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5:哔了狗的结果!

正文 035:哔了狗的结果!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那一脸大写的生无可恋的神色简直太容易看懂了,烈重渊挑眉看着她,咧嘴一笑,道:“小学妹,你该不是又反悔了吧?”

    轩辕天心神色恹恹地抬起眼皮,特别是眼角余光扫到不远处正笑得一脸狰狞且扭曲的容馨之后,她眼皮子就猛地跳了两跳。

    有气无力地对烈重渊问道:“我若反悔了,你可答应?”

    “当然……”烈重渊凶煞一笑,坚定道:“不能!”

    那还说个屁啊!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不雅的白眼,继续蔫了下去,几乎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般,直接将脸跟脑袋埋在了随云的肩头。

    “我错了,我就不该一时脑抽!”

    听着轩辕天心那有气无力的哀嚎,随云立刻低低一笑,抬手拍了拍她的背后,毫无同情心地道:“之前我反对过的,小五你自己不听,如今后悔了吧?看你以后还听不听哥哥的话。”

    随风跟红莲对视一眼,给予了轩辕天心一个无比同情的目光。

    倒是被轩辕天心一直抱在怀里的金翅大鹏却是目光有些兴奋,趁着没人注意时给轩辕天心传音道:“小五,其实跟那个家伙打一打也不错。从你修行以来,你一直都是跟妖兽在越阶挑战,还没有跟比你高阶的人打过。我现在也挺想知道你这段时日来的修行到底成长到什么样子了,那家伙的实力不错,武宗境的修为,正适合你练手。”

    轩辕天心依旧将脸埋在随云的肩头不语,手中却是微微一用力,将金翅大鹏给捏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半炷香的准备时间并不长,就十五分钟左右,但是这十五分钟里,却让得整个斗技场皆是坐满了人。

    麻衣老者阎老看了看桌子上的沙漏,在最后一点白沙全部流失之后,方才缓缓起身,高声道:“准备时间已过,请双方决斗者登台。”

    烈重渊在阎老的话音还未落下之时便身形一闪,飞快地掠上了擂台,星眸凌厉地朝着四周一扫,最后落在还在磨磨蹭蹭的轩辕天心身上,挑眉笑道:“小丫头赶紧上来,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莫非你真想让你的哥哥来给学长我洗一年的衣服?”

    ‘哗——!’

    烈重渊的话不遮不掩,让得四周看台上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他们只知道这二人的决斗,却是没想到决斗的后面居然还有赌注。

    洗一年的衣服啊?

    大半部分学员表示,他们最讨厌的就是洗衣服了。要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修炼者,上课时间几乎有一大半都是在对打,这出汗量也大。一整天下来,身上穿的衣服都可以拧出水来了,也是最难洗的。

    他们连自己换下来的衣服都不愿意洗,这输了决斗后还得给别人洗衣服,还是洗一年,光是这么想想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台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无比同情的看着轩辕天心,或者是看着随云,如今若是不知道这小姑娘的哥哥是谁,那他们才是傻子。

    烈重渊这微带挑衅的话,让得轩辕天心立刻来了精神,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擂台上的人,伸手一指,怒道:“咱们谁洗还不一定呢,你输了可是给我两个哥哥洗一年,别忘记了!”

    烈重渊撇嘴,他会输?笑话!

    轩辕天心瞧着他那模样,顿时觉得眼疼。

    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金翅大鹏丢给随风,然后看着随云道:“随云哥哥,回去之后将你们的所有衣服都清理出来,不管是该洗还是不该洗的,今日晚上我一定要他洗一晚上!”

    随云闻言顿时哭笑不得,不过瞧着小丫头这发狠的模样,只能顺从的点了点头,道:“好,待会回去清理。不仅是衣服,哥哥连床单什么的都清理出来。”

    闻言,轩辕天心总算是满意了。

    正欲掠上擂台,身后看台之上却传来容馨的声音。

    轩辕天心回头看去,只见容馨笑得咬牙切齿地对着她喊道:“小天心,你若是输了,可别怪明日老师我大刑伺候。”

    轩辕天心眼角一抽,看了容馨一眼,心想容馨老师你就这么看得起我吗?!

