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1:我只是护短而已

正文 051:我只是护短而已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白水水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然而却在半个时辰后,一名少女趁着夜色进入了无相殿在帝都的分部。

    无相殿虽然有他们自己从小培养的弟子,不过也一直在对外招收修炼者,对于自愿加入无相殿的修炼者也向来待遇不错。

    虽然待遇不错,可加入一方势力的前提便是必须要放弃自己的自由,所以大陆上有很多独行侠们都是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就这么给上了一把锁。

    估摸连轩辕天心她们都没想到白水水在狗急跳墙后居然会选择无相殿,不过白水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像她这样家族被灭,且又得罪了皇明月,就算是想要放弃自由加入一方势力,只怕除了无相殿也没有哪个势力会接收了。

    但轩辕天心这会儿自然没空去关心白水水干了什么,此时妖王府中,轩辕天心正一脸发黑的瞪着皇明月。

    “这就是你说的给我准备的房间?”轩辕天心脑门上的青筋蹦跶的欢快,看着眼前被打通且只挂了一串珠帘的房间,轩辕天心打死皇明月的心都有了。

    皇明月这死东西的确是给她重新准备了一间屋子,且还在他自己那间卧房的隔壁。但谁来告诉她两个房间中间隔着的那道墙哪里去了?

    看着那道消失不见的墙壁被换成了一道珠帘,别说轩辕天心被气得脸色有些发黑,就连躲在意识海的大圣在瞧得皇明月这神来一笔之后也不得不默默为皇明月点一个赞了。

    这家伙为了亲近轩辕天心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不过对于轩辕天心的怒气,显然皇明月要淡定得多,不仅淡定,他还特不要脸地看着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问道:“你也觉得爷的想法不错是吧?这么一来整个屋子都变得宽敞了不少呢。”

    轩辕天心看着某个一脸求表扬的家伙,心里却在暴躁的爆粗口。

    你妹!屋子是够宽够敞了,但是这跟自己和他住在一个屋子里有什么区别?

    那一道跟摆设似的珠帘有毛用啊?姐要的是空间!私人空间!

    不过很显然,明月大爷并不知道什么是私人空间。

    他兴致匆匆地拉过轩辕天心便挑开珠帘朝着里面走去,“这可是爷今儿让人特地收拾出来的,你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爷立刻让人给你换。”

    轩辕天心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自己最不满意的便是没了那道墙,你丫能将那道消失的墙给重新砌回来么?!

    但她也不过在心里这么想一想,因为轩辕天心知道,既然皇明月这死东西已经将中间那道墙给拆了,那么他就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给自己砌回去。

    不过好在轩辕天心在进去后发现这一道珠帘后面只是个外间,而自己睡觉的地方还在更里面的时候,小脸上的神色才算是微微好了一点。

    在明知道自己肯定是扭不过皇明月之后,轩辕天心也没有再想着去跟他浪费口舌争论什么,自然也没有再矫情的要求皇明月必须跟自己另外换一个房间。

    因为轩辕天心发觉,以皇明月的性子,哪怕他真的给自己换了一件房,估摸也同样还会搞出其他的什么事情。

    而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可是轩辕天心虽然是不得不低头,不过也必须要跟身边的这个神经病约法三章的。

    第一:没有自己的允许,皇明月不许擅自越过这道珠帘,否则她宁愿不要那什么地阶的功法武技也要立刻返回学院。

    第二同上!

    第三同样同上!

    皇明月虽然不爽,不过也还是怕惹恼了轩辕天心后这个女人当真会立刻返回学院。所以虽然明月大爷的心中不爽,不过却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皇明月是个闲不住的人,脑子里的想法也是一出接着一出,在用过晚饭后就直接筷子一扔,拉着轩辕天心非要出门遛弯消食。

