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7:天生变态!

正文 047:天生变态!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吃饱了就容易犯困……

    还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轩辕天心目前的情况用这两句话来说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记得自己迷迷糊糊睡着前明明是大中午的,怎么一觉醒来后,外面的天色就黑漆漆的一片了呢?

    即便是自己再能睡,也决计不可能将整个白天都睡过去,更何况……

    她僵硬地低头看了一眼锦被下的自己,她的裙子呢?!不翼而飞了?!不仅自己的裙子没了,身上还套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丝袍,这明显就是一件睡觉穿的里衣,且还是男式的!

    不用问,这么骚包的红色里衣,除了皇明月那东西外,她真的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将睡觉穿的里衣都弄得如此妖艳的。

    更让轩辕天心无法接受的是…她就算是只睡得再死的猪,被人扒了裙子换了衣服,也不可能察觉不到。

    一双狭长的眸子里有着火苗在跳动,最后渐渐演变成熊熊怒火,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几乎扭曲而狰狞,将口中的银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然而这一腔的怒火却憋在心头发泄不出,别提多难受了。

    为何发泄不出?因为她醒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可是整间屋子里除了她一个人外,那狗东西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她想要出去找人问清楚算账吧,可惜她目光扫遍了整间屋子,却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衣裙在哪里。因为当初住了宿舍,她为了给轩辕古金镯里腾出空间,将里面放置的衣物也一并拿了出来放在了宿舍的房间里。

    如今她身上的衣裙不见了,又没有备用的,她总不可能就穿着这么一件松松垮垮的妖艳里衣就跑出去吧?!

    “学院到了晚上可是有门禁的啊。”

    轩辕天心看着窗外的天色有些急眼了,在要不要裹着这件妖艳里衣趁着夜色奔回宿舍的想法中徘徊。

    奔还是不奔呢?

    奔的话说不定自己速度快一点,能咻地一下在别人还没看清自己的脸时就跑远了……

    但万一撞见个长老或者老师怎么办?以她如今在学院受到的关注,只怕自己刚刚一进入学院大门就被暗中的长老们给发现了,那丢脸可丢大发了。

    可若是不奔,这夜不归宿的名头就要落在自己头上了,特别是她房间里还杵着一个大圣。

    要是让大圣瞧见自己这个模样,只怕同样也会丢脸,且还会被大圣笑一辈子吧?!

    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都纠结成了一个包子,沉默皱眉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皇明月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轩辕天心这么一副凝重的模样,还以为她怎么了呢,轻手轻脚走近几许便听到她一脸凝重的在低低嘀咕什么。

    声音有些小,听得不是很清楚,所以皇明月又凑近了几许。

    然后便听得轩辕天心嘀咕的是——要不我裹着床单罩住头奔回去?

    皇明月:“……”

    轩辕天心低着头在要不要裹着床单奔回学院的问题上纠结,丝毫没有发现床边已经站了一个大活人。

    “怪是怪了点,但是罩住头也没人知道是我啊,要不试试看?”

    “噗——!”

    皇明月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呛住了,目光古怪地盯着床上的人,嘴角有些抽搐。

    他还以为这妞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儿呢,结果却是……

    还没在心里想完,床上的轩辕天心听到了动静,猛地抬头看来。

    当瞧见皇明月后,那一张漂亮精致的小脸在皇明月错愕的目光中立刻变得狰狞异常。

    嗷地一声掀了被子扑了出来,轩辕天心神色狰狞,咬牙切齿地掐住他的脖子,怒道:“皇!明!月——!你丫到底对老娘干了什么?说……我的衣服哪去了?不对,是谁脱的我的衣服?!”

    “死丫头…松手!”皇明月被掐得眼皮子翻了翻,这女人是把吃奶的劲儿都拿出来了吧?“先松开再说!”

    轩辕天心掐住他脖子的手松了松,却也没有拿开,瞪着他怒道:“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尿床了!”皇明月哼了哼。

    “你放屁!”轩辕天心眼睛都开喷出火来了,见这东西还是不正经,那掐住他脖子的手又开始收紧,“说!我的衣服呢?谁脱的?”

