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9:地宫地形

正文 029:地宫地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有些郁闷了。

    她救了他,这东西不感谢自己不说,反而还黑着一张脸说自己没脑子,轩辕小五表示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什么轩辕家的大义精神都统统见鬼去吧。

    一把推开皇明月,轩辕天心没好气地道:“没有下一次了!”以后再危险也绝对不救你,先自己逃命再说。

    明月大爷的心思果然是变态的,在听见轩辕天心说下次不会救自己后不但不生气,反而脸色好了不少。

    见轩辕天心又想跟自己拉开距离,他一把拽住她,皱眉道:“上哪去?那道红光是怎么回事儿?”

    “对啊元姑娘。”苏陌叶也是立刻问道,“之前那道进入你体内的红光,你真的没事儿吗?”

    轩辕天心沉默一瞬,看着二人突然问道:“我刚刚失去意识的那一会儿可是发生了什么?”

    “岂止是发生了什么!”一提到刚刚的事情,苏陌叶顿时来了精神,立刻道:“那陨石里居然是封印的一副藏宝图,刚刚整个帝都的人都看见了,不过……”苏陌叶眉心一皱,疑惑道:“那什么九星连珠是个什么意思啊?”

    “九星连珠?”轩辕天心皱了皱眉,看着二人问道:“什么九星连珠?”

    “九星连珠,八方动。至尊宝藏,惊世出。”苏陌叶回忆了一下,道:“这是那副藏宝图消失时,突来的一个声音说的。”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这么说…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了?”

    “可不是。”苏陌叶砸了咂嘴,道:“如今只怕帝都中的所有目光都看着我们第一楼了。元姑娘你可没看见,那藏宝图中居然隐藏着一座庞大的地宫,在那地宫的深处还有着九彩宝光在闪烁,定然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不管是什么宝贝,没有将那座地宫的正确位置找出来,说什么都是空谈。”皇明月哼了一声,然后拽过轩辕天心,看着苏陌叶似警告地道:“只怕晚上你们那场拍卖会会不平静,爷不管你说什么,但是不许将她透露出来。”

    “那是自然。”苏陌叶立刻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件事儿的轻重。

    之前那道红光明显是从他们第一楼中爆发出去的,晚上的拍卖会上肯定会来很多别有心思的家伙,若是将元姑娘给透露了出去,只怕那些人在至尊宝藏的诱惑下,即便是有皇明月在,那些家伙都忍不住会对元姑娘出手了。

    见苏陌叶点头,皇明月的神色好了一些,道:“这件是本王代表皇室跟你们第一楼合作,九星连珠的事情,皇室会去查。而地宫的准确位置,便要你们第一楼去查了。”

    皇明月很少自称‘本王’,但他一旦这么自称后,便表示他是非常认真了。

    苏陌叶瞧了瞧皇明月,然后眼珠子又在轩辕天心身上转了转,笑道:“能跟殿下合作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那地宫中的宝贝咱们得怎么分?”

    话落,见皇明月一眼横了过来,苏陌叶立刻眼皮子跳了跳,然后离这煞星远了些,赶紧道:“咱们熟归熟,该说的事情也得说清楚。若是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做主,我肯定不会跟你问这个,但是牵扯了第一楼的利益,我也只能问了啊。”

    “谁跟熟!”皇明月嗤笑了一声,斜睨着他,哼道:“东西找到后第一楼跟皇室平分。”

    “那万一东西只有一个呢?”苏陌叶又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在问得同时,他又退了几步。

    “只有一个?”瞧得苏陌叶都快缩到角落里去了,明月大爷对着他扯出一个凶残又森然的冷笑,道:“那就可凭本事,谁拿到就归谁!”

    苏陌叶被明月大爷这个凶残的笑容给吓得身子一颤,眼珠子转了转,道:“行,就这么办。”

    “还有……”在苏陌叶话音一落,明月大爷突然双眸微眯,悠悠地道:“不管那宝贝最后落到我们谁的手里,那么另一方就得完全负责保护跟保送!”

    嗯?

    苏陌叶愣住了,看着皇明月有些没回过神来。

    而明月大爷笑眯眯地盯了他一眼,拉住轩辕天心就朝门外走去,“拍卖会我们就不参加了,爷先送她回学院,等消息查出来后,派人来通知爷。”话落,干脆利落的带着轩辕天心走了。

    直到二人都快走出第一楼了,苏陌叶才渐渐回过味来,随后一张俊脸变得有些扭曲跟狰狞,冲着大开的房门就怒道:“皇明月!你怎么就知道最后那宝贝会落在你的手里!狗日的又想阴老子,还想拉着我整个第一楼当保镖兼打手!”

