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7:爷还怕爷的清白会不保呢!

正文 027:爷还怕爷的清白会不保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白水城的白家没了!?

    轩辕天心闻言神色一震,盯着皇明月那张如妖的俊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她在知道那日晚上皇明月亲耳听到了白水水的话后,白家就一定会遭殃,否则之前在切磋比赛上,她也不会那样对白水水的说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过皇明月下手会这么快,不仅快,且出手还很狠。

    ‘白家没了’这几个字,不就是在说他将整个白家给一窝端了么,那可是灭族啊!

    想到这里,轩辕天心也不由地有些同情起白水水了。

    不过是说了一番不经大脑的话而已,就这么被人给灭了族,只怕这也是最荒唐的一次灭族了吧。

    估摸是见轩辕天心盯着自己不吭声,皇明月心情颇好地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你这女人怎么这幅表情?难得你不应该听到白家没了后就很高兴吗?”

    “也什么可高兴的!”轩辕天心回神,立刻嗤了一声。

    伸手将他的脸给推开,远离了自己后,轩辕天心方才继续道:“我知道你会对白家动手,但是却没有想到你既然动的这么彻底。”

    皇明月闻言立刻站直了身子,然后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瞅着她,哼道:“爷奉行的一向是斩草除根。”说着,又颇为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眯眼问道:“妞,你可别告诉爷…你在同情他们。”

    “有一点。”轩辕天心点点头,在瞧见皇明月皱眉后,又道:“我只是同情白家那些无辜的人而已,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什么事儿,只是因为白水水一个人脑残而导致了整个家族被灭,多多少少有些唏嘘罢了。”

    “唏嘘?”皇明月对于她的话有些嗤之以鼻,那白家的蠢女人可不仅仅是脑残而已。

    那晚在帝都学院发生的事情他可是从头看到尾的……

    轩辕天心被随云拉着转身离开,除了皇明月以外,谁也没有看到白水水那一刻的目光。虽然当时天色很暗,且他又离轩辕天心一行人有些距离,可是以皇明月的眼力跟修为,自然没有错过白水水盯着轩辕天心离开的背影时,那眼中一闪而过的嫉恨之色。

    没错儿,就是嫉恨。

    白水水非常的嫉恨轩辕天心。

    按道理来说她们二人本来就没有任何的交集,那日晚上也是第一次见面,可白水水对轩辕天心的嫉恨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这嫉恨一说,都是有因才会有果。

    白水水嫉恨轩辕天心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那颗高傲的心在作祟。

    以白水水的修为跟天赋,她能成为新生灵修系的第一名也是实至名归,若不是因为轩辕天心的横空出世,她定然会成为帝都学院这一届新生中的风云人物。

    可惜就可惜在,轩辕天心的入学测试实在是太过让人惊艳了,几万年都不出一个的四属性修炼者,白水水哪怕是灵修系的第一名,也在轩辕天心的这个名头下被辗压得体无完肤。

    满怀期待的等着自己一举震惊新生这一届,可惜本该成为最耀眼的那一个的白水水却是在跟轩辕天心的对比下变得黯然失色。

    帝都学院都知道今年武修系来了一个拥有四种属性的绝世天才,却谁也不知道她这个灵修系的第一名。

    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下,一直被白家或者整个白水城当成天才的白水水就受不了,哪怕她没有见过轩辕天心,心里对后者也是充满了嫉恨。

    所以,在那晚双方遇上之后,便有了白水水那看似不经大脑,却实则是在打压轩辕天心的话。

    第一次见面白水水找不到轩辕天心的任何弱点,所以在嫉恨的驱使下,用妖王皇明月的身世作为了‘攻击’轩辕天心的武器。

    不得不说,有时候人在嫉恨跟冲动之下显然是没有理智的。所以白水水逞了一时嘴快之爽,可是那后果却是她无法承受得起的。

    白水水一时冲动,不仅提起了皇明月的禁忌,更是倒霉的让皇明月瞧见了她对轩辕天心的敌意。妖王殿下若是再不出手收拾她,那就不是妖王殿下的作风了。

    轩辕天心听着皇明月的语气似乎话中有话,抬眸疑惑地看着他,可是皇明月却没有想过要解释什么,横到她身旁落了座,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挑眉问道:“白家没了,可是白家那蠢女人还活着。那玩意儿是你出手?还是爷出手?”

