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0:所谓世交

正文 050:所谓世交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下午的实战课果然如随风所说的一样,容馨没有放过轩辕天心。这次容馨倒没有再从内院找人过来跟轩辕天心切磋,而是她自己亲自上场了。

    一班二十多名学员分别分为两人一组对练,一群学员们被分配完毕,独独留下了轩辕天心一个人单了出来。

    瞧得容馨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轩辕天心也只能咬牙拼了。

    灵武双修可不是那种单一的修炼者可以比拟的,在跟容馨的对练中,也只有轩辕天心才知道这个中的艰辛跟酸爽。

    不过轩辕天心虽然被容馨虐了整整一下午,可心里却十分的想得开,在容馨宣布实战课结束后,轩辕天心累趴在地上暗搓搓的想——等以后她的实力强大了,她同样可以这样酸爽的虐人,老娘不仅是灵武双修,老娘还有言灵术呢!

    自我安慰一番后,被虐了一下午的受伤心灵果然得到了极大的调解。

    红莲将累瘫在地的轩辕天心一把扶起,看着一身狼狈的人,有些心疼地道:“之前我在一旁看着时就觉得容馨老师下手有些狠,果然身上带伤了。”

    随风同样是心疼的,不过比起红莲来却要好一点,“修炼者哪有不受伤的,我记得大哥好像有抹外伤的药,待会我回去拿了给你们送来。”

    “没事儿的。”轩辕天心笑着摆摆手,拒绝道:“我还没那么脆弱,伤药什么的就不用了,睡一觉起来保管都好了。”

    “药还是要抹的。”随风瞪了她一眼,道:“实战课天天都有,看容馨导师的模样,估摸以后你的对练对象就是她了。一次不抹药还没什么,但天天这么受伤也不行啊。虽然说修炼者哪有不受伤的,可你总归还是女孩子。”

    话落,随风转头又看向红莲,“小红莲,你先带小五回去,我去拿了药就给你们送到宿舍来。”说完,随风就先一步走了。

    轩辕天心有些无奈地看着随风跑远的背影,刚刚是谁说的修炼者哪有不受伤的?这么快就又变了。

    “走吧小五,咱们先回去。”

    红莲伸手将轩辕天心扶好,结果却被轩辕天心一拉,然后神秘兮兮地道:“红莲,我跟你说一件事儿,你可一定要帮我。”

    红莲诧异地看着她眨了眨眼,不过立刻点头,“好,不管什么事儿我都会你的。”

    轩辕天心闻言有些讪讪的一笑,摸着脑袋道:“那个…就是这段时间我先不回宿舍了,你先帮我瞒住随风哥哥和随云哥哥。”

    “你回宿舍?”红莲一惊,接着问道:“小五,你不回宿舍要去哪里?”

    “皇明月那家伙的府里。”轩辕天心耸耸肩,瞧着红莲猛地瞪大的眼睛,立刻道:“你可别瞎想,是这么一回事儿……”说着就贴近红莲的耳边,然后一阵嘀嘀咕咕。

    两个小姑娘本来就长得漂亮,站在一起说悄悄的模样就跟一道漂亮的风景般,虽然操场上此时没有多少人,可依然成为了不少人瞩目的焦点。

    半晌后,红莲眨眨眼,犹豫道:“可是随云大哥他们若是来宿舍见不着你,我该怎么说?”

    “你就说我在修炼。”轩辕天心想了想,道:“只要你帮我瞒过这半个月就好了,至于怎么瞒过去……”轩辕天心一脸严肃地看着红莲,然后抬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沉重道:“那就要看红莲你的了。”

    瞧得轩辕天心这么严肃的表情,红莲也是立刻神色一肃,就跟接到了什么重大的任务般,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好,小五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这半个月瞒过去的。”

    “果然是好朋友。”轩辕天心闻言咧嘴一笑,然后催促道:“那红莲你现在赶紧回宿舍去,等随风哥哥送药来时,你就说我在洗澡,我也要先闪了。”

    “好,我马上回去。”红莲再次一点头,然后一溜烟地往宿舍的方向跑了,她必须要抢在随风二哥去她们宿舍之前跑回去。

    看着红莲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远了,轩辕天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般地揉了揉身上隐隐发疼的地方,然后才转身朝着学院的大门口走去。

    “小丫头片子以前没少干这种事儿吧?”

