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6:关于生辰一说!

正文 036:关于生辰一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重渊!”

    燕君折从看台上掠了下来,落到了烈重渊的身边,然后伸手将坐在地上发愣的他给一把拉了起来。

    之前他们所有人都看见烈重渊被轩辕天心从擂台上打了下来,但是打下来之前呢?为什么烈重渊会突然愣住不动?!

    没有人比燕君折跟熟悉烈重渊,所以后者在擂台上的异常行为,虽然只有一瞬间,可燕君折也是看得分明。

    凤眸若有所思地扫过自擂台上掠来的轩辕天心,燕君折虽然心里有疑惑,可是脸上却依然带着淡淡笑容。看着轩辕天心落地,他冲着轩辕天心温润一笑,道:“小学妹果然厉害,如今你可是稳坐榜上第一的位置呢,就是不知道你怎么会跟重渊上了擂台呢?”

    对于燕君折,轩辕天心还是挺有好感的,所以见他问来,软软一笑,道:“因为他差点拆了我哥哥的宿舍小楼啊,既然烈学长这么喜欢找人决斗,所以我就代替我哥哥跟他上擂台了啊。”

    闻言,燕君折立刻没好气地瞥了烈重渊一眼,这家伙不是自找的么!

    不过烈重渊却是极为洒脱,输了就是输了,所以他挑眉笑了笑,道:“你比你哥哥厉害!榜上第一这名头是你的了,不过我还会再找你要回来的。”说着,转头看向燕君折,嘿嘿笑道:“君折,这下我掉到榜上第二去了,正好跟你排一起。”

    燕君折目光有些讶异地看了烈重渊一眼,能让这家伙说出这种服气的话来,那说明之前在擂台上决斗时,那小丫头的确是凭借的自己真实的实力。

    可是……

    燕君折微微有些疑惑,那为什么重渊在被打落擂台之前会突然愣住不动?

    不过燕君折并没有疑惑多久,便被突然涌过来的一群人给打断了思绪。

    南宫寻跟素问二人一来,便是目光怪异地盯着轩辕天心不断的瞧着,仿佛她就是个什么披着人皮的怪兽般,直到将轩辕天心给瞧得小脸发黑的时候,方才齐齐咳嗽了几声,一脸正经地收回怪异的目光,道:“小丫头不错,给我武修系长脸了。”

    一旁烈重渊闻言额前青筋跳了几跳,目光不满地盯着说话的南宫大长老。

    感情他就是不是武修系的?

    不过很快,只见南宫大长老向他看来,那一双虎目圆睁,瞪着烈重渊就骂道:“你好歹也是四年级的学员,居然被一个新生打下了擂台,说明这段时日你根本没有用心修炼啊。待会儿回去就闭关,什么时候将这榜上第一的位置给抢了回来,什么时候才有假期!”

    这话说的……真是让人很想揍这个老头儿一顿啊。

    烈重渊盯着南宫寻一副龇牙欲裂的表情,轩辕天心却是看了看烈重渊后,悠悠开口道:“那可不行。”

    “怎么不行?”南宫寻闻言疑惑看来。

    轩辕天心挑眉一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道:“烈学长只怕这段时日都闭关不了了,因为他还要去给我两个哥哥洗衣服跟床单呢。”说完,目光悠悠地盯住烈重渊,故意问的:“是吧,烈学长?你应该不会耍赖的哦?”

    烈重渊脸庞抽搐,特别是瞧得身边其他人那古怪又幸灾乐祸的目光后,咬着牙道:“我不会耍赖。”

    “那就好。”轩辕天心似放心般地笑了笑,道:“那待会儿就有劳烈学长跟我两个哥哥一起回宿舍了。”说完,转头看向身边的随云,笑问:“随云哥哥,你跟随风哥哥的衣服啊,床单啊什么的全部都清理出来,反正现在有人洗了,你们就不要将脏衣服跟脏床单藏着掖着了。”

    随云闻言哭笑不得,而随风却是抽着嘴角在心里默默地道:我们可没有藏脏衣服跟脏床单的习惯,都是脏了就立刻洗了的啊。

    然而随风在瞧见烈重渊那一副天塌脸后,眼珠子一转,立刻道:“好的小五,回去后我立刻清理出来。”就是没有,都得有。谁叫这个家伙之前在宿舍踢翻了他刚洗完衣服的盆子,必须要让他知道洗衣服有多辛苦!

    “随风,我也有很多脏衣服没洗。”一旁展枫悄悄开口。

    随风双眼一亮,赶紧悄声道:“那你一会儿全部抱过来。”免费的洗衣工,不用白不用。

    虽然二人是在说悄悄话,可是站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耳目灵敏的?

    众人看着烈重渊的目光又是同情了不少。

    然而没有最同情,只有更同情……

    因为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烈重渊又道:“还有啊,这一年里烈学长都得听我的话了对吧?其实我现在也没什么需要烈学长帮我做的,所以想来想去吧,就只能大材小用,麻烦烈学长以后帮我跟我妹妹去小食堂打打饭,送送餐什么的了。”

    烈重渊:“……”

    “烈学长应该不会拒绝的吧?”轩辕天心笑问。

    烈重渊一脸木然地盯着轩辕天心,他能拒绝吗?!