    轩辕天心被他给捏得脸色发黑,没好气地一巴掌拍下他的爪子,道:“不管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如今她在学院当中就不能动她。”

    “那玩意儿在学院中就不能动?”明月大爷闻言笑了,带着一脸狂霸拽且唯我独尊的神色,哼道:“爷要动的人,就算是在内院的长老阁中也没人拦得住!”

    轩辕天心瞅着他,一见他这模样就觉得眼疼。

    一脸不想看到他的模样撇过头,敷衍道:“行行行,知道你厉害行了吧。不过白水水还是我自己解决,就不劳烦大爷您出手了。”

    “你这女人是什么语气,不相信爷是吧?”见轩辕天心转过脸不看自己,明月大爷不乐意了,‘啧’了一声后,抬手就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强行转过来对着自己,微怒道:“将脸撇到一边去干什么?爷是长得不入眼还是怎么的?”

    轩辕天心下巴被捏住后脑袋也动不了了,只能一脸木然地看着他,道:“很入眼,谁都没你入眼,行了吧?”

    明月大爷盯着她眨了眨眼,嘀咕:“爷怎么感觉不到你这女人是在夸爷呢?”

    轩辕天心翻白眼,“废话!我会夸你?你做什么梦呢!”说着晃了晃头,斥道:“将你爪子拿开。”

    “爪子?”明月大爷瞅了瞅自己的手,双眸危险地一眯,逮住机会就又是一口对着轩辕天心啃了下去,“爷偏不拿开。”

    轩辕天心:“!”再次被这东西给啃了一嘴,轩辕天心整个人都快炸毛了。

    这死东西还亲上瘾了是吧?!

    火冒三丈高的轩辕天心正准备抬爪就是对着明月大爷那张俊脸挠过去的时候,房间被却是‘吱嘎’一声又被人给推开了。

    苏陌叶捧着一个玉盒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端着托盘的侍者。

    正要招呼轩辕天心拿看东西呢,没曾想到自己一进门就看到这么激烈的场面,这两个人居然趁着自己不在,还给嘴对嘴的亲上了?!

    瞧得轩辕天心那一副欲吃人的目光和不管不顾抱着人家姑娘啃得专心的妖王殿下,这明显是强迫的人家姑娘啊。

    苏陌叶激动了,笑眯眯地盯着屋内的二人,哎哎地道:“怎么了怎么了?这是饿狠了吗?都开始吃人了!”

    轩辕天心被苏陌叶给吓了一跳,然后反应过来居然有人进来了,立刻想都没想就开始抬爪子挠人。

    明月大爷却来了劲儿,好像身边人越多他就越来劲儿般,明明察觉到轩辕天心的爪子都快挠来了,他却闭着眼只顾啃嘴。

    ‘啪——!’

    一声脆响,明月大爷脸上多出几条抓痕,苏陌叶倒抽一口凉气。

    瞧着某位爷脸上的抓痕都很血珠儿渗出来了,苏陌叶觉得自己的脸皮都开始一阵火辣辣的疼。

    但反观某位被挠的爷,一边摸着嘴,一边笑眯眯地盯着怒发冲冠的轩辕天心,明显是一副不在意的神色。

    不仅不在意,他还更加的不要脸,“亲一口换一爪子,爷觉得这买卖还是挺值得。”

    苏陌叶闻言嘴角忍不住地抽搐,盯着明月大爷的目光,怎么看怎么的古怪微妙。

    这家伙是几辈子没见过女人,所以如今逮住了一个女人就跟傻逼似的了吗?被打了都还说值得,这不是傻逼是什么!

    “皇明月——!”轩辕天心一得了自由,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目光喷火地瞪着明月大爷,咬牙切齿地道:“今日我非打死你个王八蛋不可!”

    说完,轩辕天心一把撸了袖子就对着明月大爷一巴掌呼了过去。

    皇明月唰地一下跳起来,然后跑远。

    “爷不就亲了这么一口两口么?你这女人至于要打要杀的吗?”明月大爷虽然跑了,可是却没有跑出厢房,他就在屋子里打转,边躲边嚷嚷:“刚刚爷亲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打?爷又不是没亲过!”

