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5:她是个好姑娘

正文 045:她是个好姑娘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我欢喜你妹!

    轩辕天心一巴掌将捏住自己脸的爪子给拍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别叫我小甜心,你不觉得恶心吗?”

    “爷觉得还不错。”显然是一点都不觉得恶心。

    也不知道是故意叫着好玩还是为了膈应轩辕天心,皇明月就跟吃错了药一样,不管说什么话,后面总要加一个‘小甜心’。

    比如说:你还没说你欢喜不欢喜呢,小甜心……

    再比如说:半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你准备了吧?小甜心。

    再再比如说:哦呀呀…小甜心你的脸怎么了?怎的黑成这样了呢?

    “够了,闭嘴!”忍无可忍的轩辕天心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几乎是用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话,道:“我警告你,不许再这么叫我。”

    “好的,小甜心!”

    “……”

    ‘嘭——!’

    一声闷响,伴随着皇明月嗷地一声,让得门口站着的秋棠跟花厅角落里的避水金睛兽齐齐身子一抖,且菊花一紧。

    轩辕天心面色狰狞扭曲,手中还高高举着刚刚砸了皇明月一脸的‘凶器’——坐垫。

    咬牙切齿的道:“再叫一声信不信我揍死你?”

    皇明月护住脸后果然不叫了,因为他怒道:“你这个恶毒的死女人,想要谋杀亲夫吗?”

    “最毒妇人心,这话你没听过吗?”轩辕天心嗤笑,目光恶狠狠地盯着皇明月,道:“更何况你还不是我的夫呢。”

    说别的什么或许皇明月还不会当真,可独独这句话就跟戳中了他的敏感点般,立刻嗷地一声跳了起来,瞪着轩辕天心就急吼吼地道:“放屁!未婚夫怎么就不是夫了?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你是豆包还是干粮?”轩辕天心嫌弃地看着他。

    “爷是你男人!”皇明月吼得理直气壮,不过在瞧见轩辕天心的小脸又变黑了后,立刻又补充了一句:“未来的!”

    “哈!”轩辕天心意味不明的哈了一声,那脸上的神色,怎么看怎么都是嘲讽。

    皇明月被她这神色给气得不轻,凤眸中掠上的阴骘。

    就在二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服谁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苏陌叶摇着一把骨扇便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目光戏谑地在两个如斗鸡般的人的身上转了一圈,苏陌叶笑眯眯地道:“哦呀,二位这是在干什么?”嘴里说着,目光却特地还重重地看了一眼轩辕天心手中高高举着的坐垫,呵呵道:“这是……又家暴了呢?”

    秋棠闻言身子抖了抖,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家暴?

    轩辕天心嘴角微抽,拿着坐垫的手怎么也举不下去了,因为她自己也觉得很像家暴。

    明月大爷阴冷地瞪了苏陌叶一眼,然后一把抢过轩辕天心手中的垫子,蛮横地将人往自己怀中一搂,用着一种‘爷会被家暴你眼睛没瞎吧?看不出我们感情很好’的神色睨着苏陌叶。

    苏陌叶一瞧见他的作态,立刻表示自己眼睛瞎了,但却是被某位爷那不要脸的行为给闪瞎的。

    “你赢了!”苏陌叶绝对不跟不要脸的人计较,摆手道:“打是亲骂是爱,作为单身狗的我是不懂这个中情趣的。”

    明月大爷满意的哼了哼,不过依然吊着眼角盯着苏陌叶,恶声恶气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苏陌叶被他这嫌弃的语气给噎了一下,瞧得搂住人家小姑娘就嘚瑟的某人,他就觉得眼疼。

    没好气地道:“还能来干什么,自然是为了那至尊宝藏!”

    话落后,苏陌叶还以为某位爷听到关于至尊宝藏的消息后会对自己的态度好点呢,可惜皇明月却一脸不当回事儿地搂着人坐了回去。

    明明是一人坐的椅子,皇明月却非要拉着轩辕天心一起坐下去,幸好两人都不是胖子,更没有多余的肉,两个人坐一张椅子还是坐下去了,就是挤了点。

    对于皇明月强行拉着自己坐一起的举动,轩辕天心没吭声也没反抗,因为她知道若是自己这个时候反抗,身边的这个神经病就会折腾得更厉害。

    而对于轩辕天心这会儿的顺从,明月大爷表示非常满意,不愧是爷亲自挑中的媳妇儿。能瞬间炸毛变成张牙舞爪的母狮子,也能瞬间变成一只无害的小白兔,这么善变的女人,爷就好这一口。

    苏陌叶瞧着皇明月脸上那越加不掩饰的嘚瑟,他更加觉得眼疼了。

    眼不见为净,苏陌叶直接切入正题,道:“之前那光幕中出现的山脉跟大平原的准确位置我们第一楼已经查出来了,就在北域的万兽峡谷。”

    话落,见皇明月跟轩辕天心二人都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苏陌叶眸光一闪,挑眉道:“该不会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嘁!”明月大爷立刻嗤了一声,毒舌道:“所以爷跟你们第一楼合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废物!”