    不管看不看得起,反正跟容馨站在一起的那些一班的同学却是纷纷在给她加油打气。展枫更是直接从看台上跳了下来跑到休息区跟随风坐在一起,然后握拳打气道:“小五加油,揍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么多人在为自己打气,还是这么多人相信她,轩辕天心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小脸上展开一抹浅笑,冲着一班的所有人挑眉,道:“好,揍他!”

    话落,身形一闪,直接掠上了擂台。

    烈重渊瞧得轩辕天心总算是上了擂台,咧嘴一笑,“还以为你不会上来呢,没想到还是上来了。”

    “不上来怎么能行?”轩辕天心冲他眯眼一笑,笑得乖巧无害,但话却说得不怎么好听了,“我两个哥哥还等着你待会回去洗衣服跟床单呢。”

    闻言,烈重渊嘴角微微一抽,不过很快那张俊脸上立刻换上了兴奋,双眸中有着战意在飚射,同时他身体之上的战气也是开始释放。

    “牙尖嘴利的小丫头,待会儿输了可别哭鼻子,学长我出手向来都是不留手的。”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一笑,抬手召出轩辕古金镯中的追魂枪,狠狠往地面一跺,道:“正巧,我跟学长你一样,出手从来不留情!”

    烈重渊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长枪,抬手也是召出了武器,一把黑色重剑被他握在手中,轻轻一挥便带着一股沉重的剑风。

    二人都是武修,所以决斗一旦开始,便没有任何的拖拉。

    烈重渊战气释放之后,轩辕天心立刻敏锐的察觉出了他的实力修为。

    武宗四重境!

    而且看烈重渊的力道跟武器,显然是力量型的武修。

    一声大喝,烈重渊提剑率先朝着轩辕天心冲了过去,一旦进入战斗状态的烈重渊,跟之前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此时的他就犹如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周身凌厉刚猛,带着一股谁与争锋的霸烈之气。

    轩辕天心神色微微一凝,双手紧握追魂枪,见烈重渊掠来,却不退不避。

    追魂枪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一把长枪被轩辕天心舞得大开大合,居然是攻守兼备。

    ‘嘭——!’

    重剑跟长枪的碰撞擦出一阵火花,而二人在武器一碰撞之后,双双各退了数步。

    这一击不过是二人对对方的一个试探,所以都没有用全力,可是虽然没有用全力,却也能察觉出对方的真正实力。

    烈重渊看着对面的轩辕天心,星眸中极快地闪过一抹诧异。

    他一向是以力量为主,即便他没有用全力却也用出了五分的力,而那小丫头虽然被自己给震退了,但是却仅仅只是退出了两三步,且还将自己给震退了两步。

    这种实力……

    烈重渊双眸微眯,这小丫头至少隐藏了她表面实力的一半!

    而轩辕天心同样也在打量烈重渊,刚刚那一交手,她立刻便分辨出了二人的差距,若是光靠力量可打不过这战斗疯子。

    “小丫头你不错!”烈重渊收敛心思,冲着轩辕天心一笑,道:“你果然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学长你同样不错。”轩辕天心收回长枪,笑道。

    “竟然我们都隐藏了实力,那么从现在开始也不避隐藏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妹妹比你那个哥哥强多少。”烈重渊话音一落,周身气息顿时暴涨。

    轩辕天心目光紧紧盯着他,察觉到烈重渊气息暴涨后,他的修为居然也连上了两级。

    武宗六重境……甚至是还差一点就可以越到武宗七重境了。

    对于烈重渊的爆发,轩辕天心在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也不再压制自己的实力。

    ‘轰——!’

    也是跟着气息暴涨,直到这暴涨的气息渐渐停息后,轩辕天心的实力等级方才停止攀升。

    武师八重境!

