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4:新生第一名VS榜上第一名!

正文 034:新生第一名VS榜上第一名!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帝都学院历来都十分的赞同学员之间可以互相切磋,也对于学院学员们当中的一些矛盾争斗,只要不闹出人命,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用学院的话来说就是…不会打架的学员都不是好学员,帝都学院向来鼓励学员之间的任何事情都在斗技场中解决,因为只温室里从来都培养不出凶狠的狼。

    这个大陆很残酷,外面的世界都是强者为尊,若是学员们在学院这个‘温室’中成长,哪怕是再优秀的学员,他们在出去外面的世界后也只会变成一只小绵羊。

    而且斗技场中因为常年的比斗,还渐渐形成了排名榜,帝都学院更是对这个排名榜大力支持,对于榜上前十名的人也给予了丰厚的奖励。

    自排名榜形成以来,便成为帝都学院当中学员们争相抢夺排位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荣耀,更多还因为学院给出的奖励。

    榜上前十的人,学院会根据排名给予相应的金币和学分。金币便不用说了,即便是家境不错的学员,也没人会不喜欢,更何况帝都学院并不是像贵族还有皇室、或者大家族开放,在他们这些学员当中,还有着不少平民学员。

    而学分,那就更重要了。因为学分在累积到一定数量之后,便可以用自己累积出的学分,向学院的藏书阁换取相应等级的武技或者灵术。

    只要是修炼者,就没有一个不对这个动心的,更何况帝都学院以开办两千多年。这两千多年累积下来的功法武技还有灵术卷轴,即便是皇室或者无相殿都是无法媲美的。

    如今外院当中的排名榜上,学员的名字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是自四年前开始,前三名的名字便一直没有动过。

    榜上前三——四年五班,萧乾。

    榜上前二——四年一班:沈昭。四年二班:燕君折。

    榜上第一——四年一班:随云。四年二班:烈重渊。

    这榜上的五个名字,除了萧乾跟沈昭二人时常互换外,其余三人自四年前开始便一直就没有变过。

    当然了,这也是烈重渊一直找随云决斗的原因。因为烈重渊觉得,第一名的位置上留一个人就可以了,并排第一什么的,让他觉得十分的碍眼。

    可惜,烈重渊这四年来也找随云打过不少次,可是每次二人几乎都是不相上下。有次二人都打红了眼,最后闹得两败俱伤,差点双双掉出排名榜。

    因为排名榜上共排列有一百名,整个外院当中的学员只有这么一百多人能上榜,这无疑是很悬殊的比例。但好在其他没能上榜的学员们可以向排名榜上的人发出挑战,借此可以争夺榜上的排名。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排名榜上的后五十名的名单几乎每天都在换,而前面五十名的名单虽不至于换的这样勤便,但每隔一个星期或者十天半个月也会改变一二。

    当然,榜上前三除外。

    不是没有人想过去挑战榜上前三,可是大多都以铩羽而归结束,久而久之便养成了榜上前三是不可能超越的潜意识。

    这也是导致了战斗狂人烈重渊没了对手的主要原因。

    斗技场建立在外院的正中央,半圆形的巨大建筑物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铁锅反扣下来般,在学院当中异常的显然。

    而在斗技场的圆顶之上,竖立着一个巨大的‘斗’字,哪怕是单单这么看着,也能让人产生一种热血沸腾的情绪。更何况斗技场中的热烈欢呼声跟叫好声,即使隔了老远都是能隐隐听到。

    烈重渊虽然是斗技场的‘常客’,不过每当他出现后都会成为整个斗技场中所有人瞩目的存在,不过这些目光中有的是期待,也有的是害怕。

    害怕烈重渊这个战斗疯子会找上自己,跟他打的人,哪怕不死,也得在医务室里躺上十天半个月。

    这也是为什么烈重渊会在斗技场中找不到对打的对手的原因之一,且还是主要原因。

    然而今日,烈重渊又来了。

    不仅他来了,就连跟他并列榜上第一的随云也来了,且还是二人一起来的。

    这下整个斗技场中都沸腾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今日便能看到烈重渊跟随云之间的一场精彩决斗,所以当烈重渊他们一行人进入斗技场后,整个斗技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擂台上正在比斗的人都是匆匆结束了决斗,为他们二人让出了擂台。

    斗技场擂台的右下角处搭了一张桌子,一名麻衣老者正坐在桌子后正提笔记录着什么。

    轩辕天心几人第一次来斗技场,所以显得比较好奇,打量的目光不断从四周扫过。

    烈重渊侧头冲着她咧嘴一笑,道:“看见阎老了吗?”朝那麻衣老者努了努嘴,继续道:“要参加决斗的人得先去他那里登记,然后按照顺序上擂台。不过我想我来了,咱们就不用等在一旁候着了,只要登记后随时都可以上擂台。”

