇经八脉而来,作用就如什么点穴神功,一点一个一准。不仅被点到的人动惮不得,修至大成后更是能达到让人散功的惊人地步。

    而且人体的奇经八脉各不相同,每点一处穴,达到的效果都各不相同,若是再配上鬼医谷的逍遥步法,别说是武修者,就算是灵修们也是头疼不已。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全是医师的宗门会历经几百年都无人敢去招惹的原因。

    烈重渊在藏书阁无意间发现了‘拈花一指’和‘逍遥步法’的功法典籍,在翻看了几页后便欣喜发现了这功法的不同之处,然后便有了今日这场决斗。

    显然烈重渊觉得这拈花一指用来对付轩辕天心的言灵术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另一边避开烈重渊这一指的轩辕天心却是神色有些诧异,虽然她并不知道什么是鬼医谷或者什么是拈花一指,但是烈重渊那一指点向自己咽喉的动作,让得她想起了一个人来。

    那个人便是她四哥的好兄弟兼同学——唐子睿,古武唐家人有一门绝学叫做点穴手,哪怕是隔着十数米远的距离,只要气劲一发,一点一个准。

    轩辕天心盯着烈重渊的目光有些奇异,忍不住好奇问道:“烈学长你刚刚使用的便是你所说的新玩意儿?”

    烈重渊闻言咧嘴一笑,道:“正是!”见轩辕天心一脸的好奇,烈重渊也不隐瞒,继续道:“这是我在藏书阁内发现的,这门武技叫拈花一指,听起来挺有意境的,不过这用处也不错,刚刚那一指若是点上了你,只怕这会儿你就无法开口说话了。”

    听得烈重渊的话,轩辕天心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果然是点穴!

    “烈学长这么不遮不掩的告诉我,你也不怕让我心生防备,然后你就更点不住我了吗?”轩辕天心挑眉笑问。

    哪知烈重渊闻言更是笑得有些得意,道:“小丫头,我既然敢告诉你,难道你认为这门武技还怕你心生防备吗?”

    轩辕天心闻言眯眼,烈重渊笑眯眯地道:“这可是防都防不住的啊。”

    话落,只见烈重渊的身影再次变得虚幻然后消失不见,下一秒却又突然出现在了轩辕天心的近前。

    轩辕天心抬手一掌挥出,脚下轻点瞬间暴退拉开了二人的距离,盯着烈重渊暗想果然是防不胜防,且不说那点穴的手法,就算是他的这身法都是太过缥缈诡异,连一丝痕迹都寻不到。

    瞧得轩辕天心暴退拉开了距离,烈重渊便忍不住笑了,盯着她戏谑道:“你这样一直躲能躲到时候?你可是近战,拉开了距离还怎么打?”嘴上的话说完,烈重渊更是在心里得意的默默补充,再加上你又有意不愿意暴露了你的天语术,跟我拉开这么远的距离,当着这满场众人的面上,你又准备怎么使用天语术?

    轩辕天心盯着烈重渊不语,即便是他不将心里腹诽的话说出来,可是轩辕天心也同样看懂了他心中所想。

    “小丫头,咱们光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啊。”烈重渊嘿嘿一笑,继续得意道:“你这么躲能躲到什么时候?一旦将战气耗尽,你对上我连躲的能力都没有。不如这样…你若跟学长认个输,咱俩就算扯平了,这场决斗就不继续了怎么样?”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认输?!

    自从练了霸王枪决之后,轩辕天心也同样继承了霸王枪决中的霸道那一面,认输这两个字,如今可不在她的字典当中。

    盯着烈重渊的眸光渐渐便得深幽,轩辕天心突然道:“三招!”

    烈重渊:“?”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所说的三招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突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漫不经心地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皱褶,看着烈重渊慢悠悠地道:“决斗依然继续,三招之内我若没将学长你踢下擂台便是我输,但学长若是被我在三招之内给踢下了擂台,那么不仅是燕学长得卖身给我一年,烈学长的卖身时间再加一年!”

    烈重渊闻言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随即眸光渐渐变得深邃起来,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认真的?”

    “自然。”轩辕天心含笑点头。

    见她说的这么认真,烈重渊心中咯噔一声,暗想这小丫头该不会是不准备再隐瞒自己的天语师能力了吧?

