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2:爱心早餐满满都是情

正文 052:爱心早餐满满都是情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啊——该死!”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一声惨叫外加一声怒吼打破了妖王府的平静,王府内已经早起的下人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后院深处的清池苑,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是他们家殿下又被打了。

    院子里,避水金睛兽用两只爪子死死捂住耳朵,然后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而屋内,轩辕天心一脸铁青的瞪着被自己踹下床的某人,心里却在抓狂。

    “大圣,为什么他会睡在我的床上!?”

    意识海中,大圣一脸没睡醒地翻了个身,睡意朦胧地道:“昨儿半夜摸进来的,我叫过你,只是你没有醒而已。”

    轩辕天心:“……”说好的防火防盗防皇明月的呢?大圣你没叫醒我就不知道多叫几遍吗?

    大圣懒懒地掀开一半的眼皮,嘀咕:“又不是没睡过,本大圣瞧着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咱们修炼者不拘这些小节。”

    闻言,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向是青再是紫,最后慢慢演变成黑黝黝的一片。

    大圣你这样也太不靠谱了啊!

    轩辕天心在心里抓狂,皇明月也同样有些抓狂,他睡得好好的被人给一脚踹下床,又有着严重的起床气,他没有跳起来杀人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你这个女人大清早的干什么!?”皇明月揉着被摔疼的某处,冲着轩辕天心咬牙切齿的道。

    轩辕天心回神,怒瞪着他,同样是咬牙切齿:“你居然还敢问我是干什么?”唰地一下跳下床,也顾不上二人其他什么,直接扑向他掐住他的脖子,怒道:“说!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我昨日是怎么跟你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擅自越过那道珠帘,你昨日是怎么答应我的?”

    皇明月被她这么一掐一吼也立刻回过了神,边嚷着让轩辕天心松手,边道:“这是个误会!”

    “去你妹的误会!”轩辕天心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真的!”皇明月一脸无辜,“爷有梦游症。”

    “呵呵!”轩辕天心冷笑,梦游症?当她傻逼呢,会相信他的这种鬼话。

    估摸是见轩辕天心不相信,明月大爷立刻抬手指天,“爷从来不说谎。”

    轩辕天心冷眼看着他,你丫这句话就是在说谎。

    “丫头,这死东西昨天摸进来的时候还真的是一副游魂状态。”意识海里的大圣突然来了一句。

    轩辕天心一愣,但随即木然道:“大圣你真的相信?难道他不会装?”

    大圣耸了耸肩,表示他只是说出当时的情况,相不相信就另说了。

    皇明月见轩辕天心掐着自己却在发愣,不过一双眼珠子却在闪烁,顿时双眸一眯,也不管自己的脖子是不是还被她掐住的,若有所思的盯着她问道:“你在想什么?爷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

    轩辕天心回神,瞧着皇明月那双眸微眯的模样,顿时松开手,道:“没什么。”

    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你躲闪什么?怎么又会突然松开爷?

    皇明月眯着眸子瞅着她,这女人有些不对劲。

    爬起来凑近她几分,然后左右打量一番,就在轩辕天心被他打量的有些发毛的时候,皇明月却突然道:“爷怎么觉得你这个屋子里除了爷跟你以外还有其他的人?”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顿时咯噔一声,然后抬眸怒瞪着他,道:“你是还没睡醒吧?”

    皇明月幽幽地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才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又从怀里摸了个什么东西出来丢给她,道:“给。”

    轩辕天心被砸了一身,然后抬手接住,发现他丢过来的东西似乎是羊皮卷轴,皱眉问道:“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东西。”皇明月嗤了一身,然后一手将她拨开了一点,悠悠地又爬回上了床,躺下道:“爷昨儿半夜去宫中给你偷出来的东西呗。”

    嗯?

    轩辕天心眼睛一亮,立刻将手中的羊皮卷轴打开,一眼就瞧清楚了里面的内容。

    鬼影迷踪步跟玄冰掌!

