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6:怪石,擦枪走火

正文 026:怪石,擦枪走火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厢房被手脚麻利的侍者给清扫了干净,看着缓缓退出屋外的侍者们,苏陌叶摸着身上被揍疼的地方,龇牙咧嘴地瞅着软榻上的二人,哼道:“那日是被气得脸色发黑的,如今又和好了?”

    苏陌叶这种是典型的找抽,哪壶不开提哪壶来着。这话音一落,软榻上二人的目光都是变了。

    皇明月是抬眸恶狠狠地瞪着苏陌叶,而轩辕天心却是侧眸看向身边的皇明月。

    那日?

    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立刻想了起来。

    那日不就是指的某人在宿舍被自己给气跑的那一日么!而且她可还记得当日这东西眼中的的确确是有杀意的呢。

    皇明月被轩辕天心给盯得有些不自在,却又打死不转过头去看她,只能恶声恶气地对着苏陌叶道:“不会说话就给爷滚出去!”

    苏陌叶一哼,转身走到椅子旁落了座,挑衅的看着明月大爷。

    你让老子走,老子就偏不走!当公子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明月大爷看着苏陌叶那挑衅的样子,那手就又想往袖子里摸刀子了。好在轩辕天心一把按住了他的动作,盯着他提醒道:“你不是有事儿问他吗?”

    皇明月看了她一眼,目光下移再看了她的手一眼,然后慢悠悠地将自己的手又收了回来,点头:“说吧……”目光看向苏陌叶,挑眉道:“今日的这场拍卖会中有些什么?”

    苏陌叶瞧了瞧二人,然后唰地一下打开手中的骨扇,扇了扇,也跟着挑眉:“不知道我第一楼的规矩啊?拍卖物品可是不能随意透露的。”

    “你跟爷讲规矩?”明月大爷盯着他阴测测的一笑,那目光就跟看神经病似的,“规矩在爷的面前那就是个屁,快说…否则拆了你们天下第一楼。”

    估摸是察觉到眼前这位爷真有拆楼的打算,苏陌叶这回老实了不少,抬手摸了摸鼻尖,有些闪烁其词地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觉得爷像傻子吗?”皇明月一眼斜了过去,冷哼:“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第一楼会让你亲自负责?”

    “真没有!”苏陌叶一脸木然地看着他,却又立刻道:“只是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石头而已。”

    “石头?”轩辕天心眨眨眼,有些好奇地看着他,问道:“什么样的石头?若只是一块石头,只怕你们第一楼也不会拿出来拍卖了,否则还不砸招牌啊。”

    见轩辕天心似乎来了兴趣问起了那块石头,苏陌叶倒是神色一正,有些严肃道:“还别说,这石头当真有些邪门,我们第一楼在得到这块石头的时候也研究了不少时日,可是始终没发现它有哪里特别的。”

    “既然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你为什么又要说邪门呢?”轩辕天心皱眉,也是见身子坐正了。

    皇明月见她一副感兴趣的模样,顿时也不闹了,懒懒地靠在软榻一旁,以手支撑着下巴,神色慵懒地看着苏陌叶。

    苏陌叶闻言眉心微蹙,道:“那石头在我们之前也是几经多人之手,可是但凡得到的那些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最后因为连续失踪了几个人,因此才将事情给闹大。”说着,打开骨扇唰唰地扇了扇,继续道:“你们也知道,咱们第一楼最喜欢收购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当听到关于这个怪石的传闻后,自然也有了好奇心,所以花了大价钱将这怪石给买了回来。”

    “可是这石头到了我们手中,我们研究了这么久,除了发现这石头蕴含空间之力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啊…上面的人就耐烦了呗,准备将这怪石又给卖出去,或者找到一个知情的人,一起来研究这怪石。”

    “空间之力?!”轩辕天心眸光动了,含有空间之力的石头,对她来说那可是宝贝啊。

    暂且先不说这石头上发生的失踪人的怪事儿,单单是那石头里所蕴含的空间之力就让轩辕天心十分的眼馋了。

    那可是炼制空间传送符的宝贝,当年她在A城的拍卖会上偶然拍得的那块含有空间之力的陨石,可是让得她炼制出不少空间传送符,让得轩辕家受用好久呢。

    一想到空间传送符,轩辕天心的双眼就更亮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苏陌叶,问道:“那怪石是什么样儿的?有多大?”体积越大,炼制出来的空间传送符就越多啊。

    苏陌叶被轩辕天心这如狼似虎的目光给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他先是看了看一脸若有所思的皇明月,然后才看着轩辕天心道:“就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拳头大小,上面有不少指洞大小的坑。”

    听苏陌叶这么一描述,轩辕天心立刻敢肯定那块所谓的怪石就是一块天外陨石。

    “那失踪的那些人可有找到?”轩辕天心继续追问,虽然她对这块空间陨石有了必争的心思,但是却不代表她自己想扑那些失踪的人的后尘。

    “没有。”苏陌叶摇头,脸上也是有着一抹疑惑跟奇怪,道:“那些人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从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轩辕天心这回闻言沉默了,紧紧蹙着眉心,心里想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正想得入神,不料旁边一道阴影压下,皇明月如同一只把八爪鱼般将她给抱住了。而他更是跟没骨头似的,整个人的重量几乎全部放在了她的身上。

    轩辕天心被他给压得身子一歪,没好气的去推他,“你干什么啊!?”