    苏陌叶闻言一双眼睛立刻亮了,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全是八卦跟好奇的光芒。

    而轩辕天心在听到皇明月的话后,特别是察觉到苏陌叶的目光后,那一张小脸先是一红,跟着就青了、紫了、黑了。

    炸毛,还是彻底炸毛。

    “皇明月,我打死你个王八蛋!”轩辕天心怒吼一声,嗷嗷叫着就扑了过去。

    本来房间就不是很大,轩辕天心一炸毛,那就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只要是有挡住自己的东西,她一脚或者一掌就震碎,然后停都不停的直奔皇明月。

    几个来回后,明月大爷被逮住了。

    双手使劲抱住头护住脸,明明身高挺不错的一个大男人瞬间跟矮了好几截似的,被打得一个劲儿地嚷:“停手!不打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我说你妹!”轩辕天心捏着拳头就是拳拳到肉,压根就不想放过这个王八蛋。

    “爷都说了不打了,你这女人怎么还打啊。你这是谋杀亲夫你知不知道……”

    “杀了你这个王八蛋正好,省得你去到处祸害人!”

    “爷死了你这女人就是寡妇了!唉唉唉…轻点…不许打爷的脸。”

    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眯,不许打脸?老娘就偏往你脸上打!

    二人打得砰砰作响,一旁苏陌叶却是看傻了眼,眼瞅着某位爷被打得都快不顾形象的钻桌子底下了,苏陌叶嘴角抽搐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开口道:“那个……饭菜来了。元姑娘你不是饿了吗?”

    ‘嘎——!’

    打得起劲儿的轩辕天心闻言立刻停了手,转头朝苏陌叶看去,果然瞧见苏陌叶身后那半开的厢房门外,一群侍者端着托盘站在那里,把脑袋也埋得死死的。

    轩辕天心眼珠子往门外那些侍者手中的托盘上瞅了瞅,又转眸回来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就快将自己给缩成鹧鸪状的明月大爷,一番比较思量过后,她果然放弃了继续殴打明月大爷,然后朝着苏陌叶招招手,道:“叫他们进来,你也把那石头拿给我看看。”

    苏陌叶见轩辕天心停了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目光一瞥见那个刚刚被打得跟孙子,如今却又跟大爷似的皇明月后,眼角就忍不住的抽搐。

    丢人!

    太特么的丢人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姑娘给揍了,皇明月这作货居然还能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又贴了过去。

    明月大爷可不是又朝着轩辕天心贴了过去么。

    顶着一张被挠花的脸,忒不要脸的拖了一张凳子,又坐到轩辕天心的身边去了。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跟了过来的人,结果明月大爷将脖子一梗,不要脸地道:“爷也饿了。”

    苏陌叶:“……”

    轩辕天心:“……”

    明月大爷将脸给撇到一边不看轩辕天心,扯着嗓子对着门外吼:“都是死人吗?没听见爷说饿了?还不将饭菜端上来,迟了一步爷就将你们的四肢给剁了。”

    外面的一群侍者闻言一惊,立刻端着托盘低着头走了进来,手脚麻利的将饭菜摆好,然后就跟这个屋子里有恶鬼似的,眨眼间就跑得没影了。

    见人都被自己给吓跑了后,明月大爷得意的一笑,抬手将自己觉得最好吃的东西给拖到轩辕天心的面前,笑眯眯地道:“妞,这味道不错,你尝尝!”

    轩辕天心木然地看着他,对于明月大爷的厚脸皮又有了新的认识。

    估摸也是对这作货完全给磨得没脾气了,轩辕天心木然地转过脸,决定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这一桌饭菜之上。

    苏陌叶一手捧着玉盒,一手摇着骨扇,目光有些玩味地盯着这二人的相处模样,然后勾唇一笑,跟着在坐在了桌边。

    “既然都饿了,那就先吃饭后再看东西吧。”

    “不用。”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随手便皇明月刚刚为自己夹得菜又给丢回到了他的碗中,看着苏陌叶道:“边吃边看一样。”

    苏陌叶耸耸肩,将手中的玉盒推了过去,眼角余光在瞧见被轩辕天心给拒绝夹菜的某人不但没生气,反而还将轩辕天心丢回到他碗中的菜给笑眯眯的吃了后,便又是嘴角一抽。

    估摸是察觉到了苏陌叶的目光,本来还在笑眯眯的明月大爷立刻目光阴测测地瞪了过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爷吃饭吗?