    瞧得轩辕天心捧着功法眉开眼笑的模样,明月大爷顿时哼了哼,道:“为了这两本东西,爷昨儿晚上可是去当一回梁上君子,还差点被宫中的那老家伙给发现,你说说爷容易么?结果爷刚睡没多久,就被你这女人给一脚踹下了床。”

    “那也是你活该。”轩辕天心将两本功法当宝贝的收进轩辕古金镯内,然后斜睨了床上跟个无赖般的某人,心道老娘还被你丫的给吓了一大跳好不好。

    谁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会不惊的,她没立刻抽刀宰了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没良心的女人。”皇明月不满的嘀咕了一声,然后翻身抱住被子就一副又要继续睡的模样。

    轩辕天心一瞧见他这样子就觉得眼疼,立刻动手去推他,“你的房间在那边,别睡在我的床上,出去。”

    明月大爷不理,抬手用被子将自己的头给捂住了。

    轩辕天心见状气得咬牙,不过转头看向窗外,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心知不能再跟这东西继续磨蹭下去,否则她今日去教室又得迟到了。

    而且迟到什么的还是其次,关键是不能让随风哥哥发现她没有住在宿舍里。

    对着裹在被子里的人又是一顿猛揍之后,轩辕天心这才气喘吁吁地跑到暗室里去换衣服。

    皇明月被一顿闷揍后也是一声不吭,不过在发觉揍了自己后人却跑了,顿时将被子一掀,伸头往屏风后的暗室瞧去。

    可惜,那屏风虽然是楠木雕花缕空的,但是暗室的门却是被关得严严实实的。

    没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一幕,明月大爷立刻又蔫了回去,嘀咕:“就你那二两肉跟小馒头有什么好遮好挡的。”

    话音刚落,明月大爷就听见大床角落里突然传出一个‘噗呲’的喷口水的声音。

    细长妖娆的凤眸危险的一眯,明明一脸慵懒且没怎么睡醒的人,却跟一只身手矫捷的猎豹般,噌地一身翻身跳起直接扑到了声音传来的角落。

    随后,只见做鹧鸪状的金翅大鹏被皇明月给拎了出来。

    金翅大鹏眼角不停地抽搐,而明月大爷脸上的危险神色却是越来越浓。

    “你这小鸡崽为什么会在她的床上?”

    听得某人不善的语气,金翅大鹏身子抖了抖,虽然没吭声不过心里却在道:老子怎么不能在这里,那丫头睡觉的时候从来都是把老子放在身边的。

    不过明月大爷可不会管是不是轩辕天心就金翅大鹏放在床上的,只见他一张俊脸十分的阴郁,磨着牙道:“凭什么爷就得偷偷摸摸的等那女人睡着了才能摸上来,你这只小黄鸡却能安安稳稳的睡在这里?谁允许的?给爷滚蛋!”话落,只见挥手一扔,将金翅大鹏给扔了出去。

    “皇明月——!”

    轩辕天心换好衣服一出来就瞧见皇明月就金翅大鹏给丢出去的那一幕,顿时怒了。

    见金翅大鹏虽然被丢了出去,不过却在半空扑腾了几下翅膀又悠悠落了地,轩辕天心这才似松了口气般,然后一双眼睛喷火似的瞪着床上一脸‘爷什么也没干’的家伙,咬牙怒道:“你想死是不是?”

    明月大爷立刻抬头望床帐顶。

    轩辕天心见状,额前青筋跳得欢快,颤着手指着他,怒道:“再有下次,你看我揍不揍死你!”

    明月大爷闻言眨眼,心想下次爷也照扔不误,只要不被你看见就是了。

    “金翅,走了。”轩辕天心一眼都不想看那死东西,招呼上金翅就要出门。

    明月大爷一听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爷送你去。”

    “滚蛋!”轩辕天心回身怒瞪着他,威胁道:“不许跟着我去学院,否则我立刻回宿舍住。”

    “你这女人东西到手了就想变卦?”明月大爷也怒了,“凭什么不让爷跟着,爷是见不得人吗?”

    “你太作了!”轩辕天心木着脸盯着他,道:“你确定你要跟着我一起去?若是被谁瞧见了传到我两个哥哥耳朵里,你觉得到时候我是住宿舍还是住你这里?”