    大圣虽然在轩辕天心的意识海里,可是将外面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这边红莲刚走,大圣就立刻出声道:“这骗人的把戏多熟练啊。”

    轩辕天心面色不变,在心里哼了哼,用意念传音道:“每个少年人都有这么一段叛逆时期,翘翘课…放学晚回家什么的很正常啊。”

    “嘁!你这算是翘课跟晚回家吗?”大圣立刻嗤了一声,戏谑道:“你这是翘家,还是翘家跑到别的男人家去住,性质不同。”

    轩辕天心原本走得好好的就突然停住了,小脸有些发黑,磨牙道:“那中午那会儿是谁给我收拾东西最积极的?又是谁在中午的时候都恨不得将我赶去皇明月那家伙的府里的?”

    大圣立刻不吭声了,抬头望天一副‘本大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神色。

    可是大圣不吭声了却不代表轩辕天心她会不吭声啊,轩辕天心哼了哼,继续磨牙:“大圣啊,我是你的徒弟吧?”

    大圣眼珠子转了转,继续不吭声。

    轩辕天心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哼道:“徒弟的本事都是师父交出来的,可师父除了教我什么是战意和一套棍法外就什么厉害的功法武技都没有交给我,大圣师父啊…你说说我怎么就这么的可怜呢?为了骗人家的两本功法武技,我还得靠卖自己…。”

    大圣师父是彻底没声儿。

    轩辕天心哼哼唧唧就差没有抬手抹泪话凄凉了,继续期期艾艾地道:“我可是个正经姑娘,我也知道跑去一个男人家里住着是于理不合,我也不想去啊……大圣师父,要不咱不要那什么地阶功法了。您是大圣,可比天齐,您将您的一身本事儿都全部交给我,我还去稀罕别人的什么地阶功法啊,您说是不是?”

    可比天齐的大圣越发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轩辕天心等了半晌没等到大圣说话,将刚刚那期期艾艾的声音一改,一本正经地问道:“大圣,您说咱们是去还是不去?”

    大圣:“……”

    “不说话那就是不去了?”轩辕天心挑眉,然后一点头,转身就往宿舍的方向走,边走边自言自语地道:“其实我也不想去,谁愿意天天对着那么一个神经病啊。”

    结果……

    刚走两步,意识海中的大圣就跳脚了。

    “站住!谁说不去的?”

    轩辕天心眨眨眼,“可是于理不合呀。”

    大圣觉得自己就不该多嘴却调侃这丫头,结果倒好,这丫头倒是瞪鼻子上眼了。

    一口牙磨得咯吱咯吱响,大圣一张毛脸笑得有些狰狞,道:“咱们修炼者…不用拘泥这种小节。有人将东西送到你嘴边,不吃才是傻子。”

    这回轮到轩辕天心不吭声了,故作犹豫。

    大圣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声音放轻放柔道:“丫头,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别的什么不重要,咱们拿到功法才重要。有了功法你才能变强不是?师父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当真了呢?还有啊…那功法到手可是给你的,你若真不去,这损失还是你的。”

    轩辕天心闻言撇嘴,见大圣变相认错,然后又转身才学院门口走。

    边走边嘀咕:“你才是我师父,为什么你自己的本领不传授给我,非得要稀罕别人的。”

    意识海中,大圣见轩辕天心又朝着学院外走了,再才又躺了回去。

    将双手枕在脑后,大圣垂眸,淡笑道:“不是都说别人的才是最好的么。”

    此时正是学院放学期间,虽然学院里也有食堂,不过还是有着不少学员们都会外出吃饭。

    帝都学院的大门口向来是最热闹的,特别是放学时间段,学院大门口两边都有不少商贩在此做生意。

    可今日本该将学院门口给‘包围’的小商贩们却十分有默契的离得远远的,就跟学院门口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般。

    也不怪商贩们如此惊怕,因为门口的确是有可怕的存在,比如那辆妖王殿下的专用马车!

    帝都中人谁不认识妖王殿下的专用马车啊。

    而比那辆标志性的马车更可怕的还是马车旁阴沉着一张脸的妖王殿下。

    妖王殿下一身的阴冷煞气不要钱般地往外冒,那模样像随时都会爆发似的,只要有眼睛的人都不会不要命的往他视线里凑。

    笑眯眯的妖王殿下都会随时随地作死个人,而这种明显看上去已经心情不好的殿下,那就更会作死一片人了。

    等到轩辕天心从学院里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学院门口空荡荡的,而进出学院的人都是贴着墙根匆匆,低着头,行色匆匆。

    门口的小商贩们全部挤在角落,神色惊恐的望着马车旁的人,以某位爷为中心,他四周十米远都是无人敢靠近。

    轩辕天心:“……”这跟躲瘟神有什么区别?!