    苏陌叶的怒吼被抛在了脑后,轩辕天心被皇明月拉着出了第一楼后,一眼就瞧见大门旁边停放了一连奢华的马车,秋棠一脸恭敬的等在车旁,显然是已经等候多时了。

    瞧得二人出来,秋棠立刻狗腿地上前,“主子你跟天心姑娘可算是出来了,这帝都里都快闹翻天了。陛下和天老传话来,让主子立刻进宫。”

    皇明月斜了狗腿的秋棠一眼,拉着轩辕天心上了马车,道:“先送她回学院,让那两个家伙等着。”

    瞧得二人上了马车,还哐地一下关了车门,秋棠嘴角抽了抽,也只有主子您才说得出让陛下跟天老等着的话了。

    捏着马鞭爬上了车,秋棠一拉缰绳,赶着马车离开了第一楼,朝着帝都学院的方向而去。

    马车一路晃晃前行,车内却是难得的和谐。

    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尽在车里摆放的物件上瞄,当瞧得那颗用来照明且有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后,立刻双眼放光。

    奢侈啊,真奢侈!

    不过是为了照明而已,居然就用上了这么一颗罕见的夜明珠,这要是拿去卖,可以卖不少钱呢。

    一想到钱,轩辕天心就忍不住往夜明珠的方向凑了凑。

    可惜,她还没凑过去呢,横空伸来一只手,将她猛地一拽,她立刻‘啊’的惊呼一声,被皇明月给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你又发什么神经病!”被吓了一跳的轩辕天心顿时怒了,一双眼睛喷火似的瞪着皇明月。

    后者却是不生气,只是挑了挑眉,抱着她再次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突然道:“说吧,那道红光到底是什么?”

    “额!”轩辕天心本来还想挣扎的动作立刻僵住了,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且无辜的盯着皇明月,小脸上写满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神色。

    瞧得她又开始装,明月大爷立刻嗤笑了一声,垂眸盯着她,邪笑:“听不懂?”说着抬手捏住了她的脸,然后慢慢晃着,道:“别跟爷装无辜卖萌,你这女人向来不老实,且鬼心思多。那道红光进入你的体内,不可能只是为了好玩。”

    轩辕天心就算小脸都快被这家伙给捏红了,她依然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真不说?”皇明月再次一挑眉,盯着她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起来,“那爷可就要逼供了啊……”

    逼供?

    轩辕天心一呆,不过在瞧见某人眼中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后,顿时一个激灵回神,“我说……唔……”

    “晚了!”皇明月含糊道,一口对准轩辕天心的红唇又啃了下去。

    轩辕天心开始挣扎,皇明月立刻将她的双手握住,然后闭眼加深了这个吻。

    马车内的温度渐渐攀升,外面大街上喧闹不已,可是车厢里却是极为的安静,除了那急促的呼吸声却是连一丝其他的声音都没有。

    皇明月越吻越激烈,在轩辕天心一阵头昏脑涨的时候,他突然一脚踢开了车中的小几,然后抱着人放倒就压了上去。

    轩辕天心被压住了顿时一个激灵,立刻回神。“住手!”

    还别说,皇明月还当真住手了,只不过依然压在她的身上,保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挑眉看着她,“住什么手?爷可没动手,爷动的是嘴。”说着,目光还狠狠在她的唇上盯了一眼。

    轩辕天心闻言一张脸顿时红的能滴出血来,瞪着他气极道:“你起开。”

    “不起。”皇明月笑眯眯地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爷觉得这个姿势不错,舒服!”嘴上说着舒服,身体还蹭了蹭。

    轩辕天心立刻吓白了脸,特别是感觉到这神经病的身体有些变化后,神色有些惊慌地看着他,结巴道:“你…你…别乱来啊,我还…还…未成年呢,你这是猥亵未成年,是变态的行为!”

    “你这女人不是经常骂爷是变态么。”皇明月嗤笑了一声,盯着她的目光深幽幽的,然后猛地俯身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幽幽地道:“变态做变态的行为,不是天经地义么。”

    轩辕天心身子一颤,立刻伸手去推,可惜这人就跟一座大山似的,纹丝不动啊。

    脖子上传出一阵湿热的啃咬,让得轩辕天心的小脸有些发黑,然而在武力值打不过人家的时候,她只能带着哭腔地道:“你不是问我那红光的事儿吗?你起来,我告诉你还不成吗?”

    “就这么说。”明月大爷无动于衷,继续做自己的事儿。

    “我这样没法说。”轩辕天心欲哭无泪,求饶:“你先起来,这事儿真的很严肃很重要。”

    皇明月闻言抬头,盯着她,“很严重?”

    “非常严重!”轩辕天心连忙点头。

    细长而妖娆的凤眸在她脸上转了几圈,皇明月犹豫了一瞬,最后一脸不舍地放开了她。

    真可惜!下次一定要继续到底!

    “说吧。”

    重新坐了回去,皇明月默默调整自己的气息,然而轩辕天心一得了自由,那小脸上的神色立刻变得狰狞起来。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嗷地一声朝着皇明月扑了过去,轩辕天心的小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示弱的神色,那绝对是咬牙切齿,不打死皇明月不罢休啊。

    皇明月迅速抱住头,一边唉唉的嚷,一边道:“爷可没对你动手,不是说以牙还牙的吗?爷怎么欺负的你,你就怎么欺负回来呗!”

