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3:我跟你打!

正文 033:我跟你打!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呼,终于走了。”轩辕天心微微抬眸瞥厨房大门一眼,当瞧得那位拿着锅铲的中年男人又进入了厨房后,方才松了一口气般地对着红莲道:“那大叔也忒可怕了些。”

    红莲赶紧点点头,低声附和:“的确,之前那大叔突然一声吼,我都出现了体内灵力开始溃散的错觉。”

    “那不是错觉。”轩辕天心摇摇头,心有余悸地道:“那大叔厉害,他的身上我能够隐隐感觉到一股压迫力。他定然不是食堂的厨师这么简单,那大叔肯定是一个强者。”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他的修为在哪个阶段而已。

    两个人头靠头的低声说着话,突然一道阴影挡了过来,二人还未抬头,便听到燕君折那温润清越的嗓音,“小学妹感觉很敏锐,卫老师可是当年内院的人,因为舍不得学院,所以留在了学院当中。”

    轩辕天心抬头看去,只见燕君折手里端着餐盘,正笑吟吟地看着她们。

    而他的身旁还跟着一脸讪讪且双手拿了两个堆满了食物的餐盘的烈重渊。

    在一见到烈重渊后,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立刻唰地一下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目光木然地盯着他们俩,眼中尽是‘学长有何贵干?能不能不要打扰我们吃饭,我们不欢迎你们’的神色。

    瞧得轩辕天心眼中‘不欢迎’的神色,燕君折有些失笑,想着这小丫头还挺记仇。笑道:“不介意我们跟你们坐一起吧?”

    虽然嘴上是在问轩辕天心她们介不介意,但是手上却已经将自己的餐盘放到了桌子上。

    小食堂的餐桌都是四人座的,轩辕天心跟红莲并排而坐,对面的两个座位就空了出来。

    轩辕天心目光有些抽搐地看了看桌子上燕君折的餐盘,然后心中默默地想,你都将餐盘放到桌子上来了,还问我们介不介意有什么意思?

    “这座位都是大家的,学长想坐便坐吧。”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盯着自己餐盘中的饭菜,垂眸不看二人,木然道:“不用询问我们的。”

    瞧得人家小姑娘是压根不想理他们了,燕君折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还不是一般的记仇呢。

    烈重渊也是将自己手中的两个餐盘一放,大刺刺地坐了下去,盯着轩辕天心就道:“我说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怎的这么记仇啊?我不就骂了你哥哥一句,可你也不骂回来了吗?咱们就不能不打不相识?”

    轩辕天心抬头,盯住烈重渊,冷冷道:“的确是扯平了,可是刚刚你差点伤到了我妹妹。”红莲之前被烈重渊的凶气可压制得不轻,若不是她挡得快,只怕红莲真的会受一些小内伤。

    “怎么一会儿还哥哥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妹!”烈重渊有些悻悻地嘀咕。

    而一旁红莲却是抬眸,目光有些感动地看着轩辕天心。原来小五跟这个学长扛上不仅是因为随云大哥,更多是因为自己。

    但烈重渊虽然好战,可是性格也较为爽快,特别是对上他看得上眼的人,那就更爽快了。

    目光看了看轩辕天心冷冷的神色,跟她身边的红莲,然后抬手挠了挠头,干脆利落地道:“那我道歉,这总成了吧。”

    若是换做其他人,轩辕天心定然会立刻毒舌的噎他一句,可是看着烈重渊身边的燕君折,想着之前自己搞出的乌龙,便点点头,道:“好吧,扯平了。”

    瞧着刚说完扯平了就一脸退却了冷冽的轩辕天心,燕君折跟烈重渊都有些暗暗咋舌。

    心想这小姑娘的变脸速度堪称翻书般的快啊,刚刚还一脸生人勿近的呢,现在立刻变成了一个软萌无害的小姑娘,这跟刚刚那爆发出骇人煞气的‘凶兽’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燕君折有些失笑,“既然不打不相识,那便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燕君折,四年二班的。我身边这位叫烈重渊,跟我一个班。你们呢?应该是今年的新生吧。”

    轩辕天心抬眸看了燕君折一眼,点头:“新生一班,元天心。我妹妹红莲,跟我一个班。”

    “听说今年新生武修系来了一个四属性的天才学员,且还是随云的妹妹,那就应该是你了吧?”烈重渊目光湛湛地盯着轩辕天心,好奇问道:“你是哪四种属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谁同时拥有四种属性的呢。”

    轩辕天心扯了扯嘴角不语,倒是一旁的燕君折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有谁会大刺刺的告诉别人自己的属性之力?”