    苏陌叶瞧着他那阴测测的目光,居然诡异的秒懂了目光中的含义,随挑了挑眉,用眼神看着他道:见是见过,只是没见过你会吃被人碰过的东西而已。

    戏谑地目光在明月大爷跟轩辕天心二人的碗中悠悠转了一圈,然后趁着明月大爷快发作之前,苏陌叶瞬间收回了目光,一脸正经地看着轩辕天心,道:“既然元姑娘说边吃边看,那就边吃边看吧。”

    抬手将玉盒打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立刻盯住了玉盒中的东西。

    细细打量之后,轩辕天心眸光一闪,心道:果然是天外陨石,也的确是含有空间之力。

    不过……

    轩辕天心眉心轻蹙,这陨石上似乎有着另一只奇怪的气息。

    苏陌叶盯着轩辕天心,在瞧见后者那眉心轻蹙的模样后,挑眉问道:“元姑娘可是看出什么了?”

    轩辕天心看了他一眼,抬手将玉盒中陨石拿了起来细细打量,道:“的确是块天外陨石,里面也蕴含了很浓郁的空间之力。不过……”

    “不过什么?”苏陌叶好奇问道。

    “不过这陨石里面似乎还有着什么别的气息。”轩辕天心皱眉,不怎么确定地道:“那气息太弱,我察觉不出来是什么。”

    “哦?”苏陌叶皱了皱眉,盯着她手中的陨石,奇怪道:“还有别的气息?为何我却感觉不到?而且我们第一楼中的鉴宝师也没有感觉到啊。”

    皇明月眯着眼睛盯着那块陨石,然后直接从轩辕天心手中拿了过来,左右细细翻看,道:“的确是有其他的气息。”

    苏陌叶一愣,盯着二人疑惑道:“为什么你们能感觉出来,我却除了空间之力什么也感觉不到?”说完,他盯着陨石又问:“那除了空间之力外,是陨石中的另一股气息是什么?”

    “不知道。”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那气息太弱了,我根本察觉不出来。”

    “不是弱……”

    就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一旁捏着陨石的皇明月却是声音一冷,道:“是被封印了。”

    “封印?!”

    苏陌叶跟轩辕天心二人同时一惊,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地瞧着那块陨石,狐疑道:“难道这陨石里还封印着什么别的东西不曾?”

    瞧得二人吃惊的神色,皇明月一挑眉,将手中的陨石跟丢垃圾似的又丢回到玉盒中后,道:“那就只能解开了这个封印才知道里面是什么,爷倒是隐约觉得那气息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熟悉?”苏陌叶跟轩辕天心再次一愣,皇明月点点头,看着二人道:“想要知道这里面被封印着什么便只能找到破除封印的办法,所以这块破石头,爷劝你们第一楼还是不要拿出去拍卖好了。”

    苏陌叶闻言点点头,当知道这陨石中还有封印后,他就没想过要把这陨石拿去拍卖了。

    只不过……

    “要如何破封?”苏陌叶皱眉看着二人。

    轩辕天心闻言也是一筹莫展,而皇明月却是嗤了一声,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哼道:“怎么破封就慢慢研究呗,脑子长着是为了好看的吗?”

    话落,不管苏陌叶那一张瞬间扭曲的脸,明月大爷立刻转头笑眯眯地看着轩辕天心,那俊脸上的表情变化也是跟翻书似的。

    对着苏陌叶是一个表情,对上轩辕天心却又是另一幅表情,这明显的区别待遇让得苏陌叶狠狠吞了一口老血。

    “妞,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儿,你就跟爷留在这里研究这块破石头。”

    “留在这里?”轩辕天心立刻又警惕地目光看着他,提醒道:“我晚上是要回学院的。”

    瞧着这女人跟防色狼似的防着自己,明月大爷的一张俊脸立刻黑了。

    “爷当然知道你晚上是要回学院的,你这女人想到哪里去了?做什么这么一副防色狼的模样?!”

    轩辕天心闻言一呆,看着明月大爷一张黑沉沉的俊脸,眨了眨眼。

    啊?难道她想错了?!

    盯着她这一副傻样,明月大爷傲娇地哼了一声,磨牙道:“把爷当成什么了?爷是那种人吗?爷晚上亲自送你回学院,将你晚上留在这里,爷还怕爷的清白会不保呢!”

    轩辕天心:“……”

    苏陌叶:“……”

    话说,明月大爷你这么不要脸,你家里知道吗?

    ------题外话------

    明月大爷你这么凑不要脸真的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