    燕君折一脸同情地抬手拍了拍烈重渊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希望经此一事之后你能长点教训,不要一见人就想跟人打架,更不要随随便便就跟人打赌。”

    烈重渊嘴角一抽,侧头欲哭无泪地看着燕君折。后者却是微微一叹之后,沉痛道:“自己打的赌,哭着也要履行完,作为室友兼朋友,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烈重渊蔫了,这回是彻底蔫了。

    决斗结束后,斗技场中的人都纷纷一脸不可思议的离开了,原本一班的那些学员们想过来的,可是看着轩辕天心身边站着的那两位大长老,学员们都是知趣的没有过来,想着明日上课时反正都能见到人,所以也都是一起离开了斗技场。

    容馨本来也是想要过来的,不过她突然想起自己出门前似乎出来的太匆忙而忘记了关门,在犹豫了一瞬之后也是转身走了。

    不过在走之前却是目光阴测测地瞪了轩辕天心一眼,心中想着等明日上课的时候再好好跟这小丫头算账!

    南宫寻等人幸灾乐祸地瞧着完全蔫了下去的烈重渊,在不厚道地笑了几声之后也是离开了。

    见斗技场上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后,轩辕天心方才伸展双臂,在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懒洋洋地道:“走吧,现在估摸时间也不早了,烈学长还是早点跟我哥哥们去宿舍吧,否则只怕你真的要洗到天亮了。”说完,招呼上红莲后,抬步朝斗技场的大门口走去,边走边道:“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一群人见轩辕天心都走了,自然也不会再留在这里,纷纷抬步跟了上去。

    待得所有人都走了后,斗技场终于恢复了安静。

    唯独擂台边还在整理桌子上的册子的阎老,一边低头收拾着桌子,一边低声嘿嘿地道:“这次学院倒是收了个不错的苗子,只怕我这斗技场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都不会太平静了。”

    说完,阎老将桌子上的册子抱在话里,又是一乐,“不平静好啊,这人老了后就是喜欢热闹,斗技场中打来打去才有趣不是吗!?”

    ……

    ……

    轩辕天心跟红莲一回宿舍便径直冲回了二楼的卧室,心里却在念叨着:完了完了,说好了给大圣带好吃的回来的,结果闹到现在才回来!

    推开房间门一进去,轩辕天心就瞅见大圣正躺在软榻上,翘着脚,似笑非笑地盯着门口或者说是自己。

    轩辕天心被大圣这似笑非笑的目光给盯得头皮发麻,摸着鼻尖讪讪笑道:“大圣,你醒了啊。”

    大圣翻身坐起,挑眉:“饿了能不醒吗?”

    轩辕天心被噎住了,大圣就跟没看见她那讪讪的小脸般,继续道:“等你这个丫头给我带吃的回来,只怕本大圣早晚有一日会饿死的。”

    说完,目光将她整个人一扫,又眯眼问道:“出去了这么久,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轩辕天心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大圣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她跟烈重渊在斗技场决斗的事儿,都被那位阎老那么大声的‘宣传’了,若是大圣会不知道,那才是见怪了。

    虽然明知道大圣是在明知故问,可轩辕天心也不敢说什么呀,只能笑眯眯地挪过去,讨好道:“大圣,我今日白捡了一个跑腿的小弟。”

    “哦?”大圣盯了她一眼,随意问道:“什么跑腿小弟?怎么白捡的?”

    轩辕天心又往大圣身边挪了挪,笑得一脸乖巧,将之前跟烈重渊发生的事儿,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大圣。

    趴在轩辕天心肩头上的金翅大鹏看着笑得如此献媚且讨好的轩辕天心,顿时心中冒着酸气暗想:这小丫头也忒没骨气了些,为什么每次对着这臭猴子就是一副乖巧讨喜的模样,对着自己却是动不动就用手捏!这简直就是差别待遇啊!

    金翅大鹏磨牙冒酸气,大圣却在听完轩辕天心的话后,笑得有些见牙不见眼,夸奖道:“干得不错,小丫头终于学会儿了变通了,不愧是本大圣的小徒儿。”

    可不是学会变通了么,若是按照轩辕天心以前的那股拧劲儿,只怕是累死自己,她都不知道想办法。

    如今学会变通之后,她居然还知道趁着人不注意时改变战斗方式了,大圣最欣慰的便是这丫头终于不是那种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想法了。

    轩辕天心见大圣的心情似乎不错,立刻狗腿的将之前在小食堂为他买的饭菜来了出来。

    小食堂专用的食盒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居然还带保温。当轩辕天心打开食盒之后,里面的饭菜还冒着热气呢。

    大圣瞧得食盒里全是肉,连一丝素菜都寻不见,那心情就更加愉悦了。

    “小丫头果然用心,还知道师父我喜欢吃什么!”