    烈重渊一噎,然后摸着脑门道:“打架的时候也瞒不住啊。”

    “那也只是打架的时候。”燕君折有些无语,然后看向轩辕天心笑道:“别理他,他小时候脑子被门夹过的。”

    脑子被门夹过的烈重渊不吭声了,轩辕天心嘴角微微一抽,心里想着这两个学长是四年级二班的人,那跟随云哥哥他们班不就是竞争者了么?

    打量着二人,轩辕天心也不由地在心里咋舌。

    这帝都学院果然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精英,之前那烈重渊就不说了,至少实力在武宗境。而燕君折就更让人有些看不透了,但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比烈重渊弱就对了。

    估摸是轩辕天心打量的目光太久了点,对面低头吃饭的二人同时抬头,随后烈重渊剑眉一扬,一只胳膊就搭在了燕君折的肩膀上,冲着轩辕天心就道:“小丫头眼珠子快掉餐盘里了,君折的确是长得好看,但不适合你!”

    轩辕天心闻言小脸一黑,瞪着烈重渊不说话,她不就是多看了几眼人吗?这家伙的思想怎么就这么的龌蹉?!

    谁知,烈重渊剑眉又是一挑,在燕君折也黑下来的脸色中,继续道:“他不喜欢女人的。”

    不喜欢女人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这回小脸不黑了,目光有些呆滞地瞧了瞧二人,然后小脸上带着一种‘原来如此’的神色,目光古怪地看着二人干巴巴地道:“我不歧视这个的。”

    烈重渊眨了眨眼,茫然想这不歧视是个什么意思?

    然而燕君折却是彻底黑了脸,一把拍开烈重渊的胳膊,咬牙怒道:“不会说话就别开口,吃你的饭去!”

    最后一顿饭,四人都是在沉默中吃饭,然后轩辕天心带着红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食堂。

    烈重渊盯着二人快速离开的背影,嘴巴张了张,然后一脸懵地转头看向身边的燕君折,问道:“她们走那么快干什么?明明是想要过来认识的,结果只是知道了一个名字。”

    “那你还想知道什么?”燕君折‘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转身便朝着门外走去,“走了,我晚上还要去藏书阁。”

    “你怎么又去藏书阁啊!”烈重渊跟着放下了筷子,起身追了上去,“君折,你已经还几日晚上没有回宿舍了。”

    “研究灵术而已,最近发现了一个奇特且失传已经的灵术,便忍不住研究了一下。”燕君折温声道,“可惜藏书阁里的东西不能带回来看,所以也只能一直待在里面了。”

    二人出了小食堂,走到一条分叉口。

    一边是出宿舍区,一边是划分区,烈重渊突然脚步一顿,看着燕君折,道:“我最讨厌去藏书阁那种死气沉沉的地方了,君折,我就不陪你去了。”

    “那你准备去哪?”燕君折脸上微微诧异,转头看着他,见烈重渊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地扫过不远处的那一片宿舍楼,似了然般地道:“你该不会还想去找随云吧?”