    此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帝都中的大街上都是挂满了灯笼,夜市正好刚刚开始。

    因为快要临近惜缘节,不少商铺还有小摊子上都开始在准备过节的东西,所以相比平日更为热闹了一些。

    皇明月拉着轩辕天心满大街的闲逛,可苦了那些战战兢兢的小商贩,他们生怕这位爷突然神经病发作,让得自己连生意都无法做。

    不过好在这位爷心情似乎不错,只是拉着身边的小姑娘在每个摊子前溜达一圈,倒没做出什么折腾人的事情。

    这一来二去的其他人也就回过了味来,似乎只要那位未来的小王妃跟在一旁,这位爷看上去就会很正常。

    轩辕天心原本是一脸不情愿的,不过被皇明月拉着逛了一会儿倒也生出一丝兴趣,直到后面就是她在满大街的转,皇明月笑眯眯地跟在她的身后了。

    卖小糖人的、卖花灯的、卖面具的、几乎每个摊子都会被轩辕天心挤进去看半天,而皇明月也十分的上道,只要发现是轩辕天心多看了两眼的东西,立刻大手一挥——买。

    轩辕天心是看高兴了,皇明月也是买高兴了,可苦了跟在二人身后的春夏秋冬四人。

    一条街逛下来,四人手里都是拎的拎,抱的抱,每人手里都是拿满了东西,就差没往自己头上顶了。

    轩辕天心手里捧着一碗热腾腾的小点心,这边还在往自己嘴里塞,那边眼睛还滴溜溜盯在其他摊子上的小吃。

    皇明月手里顶着一串冰糖葫芦,看起来跟他十分的不搭,不过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心情不错的时候还会在众人见鬼般的目光中咬下一颗。

    瞧轩辕天心一双眼睛亮得惊人,皇明月笑眯眯地凑近,问道:“怎么样?爷的提议不错吧?之前让你跟着爷出来溜,你还不乐意呢,现在想想若是之前你没跟着爷出来是不是会后悔?”

    轩辕天心立刻点了点头,目光不离四周,兴奋问道:“除了这条街,还有什么好玩的?”

    “有是有,不过都没有这边热闹。”皇明月认真地想了想,道:“但惜缘节太快到了,那些地儿应该比这里也差不多。”

    说到惜缘节,似想到了什么般,皇明月明明还笑吟吟的俊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不爽的神色,盯着轩辕天心质问道:“惜缘节那日是你的生辰,为何你没告诉爷?”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正想着这东西怎么会知道她的生辰,但随即一想跟在自己身边的冬凛二人,立刻也明白过来了为何,道:“你现在不也是知道了么。”

    皇明月不高兴了,这两者之间根本不一样好不好?

    可是看着轩辕天心那一双亮的惊人的眸子,皇明月将原本不满的话又吞了回去,哼道:“听说那日你要带着那几个东西去荡剑山?那爷呢?”

    轩辕天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心想原本就没计划你的,可是却也知道如今这东西都已经什么都晓得了,定然是不可能将他给撇开的。

    而且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这些吃食,还有今日这家伙给自己买的那些东西,平心而论这人虽然神经病了些,可对自己还是挺好的,特别是昨日在他府上说开一些事儿之后,这家伙似乎对自己更好了,所以她要过生辰也不可能将他单独给撇开的。

    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道:“自然是一起去。”

    皇明月闻言满意了,“正好,从荡剑山回来便跟爷一起去宫中。”

    “那个……”轩辕天心小脸一皱,终于把目光从那些小摊子上收了回来,抬眸看向皇明月,一脸为难地道:“我不想去宫中。”

    “不想?”皇明月挑眉,问道:“为什么?”

    “不习惯。”轩辕天心皱眉,道:“我讨厌去陌生的地方,更讨厌去参加那些所谓的宫宴,我会睡着的。”

    见轩辕天心眼中不加掩饰的讨厌之色,皇明月再次一挑眉。就在轩辕天心以为这家伙会胡搅蛮缠必须要自己去的时候,哪知皇明月却是一点头,淡淡道:“既然讨厌那就不去了,爷也不去。”

    “唉?”轩辕天心眨了眨眼,有些愣怔地看着他,问道:“你也不去?你不去好吗?”她听说那可是皇室中的正式宫宴啊。

    “没什么不好,爷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皇明月嗤了一声,脸上看不出是个什么表情,但语气却有些冷,“爷也不喜欢那种宫宴。”说罢,他突然一笑,看着轩辕天心有些恶劣且故意地道:“每次爷去宫宴,总会忍不住想要杀人。”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她能感觉到皇明月是认真的,他的这话并不是在说笑。