    苏陌叶:“……”忍住想要揍死这个家伙的想法,苏陌叶微微吐了一口气,当没听见那什么废物二字般,再次问道:“那爷您可有查出九星连珠的事情?”

    明月大爷一脸‘你是在说笑话吗’的神色盯着他,嗤道:“爷连位置都查出来了,会查不出那个?半个月后就准备动身,你们第一楼该怎么准备的就赶紧去准备。”

    苏陌叶嘴角一抽,看了明月大爷一眼,这话该不是在赶自己吧?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滚回去准备!”明月大爷这回更直白的赶人了。

    苏陌叶一脸黑线,果然这东西刚刚是在赶在自己走。

    不过瞧着皇明月那一脸嫌弃且恨不得自己赶紧滚的模样,苏陌叶摇了摇头,拒绝道:“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我还没吃饭呢,今日就在你这里用饭了。半个月的时间准备,也不差这一会儿,我第一楼别的什么不多就是人多,准备东西这种事儿很快的。”

    话虽这么说,且苏陌叶面上也没什么其他的情绪,但心里却在哼唧:重色轻友,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不就是嫌弃本公子在这里碍了你的眼,打扰了你跟元姑娘的二人世界吗?本公子今儿就偏不走了,想要二人世界,你做梦去吧。

    明月大爷闻言不高兴了,盯着苏陌叶的目光中都能射出刀子来,就在他准备开口让人将这碍眼的玩意儿丢出去时,苏陌叶却是提前察觉了他的意图般,开口道:“之前闹出的动静是从我们第一楼传出来的,而我们第一楼也帮元姑娘背了那个黑锅,如今盯住我们第一楼的人可不在少数。”

    这话可不是苏陌叶为了转移皇明月的注意力而说的,而是真的在担心。

    说到正事儿上,苏陌叶的神色也正经严肃了不少,继续开口道:“只怕半个月后动身的话,一些盯住我们第一楼的苍蝇也会跟着动了。”

    皇明月闻言垂眸,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轩辕天心的一只小手。

    轩辕天心眉心跳了跳,看了几次那不规矩的爪子,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因为她发觉到这个时候的皇明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对于危险一向很敏锐,这个时候的皇明月无疑是危险的,绝对不是那个之前跟自己打打闹闹的人。

    苏陌叶盯着垂眸不语的人,似乎在等着他的决定。

    半晌之后,皇明月微微抬眸,脸上带着蛊惑人心的淡笑,漫不经心地道:“那便让他们跟。”

    让他们跟?不阻止?!

    苏陌叶闻言皱眉,皇明月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般,慵懒地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之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事儿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们既然想要跟,那便让他们跟。”

    低低一笑,笑声里有着说不出的危险跟阴冷,“去往北域的一路远着呢,想要跟在爷身后去分一杯羹,爷倒是想要看看能活着走到万兽峡谷的有多少人。”

    苏陌叶闻言眉心一跳,目光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这家伙话里的意思是……

    要在中途对跟着他们的那些‘苍蝇’下杀手?!

    不仅是苏陌叶察觉到了皇明月的意图,坐在他身边的轩辕天心也同样察觉到了。

    或许轩辕天心比苏陌叶察觉得更深,毕竟只有紧挨着皇明月的她,才能感受到皇明月身上刚刚那一晃而过的阴冷杀气。

    “那些人当中可是有无相殿的人。”苏陌叶忍不住提醒道。

    “无相殿又如何?”皇明月嘲讽一笑,冷哼道:“敢跟在爷的身后,想要无相殿的那老家伙也该有被爷‘清理’的准备,爷的那杯残羹可不好分的。”

    听完皇明月的话后,苏陌叶微微抽了一口凉气,心想这家伙果然是要对无相殿的人下杀手。

    “你这么做,不会引起众怒吗?”轩辕天心皱眉,毕竟跟在他们身后的势力可不少,若是皇明月这东西对他们所有人都出手了,那些人又不是傻子,难道不会联合起来?

    “众怒?”皇明月哈地一笑,脸上的神色似嘲似讽,眼中更是有着煞气在涌动,“不怕死的大可以来,正好给了爷将他们一锅端的理由。”

    轩辕天心皱眉,她倒不怀疑皇明月的能力,可是也有俗话不是说双拳难敌四手吗?万一那些势力联手了怎么办?别说是无相殿的那些家伙们,就算是轩辕天心她自己,扪心自问若遇见像皇明月这样的敌人,只怕她会想尽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先将这个家伙弄死了再说。

    见轩辕天心皱眉不语,一张小脸上全是不赞同的神色,皇明月倒是乐了。

    心情不错地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笑得一脸见牙不见眼地道:“小甜心是在担心爷么?”

    “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瞅着他,木然道:“我可不想因为你自己作死而连累了我。”

    “啧!”明月大爷似不高兴的啧了一声,再次抬手捏住她的小脸慢慢晃着,不悦地道:“有爷在,你怕什么?”