    一说到衣服,皇明月的眼珠子就闪了闪,嗤道:“除了爷还能是谁?”见轩辕天心眼中都有凶光闪现了,立刻又理直气壮地道:“睡觉哪有不脱衣服的?爷是好心居然还没有好报!”

    轩辕天心闻言额前青筋猛地跳了两跳,咬着牙逼问道:“这不可能,即便我睡得再沉,你脱我衣服我不可能不知道。说…你是不是还做了什么?”

    “爷什么都没做。”皇明月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她睡着后往香炉里扔了一小丢丢的安魂香。

    轩辕天心气得发抖,不过又找不到任何证据,只能松开手怒道:“将我的衣服拿来。”

    皇明月一得了自由立刻退了几步,方才摸着脖子哼道:“丢了。”

    “你!”轩辕天心是咬死他的心都有了,“你凭什么丢我的衣服?”

    “衣服脏了不就丢了么,还能凭什么。”皇明月嘀咕,然后眼珠子又转了转,眯眼笑道:“不就一件破衣服么,爷让人给你重新做,保证明日就能做好。”

    明日?

    轩辕天心小脸都青了,瞪着他怒道:“明日?那我待会儿回学院穿什么?”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你都不看天色的?”皇明月撇了撇嘴,然后挥袖就打开了窗户,跟个螃蟹似的又横到床前,哼道:“自己瞧瞧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大半夜的你回什么学院?”

    “大半夜?!”轩辕天心懵了,她见外面的确是黑得厉害,不过却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时辰,如今听得皇明月说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她一想到自己夜不归宿,整个人都不好了。

    伸手颤巍巍地指着眼前的人,轩辕天心气得眼发黑,“就算我睡过了,可你也该叫醒我啊。”

    “爷叫过,你没醒而已。”皇明月抬头看天,嘀咕:“爷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有你这么能睡的,简直跟猪一样。”

    话落,估摸是见轩辕天心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皇明月摸着鼻尖又凑过去了几分,道:“反正学院都已经禁夜了,你睡了这么一日不饿?爷刚刚让厨房正给你准备好吃的。”

    轩辕天心听见吃的东西后就立刻冷静了下来,一眼斜过去,睨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绝对不是。”皇明月抬手指天,那模样就跟要指天发誓一样,神色特别正经,但心里却默默地加了一句——才怪!

    “真的?”轩辕天心狐疑地瞅着他,她怎么就觉得这东西的话一点都不能让人相信呢?

    “真的。”皇明月一脸诚恳,那指着天的手都还没放下来,“爷若说谎爷就死全家!”反正他全家也死干净了。

    轩辕天心一巴掌将他指天的手给拍了下来,冷笑:“你全家好像就剩你一个人了吧。”说完,似察觉到这话好像不是什么这么说的,轩辕天心皱了皱眉,立刻又道:“随便找件衣服给我,我要回去。”

    “回去干什么?”皇明月倒不在意她刚刚的那句话,反而更在意她居然这么晚了还要回去,立马不干了。“那大门已经禁夜,你这个时候回去也不怕被暗处的那些老家伙盘问啊。”

    “我更怕的是红莲他们担心。”轩辕天心没好气地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拽紧胸前的衣襟,这都什么里衣啊这么松松垮垮的。

    “那就不用担心了。”皇明月闻言眯眼一笑,那爪子就开始不规矩地往她腰上搂。边搂边道:“爷见你那会儿睡得沉,所以让秋秋去你宿舍打过招呼了,你屋里的那女人都知道你在哪,不会担心的。”

    打过招呼了?