    “想杀谁?”轩辕天心问。

    皇明月见没有吓住人,立刻没意思地撇了撇嘴,用一种不在意地语气道:“看不惯的东西都想杀。”随即脸色突然阴郁了不少,似不高兴的道:“但是却不能杀,杀了他们的话皇倾澜那狗东西又得来找爷哭半天了。”

    轩辕天心见他神色阴郁,然后拉着他往街边角落的一家卖馄钝的小摊子走去,“那里有买小馄钝,咱们过去尝尝。”

    皇明月抬眼瞅了瞅那路边的小摊子,虽然此时街上的人不少,可那卖馄钝的小摊子里却没什么人去光顾。

    一看那地儿就破破烂烂的,皇明月一脸嫌弃地道:“刚吃完饭,而且你刚刚也吃了不少东西了,爷记得我们出来是消食的。”虽然脸上很嫌弃也不怎么情愿,不过却依然顺从地任由轩辕天心拉着自己走了过去。

    卖馄钝的是个老头儿,身边还有个帮忙打下手的小姑娘,看那小姑娘的年纪,大概是这老头儿的孙女。

    这老头儿显然也是知道皇明月的,所以瞧得二人走了进来,一张老脸立刻吓白了不少,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轩辕天心有些无语地瞥了身边的人一眼,无声道:你看看你究竟做了多少缺德事儿,人家一见着你就被吓成了这样。

    皇明月明显是看懂了轩辕天心的眼神,用鼻子哼了哼,瞪着老头儿不爽地道:“瞧着爷干什么?没见过爷来吃馄钝吗?还不赶紧去给爷煮馄钝!”

    轩辕天心眼瞅着那老头儿都快吓得脚软了,立刻伸手在皇明月腰间狠狠掐了一把,掐的皇明月立刻嗷了一声。

    一把将人拉住,轩辕天心冲着害怕的爷孙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麻烦老板煮两晚馄钝给我们。”转头瞪了皇明月一眼,打趣道:“你们别害怕,他不吃人的。”

    小老头本来挺害怕的,不过看着轩辕天心那乖巧的模样,倒还真的平静了下来,连忙点点头,道:“小摊子简陋,还请殿下和姑娘不要嫌弃,小老儿立刻为二位煮馄钝。”

    轩辕天心笑了笑,然后拉着皇明月选了摊子最里面的一桌子坐了下来。

    皇明月一脸嫌弃的打量了一眼四周,嗤道:“你这女人想要吃馄钝又何必来这种破地方,爷带你去两仪轩不就好了。”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给了他一个‘你懂什么’的眼神,然后一脸自然地拿过桌上的小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道:“有时候并不是越高级越贵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平常东西也能有美味的。”

    皇明月闻言嗤之以鼻,歪理。

    见他不相信,轩辕天心将倒好的茶水往他前面一放,道:“你别不相信,这跟人其实是一样的。”

    “怎么说?”皇明月斜睨着她。轩辕天心笑道:“一个人若站得太高就很容易错过一些很平常的美好,而吃东西也一样,吃惯了山珍海味,也很容易错过一些民间最淳朴的美味。”

    皇明月闻言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炉灶旁那个热气腾腾的大锅,嫌弃道:“这就是你说的美味?”爷读书少,你别驴爷!

    “没吃过你又怎么会知道呢。”轩辕天心挑了挑眉,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问道:“刚刚你说你想杀的人是谁?他们?哪个他们?”

    皇明月一愣,却是没想到轩辕天心会突然问他这个,不过瞧着她看来的目光,皇明月撇了撇嘴,道:“一些不顺眼的东西。”

    轩辕天心看着他不语,不过心里却在飞快的想,这东西不会无缘无故露出这种杀气,显然是对他口中所说的‘他们’想杀很久了,但以皇明月的性子,一旦他想杀的人就决计会活不到第二日的,可关键就在皇明月想杀,却一直没杀,那这个‘他们’就有些意思了。

    能出现在宫宴中的人,除了皇室成员就只有宫中的大臣,皇室对皇明月的态度轩辕天心可是看在眼里的,特别是她一日来帝都时见到的皇帝和那位皇室守护者,前者就不说了,皇明月虽然对前者一脸的嫌弃,但前者却很是信赖皇明月,或者说真的将皇明月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