    自帝都学院门口被南宫寻压迫住升级后,在石牌里修炼霸王枪,轩辕天心从武师五重境已经升级到武师八重境,甚至也是还差一点,便可以进入武师九重境。

    当瞧得轩辕天心的实力后,别说一班的那些同学,就连容馨都是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

    随即容馨一脸狰狞,怒吼道:“这小丫头居然敢谎报修为,还瞒了整整四级!”

    而南宫寻却是脸皮一抖,抽着气儿道:“这才多少天,这丫头怎么连蹦三级了?现在实力升级都这么容易的?”

    素问同样一脸诧异地看着擂台上的轩辕天心,不过在听到南宫寻的话后,故作镇定地道:“天才的世界,凡人是不会懂的。”

    “天才?那是天才吗?”南宫寻一双虎目瞪得溜圆,盯着素问道:“这才三四天的时间,哪个天才一天升一级的?你给老夫找出来看看。”

    素问被噎住了,这还真的是找不出了。

    瞧得素问被自己给问住了,南宫寻得意地一笑,哼道:“那丫头可不是什么天才,而是变态!”

    变态的轩辕天心在爆发出自己的全部真实的实力后也没有任何停顿,倒提追魂枪就对着烈重渊横扫了过去。

    “霸王枪——炎龙无双!”

    ‘吼——!’

    火龙冲天而降,咆哮着朝着烈重渊扑了过去。

    而烈重渊在察觉到这火龙中所带的火元素之后,立刻抬剑一挥,“剑道——无敌金盾!”

    ‘嗡嗡嗡嗡——!’

    随着烈重渊那重剑一挥,只见一道金光闪烁,然后在他的身体四周立刻竖起了几面淡金色的透明盾牌。

    火龙咆哮着撞先盾牌后,却是连一丝痕迹都没有撞出来。

    瞧得这一幕,轩辕天心立刻眉心一皱,“你的属性……”

    烈重渊闻言咧嘴一笑,露出几颗大白牙,也不隐瞒道:“金!我的属性是金元素!”

    轩辕天心:“……”难怪这么‘老脸皮厚’,连炎龙无双都是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原来是金属性。

    要知道金元素可不常见,而且金元素比土元素更适合做防御,可是金元素最厉害的却并不是防御,而是攻击啊!

    金元素以无坚不摧而号称,除了一些特别的火元素能压制住金元素外,它简直是防御无敌,更是攻击强悍。

    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地盯着烈重渊四周的淡金色盾牌,那简直就是个巨大乌龟壳。

    似乎是看出了轩辕天心在头疼什么般,烈重渊眯眼一笑,道:“小丫头不用头疼,因为也不止你一人头疼我这金元素的。”

    轩辕天心撇了撇嘴,她一点都没觉得被安慰到。看着烈重渊那‘乌龟壳’,她现在分外想念红莲的红莲业火。

    因为只有红莲业火这种特殊火元素才能压制住烈重渊的金元素,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她不是召唤不出红莲业火,但是召唤出红莲业火的结果却是她暴露的底牌会更多。

    五行相克,火克金,即便不是极致之火,火元素对于金元素也多多少少会有些影响。

    轩辕天心凝了凝眸,既然一次不行,那就一直输出火元素,她就不信打不破这个乌龟壳。

    这么一想之后,轩辕天心再次动了。

    这次她抡起追魂枪,直直砸向烈重渊身体四周的淡金色盾牌。

    在追魂枪抡起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火元素便是自轩辕天心的体内涌出,不过眨眼间,整个追魂枪都是被烈火包裹。

    “霸王枪——无中生有!”

    无中生有——无视任何防御。虽然打不破烈重渊的盾牌,可是带有火元素的追魂枪却能将这盾牌给打出一道裂缝,只要有一道裂缝就可以了。

    ‘嘭——!’

    一声巨响,擂台上顿时火光四射。

    火光中,烈重渊身前的盾牌立刻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痕。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再次出手。

    “霸王枪——怒火连斩!”