    然而某位神色阴沉的‘瘟神’在瞧见她出来后,那一身阴冷的煞气居然咻地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明明还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脸庞上就跟春回大地般。

    这变脸的速度也是叫人叹为观止!

    “你出来晚了!”

    皇明月跟个螃蟹似的横了过去,虽然嘴上似在抱怨,不过那眼中愉悦的神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轩辕天心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他伸手一摊。

    “?”皇明月盯着她白嫩的小手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

    轩辕天心只能开口提醒道:“我出来了,你说的东西呢?”

    “嘁!”皇明月立刻嗤了一声,一把抓过她的手,拉着人就往马车走,边走边哼道:“今儿晚上爷就去给你偷!”

    话落,又有些不爽地嘀咕:“真是个现实的女人,爷怎么觉得你就是为了那两本破东西才同意跟爷回府的?!”

    听得他嘀咕的话,轩辕天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这不是说的废话么!若不是为了那两本功法武技,她怎么可能会同意去他府里住半个月。

    被他给拉上马车,轩辕天心忍不住再次问道:“我们说好的是另外给我准备屋子的,你没有忘记吧?”

    “没有!”皇明月一把将她给塞进车厢,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房间就在爷的隔壁。”

    马车调转马头,然后晃晃悠悠地走了,四周心惊胆战的小商贩们依然能隐约听到马车中二人的对话声。

    等到马车终于走远,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后,这些人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松口气的同时,也有人忍不住小声地道:“都说这位殿下寻了一个小王妃,把那小王妃当心肝宝贝般的宠着,原本我还是不大相信的,如今这么一看后,那真是不相信都不行了。”

    “可不是,你们没瞧见那位殿下刚刚的骇人气势啊。结果那姑娘一出来,立刻就笑起来了。”立刻有人附和。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呗,希望这位殿下有了小王妃后,从此也不要再来折腾我们这些小人物了。”

    “那可不见得,也许有了小王妃后,这位殿下更闹腾了呢?”

    “唉……”

    人群中不时发出叹气和唏嘘声,而在这群小商贩当中,却有两个人的神色跟他们大不相同。

    “水水,别看了,先回去吧。”燕锦溪收回目光,然后轻轻推了一把身边有些发愣的白水水。

    白水水眸光一闪,随即垂眸搭下了眼皮,“锦溪姐姐,我白家没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燕锦溪被问得有些不自然,白家怎么没的她又如何不知道,据说当初白家中的一条狗都没有活下来。

    “水水啊,这些事情就不要再想了,至少你现在还好好的不是?”燕锦溪看着低着头不语的白水水,神色中闪过一抹不耐烦。

    她燕家跟白家以前的确是世交,可如今白家都没了,那世交的情分也随着白家的消失也差不多就这样了。更何况当初白家被灭的消息一出后,她便收到了家中的来信,让她千万别跟着白水水一起犯蠢。

    白水水得罪的是那位妖王殿下,所以白家没了,她燕家跟白家的势力一般无二,妖王既然能灭一个白家,那么同样能灭她们燕家,她可不愿意再得罪妖王而导致自己的家族也受到牵连。

    瞧着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白水水,燕锦溪有些心不在焉地道:“水水,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吧,如今白家只剩你一个人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话落,见白水水似乎愣在了那里,燕锦溪又敷衍的劝了几句,方才不耐地道:“我晚上跟别人约好要去藏书阁的,水水你若是不舒服就先回宿舍去休息吧。”

    听不到白水水的回答,燕锦溪是彻底不耐烦了,也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听进自己的话,转身便走了。

    直到燕锦溪走远后,白水水才缓缓抬起头,眼中的怨毒之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若不是你那日晚上突然叫住元天心一群人,我又怎么会跟她产生过节。如今我白家没了,凶手虽然是元天心跟皇明月,可你燕锦溪也同样是帮凶。”

    白水水的脸庞有一瞬间的狰狞,随即却又快速收敛,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已经完全被捏碎的食盒,白水水面无表情地往地上一扔,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世代交好?这就是所谓的世交?呵……

    欠了我白家的人,我白水水一个都不会放过。元天心如此,皇明月也如此,而你燕锦溪和凉薄的燕家也同样逃不过!

    ------题外话------

    我还以为今天会赶不上了呢,幸好…赶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