    瞧得大圣笑眯了眼,轩辕天心赶紧递上筷子,道:“那是!大圣你的喜好跟我可是一样的,我只要点我喜欢吃的东西,那么大圣你肯定爱吃。”

    说完,砸吧了下嘴,继续道:“其实我做的饭菜也挺好吃的,咱们宿舍里就有一个小厨房,可惜食材却没有,若是能找到食材,我还能做出一些大圣你们都没吃过的东西呢。”

    “没吃过的?”金翅大鹏闻言眸光动了动,显然是动了心思,问道:“什么是我们还没吃过的?”

    闻言,轩辕天心立刻翻了一个大白眼,嗤道:“你们没吃过的东西多了去了。”随即小脸一垮,看向窗外的月色,遗憾道:“再个几日便是我的生日了呢,十六岁的生日啊,可惜若是能找到食材,我还能做出美味的蛋糕呢。”

    “生日?”大圣眸光一动,停下了大快朵颐的动作,神色疑惑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一摊手,解释道:“就是生辰!我们那里一到生辰时便会准备为过生辰的人准备美味可口的蛋糕。”说完,又补充道:“当然,还有礼物!”

    蛋糕是什么东西的确没吃过,也没听说过。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好奇问道:“那需要什么食材?”

    “食材倒是好弄,小食堂应该就有。”轩辕天心闻言眨了眨眼,道:“不过就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烘焙,不过我想想应该能想到办法的。”说完,冲着大圣跟金翅大鹏一笑,道:“等研究好了后,你们就有口福了,我保证你们绝对爱吃。”

    大圣嗤了一声,低着头吃东西,突然问道:“你想要什么生辰礼物?”

    轩辕天心想了想,道:“以前三姐他们都会给我准备我所有想要的东西……”说着声音一黯,情绪有些低落地道:“每年的生日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可是今年……我宁愿用我以前十五年得到的礼物,去换我能回家,能再次见到我三姐。”

    金翅大鹏闻言不说话了,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带着一丝心疼,它已经很久没看到小五丫头露出这种表情了,但也只有她在想家时才会露出如此神色。

    大圣快速地将食盒里的饭菜扒进嘴里,然后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扔,半响后方才抹着嘴道:“这个愿望本大圣只怕帮你实现不了,只能靠你自己。不过本大圣或许可以给你准备一个生辰礼物,算是为师对小徒儿的心意。”

    “对,我也可以给准备生辰礼物的。”金翅大鹏附和。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瞧得大圣跟金翅大鹏含笑的目光后,心中一暖,快速将心中的难过情绪收敛,笑问:“那大圣跟金翅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金翅大鹏笑了笑,道:“我是佛诞日,早就过了。”

    “佛诞日?”轩辕天心讶异地看了金翅大鹏一眼,点头:“佛诞日是四月初八,的确是过了。那大圣的呢?”目光转向大圣。

    大圣嗤笑了一声,将双手枕在脑后看向窗外,道:“本大圣天生天养,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谁还记得生辰是什么时候啊。”

    “那你从来都没有过生辰吗?”轩辕天心皱眉。

    “没有。”大圣摇头,道:“本大圣也没兴趣过什么生辰。”

    “那怎么行。”轩辕天心立马不赞同的看着大圣,道:“每个人都应该过生辰的,哪怕是有朋友的一句祝福也是好的啊。”

    想了想,又道:“大圣你既然不记得自己的生辰了,那就跟我一起过吧,咱们算在同一日,反正我也是属猴的。”

    “跟你一个小丫头一起过?”大圣立刻一脸的嫌弃地看了过来。

    轩辕天心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嫌弃,冲着大圣一摆手,决定道:“就这样办,大圣你跟我同一日的生辰,到时候我也会给大圣准备生辰礼物的哦。”说完就起身朝门外跑去,“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还有五日就是生辰了,我去找红莲商量一下。”

    哐的一声,房间门被关上了,轩辕天心跑去敲红莲的房间门。

    大圣跟金翅大鹏留在房间里面面相视,不多见便听得外面两个小姑娘噔噔噔地跑下来楼。

    楼下传来轩辕天心的声音:“金翅,我跟红莲去随云哥哥他们那里一趟,你不用等我了哦。”

    金翅大鹏闻言嘴角抽搐,“这小丫头的性子还是这么急躁啊。”简直是说风就是雨啊。

    大圣目光闪了闪,随即一脸木然地又躺回到了软榻上,翘着脚嗤道:“小丫头就是小丫头,再怎么磨炼,依然也磨不掉她的那一丝傻气。”

    金翅大鹏瞥了大圣一眼,哼道:“我倒是觉得小五丫头这傻气不错。”

    “你瞧着她哪里都不错!”大圣哼笑道。

    金翅大鹏闻言一噎,瞪着榻上的臭猴子,磨牙暗道:你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不也是觉得她哪里都不错吗?!

    ------题外话------

    小五快满十六岁了,大姑娘了啊…可以下嘴了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