    ‘嘭嘭嘭嘭嘭——!’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爆炸声自擂台上传出,火光笼罩中,四周看台上的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而烈重渊估摸也是没有想到轩辕天心真的能打破自己的‘无敌金盾’,当瞧得轩辕天心一阵猛烈攻击后,四周的金盾一一破碎,就算是他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都说他是人形凶兽,这小丫头发起狠来,比他这个人形凶兽还要凶兽不少啊。

    居然直接靠蛮力便硬是将自己的金盾给打破了!

    其实轩辕天心也不仅仅是靠蛮力,而是将霸王枪决跟火元素给融合在一起出击了,再加上霸王枪决本来就是准天阶武技,一招无中生有原本就可以无视任何的防御,只不过金元素有些特别,不能被无视的彻底而已。

    ‘咔嚓——!’

    一身轻响,烈重渊在瞧见自己身前仅剩的一面金盾也即将破碎之后,立刻脚下一点,快速暴退。

    轩辕天心咬牙沉声一喝:“给我破!”

    ‘嘭——!’

    追魂枪带着沉重的力道狠狠砸向那面已经裂痕斑斑的金盾,只听嘭地一声巨响,金盾顿时支离破碎。

    在金盾破碎的同时,擂台上的火也缓缓消失。

    等到看台上的人终于能看清擂台上的情况和,纷纷瞪大了眼睛,他们只看到了轩辕天心抡枪和烈重渊暴退,却没有看见其他的,不过只凭这一点,却是能知道这是烈重渊被逼退了。

    老天,一个新生逼退了烈重渊?!

    说出去谁相信啊,但是事实却摆在他们所有人的眼前,令他们不得不相信。

    而烈重渊在金盾破碎之后,抬眸朝着轩辕天音凶煞一笑,道:“不错,能破我金盾的人,外院之中屈指可数,就算你哥哥也对我这金盾有些束手无策呢。”将手中重剑紧紧一握,继续道:“你的力量很不错,特别是武技,我想你能破我金盾大多是归功于武技。”

    “很霸道的武技啊。”烈重渊轻轻舔了舔唇,笑道:“不过越这样,我却越兴奋。”

    轩辕天心瞧着对面烈重渊再次暴涨的战意,狭长的双眸中也是有着炙热在攀升。

    “我的确是占了武技的便宜。”点点头,轩辕天心一笑,也不隐瞒:“准天阶武技自然霸道。”

    当听得准天阶武技时,烈重渊的瞳孔便是狠狠一缩,随即放声大笑:“好好!准天阶武技,这还是我第一次遇上拥有准天阶武技的对手。正好,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你的准天阶武技厉害,还是我这超地阶武技厉害。要知道有些时候,准天阶武技不一样是最强的,地阶武技同样可以超过它们。”

    话落,只见烈重渊双手握剑缓缓举起,一股凶煞又庞大的能量瞬间自他体内爆发,“剑道——无坚不摧!”

    同样是融合了武技跟元素之力的一招,轩辕天心目光一凝,抽枪反扫过去。

    “霸王枪——斗转星移!”

    ‘砰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声再次响起,一股狂暴的罡风自擂台上传开,即便是休息区坐着的随云等人都是忍不住脸色一变。

    好强悍的能量爆炸,至少有了超越武宗境的力量。

    能量罡风肆虐,风卷残云中,两道身形狠狠撞在了一起,然后再次传出一阵让人头疼发麻的打斗声。

    “霸王枪——血战八方!”

    “剑道——人剑合一,万剑齐发!”

    火光冲天,剑光爆闪。

    擂台上被大片火海笼罩,而擂台的上空却是被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刃所布满。

    万剑齐发,带着一阵凌厉的唰唰声,对着轩辕天心齐齐而下。

    当瞧得这一幕之后,看台上的不少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万剑齐发的场面,根本是连躲的地方都没有啊,若是被刺中,只怕立刻便会被打成筛子或者变成刺猬。

    轩辕天心神色一变,握着追魂枪手却是快速上前一抹,直接握在了追魂枪的枪杆中间。

    然后……

    只见她单手抬起追魂枪,对着齐齐射来的金色剑刃便是快速转动起来。

    “七杀破军棍!”