    至于那位皇室守护者天老,那就更是将皇明月当成了自己的眼珠子。

    所以皇明月想要杀的人首先就要排出这两位,至于其他的皇室成员,轩辕天心想了想,龙昊皇室子嗣单薄,除了皇倾澜外,似乎就只有两个公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兄弟,所以皇室成员也可以排除在外。

    那这个‘他们’就锁定在了大臣的身上。

    皇明月他掌管的可是整个龙昊国的军力,且据说他最开始可是从军队底层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上去的,虽然他在外的名声不怎么样,但军队里的人,不管是大到将军或者是小到一名普通的士兵都对皇明月无一不是敬重的。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随即暗暗道:那就是文臣了。

    都说文臣的一张嘴比刀还锋利,以皇明月的身世还有作死自己亲爹一家子的做法,在那些迂腐的文臣眼中定然是离经叛道且天理不容的事儿。

    皇明月想杀就没能杀的人,便是那些文臣了,因为若是真让他给全杀了,皇倾澜的确会哭晕在厕所的。

    轩辕天心脑子里想着事儿便一直没吭声,皇明月侧目看来,就见她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不用猜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抬手捏住她的脸,嗤道:“女人太聪明就不可爱了。”

    轩辕天心没好气地拍开他的爪子,道:“不可爱就不可爱,女人不聪明那就只能被人骗,与其被人当傻子骗,我宁愿不可爱。”

    皇明月闻言一乐,随即想了想似乎觉得她说的不错,点头道:“也对,蠢女人够多了,你还是别去挤了。”

    轩辕天心瞪了他一眼,突然问道:“宫宴一般做些什么?”

    皇明月哼道:“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吃吃东西,看看歌舞么。”

    “宫宴一般什么时候结束?”轩辕天心再问。

    皇明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口道:“一个多时辰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轩辕天心没理他,掰着指头算了算时间,一个多时辰的宫宴结束后应该没有过子时,也不算是错过了时间,或许也可以…。

    掰完指头后,轩辕天心突然抬头看着他,道:“说起来还我没见识过宫宴是什么样子呢,不如惜缘节的宫宴去看看吧。”

    “嗯?”皇明月挑眉,奇怪地看着她,问道:“你之前还说讨厌的,怎么这会儿又想去了?”

    “没什么啊。”轩辕天心摆摆手,道:“突然想起自己该去长长见识了而已,听说宫中的伙食不错,我还想尝尝宫中御厨做的美食不行吗?”

    话虽如此说,可是皇明月除非是个傻子才相信她的这番说词。

    细长的凤眸盯着她看了半晌,随即勾唇一笑,道:“既然想去那便去吧,免得那糟老头整日里担心爷的媳妇儿会跑掉。”

    正说着,二人的馄钝也煮好了。

    七八岁模样的小丫头小心翼翼地捧着瓷碗端了过来,然后怯生生地看着二人,道:“二位客人请慢用。”

    轩辕天心瞅着小姑娘长得可爱,又想到之前皇明月将人家小姑娘也吓得不轻,立刻冲着小姑娘眯眼一笑,然后将刚刚在街上买到一个小面人递给她,道:“谢谢,这个是我多买的一个,姐姐送给你玩怎么样?”

    小姑娘看着眼前的小面人,咬了咬唇,一副想要却要不敢要的神色。

    轩辕天心见状立刻将小面人塞到她手中,然后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没事儿,姐姐送你的你就拿着。”

    小姑娘看了看手中的小面人,又抬头瞅了瞅一旁有些可怕的妖王殿下,不过在发现妖王殿下并没有不高兴后,这才朝着轩辕天心甜甜一笑,道:“谢谢姐姐。”

    “乖,自己去玩吧。”轩辕天心被这一声‘姐姐’给叫的心情顿时大好,然后再次摸摸了小姑娘的头,才让她离开。

    等到小姑娘兴高采烈的跑去自己爷爷身边后,皇明月这才挑眉看向笑得一脸愉悦的轩辕天心,问道:“你喜欢?”

    轩辕天心眼皮子一跳,突然想起某位爷那种‘你喜欢就买下’的土豪作风,生怕自己说一声喜欢后这位爷就要立刻强买人家的孙女般,摇头道:“只是想起了我小时候罢了。”

    轩辕天心不愧是了解皇明月,这位爷刚刚还真动过要将小姑娘强买下的念头,不过见轩辕天心说起自己的小时候,明月大爷立刻眸光一动,问道:“你小时候?”