    轩辕天心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别处去,只知道红莲他们不用担心就好,也就没在坚持。

    想着既然是半夜了,那就不去折腾了,睡了这么久她早就饿了。

    点点头,“那好,吃的呢?”什么都没有填饱肚子重要。

    皇明月眼珠子一转,道:“急什么,弄好了后秋秋总会端过来的。”说着将她往屋内桌边一带,笑得有些坑爹地问道:“妞,你知道爷刚刚干什么去了吗?”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她都睡得连自己衣服被换了都不知道,哪里还晓得他去干了什么。

    将她往凳子上一按,让她坐下后,皇明月才笑眯眯地道:“半个月后不是要去万兽峡谷么,爷去给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准备‘大礼’去了。”

    轩辕天心很想问问他口中的‘大礼’是什么,可是看着这东西眼中闪烁着变态般的阴笑,轩辕天心立刻将自己的好奇又给压了回去。

    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这东西也不会露出这种变态的神色出来,她还是不要知道好了。

    估摸是见轩辕天心没兴趣知道,皇明月讨了个没趣,眼中跳动的兴奋光芒也唰地一下灭了。

    “真是一个不可爱的女人。”皇明月嘀咕。

    轩辕天心当没听见,不过脑子里却想着的是半个月后去万兽峡谷时她应该要准备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皇明月眯眼凑近,他就说这女人怎么突然不吭声了,那垂着的脑袋下,一双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一看就知道是在心里打什么小九九。

    轩辕天心被突然凑近的皇明月给吓了一跳,见他都快将脸贴到自己鼻尖了,立刻一巴掌将他的脸给拍开,跳起来道:“别凑这么近。”

    可惜……你越不让的事儿,某位爷就偏要做。

    秋秋敲门端着托盘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自家主子跟个八爪鱼似的扒在人家姑娘身上,嘴上太忒不要脸的嚷着什么‘爷就凑你这么近了你能怎么办’的无赖话。

    “松开!”轩辕天心气得想咬死他。

    “不松!”明月大爷一口否决。

    秋秋眼角抽搐地瞧着扭成麻花的二人,特别是察觉到轩辕天心是真的快要发飙了,为了避免自家主子又被家暴,只能轻咳一声,打断道:“主子,这饭菜凉了就不好了……”

    皇明月闻言一顿,扭头看来,盯着秋棠的双眼中都能射出刀子了。

    没眼力见的东西,没瞧见爷正在忙啊!

    秋棠默然,他瞧是瞧见了,可他也瞧见了人家天心姑娘都准备要对您动手了啊。

    皇明月哼了哼,然后松了开扒着轩辕天心不放的手,拂了拂衣袍上的褶皱,一脸正经道:“东西放下,然后滚出去。”

    秋棠:“……”默默将托盘里的饭菜摆上了桌,一言不发的又退了出去。

    轩辕天心有些气喘,不是被累的,而是被气的。

    可是再大的气到了吃的东西面前,她还是给忍了下去。再生气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不是?

    而皇明月就抓准了她这个吃货的心思,让厨房准备的饭菜皆是变着花样来。

    轩辕天心吃得开心了,皇明月便趁机谈条件了,“妞,你说你住在那个小破楼里有什么好的?爷这里难道还差了?”

    轩辕天心埋头吃饭不搭理他,他也不在意,拉了拉屁股下的凳子凑近了点,又道:“大锅饭有什么好吃的,比得过爷府里的御用大厨吗?不如你就别回去了,在这里只要是你想吃的,爷都能给你弄来。”

    “呵呵……”轩辕天心刨了一口饭,斜眼睨着他,冷笑:“再多的美味在对上你后,我都吃不下了。”

    明月大爷不高兴了,盯着她飞快扒饭的速度,心理阴暗地默默道:吃不下?吃不下你还吃这么快,当爷眼睛瞎不成!

    瞧着美食诱惑貌似行不通,眼珠子转了转,只能再换一个开口:“你不是说爷心理不健全吗?你自己说的要给爷治病的,就算是方便给爷治病,你住在这里又怎么了?”

    一说起治病的事儿,轩辕天心就觉得心塞。她总觉得自己挖了一个坑,却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眼前这东西哪里是心理不健全,他根本就是脑子不健全!还有……就他这样能张口闭口就说以前的事儿的态度,他哪里需要什么心理治疗?!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皇明月这东西会这么变态,也许小时候的遭遇的确是对他有些影响,但绝不是主要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东西完全是天生变态,跟什么心理创伤压根就没有多少关系。

    她是有多眼瞎啊,才会将一个天生的变态当成是后天练成的?!

    ------题外话------

    状态有些不好,下午去医院打了吊针回来就睡了…

    码字的时候脑子都是空的,先写到这里吧,还是想睡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