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3:彻底辗压,最后的胜利者

正文 023:彻底辗压,最后的胜利者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不服气就打到你服!

    如此嚣张霸气的话,轩辕天心是一点掩饰都没有的说了出来,让得四周看台上的高年级学员们再次哗然。

    而白水水却是一张俏脸被气得铁青,特别是在看到轩辕天心居然还真放开了自己并退了几步后,气得身子都抖得跟中风了似的。

    “元天心,你不要太嚣张。”白水水怒道。

    嚣张?

    轩辕天心一挑眉,笑了。

    既然你都如此说了,若是我不嚣张起来,岂不是浪费了你的这番话?

    所以,嚣张的轩辕天心更加嚣张了,“嚣张?我有那个能力嚣张,你若不服气,同样也可以嚣张一二,我不介意的。”

    “你!”白水水气极,一口银牙咬的咯吱咯吱响。而对于气急败坏的白水水,轩辕天心却是不为所动,继续淡笑道:“其实比起三日前的你来,我这点嚣张真的一点都不算。不过我这人护短且记仇,既然当日你自恃身份,我这个人嘛就有这点习惯,最喜欢别人在乎什么,我就毁什么,知道这叫什么吗?”

    白水水一张脸唰地黑到了底,瞪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几欲吃人。而轩辕天心跟没看见似的,也不需要她回答,径直道:“这叫恶意毁掉你的骄傲!”

    全场:“……”这种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真的好吗?

    “就凭你?”白水水神色微微扭曲,盯着轩辕天心突然冷笑:“好,既然你如此自信,我同样不介意跟你比比到底孰强孰弱。”话落,白水水立刻脚下一点,目光警惕地盯着轩辕天心的同时,身形顿时暴退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白水水是灵修,对战拉开距离本就没什么,可是反观轩辕天心却是一副笑眯眯地模样任由她将距离拉开,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的从容随意模样,让得白水水那警惕防备的模样顿时变得有些可笑起来。

    别人都说了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当然会让你做好充分的准备再出手,而你还如此防备小心翼翼生怕别人偷袭般,这二人的气度便高下立见啊。

    瞧得轩辕天心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目光仿佛跟在看跳梁小丑般,特别是察觉到四周看台上那些嗤笑微妙的目光后,白水水一张脸不扭曲了,而是彻底变得狰狞难堪了起来。

    轩辕天心也不管她如今是个什么狰狞怨恨的模样,待到她退到一定的距离后,将手中追魂枪微微一紧,含笑询问:“准备好了?”

    这不问还好,一问出来,看台上立刻发出了一阵一阵的笑声,看着白水水的那些目光就变得更玩味了起来。

    动手之前还问对方准备好了没有,这简直就是藐视啊。

    然而更藐视的还在后面……

    “既然说好了是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那么就让你先出手吧!”

    四周看台上的笑声更大,就连高台上的南宫寻等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这个小丫头是想直接用话气死白家那女娃吧?”秦殊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之前白家那女娃说她嚣张,她居然还真的一路嚣张到底了。

    南宫寻也是笑着瞪了场中的持枪而立的少女一眼,笑骂道:“嚣张的小丫头,如此托大也不怕阴沟里翻船吗?”

    “哼!”南宫寻这话音刚落,一旁的明月大爷就不乐意了,目光阴测测地瞥了他一眼,明白大爷磨牙冷哼:“爷的女人就该这么嚣张,她也有那嚣张的资本。”

    素问大长老含笑瞥了明月大爷一眼,点头道:“殿下都将霸王枪决给了那个小丫头,她的确是有嚣张的资本。”

    之前轩辕天心一出手,高台上的这些人又如何没认出来她所使用的武技是什么,要知道当年妖王皇明月为了抢到这本霸王枪决,可是在中州一战成名啊。

    准天阶的武技都给了那个小丫头,看来这位妖王殿下果然是将人放在心尖尖上了。

    “爷的女人自然要用最好的功法和武技。”明月大爷一脸理所当然地哼道。

    场中。

    白水水看着一脸淡笑的轩辕天心那是恨到了骨子里,听得她居然托大要自己先出手,立刻冷笑数声,既然是你自己要求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若水——画地为牢!”

    手中捏决,一股冰冷潮湿之气顿时自白水水体内爆发而出,而她捏决的手遥遥指向不远处的轩辕天心,也引得四周空气狠狠一颤。

    轩辕天心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不过她的心里却是一直都十分警惕的,嘴上说得嚣张,毕竟她可从来没有托大的习惯。

    当察觉到白水水指向自己后,自己的脚下瞬间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图纹。

    那图纹繁复,在顷刻间蓝光一闪,巨大水柱突然凭空冲出。

    轩辕天心在水柱出现的瞬间,立刻战气附体,而那水柱看似庞大,却实则空心,正好将轩辕天心给牢牢的困在了当中。

    白水水一见轩辕天心被自己困住后,脸上立刻露出得意的笑容,手中的手印再次一变,目光一狠,喝道:“绞杀——!”

    ‘哗哗哗哗——!’

