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3:你还是去死吧!

正文 043:你还是去死吧!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惊喜什么的就先不要说了,轩辕天心在一落地之后,整个人就跟傻了般的愣在了那里,目光放空且不聚焦,直愣愣地盯着前方某处。

    “小……”

    察觉到她的异样的严华一惊,想要开口叫她,却被一旁的容馨立刻低声制止:“不要打扰她!”

    严华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不远处皇明月也察觉到轩辕天心的异样后迅速闪了过来。

    “容馨老师,小学妹这是……顿悟吧?”应枭捂着心口走来,压低声音有些不确定地道。

    容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要上前查看。

    皇明月双眸微眯,如同一只大狗般守在她的身边,浑身散发着冷气,用阴冷的目光警告其他人不许发出任何的声音。

    容馨被皇明月那阴冷的目光给吓了一跳,不过在察觉到皇明月那阴煞的气息后,她立刻停止了上前查看轩辕天心的举动。不过她的目光中却有着欣喜光芒在闪烁。

    可不就是顿悟了么,真是个好运的丫头。

    “围在这里干什么?”瞧得这一群人围在这里,皇明月觉得十分碍眼,冷声道:“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

    容馨等人被皇明月这赶人的语气给噎了一下,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位爷的脾气,只能一脸悻悻地退远了些。

    等到他们退远后,皇明月的阴冷气息才渐渐收敛。

    “容馨老师,这位殿下怎么跑来了?”应枭揉着胸口,一脸不明所以,“他跟小学妹认识?”

    经应枭这么一问,容馨似乎才想起了什么般,立刻低声道:“学妹就是学妹,不要在前面加什么小字,被那位殿下听见了可会掉一层皮的。”说着,抬手摸了摸鼻尖,有些讪讪地道:“我倒是忘记了那小丫头还是未来的妖王妃。”

    容馨一脸‘是不是玩大了,居然被那位看见自己折腾他的小媳妇’的讪讪表情,可是一旁应枭等人在听到那句‘未来的妖王妃’后,却是齐齐眼皮一跳。

    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地瞧着那不远处的二人,总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玄幻了。

    妖王皇明月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在内院就听说过不少,据说那可是一位变态得令人咋舌的人物啊。

    居然有勇气成为这位的王妃,小学妹委实彪悍!

    轩辕天心的顿悟并没有维持多久,最多一刻钟的时间,她那放空且不聚焦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明起来。

    皇明月一直紧紧盯住她的反应,当发现她清醒过来后,正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是被她清醒过来的眼神给慑了一下。

    那是什么眼神儿?

    轩辕天心的目光向来都是清湛澄明的,且有意无意的透出一丝软糯和无害。但是这一刻,自她从顿悟中醒来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神却是如同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锐利且势不可挡。

    锐利到几乎不能与她对视,怕被她眼中的光芒给震慑了心魄。

    不过很快,这一抹锐利渐渐散去,眼中的神色再次恢复成往日的清湛澄明。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小脸上的表情有着一丝困惑,“这是……”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还来不及惊喜,便被一旁的皇明月的冷哼声给打断。

    “顿悟顿傻了吗?没瞧见爷在这里?”

    轩辕天心斜眼过去白了他一眼,你这么大一坨的站在这里,她是瞎了才会没瞧见。

    只不过在真实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后,轩辕天心心情不错的并不准备跟他计较什么,而是笑得一脸惊喜的道:“我突破了。”

    没错,刚刚那一场顿悟,让得轩辕天心的修为从武师八重境升级到了武师九重境,更是隐隐触摸到了武宗境的门槛。相信只要她的战气一旦到达了瓶颈,那么突破到武宗境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场顿悟的好处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修炼者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除了奇遇便就是这可遇不可求的顿悟。

    因为领悟了战意的真谛,轩辕天心的突破可不仅仅是战气,连同她的灵力和精神力也是提升了。

    如今她战气的修为已经是武师九重境,甚至已经半只脚抬入了武宗境,而她的灵力也是随着这场顿悟达到了灵师六重境。

    至于精神力,她的精神力本就庞大,而言灵师跟天语师不同,并不能用天语师的等级来划分。可是若真要换算一下,把言灵师的等级也划分天、地、玄、黄、四阶的话,她的言灵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玄阶。

    而玄阶级别的言灵师跟玄阶级别的天语师,那可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两者放在一起更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皇明月瞅着一脸惊喜的轩辕天心,心里微微有些不爽快,这女人因为突破了就敢无视爷!