    明月大爷闻言俊脸一黑,但又不得不受她这个威胁,不甘道:“那让秋秋送你去。”

    想着妖王府里学院还是有着一段距离,轩辕天心只犹豫了一瞬便点头同意:“可以。”话落,又不放心般地警告道:“不许偷偷跟来。”

    明月大爷哼了一声后重新躺了回去,“你真以为爷稀罕不成!”嘴上说着不稀罕,心里却恨得磨牙。

    爷一定得想个办法将轩辕家的那两兄弟给偷偷捏死!

    轩辕天心倒不知道他心里在琢磨着什么,只是见他又躺了回去,这才满意地哼了哼,然后抱起金翅大鹏就出了门。

    门口,秋棠早就一直等在了这里。

    见轩辕天心出来,立刻笑得见眼不见牙,“天心姑娘,属下负责送你回学院。”

    秋棠身得高大,又长着一张特别刚毅又特别男人的脸,但他这幅硬汉的容貌却做出这么献媚的表情,的确是让人觉得有些毁三观。

    轩辕天心一脸黑线地看着献媚又狗腿的秋棠,抽着嘴角点点头,然后二人一道出了院子。

    马车早已在王府大门外备好,将轩辕天心请上了马车后,秋棠却并没有立刻上去,而是将他拎了一路的竹篮子递给了一脸懵的轩辕天心。

    “这是什么?”轩辕天心接过篮子,发现这竹篮子还有些沉。之前她就发现了秋棠身中的这玩意儿,还在疑惑他提个篮子干什么,结果却没想到居然是给自己的。

    秋棠闻言一笑,道:“这是昨儿晚上主子命人给姑娘你准备的,主子说你今日肯定会很早回学院,所以怕姑娘你饿着肚子上课,所以让厨房天未亮就开始为姑娘你准备的早膳。”

    居然是为她准备的早膳?

    轩辕天心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笑道:“我正想着要不要赶紧回学院然后抽时间去食堂呢,原来你们都准备好了。”

    “哪能让姑娘你这么麻烦,这些东西主子一早就想好了。”见轩辕天心笑了,秋棠立刻为主子说好话,“去帝都学院正好还有点时间,姑娘你也可以在马车里先将肚子填饱。”

    “嗯,谢了。”轩辕天心抱着竹篮子钻进了马车中,然后在关上马车门的瞬间,小脸上的表情却是有点发愣。

    秋棠见马车门关上后也笑了笑,跟着上了马车调转马头,赶着马儿悠悠地朝着帝都学院而去。

    车厢里,大圣似笑非笑地钻了出来,看着神色有些发愣的轩辕天心,戏谑传音道:“那死东西作是作了点,不过对你还当真好得没话说。”

    伸手掀开竹篮子,伸头往里面一瞧,再次一乐:“哟,瞧瞧这哪里是早膳啊,简直就是那东西满满的殷勤呢。”

    篮子里的东西并不多,除了用玉罐子装着的一罐热粥外,还有一碟水晶虾饺和一碟金丝燕窝糕。

    不过虽然只有这三样东西,但只看那热粥里的东西便知道制作过程必定繁杂而精细。

    大圣啧啧有声,本想再调侃几句,却不料轩辕天心突然抬手捏起一个虾饺塞进了他嘴里。

    轩辕天心的小脸不知为何有些发红,瞪着大圣羞恼道:“吃东西,将嘴给堵上。”

    把大圣的嘴给堵了,又捏起一个虾饺去堵金翅大鹏的嘴。

    大圣吃的双眼放光,嘴却依然没被堵住:“果然是爱心早膳,味道的确是不一样。”

    轩辕天心闷头喝粥,垂下的眸子有些闪烁不定。

    不过大圣好在还知道适可而止,又打趣了几句后便闷头吃东西不吭声了,否则真惹恼了这丫头,说不得他就没得吃了。

    ------题外话------

    不确定有木有二更,若是有二更的话估计也是在晚上十点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