    水声四响,只见那冲天水柱如一条水龙般,立刻旋转且开始快速收紧。

    看着这般变化,明眼人都知道若是等那旋转的水柱彻底将中间收拢,只怕里面的人会立刻被强大的水元素绞杀。

    轩辕天心皱眉看着四周不断收拢的水壁,随即一声冷哼,手中追魂枪立刻便是横扫出去。

    当初在大泽山脉中,她可是在大瀑布下修行的,大圣除了为了训练她的体能外,更还训练过她出枪的力道。

    一道冲力巨大的瀑布她都能拦腰截断,更何况这小小的水柱。

    “霸王枪——怒火连斩!”

    一声轻喝自水柱中传出,只见里面火光爆闪,随即‘嘭’地一声震天响,那需要几人合抱才能抱住的水柱被拦腰斩断。

    ‘哗——!’

    哗然声再次响起,看着那被拦腰斩断的水柱,四周观看的人瞬间叫好。

    好霸道的一枪,好强劲的力道。

    然而他们的赞叹还未落下,便就一道红影如闪电般自水柱中掠出,其速度之快,几乎是在转瞬间就掠至到了白水水的近前。

    怒火连斩本来的就是一招连续打法,轩辕天心以一招斩断水柱,接着怒火连斩所爆发的威力,不仅速度快了数步,爆发力更是越来越强。

    而白水水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心不仅冲了出来,还用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就来到了自己的近前,她瞬间慌了神。

    ‘嘭——!’

    轩辕天心一来到白水水近前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留手,怒火连斩的状态还在,她人一到,根本就不给白水水任何反应的时间,抡起追魂枪就是横扫了过去。

    一声闷响之后,白水水发出一身惨叫,直接被追魂枪扫飞出去。

    追魂枪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长枪,即便是普通的长枪在怒火连斩全开的状态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的,更如何追魂枪还有着三千六百斤重。

    白水水被追魂枪扫飞,只感觉自己受到了什么沉重的撞击般,连五脏六腑都快被震碎了似的,倒飞出去的瞬间,便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直到她狠狠砸在了地上,那浑身的剧痛,让得她差点昏死过去。

    也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她砸飞出去的地点居然还在场中,虽然被一招就被打得吐了血,可也不算失去了比赛资格。

    但……

    看着那提枪缓步走来的少女,看台上不少人都是背脊一凉,私心里觉得那白水水只怕是直接失去比赛资格,也比她留在场中要好啊。

    灵修的体质本就比不上武修,轩辕天心这一枪便是让得白水水重伤,后者趴在地上挣扎了半天,也是没能自己爬起来。

    眼瞅着轩辕天心已经提枪走近,白水水眼中的怨毒之色却是越发的浓郁。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儿,忍着浑身的剧痛,白水水目光阴毒怨恨地瞪着走到近前来的轩辕天心,狞笑道:“怎么?你想杀我?可惜这是比赛,即便你想杀我,也要看帝都学院的那些长老和老师答不答应。”

    “杀你?”轩辕天心笔直站在她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挑眉笑道:“不过是学院的切磋赛而已,我为何要杀你,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哈!你不杀我,可是我却很想杀你。”白水水怨毒地道:“在学院我的确拿你没办法,可是我白家也不是好惹的,今日之事我且记下了,这个仇我若不报,我就不叫白水水。只要我有机会,不管是你的朋友还是亲人,或者是身边的一条狗,我白家都不会放过。”

    闻言,轩辕天心眸光顿时一厉,可是她却还是笑了开,缓缓蹲了下去,看着白水水轻声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白水水怨毒的神色一愣,盯着轩辕天心不语。

    轩辕天心微微一笑,声音轻柔却让人不寒而栗地道:“你觉得你的白家还能活过今日吗?”

    “你什么意思?”白水水神色一变,盯着轩辕天心厉声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你可别冤枉我。”轩辕天心笑着摇头,“可不是我要对你们白家如何的。”

    白水水瞳孔一缩,立刻转头看向高台处,特别是在她看到高台上那个红衣俊美的男人后,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想到了?”瞧得白水水苍白的脸色,轩辕天心继续笑了笑,“得罪了那个神经病,你以为这个世上还会有白家的存在吗?”

    对于脸色苍白神色惊慌的白水水,轩辕天心可没有一丝的同情,且不说二人之间本来就有了仇怨,单单是因为白水水刚刚那番要不放过她身边的朋友亲人的话,轩辕天心就已经对她动了杀心。

    只不过白水水有句话说的不错,这里是帝都学院,想要杀她是不可能的,即便她不在乎,但也要顾及一下帝都学院的名声。

    轩辕天心目光凉薄地看着白水水,现在杀不了,以后总有机会的,除非她一辈子不出帝都学院。

    她可没有一点同情敌人的心思,大圣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留下一个对自己抱有杀心和怨恨的人,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

    轩辕天心缓缓起身,目光淡漠而凉薄地看着白水水,淡声道:“你出局了,是要我送你出去?还是自己爬出去?”