    见轩辕天心黑脸想要拍开自己的爪子,明月大爷却是在她动手前自己松开了手,一边搂着人,一边不要脸地用自己的脸在她的脸上蹭了蹭,低笑道:“放心,除了无相殿的那个老家伙亲自动手外,只怕还没人难得住爷。”

    一旁的苏陌叶被明月大爷这不要脸的举动给弄得眼角猛抽,这是当着他的面都开始秀恩爱了?还是皇明月这东西根本就当自己不存在啊?!

    轩辕天心被明月大爷给蹭了一脸,小脸发黑地抬手将他的脑袋推开了些,磨着牙道:“你要说话就好好说话,蹭什么蹭啊?”

    “爷乐意。”越推开他,明月大爷就越来劲儿地将脑袋往轩辕天心的方向凑。

    ‘啪——!’

    忍无可忍的轩辕天心一爪子将他的脸给拍开,并在那张俊美如妖的脸庞上留下了一个微微发红的巴掌印,怒道:“滚开!”

    苏陌叶眼角不抽了,看了一眼某位爷脸上的巴掌印,他非常识趣地垂眸低下了头。

    皇明月抬手摸着自己被打了脸,盯着轩辕天心的凤眸危险地一眯,整张脸都变得阴测测的。

    就在轩辕天心以为这家伙又会像上次一样发怒对自己放杀气的时候,却不料明月大爷却是猛地拽过她刚刚那打人的手,然后张口就是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嘶——!”轩辕天心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瞪着咬住自己手不放的皇明月,大怒:“你他妈属狗的啊?”

    咬着手不放的明月大爷挑眉,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口齿不清地道:“爷他妈属狼的,还是带颜色的那种!”

    轩辕天心:“……”这还是第一次见着有人说自己是色狼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明月大爷哼了哼,不过神色很凶狠,可也没有真使劲儿咬。

    见轩辕天心一脸懵地瞪着自己,明月大爷自己也咬不下去了,将她的小手拿出来一看,嗬……白嫩嫩的手背上的一圈牙印怎么看怎么明显。

    也不知道是触动到了他那个神经,明明是他咬出来的牙印,又觉着有些心疼,拽着人家的小手看了看,然后伸出舌头就舔了舔。

    这下意识的动作,就跟孤狼一样,受了伤独自舔伤一模一样。

    原本还觉得很恶心又恼怒的轩辕天心在瞧见皇明月垂眸认真地给自己舔伤口的动作,不知为何心中却是突然一涩。

    这个动作……他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做?

    脑子里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后,轩辕天心心中的怒气就散了一大半。

    皇明月的性情阴晴不定,且经常跟神经病一样,别人都说他是张狂嚣张,但是轩辕天心却知道,其实皇明月的心理不健全。

    这不是损他的话,而是经过多方面分析来的结果。

    嗜血、阴毒、残忍、所有一切不好的词都印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再阴毒残忍的人,也会有属于他柔软的一面。

    孤狼从来不需要同伴,也不需要为谁或要谁为自己舔伤,但是一旦孤狼为谁舔伤之后,那就代表这个人一定是孤狼心中认可的人。

    轩辕天心垂眸瞅着那有一下没一下为自己舔伤的人,手指微微卷曲了一下,平静道:“好了,不疼。”

    皇明月抬眸看来,见轩辕天心面色淡淡,似乎当真不疼般,这才一脸淡定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般用自己的袖子为她擦了擦手背上的口水。

    轩辕天心也不嫌弃,等他擦完之后,也是一脸淡定的收回了手。

    二人都非常淡定,唯独不淡定的就属苏陌叶了。

    本来还想留在这里吃饭的苏陌叶快速起身,面色有些古怪地看着二人,道:“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楼中还有点事儿,我就不打扰你们先走了。”话落,也不等二人开口说什么,苏陌叶头也不回地走了。

    妈的,都被强行喂了一大盆的狗粮了,再待下去只怕吃狗粮都吃饱了,还吃屁的饭啊!

    苏陌叶的突然离开一点都没让二人有什么反应,皇明月瞅着身边低头喝茶的人,薄唇微微勾唇一抹愉悦的幅度,然后看向门口一直在缩小自己存在感的秋棠,笑眯眯地道:“秋秋,去问问厨房准备的怎么样了,好了就赶紧弄上来。”

    秋棠领命,快速地撤离了花厅。不过在转身出了院子的月亮门后,秋棠微微回身看向花厅的方向,一向刚毅的脸庞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真心的淡笑。

    主子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好姑娘。

    之前皇明月跟轩辕天心的互动被秋棠全部看在了眼里,苏陌叶只顾震惊去了,却是没有像秋棠那样看到轩辕天心眼中那一刻闪过的复杂情绪。

    那复杂的情绪当中,更多的却是心疼。

    天心姑娘是他们这些当属下的人外,第一个没有任何目的去心疼主子的人。

    所以说主子的运气真的不错,会心疼主子的姑娘,主子为了她一再改变,总算是值得的。

    ------题外话------

    感冒了,居然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整天。

    坚持写完了这章,我决定出门觅食了,饿得快没力气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