    随着轩辕天心这一声暴喝,待在随风怀中的金翅大鹏却是双眼一突,抽着眼角道:“她还真将那死猴子的本事儿跟学会了,别的不说,单说这耍棍子的姿势,简直跟那死猴子一模一样!”

    ‘嘭嘭嘭嘭嘭——!’

    一阵令人牙痒的砰砰声中,轩辕天心突然回身,抽枪横扫:“横扫千军如卷席,天门破阵主沉浮!”

    ‘轰——!’

    追魂枪横扫而过,扫飞大片金色剑刃,而一旁的烈重渊在瞧见这一幕后,眉峰一挑,也不迟疑,立刻提剑快速朝着她闪了过去。

    “剑道——万剑灭!”

    黑色重剑带着刚猛凌厉的剑锋,朝着轩辕天心横斩过去。

    而后者在察觉到烈重渊的攻击之后,神色不变,立刻一枪挑出。

    ‘嘭——!’

    兵器间的交锋查出大量的火花,而在追魂枪狠狠压住黑色重剑的一瞬间,烈重渊便立刻感觉到从追魂枪上传来一股古怪的压制力,竟然让得他体内的战气狠狠一滞。

    烈重渊神色微微一变,目光紧紧盯住轩辕天心手中的追魂枪,心中诧异:这枪有古怪?

    轩辕天心咬牙双手握抢,将烈重渊的重剑狠狠压制住,只见烈重渊的握剑的双手也随之跟着被缓缓压下。

    剑眉一跳,烈重渊深深吸了一口,调动体内战气抵制那股诡异的压制力,然后大喝一声,“起开!”

    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在挑飞轩辕天心手中的追魂枪的同时,他的重剑也跟着飞出了擂台。

    然而当追魂枪落下擂台的一瞬间,在擂台一旁的阎老便是被那一声厚重的沉闷声给拉去了目光。

    随即当阎老看见地面被追魂枪砸出的浅坑后,即便是他也忍不住眉心跳了跳。

    要知道这斗技场不管是地面还是擂台,可都是用特殊材料建成的,这种特殊材料最大的特点便是耐打耐磨,即便是武帝境的人都不能将这地面给砸出一个坑来。

    然而那小丫头的枪……

    阎老倒抽了一口凉气,乖乖…那小丫头之前一直都是拿着这么重的玩意儿在战斗?

    休息区内,随风跟红莲在发现轩辕天心武器脱手之后立刻脸色一变,“遭了,小五连武器都没了,还如何跟烈重渊打下去?”

    “那可不一定。”就在他们话音一落,金翅大鹏却是悠悠开了口,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地道:“有武器的时候,她的确快要使用霸王枪。但是没了武器的小五,那才是展现她真正实力的开始。”

    随风跟红莲闻言一愣,而随云却是目光若所有事地看向了掉落在擂台下的追魂枪,眸底划过一抹幽光。

    果然,在金翅大鹏话音一落,随风他们便是发现擂台上的战况发生了变化。

    轩辕天心武器脱手之后,她压根看都没有看一眼,便直接空拳上阵。

    但……

    她不管是力道,还是速度,或者是战气,在这一刻瞬间再次爆发。

    一阵拳打脚踢之下,烈重渊居然被逼得节节败退。

    烈重渊神色微疑,但他本来就聪明,自然发现了倪端。

    这小丫头在武器脱手后就变得比刚刚还要厉害,明显那武器她不是用来打架防身的,而是用来压制自己的。

    老天!这小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刚刚跟自己对碰的时候,居然还不是她全部的实力?