    没好气地嗤了一声,斜眼看着她,哼道:“一场顿悟,你若不能突破那才是见鬼了。”

    说罢,也不管轩辕天心还是不是在惊喜于自己的突破,直接伸爪将人拽住,然后拖着人就往操场外走。

    走了几步,细长的凤眸似威胁般地扫向容馨,阴测测地道:“爷将人带走了,你们没意见吧?”

    容馨眼角一抽,目光看向那还一脸没回过神来的轩辕天心,然后果断摇头:“没有,这丫头已经通过了考验,今日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很好。”容馨的识时务让得明月大爷十分的满意,满意地再次瞥了容馨一眼,然后拽着轩辕天心跟个大爷似的走了。

    其他人:“……”就这么走了?走了不说,且还是手拉着手走的,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

    轩辕天心是走了,可是一班的其他人却不能走,所以在容馨回过神来后,立刻一声狮吼:“都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去继续给我跑!”

    ‘唰唰唰——!’

    一班众人被吼得泪流满面,同人不同命,还是继续跑吧。

    直到被皇明月一路拽着走出帝都学院,轩辕天心才从自己突破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然而看着学院大门,和门口处的奢华马车,轩辕天心嘴角一抽,瞪着还拽着自己不放的人,问道:“你拉我出学院干什么?我还在上课呢!”

    皇明月斜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哼了哼,将她给拎上了马车,道:“你被放假了。”

    “……”轩辕天心瞪着他,怒道:“谁说的?”

    “那个胸大的女人说的。”皇明月将她塞进马车,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然后一把将人给抱住,顺便蹭了蹭脸,一脸惬意地道:“她说你通过考验了,今日就没你什么事儿了,这不是被放假了还是什么。”

    闻言,轩辕天心一张小脸顿时五颜六色,倒不是因为自己被放假,而是因为皇明月的那句‘胸大的女人’。

    承然,容馨老师的胸的确很大,可是被你一个男人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

    她敢摸着她不算大的左胸发誓,这家伙在说‘胸大’这两个字的时候,绝对用嫌弃的目光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

    他那嫌弃的目光是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轩辕天心就知道那嫌弃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了。

    明月大爷一手抱着人不放,另一只手却是唰地一下摸上了轩辕天心胸前的某处,还用手捏了捏,用着困惑又遗憾的语气道:“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长?不是说有发展的空间吗?!”

    轩辕天心:“!”

    被人当面袭胸,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立刻变得狰狞且扭曲起来,而袭胸的人却没有自觉,又捏了捏。

    “啊——!”轩辕天心气得怒火冲冠,跟疯了似的尖叫一声,反身便是对着明月大爷又抓又挠了过去。

    “我擦!”

    俊脸又挨了一爪子的明月大爷爆了粗口,一把将人按住,怒道:“你这死女人又发什么疯?!”

    “我疯你妹!”轩辕天心要气死了,若是这个时候给她一把刀,她一定会戳死这个变态。“你个死变态,臭流氓,我打不死你!”

    ‘嘭嘭嘭嘭嘭——!’

    车厢里传出一阵拳打脚踢并伴随着某位爷嗷嗷叫的声音,外面赶着马车的秋棠却一脸淡定,连拽着缰绳的手都没有颤一下。

    没办法,这种事情见多了后,不淡定也变成淡定了。

    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车厢内的二人皆是气喘吁吁,不过好在终于恢复了安静。

    只不过二人这姿势,就有点尴尬了。

    宽大的车厢内一片凌乱,轩辕天心被仰面压在小几上,一张漂亮精致的小脸上又红又黑。

    皇明月的形象有些狼狈,不过姿态却是端的俊美惑人,一手制住了轩辕天心的双手,一手撑着小几上,整个人压在轩辕天心的身上。

    气息微微有些喘,细长妖娆的凤眸中如同有无数把小钩子在勾啊勾的,盯着同样有些喘气的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问道:“不闹了?”

    “你起开,我挠不死你!”轩辕天心挣扎了一下,在发现挣扎不开后,只能目光凶狠地瞪着他。

    “你这女人可真不经逗。”明月大爷嗤笑了一声,不但不起,反而更是将自己的全部重量都压了下去,笑眯眯地道:“不就是被爷摸个一把两把么,你若是觉得吃亏,你也可以摸爷,就当摸回来呗。”

    轩辕天心被压得闷哼了一声,不过也知道这神经病的尿性,你越是叫他起来,他就越不会听话的起来。所以只要这神经病没有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轩辕天心也懒得再去费口舌什么的,她就当被猪给压了。

    估摸是见轩辕天心不反抗也不挣扎了,明月大爷的心情不错,一张俊脸上顶着几道抓痕也能笑得魅惑人心般地道:“爷不过是在宫里待了一晚上而已,你倒是过得不错。”

    埋头在她唇角边舔了舔,笑眯眯地道:“榜上第一?说好的安分呢?”

