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7:只能为友,不可为敌!

正文 037:只能为友,不可为敌!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拉着红莲一路跑去随云的宿舍,还未走近小楼便瞧见院子里烈重渊正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盯着一张生无可恋的俊脸,在卖命般的洗衣服。

    随风手里提着一盏油灯坐在院子里,也不知道是为了给烈重渊照明,还是为了监督他洗衣服,正百无聊奈呢,就瞧见轩辕天心跟红莲二人。

    笑眯眯起身朝着二人招了招手,问道:“小五,红莲…你们怎么过来了?”

    烈重渊闻言停下手中的活儿,转头看来,在瞧见轩辕天心二人走近院子后,木着一张脸,道:“小丫头,你该不会是专门过来看我的笑话的吧?”

    “烈学长,你有什么笑话可以给我看的?”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拉住随风,道:“我是来找我哥哥商量事情的。”

    随风一听说是要找他们商量事情,立刻反手拉住轩辕天心跟红莲就往屋里走,“要商量什么?先进屋说,哥应该也快洗完澡出来了。”

    三人手拉手进了屋,独留烈重渊一个人苦逼的在院子里洗衣服,在进门之前,随风还记得将手中的那盏油灯留了下来。

    随云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下楼来时便瞧见三人手拉手的进了屋,诧异地一挑眉,笑问:“小五、红莲,你们怎么来了?该不会是专门来看烈重渊的吧?”

    听得随云也是这么认为的,轩辕天心立刻有些无语地再次翻了一个白眼,“随云哥哥,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吗?”

    随云闻言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眼,诚恳道:“我觉得小五你很有啊。”

    轩辕天心无语,瞪着随云半响之后,只能一摊手,道:“很抱歉啊,我是来找哥哥们大出血的。”

    “哦?”随云笑了笑,抱着衣服走了过来,招呼几人坐下后,方才问道:“什么大出血?”

    “就是我的生辰快到了,所以来问哥哥们要礼物的啊。”轩辕天心将小脸一板,故意道:“妹妹的生辰,哥哥不准备礼物,是会被玉娘亲骂的哦。”

    “你的生辰?!”

    随云跟随风一惊,诧异地看着轩辕天心,同时问道:“什么时候?”

    瞧得兄弟二人的反应,一旁红莲也是一笑,道:“五日后,小五刚刚跟我说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

    “五日后?”随云一愣,随即笑了:“那可正巧了,五日后是惜缘节呢,没想到小五居然生在了惜缘节!”

    “惜缘节?什么是惜缘节?”轩辕天心眨了眨眼,好奇地看着他们。

    红莲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以前我…很少过节日的。”

    随云看了红莲一眼,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为二人解释道:“帝都兴起的节日,只有帝都还有附近几个主城才会有这个节日。”

    “为什么要叫惜缘节?”轩辕天心疑惑。

    “这个我知道。”随风立刻冲轩辕天心招了招手,道:“惜缘惜缘,就是珍惜缘分。有伴侣的跟伴侣过,没伴侣的可以在这一日不必顾忌任何事请,对自己喜欢的人表达心意。”

    “额!”轩辕天心傻眼,这惜缘节跟她们那边的情人节还挺像的。

    “惜缘节这一日的帝都可热闹了,还有灯会跟花市。”随风继续道:“而且这一日学院还会专门放一日假呢。”

    “那我们岂不是晚上可以出去玩了?”轩辕天心一听说有灯会跟花市,双眼立刻一亮。

    不过,随云却是摇了摇头,看着她笑道:“你恐怕去玩不了。”

    “为什么?”轩辕天心一呆,那一日不仅是惜缘节,还是她生日呢,为什么她玩不了?!

    似乎知道轩辕天心在心里想着什么般,随云微微一笑,提醒她道:“因为在那一日宫中会有宫宴,你作为某位殿下的未婚妻,定然是要跟他一起进宫的。”

    轩辕天心:“……”一脸大写的拒绝!

    她能不能不去那什么见鬼的宫宴?轩辕天心无声地看着随云询问。

    随云望着她挑眉悠悠一笑,能,只要你能拧得过那位殿下,当然能!