    说着,便大踏步的朝着麻衣老者走去。

    而看台上的其他人在瞧见烈重渊朝麻衣老者而去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然后皆是露出了期待跟热烈的目光。

    “阎老,小子我又来了。”烈重渊一走近,立刻笑眯眯地冲着麻衣老者打招呼。

    麻衣老者闻言抬头,然后看着烈重渊一挑眉,显然是对他很熟悉了。一双苍老却深邃的眼睛微微一转,看向后面跟来的随云等人,笑了:“随云小子,你又被这个小疯子给逼来了啊?不过也好,正好今日可以让老夫看看你们二人的决斗。”

    随云闻言看着麻衣老者无奈一笑,颇有些头疼般地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阎老,今日要跟他打的可不是我。”

    “哦?”麻衣老者目光一动,然后一一扫过其他人,疑惑问道:“那这个小疯子是跟谁打?”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心就从随云的身后站了出来,冲着麻衣老者软软一笑,道:“阎老,是我跟他打。”

    “你?”麻衣老者看向轩辕天心,脸庞上划过一抹惊讶,“咦?小丫头是生面孔啊。”

    “阎老,这是我妹妹。”随云抬手揉了揉轩辕天心的脑袋,目光带着宠溺的一笑,道:“今年刚进校的新生。”

    “新生?!”麻衣老者更为惊讶了,看着轩辕天心再次问道:“小丫头,你当真要跟这个小疯子打?”

    “当真要打,我们之间可是有赌注呢。”轩辕天心点点头,小脸微微一皱,然后故意有些苦恼地道:“不能不打啊,否则这家伙就一直缠着我随云哥哥了,刚刚还差点拆了我哥哥的宿舍呢。”

    瞧得轩辕天心这看似苦恼,实则是告黑状的话,随云等人立刻忍不住低低一笑。

    而麻衣老者在听到烈重渊刚刚差点拆了随云的宿舍后,立刻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地扫了后者一眼,那一眼,让得烈重渊嘴角一抽。

    “小疯子,或许老夫什么时候该去陈老那里走一趟了啊。”

    烈重渊:“……”

    “陈老是谁啊?”轩辕天心好奇地低声询问随云,随云勾唇一笑,低声回答:“宿舍管理员,但凡在宿舍打架的人若是被陈老知道后就会被扣学分。”

    轩辕天心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要被扣学分啊,难怪烈重渊的脸都快扭曲了。

    麻衣老者笑瞥了一眼一脸抽搐表情的烈重渊,随即提笔道:“来吧小丫头,我先给你登记名字和班级。”说着嘿嘿一笑,戏谑道:“这还是第一次有新生挑战榜上第一呢,若是小丫头真有那个自信,等你打赢了这小疯子,这榜上第一的名头就变成你了哟。嘿嘿…新生坐稳榜上第一,这可是好多年都没见到过的事情了啊。”

    “阎老,您这么说就不对了。”烈重渊在一旁不乐意了,瞪着麻衣老者,道:“难道您觉得我会输?”

    “那可说不准。”麻衣老者乐呵呵地一笑,他现在倒是想起了这小丫头是谁来了。

    随云的妹妹,又是新生,那不就是让学院高度重视的那个新生第一,拥有着四种属性的小怪物吗?!

    小丫头果然是个能惹事儿的主儿,这才刚开学呢,就跟烈重渊这个战斗小疯子对上了……

    一边笑呵呵的,一边提笔埋头,“小丫头,报班级跟姓名。”

    “新生一班,元天心。”轩辕天心立刻上前道。

    麻衣老者提笔唰唰在登记册上写了几笔,然后写完之后又自动写上了烈重渊的名字跟班级,方才放下手中的笔,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奇怪的物事儿,轻轻一握。

    随着麻衣老者的动作,只见斗技场圆顶之上悬挂的铜钟立刻‘噹噹噹’的响了起来,钟声浑厚,悠悠传出,几乎响彻整个帝都学院。

    轩辕天心一边抬手捂住耳朵,一边好奇地盯着头上的铜钟,而随云似乎知道她在疑惑什么般,启唇传音为她解释道:“这是斗技场的规矩,但凡有人挑战榜上第一的人,阎老都会敲响这个铜钟。而学院中的学员们在听到钟声响起后,只要没有上课的学员都会纷纷前来观看。”

    轩辕天心恍然,原来这个铜钟还有作为通知的作用啊。

    不过很快,轩辕天心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通知了。

    只见钟声刚落下,麻衣老者便缓缓起身,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扩音器的物事儿放置嘴边,大声宣布道:“新生一班元天心,挑战榜上第一者——四年二班烈重渊,决斗比赛将在半炷香后开始,请双方决斗者进入休息区准备。”

    麻衣老者手中的扩音器不仅仅是扩音,简直是忒扩了些,不仅是斗技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就连斗技场外…大半个学院的人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哗——!’