    轩辕天心眉心跳了跳,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就当被狗舔了后,方才咬着牙道:“我很安分,但不代表被人挑衅了还得忍气吞声。”

    “挑衅?”明月大爷闻言双眸危险的一眯,周身的温度也随之低了十度,“爷做了他。”

    轩辕天心一愣,不过在反应过来皇明月要做了谁后,立刻道:“不行!”

    “不行?”明月大爷不高兴了,俊脸上的笑意一收,变得阴测测了起来,磨着牙道:“你敢为其他男人说话?”

    估摸是察觉到这人是真的动了杀意,轩辕天心原本想要骂人的话立刻吞了回来,然后解释道:“烈重渊跟我打赌,输了后当我跑腿小弟一年,你若将他怎么了,那我昨晚上那场决斗岂不是白打了?”

    明月大爷狐疑地垂眸看了看她,见她一脸认真跟坦荡,然后歪头想了想,方才点头道:“的确是有点亏,那等一年后再宰吧。”

    “……”轩辕天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神经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动手推了推他,道:“现在起来,你太重了。”

    轩辕天心说的一脸自然,就跟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般,明月大爷磨蹭了一会儿,倒也真的爬了起来,不过在起来的同时,又将人给抓回到了自己怀里。

    抱住后,又蹭了蹭,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那你得习惯才行。”

    轩辕天心起初没怎么回过味,可是当她回过味后,一张小脸又扭曲了。

    什么叫习惯才行?这东西的意思是以后他会天天压着自己吗?!

    很明显,明月大爷就是这个意思。

    马车晃晃悠悠前行,轩辕天心在磨牙了一会儿后,后知后觉地想起,“我们这是去哪儿?”

    被‘我们’两个字给愉悦的明月大爷眯眼一笑,道:“回王府。”

    去他王府干什么?

    轩辕天心无声地瞪着他询问,明月大爷一挑眉,问道:“不想知道关于那个至尊宝藏的事情了?”

    “找到什么线索了吗?”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整张小脸都变得生动了起来。

    明月大爷瞅着这个模样的轩辕天心,心脏似被什么猫爪子给挠了一下般,痒痒的。

    低头在轩辕天心的小脸上又啃了一口,趁着人还没发怒前,立刻道:“的确是找到了一些线索。”一把将怀里的按住,威胁道:“坐好别乱动,否则爷什么都不告诉你。”

    本来想要起身离这个神经病远一点的轩辕天心立刻僵住了,小脸上闪过一抹纠结之色。

    她到底是动呢?还是不动呢?

    不动就意味着要忍受被这个神经病偶尔的骚扰,动的话就得不到关于至尊宝藏的线索。

    一番纠结之后,轩辕天心决定,她还是不动了吧。

    因为她发现,就算她动了,如今在这个马车中,她同样也逃不过被这个神经病的骚扰。

    皇明月饶有兴趣地瞅着轩辕天心一会儿纠结,一会儿又咬牙切齿的小模样,薄唇微勾。

    他的小媳妇儿果然有意思,自从有了这妞之后,他都没兴趣去折腾其他人了。

    所以…。明月大爷你现在的兴趣是可着劲儿的折腾人家轩辕天心咯?!

    轩辕天心倒没有发现某人的诡异心思,而是在纠结之后决定抛开其他的,直接询问正题,“你知道了什么线索?”

    明月大爷收了诡异的心思,斜睨着她,哼道:“你确定要爷在这里说?”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轩辕天心一愣,随即脑子里却想得更多,马车中说这事儿也没什么啊,以这个家伙的实力,只怕也没人偷听了去。

    再说了,那个神人可以偷听到奔驰的马车中的谈话内容?!

    然而事实证明,轩辕天心跟某位的想法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

    因为某位爷笑眯眯地说:“这里空间太窄,爷没有谈正事儿的*。”

    轩辕天心:“……”一脸黑线地瞪着明月大爷,“所以,你所说的不能在这里说的意思只不过是因为这里环境不好,空间不够大?”

    “不然呢?”明月大爷斜睨着她,一脸的理所当然。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一巴掌将某位爷的脸给拍到了一边,淡淡道:“皇明月,你还是去死吧!”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