    被燕君折给看破了心思,烈重渊一笑,也不隐瞒地道:“好几日没跟那家伙打架了,我浑身不得劲儿,我就找他过过招,再怎么说咱们这届进入学员当中,就只有随云是我们进入内院的竞争者啊。”

    听得他的话,燕君折一脸的无奈,只能摆摆手,提醒道:“你要找随云过招可以,但是不要在宿舍区打,否则被宿舍管理员发现会被学分的。”

    “知道。”烈重渊咧嘴一笑,朝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回头冲着燕君折摆手,道:“等我将那家伙打败了再来藏书阁看你。”

    燕君折闻言撇了撇嘴,那他就更不指望这个家伙能来藏书阁看自己了。真以为随云那家伙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么?要是真这么容易,重渊你也不用折腾这么久了,那排名榜上第一的名字也变成你一个人了。

    烈重渊跑去随云,而轩辕天心拉着红莲都快回到宿舍小楼了才突然发现自己忘记给大圣带好吃的了。

    一拍脑门有些懊恼地道:“都是那个烈重渊,害得我都忘记了。”

    “怎么了小五?”红莲闻言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讪讪一笑,看着红莲道:“我这几日不是在修炼嘛,晚上就容易饿,我忘记买宵夜回去了。”

    一听说轩辕天心忘记买晚上的宵夜,红莲也不往前走了,拉了轩辕天心又倒回去,道:“幸好发现的及时,如今离小食堂关门还有些时间,咱们先回去买了再说。”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点了点头,二人再次原路返回,等到轩辕天心打包好了一份饭菜后,又突发奇想地道:“红莲,咱们先不忙回去,去随云哥哥他们那里一趟吧,正好可以问问随云哥哥那个烈重渊跟燕君折两位学长到底是什么人。”

    红莲一听,想了想后点头,“好,不过看那位烈学长的话,似乎跟随云大哥有些不对付呢。”

    “我瞧着他除了跟那位燕学长对付外,跟谁都不对付。”轩辕天心嘀咕,“一个战斗狂人,谁见着估计都头疼。”

    两个小姑娘一路有说有笑的朝着随云的宿舍而已,然而还没走近呢,老远就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二人惊讶地对视一眼,这宿舍区不是不允许打架的么?校规可是明确有规定的啊,这是谁这么明知故犯?

    然而等二人稍稍走近了一些看到了明知故犯的人后,齐齐目光一呆。

    “随云哥哥?!”

    “随云大哥?!”

    可不就是随云么,不过此时随云的脸色很是有些不好看,往常脸上那如沐春风的笑容早就不见了踪影,俊脸黑得能滴出墨水来的盯着自己对面不远处的人,目光阴沉。

    而随风手里抱着一件不知道是衣服还是什么的东西,都在还滴水呢,站在小楼的院子门口,冲着随云还在嚷:“哥,揍死他!我刚洗完的衣服,结果把他连盆子带水的给踢翻了,如今又得重新洗。”

    “小子,瞎嚷嚷什么呢,不就是洗几件衣服吗?脏了就重新洗呗。”

    对面,烈重渊有些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角,目光扫过随云之后,咧嘴一笑,打着商量的语气道:“不如这样,你让你哥跟我好好打一场。若是我输了,以后我日日来给你们洗衣服,洗一年如何?”

    随风一愣,然后转着眼珠子在心里飞快计算着烈重渊的话。若是洗一年的话,或许这个架还真可以打。

    可惜,随风的想法还没落下,便听得烈重渊在对面继续道:“当然,若是你哥输了,你或者你哥就来给我洗一年的衣服。”

    “烈重渊,你是听不懂人话吗?”随云脸色不好地盯着他,怒道:“宿舍区禁止打架,而且我跟你没什么可打的,你若想要对手可以去斗技场。”

    “嘁!”烈重渊闻言撇了撇嘴,嗤道:“斗技场中的那些家伙都不跟老子打了,且那些家伙都没有你能打,我不找你,找谁啊。”

    随云气得脸色有些发黑,心中暗骂这疯子!

    “随云,你到底打不打?”烈重渊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般,继续道:“输了老子给你们兄弟二人洗一年的衣服,赢了你们兄弟二人随便一人给老子洗一年的衣服,这么算下来,你们兄弟二人都赚了很多了好不好!”