    一时之间,整个帝都学院几乎哗然。

    斗技场内的人们纷纷惊骇地站了起来,目光带着不可思议地瞧着场下的人,他们都以为这场绝对将会是烈重渊跟随云的,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烈重渊的确是,但他的对手却不是随云,而是一个新生。

    不过立刻有反应快的人想了起来,这个新生一班的元天心…不仅是听着耳熟,而下面随云等人身边的一个红衣小姑娘也特别眼熟啊。

    等等…那小姑娘不就是上午那场新生友谊切磋赛中的四属性小怪物吗?!

    比起斗技场中的纷纷议论声,斗技场外的情况更要沸腾不少。

    如今学院中早已放学,就连晚饭时间都过了,不管是学员们还是导师、或者是长老阁中的那几位长老都是休闲的时间。

    他们在一听到这个扩音通知后,不管是在干什么的,都纷纷一脸见鬼般地霍然起身。

    特别是新生一班的那些学员,还有导师容馨,在一呆之中,齐齐放下手中的事儿,朝着斗技场飞奔而来。

    容馨更是将手中的教学计划册子一扔,低咒了一声什么,连门都没关,便匆匆跑远。

    “元天心?!好你一个小丫头,居然跟烈重渊那个怪物对上了,你若不是隐藏了实力,便就是个傻子。说你是傻子,老娘可不相信。”

    长老阁中的南宫寻正在跟素问喝茶下棋,前者是一口茶喷了出来,若不是素问挡的快,只怕会被喷一脸的茶水。而素问虽然挡住了那些茶水,可是手中拈着棋子也‘啪嗒’一声掉落在了棋盘上。

    南宫寻瞪着一双虎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素问,缠着声音问道:“素问…那说的是…是谁?谁跟烈重渊那疯小子对上了?”

    素问敛去眼中的震惊,缓缓起身拂了拂被茶水打湿的衣袖,淡定道:“你们系的那个四属性小丫头。”

    ‘咕咚——!’

    南宫寻吞了一口口水,随即一张老脸瞬间涨红,虎目中染上了激动跟兴奋之色,连忙道:“格老子的!果然是我们武修系的人,走走走…跟我一起去斗技场看看。”

    素问闻言一挑眉,还用你说吗?他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二人对视一眼,只见房间里的空气微微一震,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

    藏书阁中向来寂静,燕君折手中卷轴掉落在地的声音也异常明显。

    好看的眉峰微微一蹙,燕君折皱眉道:“重渊怎么跟那个小丫头决斗了?他不是去找随云了吗?”说完,快步走出藏书阁,朝着斗技场的方向而已,边走边自言自语地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帝都学院开学的第一天晚上,整个学院都沸腾起来,而斗技场也成为了今年的第一场人满为患的决斗。

    新生第一名V榜上第一名,这决斗可有些意思啊……

    斗技场休息区里,轩辕天心看着不断从外面涌入看台上的人群,顿时一脸黑线的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地看着随云等人道:“怎么这么多人啊?帝都学院的学员们到了晚上都这么的闲的吗?”

    随云有些好笑地瞥了她一眼,道:“学员们可不闲,只不过这还是四年来第一次出现新生挑战榜上第一名的情况,所以他们自然要来瞧瞧了。”

    说着,抬手指了指他们的身后,继续道:“小五你瞧,可不仅仅是学员们来了,就连老师还有长老们也来了不少呢。”

    轩辕天心瞠目结舌地转头看向,在看到看台最前排居然坐着南宫寻跟素问等人后,立刻小脸一呆。特别是南宫寻在瞧见她看去后,还笑眯眯地对着她做了一个‘加油’的口型,让得轩辕天心立刻满脸黑线条。

    她现在真的有些后悔跟烈重新决斗了,若是她知道最后会变成这种众人瞩目的情况,打死她她都不会这么干。

    关键是她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啊?

    她眼角微抽地看向不远处正一脸战意飙升的烈重新,随后认命般地摆出一副天塌脸。

    甭想了,烈重渊那家伙已经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要让他取消决斗,估计比打死他还困难。

    瞧得轩辕天心突然蔫了下来的神色,随云几人顿时摇头失笑。

    这丫头一直想要低调,可是每次却又干出无比高调的事儿出来,难怪她又是顶着一副大写的生无可恋的表情了。

    ------题外话------

    中秋佳节,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团团圆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