    皇明月紧紧扒拉着不放,还忒不要脸的以脸蹭脸,边蹭边惬意地道:“妞,你对那什么石头很感兴趣?”

    苏陌叶本来还是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无耻的明月大爷的,结果一听这话后立刻也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看向轩辕天心,问道:“元姑娘有兴趣?或者说元姑娘你知道那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轩辕天心推不开某个不要脸的家伙,只能将自己的脸使劲儿往旁边挪,摇头道:“的确是有兴趣,可是我也不知道那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毕竟我也没亲眼看到,所以无法确定。”

    虽然她话说这么说,可是苏陌叶眼中的光芒更亮了,“那姑娘的意思是只要你看到后就能确定了?”

    轩辕天心皱眉,迟疑道:“可以试试。”

    “这好办。”苏陌叶闻言立刻拍手一笑,看着她道:“我们第一楼同样也很想弄清楚那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既然元姑娘或许能知道,在下立刻让人将东西拿过来。”说着便是要起身出去安排。

    瞧得说风就是雨的苏陌叶,轩辕天心嘴角一抽,不过也没有阻止他。

    能提前看看也不错,所以轩辕天心点点头,道:“可以。”见苏陌叶都快要走出门了,突然似想到了什么,立刻提醒道:“苏管事,既然你都要出去了,那么就顺道去厨房催催呗,我真的快饿死了。”

    苏陌叶闻言转头一脸黑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后推门出去了。

    等苏陌叶一走,轩辕天心再次动手去推皇明月,“你怎么回事儿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是不是?离我远点,别扒拉着我不放。”

    皇明月哼了哼,不但不放,更得寸进尺地抱紧了点,然后蹭了蹭,道:“你是爷媳妇儿,那个什么授受不亲关我们什么事儿?”

    轩辕天心被气得脸色发黑,忍不住吼道:“那也不能不看地儿啊,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样像什么话?”

    “嗯?”明月大爷闻言乐了,笑眯眯地瞅着她,问道:“妞,你的意思是没人的时候爷就可以这样了?”

    “去死!”轩辕天心气得眼发黑,然而某人就跟身上有吸盘似的,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不顾挣扎反对的轩辕天心,明月大爷笑得一脸得意,她越挣扎,他就越开心似的,瞅准一个档口,就狠狠亲了下去,含糊道:“哦呀呀,瞧瞧你这小模样,就跟那炸毛的爱宝一个样儿,爷就喜欢看你这模样。”

    炸毛的爱宝?!

    轩辕天心一口老血卡在了嗓子眼儿里,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这神经病的那头避水金睛兽的名字就叫爱宝。

    什么扭曲的心理才会给那样一头威武雄壮的跟狮子一般的大家伙取这么一个满满少女心的名字啊!

    轩辕天心被他给啃了一脸,气得眼发黑不说,武力值又打不过,只能在心中愤愤地道:早知道就应该将金翅还有大圣都带上了,至少在自己被非礼的时候,拼着暴露大圣也要将这个狗东西给揍一顿。

    而瞧得轩辕天心放弃了挣扎,正一脸大写的生无可恋的翻着白眼瞪着房顶,正在非礼人的明月大爷却是不满意了。

    这女人什么破表情?翻着个死鱼眼,跟爷要强了她似的。

    不满意的明月大爷双眸一眯,一把板过侧坐的轩辕天心对着自己,盯着她的目光阴测测的,然后猛地低头一口啃在了她的唇上。

    轩辕天心:“!”开始挣扎了起来。

    妈的,亲脸就算了,姐就当被狗啃了。可是这嘴对嘴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可惜,她越挣扎的厉害,皇明月便啃得越狠。

    细长的凤眸微眯,盯着一脸懵逼且目光惊慌的轩辕天心,皇明月的眸底有着幽光一闪,随即将她的双手反剪于身后,然后闭上眼睛便是张口就在她的唇瓣上一咬。

    “嘶——!”轩辕天心立刻被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张口便骂:“你属狗的啊……唔……”

    可惜,骂是骂了,却没有骂完。之前还在她唇瓣慢慢研磨啃咬的人,直接找准了机会,带着一丝凉意的舌尖瞬间撬开了她的微微开合的牙关,然后长驱直入。

    傻了!这回儿轩辕天心是彻底傻了!