    “嗯。”轩辕天心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吃了一个馄钝,眯眼道:“我小时候也喜欢这些小玩意儿,以前出去玩,三姐他们都会给买很多,而且还是各种各样的。”

    “你还有姐姐?”皇明月来了兴趣。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怎么没有姐姐了?除了姐姐我还有三个哥哥呢。”话落,又补充道:“不对,我又多添了一个妹妹。”可惜妹妹她只看了一眼就被丢到了这鬼地方来了。

    “那他们人呢?”皇明月眯眼看着她,发现这女人的神色似乎有些没对。

    “我也不知道……”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随即目光一凛,抬眸瞪向他,“你想套我的话?”

    “没有。”皇明月立刻否认,撇嘴道:“爷只是在想你姐姐是个什么模样,跟你像不像而已。”

    “我三姐?”轩辕天心立刻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哼道:“我三姐你就别想了,你这样的还不够我三姐一巴掌!”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明月大爷立刻不乐意了,瞪着她怒道:“爷是那种人?你才是爷媳妇儿,爷岂会再去想你什么三姐!”

    轩辕天心翻了个白眼,对于那什么媳妇儿的话有些嗤之以鼻。

    估摸是看懂了轩辕天心那不认同的神色,明月大爷更怒了,不过他还没说什么,便被轩辕天心抬手塞了一个馄钝到嘴里,“吃你的东西别在这么嚷,赶紧吃完好回去了。”

    被一口馄钝给堵在嘴里,明月大爷的脸色有些发黑,不过当他发现这个女人是用自己吃过的筷子,且还是从她碗里夹出来的馄钝后,那张如妖的俊脸上立刻又露出了满意且嘚瑟的神色。

    素来有洁癖的明月大爷不但没有嫌弃的将嘴里的馄钝给吐出来,反而还吃的很高兴。

    至于什么洁癖……呵呵,见鬼去吧,没瞧见这女人是想要跟爷间接接吻么!

    轩辕天心是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将那装着馄钝的瓷碗给扣在他的脑袋上,顺便送他两个字——滚蛋!

    二人在吃完馄钝后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才回了王府,轩辕天心又警告了皇明月没有她的允许不许越过那道珠帘后,方才抱着一大堆买的小玩意儿回了房。

    等轩辕天心洗完澡出来坐在床上整理晚上买的那一堆小玩意儿时,一直藏在她意识海中没吭声的大圣却是突然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丫头,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去参加那什么宫宴了?”

    轩辕天心整理东西的手一顿,然后随意道:“没什么,突然想去了呗。”

    大圣嗤了一声,戏谑道:“小丫头你可别诓本大圣,你是本大圣教出来的徒弟,你那脑子里在想什么可瞒不过我。”话落,笑眯眯地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那个死东西了?居然还为了他改变主意跑去参加宫宴。”

    轩辕天心眸光闪了闪,不怎么在意地道:“我护短呗。”

    “护短?”大圣怪笑了两声。轩辕天心神色不变,点头:“当然,再怎么说我现在跟他也是一条船上的人,别人说他也就是在说我,我怎么可能会当做没看见。”

    “那你想怎的?”大圣来了兴趣,或者说是唯恐天下不乱。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冷笑道:“不怎么样,就是去看看有谁敢嚼舌根子,然后想个办法杀鸡儆猴而已。”

    “嘁!难道他自己就不会做?”大圣嗤鼻,“那东西自己都忍了下来,还需要你去杀鸡儆猴?”

    “他做跟我做的效果会不一样。”轩辕天心将床上的东西给整理完后又一件一件的拿去放好,方才慢悠悠地道:“有些人不是看不上他么,想看他的笑话,那我便让那些人看看是谁的笑话更好看。”

    大圣闻言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嘀咕:“还说不是对那家伙上心了,瞧瞧这杀气,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些人得罪的是你呢。”

    轩辕天心往床边走的脚步一顿,随即淡淡道:“大圣你想多了,这跟上不上心没多大关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从认识以来皇明月也算是帮过我不少,我只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轩辕家的人向来恩怨分明,记仇也同样记恩。”

    ------题外话------

    节日快乐,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