    轩辕天心想了想,她发现若是某个神经病在那一日非要拖她进宫,只怕她是拧不过的……

    所以,轩辕天心原本兴奋的眼神儿唰地一下黯了下去。

    估摸是她这个生无可恋的模样太过明显了,随云想了想,安慰道:“不过白日里倒是可以陪你出去玩,小五想要什么生辰礼物?”

    “对啊小五,你想要什么?”随风也是附和问道,“虽然哥哥我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你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的超出我的所有‘存款’,我都可以买来送给你哦。”

    红莲也是连连点头,“小五,我虽然没有多少钱,可是礼物还是应该要给你准备的。”

    “其实礼物什么的不准备也没什么,只要你们跟我一起过就很好了。”轩辕天心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不过神色还是有些恹恹的,道:“那一日我们就不要去什么酒楼了,买好食材找个环境好又没人的野外,我亲自给你们下厨如何?”

    “自己弄?”

    三人闻言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都是点头一笑。

    “这样也不错,挺新颖别致的。”随云笑道,“若说环境好又没什么人的野外,我倒是知道一个。”

    “哪里?”轩辕天心好奇询问。

    “城东外十里的荡剑山,山下有个天然翠玉湖。”随云笑了笑,道:“那里经常被作为游玩的圣地,不过因为五日后是惜缘节,白日里应该没有人会去那里了。”

    “那就在那里吧。”轩辕天心想了想,点头道:“靠山靠水,也正好适合。”

    “可是需要准备些什么食材?”随云问道。

    “明日我列个单子出来。”轩辕天心笑道,“准备食材的事情就交给随云哥哥和随风哥哥了。”

    随云点头笑了笑,随风也是道:“小五放心,我们一定会准备好的。”

    话说到这里,轩辕天心也是站了起来,看着随云跟随风道:“既然要说的事情都说好了,那我跟红莲就先回去了。”

    “我们送你们出门。”随云也是跟着起身。

    一行人走到门口将房间门打开后,却是发现院子里除了烈重渊还在洗衣服外,竟是连燕君折都来了。

    燕君折抄着双手靠在院子里的一棵柳树下,见轩辕天心一行人出来后,勾唇一笑,道:“见你们房门紧闭便知道你们有事,所以便没有去打扰你们。”

    这种时候轩辕天心自然不会去接话,随云作为宿舍小楼的主人,笑道:“也没什么要事儿,难得你今日没有去藏书阁,倒是跑来我这里了。”

    燕君折闻言无奈一笑,道:“没办法啊,谁让这家伙在你这里当洗衣工。”

    随云笑了笑没接话,轩辕天心却是笑着接了口:“烈学长不错,敢赌,也认赌。现在像烈学长这样耿介又爽快的人可不多了。”

    燕君折闻言嘴角微微一抽,随后也是呵呵笑了笑不说话了。

    随风跟红莲二人先是看了看轩辕天心,又看了看随云,然后最后看向燕君折。他们怎么觉得刚刚小五还有跟这个燕学长说得一番话是话中有话呢?!

    当然是话中有话!

    燕君折跑来这里哪里是为了等烈重渊,而是为了等随云!

    虽然他们一个在一班,一个在二人,不过同在一个年级四年了,又偶尔有过来往,对于随云的性子是个怎么样的,燕君折还是多多少少了解的。

    烈重渊输给轩辕天心后要为随云两兄弟洗衣服一年的这个赌约其实可有可无,只不过要随云开口而已,而且随云向来好说话,所以才有之前燕君折的那番试探。

    可惜,让燕君折无奈的是人家随云只是笑了笑没接话,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走,反而让他身边的妹妹接了话。

    轩辕天心的一句‘敢赌,也认赌’的话,让得燕君折都不知道该怎么帮烈重渊摆脱这个‘洗衣工’的活儿了。而且人家小姑娘明明还开口称赞了烈重渊,都说了现在这样敢认赌又耿介的人不多了,难道他还能再帮烈重渊求情么?!

    当然不能了,人家摆明了就是要烈重渊认这个赌啊!