    “我没兴趣!”随云不为所动,冷声道:“你若想打便等到年级大比的时候吧,到时候你想怎么打,我都奉陪。”

    “呸!年级大比都还有一年呢,老子可等不了那么久。”烈重渊呸了一声,睨着随云激将道:“你若是个男人就跟老子去斗技场好好打上一架,否则老子可跟你不会算完。”

    “疯子!”随云气极,觉得跟这个家伙简直就说不通,所以也不想再说什么,转身便是想要回宿舍。

    “哎哎……你走什么?”一见到随云要走,烈重渊立刻不干了,唰地一下掠了过去,挡在了院子的门口,挑衅笑道:“只能接受,不许拒绝。”

    “随云哥哥!”

    不远处,轩辕天心在瞧见随云真的是气得要发怒了,赶忙远远的喊了一声。

    这一声叫唤,立刻将院子前的三人的目光都给拉了过来。

    “小五?”随云一愣。

    而随风也是立刻挤开烈重渊,抱着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跑了出来,“小五,你怎么来了?”

    “我跟红莲过来串门的呀。”轩辕天心冲着随风一笑,目光转向随风的身后,落在了烈重渊的身上。

    这家伙之前在小食堂就说要来宿舍找随云哥哥打架,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

    而烈重渊在瞧得轩辕天心的目光看向自己后,立刻咧嘴一笑,道:“哟,小丫头也来了啊。”

    轩辕天心闻言不理,反而随云眉心一皱,盯着烈重渊问道:“认识?”

    烈重渊挠了挠头,诚实道:“之前在小食堂遇见了,还差点动了手!”

    随云:“……”俊脸阴沉了下来,这下是当真生气了。

    察觉到随云身上的冷气,烈重渊立刻摆手,“我可没将你妹妹怎么样。”不过眼珠子一转,估摸是觉得这回随云生气了,应该会答应跟自己打架了,随又问道:“打不打?”

    “打!怎么不打!”

    然而随云没有开口,倒是轩辕天心接过了话。

    几人的目光看向轩辕天心,后者却是笑吟吟地将道:“随云哥哥不跟你打,我跟你打,不过赌注要改一下。”

    “怎么改?”烈重渊神色一动,想着这小丫头之前在小食堂爆发的那股煞气,一看也是一个有料的,若是随云不跟自己,换成是她估摸也一样。

    “小五。”随云听到轩辕天心的话后,眉心一皱,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

    烈重渊是什么实力他很清楚,就是因为清楚,所以即便是他对上都有些觉得头疼,小五的天赋跟实力的确不俗,但至少在随云的认知当中,觉得她跟烈重渊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

    只见轩辕天心冲着随云安抚一笑,然后看向烈重渊挑眉道:“赌注改一下,我若是赢了,你不仅要给我两个哥哥洗衣服洗一年,还要听我的话一年。你若赢了,我替你洗衣服一年,然后答应你一个条件。”

    “你一个小丫头的条件谁稀罕。”烈重渊立刻嗤笑了一声,然而他却没有看到随云跟随风的古怪目光。

    轩辕天心的一个条件的确是没什么好稀罕的,可她身后的那个人却不一样啊,她答应你一个条件,就相当于某位殿下欠了你一个条件。

    试想一下,以某位殿下在龙昊国的势力,这个条件就真的没有人会稀罕吗?

    那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怕是为了这个条件,不少人都想削尖了脑袋来抢。

    “哦?那你想要什么?”轩辕天心也不在意,笑了笑问道。

    烈重渊眼珠子一转,道:“既然是赌注,那便要公平,你赢了就按你刚刚说的那样办。若我赢了,条件也是一样。”

    “行!”轩辕天心没有任何犹豫,点头痛快道:“那就这么办。”

    烈重渊闻言笑了,笑得一脸凶煞之气,“很好,小丫头跟学长我走吧,咱们上斗技场!”

    ------题外话------

    每到过年过节的前后我就忙得跟汪似的,预算、开支什么的算得我一脸懵逼,现在满脑子都是数字,明知道我数学不好,我最讨厌数字了,嘤嘤嘤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