    轩辕天心可不管烈重渊如何在心里震惊,小脸上面无表情,但一双眼睛里狠色却是越来越浓郁。

    随着她眼中的狠色加剧,她的出手也越来越狠,也越来越快。

    烈重渊都她一阵不带喘气的攻击给打得有些气喘,而他除了防御外,根本找不到任何攻击的机会。

    这小丫头根本就是一个人形战斗机!

    关键是她的力量还出奇的打,挡了她几拳几掌之后,烈重渊只觉得自己的双臂都快发麻发疼了。

    “喂喂喂,小丫头,要不要这么狠啊?”烈重渊嘴角有些抽搐,一向以战斗狂人自称的家伙在面对这种时候的轩辕天心也是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了。

    轩辕天心却是不理,手、肘、腿、膝盖,几乎全部都用上了,且招式古怪而刁钻。

    “喂,咱俩打平手如何?”说实话,虽然烈重渊被逼得节节败退只能抵抗,但是轩辕天心却依然破不了他的防御,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或者双双力竭。

    打平手,是他俩的最终结果。

    然而轩辕天心却不这么认为,她暴露了修为,还打了个平手,打死她她都不会同意,太亏!

    一阵拳脚相向间,轩辕天心抿嘴想着办法如何能打败这个家伙。

    但烈重渊却是一边抵挡,一边继续道:“打平手不是正好吗?谁也不吃亏啊。”

    “我吃亏!”轩辕天心攻击不停,面无表情地道:“我哥哥还等着你去给他们洗衣服跟床单呢。”

    “关键是咱们这么打下去也没有结果啊,你打不赢我,我也打不赢你!还洗什么衣服!”烈重渊气结。

    轩辕天心眼珠子一转,突然道:“我记得我们的赌约除了洗衣服一年外,貌似还有一个要听赢的人一年的话,对不对?”

    “对!”烈重渊点头。“可是咱们都赢不了啊。”

    “那可不一定!”轩辕天心突然一笑,居然身形一转,直接背对了看台。她手中攻击不停,目光诡异地盯住烈重渊,道:“记得,你得听我一年的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烈学长可得好好分清楚!”

    什么意思?

    烈重渊一愣。

    只见轩辕天心红唇微勾,仅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束缚!”

    烈重渊双眸猛地瞪大,他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

    “你…你……”烈重渊见鬼般地盯住轩辕天心,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名称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轩辕天心眯眼一笑,笑得诡异又意味深长:“天道谶言——以言之力,力量为我所用,大力金刚拳!”

    ‘嘭——!’

    一声闷响,烈重渊高大的身形被轩辕天心一拳给直接轰下了擂台,狠狠砸在了擂台下。

    所有人:“……”

    斗技场在这一刻鸦雀无声,只有烈重渊那痛苦的咳嗽声不断响起。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站在擂台上,目光缓缓扫过四周,淡声道:“我赢了!”

    ‘哗——!’

    全场哗然,这一刻,看台上的所有人的站了起来。

    而烈重渊一脸见鬼般地躺在地上,缠着手指着轩辕天心,“你…你……”

    然而,他‘你’了半天,愣是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其他人还以为烈重渊是不甘心自己被一个新生给打败了呢。

    轩辕天心眯眼看了过去,对着一脸憋屈的烈重渊微微一笑,道:“学长,记得我们的赌约!”

    烈重渊:“……”什么狗屁赌约,这丫头是在警告自己别说漏了嘴吗?!

    不过他虽然憋屈是憋屈,可是轩辕天心也确实是凭自己的实力打败自己的,他自然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但是谁来告诉他,这小丫头不是武修系的吗?不是拥有四种属性的武修者吗?

    但是那见鬼的天语术是什么?

    一个天语师居然隐藏了自己这个最耀眼的身份,反而做了一个武修!

    关键是她武修还做得很成功,真是日了狗了!

    若知道这小丫头是个天语师,他是脑子被门夹了才去跟她打!

    ------题外话------

    同情烈重渊童鞋一秒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