    但是又想到拈花一指的功效,烈重渊眼珠子转了转,觉得或许自己可以考虑一下她的这个提议……

    不得不说,烈重渊还是不了解轩辕天心,因为了解轩辕天心的大圣在听见她说出这番话后,透过意识海看向烈重渊的目光中就多了一抹同情之色。

    傻小子,你又得被这个丫头给坑一把了啊。

    见烈重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轩辕天心再次笑问道:“怎么样啊烈学长?你若是考虑好了,咱们就开始。”

    烈重渊眨了眨眼,看着轩辕天心道:“可以,三招你若将我踢了下去,我的卖身期再加一年。若你没有将我踢下去,不仅我们之前的承诺不算,你得听我一年的话,且天天为学长我打饭送饭。”最后说到打饭送饭时就有些咬牙切齿了,天知道这几日他被人嘲笑了多少了遍。

    轩辕天心见烈重渊答应后立刻就笑了,“好,咱们一言为定。”

    “小丫头,托大了可不好。”烈重渊撇了撇嘴,虽然天语师的确厉害,可是三招之内想要将自己给踢下擂台,这也太托大了。

    托大吗?

    轩辕天心悠悠一笑,她从来都是量力而行的啊。

    见轩辕天心一脸莫名的笑容,烈重渊眸光一动,然后率先出手。

    再次诡异消失然后拉近了二人间的距离,烈重渊还来不及高兴,却发现这一次轩辕天心却是连躲都没有躲的意思。

    烈重渊眉心一皱,事出有因必有妖,这丫头想要干什么?

    不管轩辕天心咬干什么,烈重渊的心中也是悄然警惕了起来。

    然而就在烈重渊的一指快要点上轩辕天心的同时,轩辕天心却动了。

    身子一侧避开了他,同时双手结印。

    场外看台上的南宫寻跟素问在瞧见她的动作后齐齐眉心一跳,这手势……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咔嚓——!’

    烈重渊傻眼,且感觉自己的神经齐齐崩断!

    这又是什么鬼?!说好的天语术呢?你特么玩老子?你一个天语师用灵修的灵术是什么意思?!

    ‘哗——!’

    烈重渊被定住,全场在静默一瞬后哗然。

    而比这些人更为震惊的却是南宫寻跟素问,特别素问,整个人都是嗷地一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若说轩辕天心是一个拥有四种属性的武修者,素问在爱惜人才之际也不过是对武修系能收到这么一个天才而有些羡慕,可当发现轩辕天心用出灵力之后,那羡慕就直接变成了愤怒。

    饶是一向沉稳的素问大长老这会儿也不得不急眼了,那可是灵修啊!是他们灵修系的宝贵资源!这么一个宝贝居然跑到了武修系去了!

    开什么玩意!

    不仅是素问觉得这心里怒吼这一句话,其他人也同样在怒吼这一句啊。

    开什么玩笑!说好的四属性武修天才呢?你怎么突然又用出灵力了?!

    场外等人的反应是什么估摸轩辕天心是顾不上了,她这会儿笑眯眯地看着被定住且一脸跟吃了屎的表情的烈重渊,悠悠地道:“第一招!”

    烈重渊:“……”去你妹的第一招,你丫第一招就将老子给定住了,还要后面那两招干什么啊!目光幽怨地瞪着轩辕天心,有些咬牙切齿:“小学妹,你又玩我。”

    知道烈重渊说的是什么意思,轩辕天心故作娇羞的一笑,道:“我低调嘛!”

    烈重渊一脸木然,你低调个屁!又是武修又是天语师,如今居然又用出了灵术,你这么牛,你咋不上天呢?你咋不跟太阳肩并肩呢?!欺负我一个单一武修,有意思么?

    看着烈重渊控诉的幽怨目光,轩辕天心却是一点都没有任何的愧疚,笑眯眯地目测了一下他俩跟擂台边缘的距离,然后笑容可掬地对着一脸大写的生无可恋的烈重渊道:“烈学长可要记得你的承诺,我会轻点踢你下去的。”

    烈重渊嘴角一抽,他想说别踢,我认输我自己下去。可是还来不及开口,便见轩辕天心微微转了过身站到了自己的背后,接着便是一脚踢在了他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然后他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小丫头!你居然踢我的屁股!”飞出去的烈重渊悲愤的大吼了一声,整个人呈抛物线,咻地一声飞下了擂台。

    ‘嘭——!’

    一声沉闷的落地声,烈重渊发出嗷地一声惨叫。

    所有人都愣住了,估摸都是没想到烈重渊居然是被这样给踢下了擂台。

    休息区,燕君折一脸不忍直视地抬手捂住了眼睛,他总算明白了上次这家伙为何输得这么惨了。

    灵武双修啊!

    这小丫头可瞒得真严实!

    ‘哗——!’

    斗技场中再次爆发热烈的欢呼声,这次观战的学员们看激动了,可再激动也比不上看台上的南宫寻跟素问,当然还有休息区里的容馨。

    一个拥有四种属性的灵武双修,那是什么概念?!

    三人在全场的爆发中齐齐掠上了擂台,原本轩辕天心还笑眯眯地看着飞出擂台的烈重渊来着,结果当瞧见朝着自己气势汹汹掠来的三人后,轩辕天心后知后觉地头皮一麻。

    完了,装逼被雷劈,她居然忘记了容馨老师还有那两位闲得发霉的大长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