    在牙关被启开的瞬间,她的脑子里就跟在放烟花似的,嘭地一声炸开了。

    一股幽幽的龙延香充斥着口鼻,唇舌间的纠缠让得轩辕天心的脑子一阵一阵儿的犯晕。

    反观某位强吻人的大爷,却是越吻越凶狠,轩辕天心的懵逼不反抗,让得他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剑眉紧蹙,也不知道是愉悦还是难受,皇明月双眸紧闭,气息也是越来越乱。

    这个强吻就如同狂风暴雨般,让得安静的屋内只能听到急促的喘息声。

    直到房间内的气氛越来越暧昧,某人快要擦枪走火的时候,方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上染上了桃花色,而皇明月却是一脸餍足的抱着人,薄唇微勾,显然心情十分不错。

    可惜,他的这种惬意在轩辕天心终于缓过气儿来后,便被一巴掌给打破了。

    轩辕天心怒视着他,特别是唇瓣上那个被他咬破的口子还隐隐发疼,她就忍不住想要动手抽死这个王八蛋。

    “皇明月,你属狗的吗?”抬手按着唇瓣上的伤口,轩辕天心咬着牙怒道。

    明月大爷的俊脸上又多了几条抓痕,然而他却跟不在意似的,笑眯眯地依靠在软榻上,目光悠悠地在轩辕天心红润的嘴唇上转了一圈,挑眉:“爷属妖的!”话落,又专门补充了一句,“味道不错!”

    轩辕天心:“……”

    瞧得某人脸上似乎还有着一丝意犹未尽,轩辕天心立刻警惕地离他远了些。“我警告你,你再这样我对你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这样?”明月大爷眯眼,不耻下问:“这样是哪样?”

    “你!”见他明知故问,轩辕天心被气得脸色发黑,怒道:“我理你才是神经病!”说完,也不管什么美食或者陨石了,直接转身就准备走。

    刚刚才走出两步,皇明月立刻从软榻上跳了起来,然后又一把将人抱住。

    “走什么走?你不吃东西了?不看那什么石头了?”

    “滚!”轩辕天心不理,抬脚就准备踢人。

    皇明月身子一躲,躲开了她的那一脚,笑眯眯地道:“爷改!下不为例!”说着一把又将人给拉住,“你不是对那石头感兴趣吗?爷给你买,成不成?”

    “当真?”轩辕天心果然安静了,转身狐疑地盯着他,问道:“你给我买可是当真?”

    “当真!”明月大爷一手指天,“绝对买。”

    闻言,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扒拉开他,又走了回去,不过这次却没有再坐去软榻,而是挑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瞧见轩辕天心终于不准备走了,明月大爷也跟着消停了,得了好处的明月大爷这回倒是没有再去招惹她,只是跟着拉了一张凳子,坐到了她的对面。

    瞧得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明月大爷眯着眼睛,看着她,问道:“买那石头可以,不过你总得告诉爷,你要那石头干什么吧?”这女人看上去傻乎乎的,其实精得跟狐狸似的,他可不相信这女人会无缘无故的看上那块石头。

    对于皇明月这东西,轩辕天心虽然气是气,可是也没有隐瞒什么。抬眸瞥了他一眼,缓缓道:“做东西。”

    “做什么东西?”明月大爷眨了眨眼,好奇问道:“那破石头可以做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嗤了一声,嫌弃地看着他,道:“你该不会是忘了你之前从我这里抢走的那张空间传送符吧?那石头含有空间之力,从苏陌叶的描述中,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可以肯定那石头应该是块天外陨石。而炼制空间传送符最主要的材料便是它。”

    说起那空间传送符,皇明月立刻从怀中给摸了出来,神色有些兴奋地道:“就是这个?那这么说起来那破石头倒还真的是个宝贝了。”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空间传送符,哼道:“是不是宝贝也得看过了才知道,万一那石头真那么邪门呢?我可不想变成失踪人口。”

    皇明月闻言瞥了她一眼,又将空间传送符给揣回了怀中,道:“有爷在,你怕什么?!”

    轩辕天心翻了个白眼,对他的话有些嗤之以鼻。

    正说着,窗外突然传来一道鹰啼声。

    二人同时一怔,随即转头朝窗户大开的窗外看去。

    只见一只黑鹰瞬间自窗外扑了进来,然后扑腾着翅膀落在了皇明月伸出的手臂之上。

    轩辕天心盯着黑鹰的目光有些好奇,这只黑鹰当初在大泽山脉时她就见过,当初是给皇明月送信的,莫非这次也是?

    果然……

    她心中的想法还没落,便见皇明月伸手将黑鹰爪子上绑着的东西给取了下来。

    小巧的玉石有玉佩大小,皇明月盯着手中的玉石微微一扬眉,然后直接用力握碎。

    一道绿光没入皇明月的眉心,随即只见那张如妖的俊脸上立刻露出了阴测测的笑容。

    轩辕天心眼皮子一跳,这东西每次露出这种笑容来就有人会倒霉。

    半晌之后,只见皇明月拎着黑鹰便直接给丢出了窗外,也不管外面哀怨啼叫的黑鹰,转身看向轩辕天心,笑得一脸变态地道:“妞,你可知道这传音石里说的是什么?”

    “是什么?”轩辕天心眨了眨眼,既然这死东西会问自己,那么就肯定跟自己有关。

    明月大爷慢吞吞地走了回来,微微俯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笑道:“白水城的白家……没了!”

    ------题外话------

    看文不翻兜的打哭!嘤嘤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