    “你丫做梦呢!”轩辕天心一脸狰狞,那是拳拳到肉啊。可惜某位爷似乎皮躁肉厚的,她的这点攻击似乎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

    没把人给打死,反倒是将自己给累得不轻。

    气不顺的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在皇明月身上滴溜溜地转,最后瞧见他那抱头手,然后恶向胆边生,一把抓过一只手,张口就对着咬了下去。

    “打不死我咬死你个王八蛋。”

    明月大爷被咬的嗷地一声,想要用战气附体,可是又被战气附体后将这个死女人的牙给崩断,只能一边眼角抽搐,一边嘶嘶抽着冷气儿忍着。

    等轩辕天心松口后,那手上都已经咬见血了。

    明月大爷看着自己手上一圈牙印加血珠儿,俊脸一黑,怒道:“你这女人属狗的啊!”还真舍得下死劲儿的咬呢!

    轩辕天心凉凉地瞥了一眼他手上的咬痕,嗤道:“不好意思,我属猴的!”再惹我,不仅咬死你,我还能挠死你!

    明月大爷目光阴测测地瞅着她,最后看了看自己那带着血的手,然后在轩辕天心的目瞪口呆下,居然直接将手拿到自己嘴边,伸舌,极为魅惑的一舔,再一舔。

    他每舔一下,都要看轩辕天心一眼,直到将伤口上的血珠儿给舔没了,方才一脸森然的住了口。

    轩辕天心:“……”这家伙多恶心啊,那伤口是自己咬出来的,他居然还用舌头去舔!

    似乎是看出了轩辕天心的心中在想些什么般,明月大爷斜睨着她,悠悠道:“你的嘴都被爷吃过,你也吃过爷的,还有什么好讲究的!”

    “你!”轩辕天心又炸毛了。

    “停!讲和!咱先不闹了!”瞧着轩辕天心似乎又准备扑过来揍自己了,明月大爷立刻道:“说正事,先说说那道进入你体内的红光是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安静下来了,一说起正事,她神色一凛,道:“也是一张地形图,或许可以说是一张比较详细的地形图。”

    皇明月眉心一皱,若有所思地道:“那这么说来…或许那块陨石中封印的东西应该是一把钥匙,谁得了那块陨石,便能得到一张完整的地形图。”

    “可以这么说。”轩辕天心点头,随即问道:“你会去找那个地宫?”

    皇明月还在想着什么,听到轩辕天心的询问后便下意识般地点了点头。

    “我也要去。”轩辕天心立刻道。

    皇明月闻言回神,皱眉看着她,沉声道:“不行,太危险。这次不仅爷会去,只怕不少势力都会去,其中还包括了无相殿。一旦在地宫中找到了那什么至尊宝藏,定然会打起来,到时候你这点实力去了是送菜吗?”

    “我要去!”轩辕天心坚持,瞪着他,道:“我有完整地形图,你不让我去,找死你们都找不到那什么宝贝。”

    “你可以将地形图画给爷。”皇明月依然摇头不同意,“况且学院刚开学,你怎么离开?”

    “请假啊,我跟南宫大长老请假。”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盯着他威胁道:“你不让我去,我就不给你地形图,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去。”

    皇明月闻言俊脸一黑,抬手又揪住她的脸,咬牙:“我说你这女人这么就这么的倔呢?爷去不是一样的吗?得了宝贝后爷给你还不行?”

    “不行。”轩辕天心就算被揪出了脸,也还是坚决道:“自己找到的宝贝才有意思,我才不要你给的。”说着,见皇明月的脸色更黑了,立刻继续道:“再说了,到时候你们打架便打架,我有保命的手段,用不着你看着。”

    见轩辕天心坚持,皇明月皱眉不语。

    他的确是不想让这个女人去,但是这个女人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到时候若她自己偷偷跑了去,那才是麻烦。

    想了想后,皇明月觉得与其让她自己偷偷跟去,还不如将她放在自己的身边随时看着要保险点。

    “要去也行,不过你必须听爷的。”皇明月妥协。

    闻言,轩辕天心双眸一亮,立刻道:“好!”

    瞧得她那兴奋的模样,皇明月顿时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松开了揪住她脸的手,道:“这段时间给爷在学院里安分点,等爷将那什么九星连珠给查出来后,再来带你走。”

    “没问题!”轩辕天心连连点头,一脸乖觉地道:“我本来就安分。”

    她安分?

    明月大爷斜睨着她,有些嗤之以鼻。

    谁都可以安分,就你这个女人是安分不下来的,张牙舞爪的跟个母老虎似的,还安分呢,说笑的吧!

    ------题外话------

    趁着基友们在房间里打牌,我就在一旁坐着码字,终于写好了一章,时间刚刚好…可以去吃饭了!

    哈哈哈哈…晚上我可以安心的继续浪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