    白水水沉默地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轩辕天心眯眼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决定。

    不过很快,轩辕天心眼中淡漠的情绪却是划过一抹冷意。

    “贱人,我杀了你!”得知家族被灭或者即将被灭,白水水又如何能再保持理智,哪怕她如今重伤,可是白家说到底也是白水城的大世家,哪个大世家没有一些压箱底的宝贝。

    轩辕天心的直觉一向很敏锐,在察觉到白水水身上那一丝淡淡的杀气后,她便早就已经做出了防备,所以在白水水突然暴起的瞬间,轩辕天心脚下一点,闪电般地退了出去。

    白水水一招突袭落空,脸上怨毒仇恨的神色却依然不改,目光恶狠狠地盯住轩辕天心,狠声道:“别以为你就赢了,我白家可不是你这种低贱的人能比的。”

    说罢,她突然双手结印,周身的水元素瞬间暴动。

    瞧得那突然开始暴动的水元素,轩辕天心双眸微眯,这蠢货是怎么跟自己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怎么可能,轩辕天心也太高看了白水水,人家还是很惜命的,只不过白家那种大世家多多少少也是有着一些压箱底的底牌或者秘法罢了。

    只见白水水突然大喝一声,冲天蓝光瞬间将整个练武场上空照亮。

    蓝光中,白水水怨毒地看着轩辕天心,狞笑道:“这是白家的秘法,整个白家只传嫡系,从我学会之后还是第一次用来对敌,你应该感到荣幸。”

    轩辕天心抬眸看着上空暴动的水元素,挑了挑眉:“的确是比较荣幸。”话是这么说,可是脸上却看不出一点荣幸的表情。

    白水水脸皮一抽,随即双手猛地再次结印,喝道:“若水——水淹千军!”

    ‘轰轰轰轰——!’

    半空中的水元素再次暴动,然后化作大片汪洋般盘踞在上空,随着白水水抬手一挥,那大片的水元素瞬间朝着轩辕天心席卷而下。

    当看到这一幕,四周不少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连不远处打得火热的两拨人,也都是各自停下了手,目光惊骇地看着白水水跟轩辕天心二人。

    “小五!”随风神色一变,红莲更是脸色一白。

    所有人都脸色变了变,唯有轩辕天心抬头淡淡看着那席卷而来的水元素,突然摇了摇头:“水淹千军啊?好大的阵仗,正好…我也有一招,想要跟你水淹千军比比看呢。”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身上那淡淡的红色战气瞬间变色,然后缓缓变成了蓝色的战气。

    当瞧得她的战气颜色转变,四周看台上立刻传出惊呼声。

    “老天,她是双属性?”

    “不,我知道她是谁了?据说今年新生武修系收了一名绝世天才,十五之龄便有武师四重境的实力,且还拥有四种属性。”

    “四种属性?!”人群中再次惊呼。

    “对,想来那武修系第一名便是她了。”

    所有人目光闪烁不定地瞧着场中的轩辕天心,而她却是在战气转换之后,双手紧握追魂枪,提气对着那席卷而来的水元素便是一枪横扫过去。

    “霸王枪——水淹八荒!”

    一个是水淹千军,一个是水淹八荒,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只见追魂枪化作一道巨大的蓝刃,对着那直冲而来的水元素瞬间从冲斩开。

    轩辕天心抬枪再次一挥,追魂枪爆发出耀眼银光,而那股庞大的水元素似乎受到了追魂枪的指引,随着追魂枪晃动的轨迹在空中一盘一绕,然后直冲白水水而去。

    “还给你!”轩辕天心大喝一声,猛地抬枪指向白水水。

    ‘轰——!’

    一声巨大轰鸣,原本被白水水召出来对付的轩辕天心的庞大水元素,居然直接回击到了白水水的身上。

    这次白水水连惨叫都没等发出,便被那股庞大的水元素给直接淹没,辗压!还是彻底的辗压!

    看着那哗啦啦的水柱,不少人心中一寒,心想着只怕那白水水不死,估计也查不到快废了。

    白水水落败,轩辕天心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抬眸缓缓扫过四周,最后目光落下远处的团体战。

    在她跟白水水单打独斗的时候,双方团体中都有不少人出局,只不过轩辕天心在瞧见依然在场中的随风、红莲还有展枫后,勾唇微微一笑。

    很好,他们一班虽然损失了一个人,不过却保留了四个,哪怕现在结束这场大混战,最后的得胜者也是他们新生一班了。

    轩辕天心目光轻移,看向以二班为首的众人,挑眉笑问:“是你们自己出去,还是我动手?”

    二班等人闻言嘴角一抽,所有人目光闪烁地看了看远处场外已经生死不知的白水水,齐齐沉默了一瞬,道:“我们输了。”

    ‘啪啪啪啪——!’

    随着二班等人认输,全场立刻响起了掌声。

    看着场中还剩下的一班、三班跟四班的人,除了一班保留了四人外,三班跟四班就只剩下二人还在场中,即便不用谁来宣布,他们也知道这次新生友谊切磋赛的最后胜利者是谁了。

    新生一班,今年新生友谊切磋赛中毫无疑问的胜利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