    燕君折同情地看了一眼旁边埋头洗衣服的人,心中默默道:重渊啊,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但是我好像根本没有帮到你啊!

    瞧得燕君折的模样,随云微微勾唇,然后轻轻瞪了轩辕天心一眼后,方才道:“赶紧回去吧,今日消耗挺大的,晚上早点休息,明日还要上课呢。”

    “好,随云哥哥、随风哥哥,我们就先走了。”轩辕天心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带上红莲,朝着燕君折跟烈重渊二人挥了挥手,道:“燕学长、烈学长你们慢慢玩,我们先走一步。”

    燕君折跟烈重渊二人同时默了一下,她哪里觉得他们是在玩?

    轩辕天心可不管他们是不是在玩,招呼上红莲后直接抬步出了院子。

    红莲冲随云跟随风二人道了再见,赶紧跟了出去。

    瞧得两个小姑娘终于走了后,燕君折才悄悄松了一口气般,抬眸看向随云,无奈笑道:“你的这个妹妹好厉害!”

    随云闻言一扬眉,只当燕君折的话是夸奖,点头道:“小五的确不错,承蒙燕兄夸奖。”

    燕君折嘴角微抽,他哪里是在夸奖了?他算是看出来了,随云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妹控。只要是他妹妹,随云就会觉得妹妹哪里都好!

    随云也不在意燕君折那嘴角微抽的神色和古怪的目光,眸光一转看向一旁正在埋头洗衣服的烈重渊,道:“烈兄今日也辛苦了,如今天色不早,你跟燕兄就先回去吧。剩下的衣服,等明日再洗也是一样的。”

    烈重渊木然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倒是直接起身,将湿漉漉的双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方才抬步走出院子。

    对于烈重渊的反应,随云也不在意的笑了笑,输的人嘛,有些小情绪也是应该的。

    燕君折抬眸看了一眼随云,匆匆道了句告辞后便追了出去。

    二人的宿舍离随云这里并不是很远,只需要拐个弯就到了。

    独立宿舍这边人少,一到晚上便很安静,更是连人都看不见一个。

    燕君折追上烈重渊后,一把拉住他,皱眉问道:“之前在擂台上,你怎么会突然停手愣住?”

    烈重渊侧头看着他不语,燕君折继续追问:“那一拳你明明可以挡下来的,而且你跟那丫头是可以持平的,为何最后却是你输了?”

    见燕君折问的执拗,烈重渊只能道:“我的确是输了,那一拳我挡不住。”

    轩辕天心最后的那一拳是附加了言灵的,只有真正挨过那一拳的烈重渊才知道那一拳的威力到底如何。就算他当时没有被束缚住,虽然能挡下那一拳,可也挡不住那丫头之后的攻击了。

    那丫头的战气可以跟自己同时耗光,但她还拥有精神力啊,所以不管怎么打,到最后输的还是自己。

    “挡不住?”燕君折闻言有些诧异,那一拳看似平平无奇,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门道不成,否则以烈重渊好胜又好战的性子是说不出来这种话的。

    见烈重渊神色严肃认真,燕君折皱了皱眉,继续问道:“那为何你不躲?非得愣在那里?”

    烈重渊突然看了他一眼,语气沉凝地道:“君折,别小看那小丫头,她的确很厉害,就算是你放开全力对上她也同样会输。”说完,不管燕君折那诧异的神色,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不是不躲,而是我根本就动不了。”

    “动不了?”燕君折一惊,不过烈重渊已经抬步走了,他立刻追上去,问道:“什么叫动不了?”

    可惜,烈重渊却是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肯说了。

    轩辕天心看人很准,烈重渊虽然好战,但极其重承诺。

    这也是为什么轩辕天心敢对烈重渊暴露言灵术的原因。

    从来都对燕君折没有什么隐瞒的人,这一晚却不论燕君折怎么追问,烈重渊都没有开口说过关于轩辕天心的一个字。

    唯独对燕君折说过的一句话便是:跟她只能为友,不能为敌!

    ------题外话------

    其实我很想写二更来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

    你们12点之前再刷新一次吧,若是我写出来了,就是在12点之前发出来,12点后还没有二更出来,那就是真没有了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