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0:不请自来的明月大爷

正文 020:不请自来的明月大爷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将战斗当成本能?

    这得是多凶残的训练啊!

    一班的所有学员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大写加粗的拒接,可是作为班导的容馨却是冲着他们再次微微一笑,补充道:“哦,对了…在对战训练的中途,或许老师也会时不时的加入一下哦……”

    众人:“……”一脸拒接的看着容馨,想着她若是时不时的加入一下,那岂不就是完虐了吗?!

    而容馨似乎非常满意看到他们这种‘一脸拒接却又不敢拒接’的表情般,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似水。但这种温柔似水的笑容,却是怎么看怎么让人头皮发麻。

    场中,许微微跟姜长生的切磋还在继续,但也进入了白热化的局面,最后因为许微微的体力跟不上,以一招落败,而姜长生胜出。

    结束后的二人归来,迎接他们的却是全班同学的同情目光跟容馨那阴测测的笑容,让得二人有些懵逼。

    待得二人一头雾水的归队后,容馨这才又点名叫出两位学员,这次叫出的却是两个在同等级的武修。

    新生教学楼前小练武场中,友谊切磋赛进行的如火如荼,四周看台上的也不断传出叫好声。

    高台之上几名学院大佬们含笑观战,南宫寻的目光虽然看似认真,不过还是被身边的素问给发现了一些倪端。

    素问笑眯眯地侧头,顺着南宫寻那闪烁的目光朝新生一班备战区看去,老眼往人群中一扫后,方才低低笑问:“怎么?南宫大长老这是在找那个赌赢了你的小丫头?”

    几日前在学院门口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外院的长老阁,素问作为灵修系的大长老自然也知道了一个一清二楚。

    南宫寻听得询问,立刻轻咳一声,收回了瞟向新生一班方向目光,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素问,没好气地道:“看你的比赛去!”

    “呵呵…。”素问再次一笑,笑容带点揶揄之意,再次问道:“听说你们武修系来了一个四属性的小丫头,我这不是好奇嘛。我还听说那小丫头在几日前赢了你一万金龙币来着,不知道南宫大长老有没有赖账啊?”

    素问的声音不大,可是坐在这里的其他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当听到素问询问南宫寻有没有赖账后,其他几人皆是噗呲一笑。

    谁不知道南宫大长老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别说是一万金龙币了,就是一个金龙币从他身上掏出来,这位武修系的大长老都会肉疼好多天。

    只见素问的话音一落,南宫寻的老脸果然涨红了不少,瞪着一双虎目,看着素问怒道:“老夫又怎么会赖一个小丫头的账!那一万金龙币前两日就送过去了!”

    还别说,前两日南宫寻还真的去给轩辕天心送钱了的,且还是他亲自去的。只不过当时轩辕天心在闭关,所以南宫寻连轩辕天心的面都是没有见着,最后只能将钱留下,一脸郁郁的走了。

    不过素问等人在听说南宫寻还真将钱给送去了后都为之惊讶了一下,估摸是没想到南宫寻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还真的会乖乖去送钱般。

    素问讶异地‘嘶’了一下,一脸惊奇地看着他,道:“哟,你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这么痛快了?跟你认识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痛快的大出血呢。”

    哪知素问这话刚说完,坐在南宫寻右手边武修系的主任楚卫玉却是笑了。

    楚卫玉笑瞥了眼一脸被噎住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南宫寻,看着素问道:“素问大长老,咱们南宫大长老会这么痛快,那是因为他怕自己若是不给出这一万金龙币就会出更多的血。当日在学院门口那会儿,那位殿下可是亲口说过,若是南宫大长老赖账,他就会亲自去搬空南宫大长老的家!”

    “噗呲——!”

    其他人顿时再次笑出了声儿,看着南宫寻那张微红的老脸,脸上的表情皆是变得微妙而玩味。

    难怪他们这位素有‘铁公鸡’之称的南宫大长老会这么自觉,感情还是被某人给威胁过的啊。

    不过一想到那出口威胁的人,其他人顿时身子一颤,想着若南宫大长老当真赖账的话,那一位只怕还真干得出来将南宫大长老的家搬空的事儿。到时候可不是一万金龙币的事情了,只怕南宫大长老会哭的吧……

    南宫寻一脸憋屈的不说话了,素问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将目光落下不远处一直含笑不语的武曌,“小武子,老夫听说那个小丫头是来自大泽城啊,你应该认识的吧?”

    被素问叫为‘小武子’的武曌脸皮抽了抽,然后点头,道:“的确是认识。”

    “听说她是那家的人?”素问再问。

    那家的人?哪家的人?

    在座的众人中,除了南宫寻以外,其他几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而武曌闻言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羽凡跟玉娘的确说是那丫头是他们家的亲戚,不过我跟他们夫妻二人认识了那么久,当年又同为帝都学院的学生,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家还有其他亲戚的。”

    当听得羽凡跟玉娘的名字后,在座的其他人脸上的疑惑之色顿时变了,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武曌。

    当年羽凡跟玉倾颜都是帝都学院的学员,他们这些人自然也十分清楚,更何况当年羽凡跟羽昊两兄弟在学院读书时,他们兄弟二人的背景,帝都学院的高层都是知晓的。

    若今年这位武修系新生第一名的小姑娘是他们家的人,那岂不也是……

    武修系主任楚卫玉跟灵修系主任秦殊脸色变了,在变过之后却是微微有些激动了起来。

    武曌瞥了二人一眼,似乎知道这两位主任在想些什么般,毫不留情地泼了冷水,“二位主任还是不要想了,小五那丫头不是出自羽凡他们家族一脉的。据玉娘说小五是她娘家那边的亲戚,所以不会是你们想的那样。”

    果然,武曌的话音一落,两位系主任的目光唰地一下同时暗了。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气氛好好的高台,却是突然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半晌,素问大长老才微微一叹,语气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无力般,道:“轩辕家跟我们帝都学院一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年他们一脉出事儿,而我们学院却没有帮到任何忙,终究是我们帝都学院欠了他们啊。”

    因为素问的这一番话,气氛再次变得有些低沉。

    南宫寻老眼将几人一瞥,突然哼道:“当年没有帮到,那么现在就好好护住他们这一脉种仅有的几个孩子。而且……”话音一落,目光再次落下新生一班的方向,微微一笑,道:“那个小丫头就算不是轩辕家的血脉,可是老夫却相信,若她成长起来,说不得当年的轩辕家会再度崛起。”

    闻言,素问等人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武曌看着新生一班的方向,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地附和道:“或许南宫大长老说的不错,小五丫头在将来一定会让轩辕家再度崛起!”

    谁都没有注意到,武曌在说这句话时,他的双眼中一闪而过的奇异光芒……

    “下一个,红莲跟蒋深上。”

    练武场中的切磋赛依然在继续,当又是两名学员分出胜负回来后,容馨将目光看向身后已经比试过大半的学员,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红莲跟另一位高大的少年身上。

    听得下一场就是红莲上场了,轩辕天心跟随风立刻替红莲打气道:“红莲加油哦。”

    红莲对二人微微一笑,然后走出了队伍。

    如今红莲的实力等级已经在灵士一重境,帝都学院对于灵修的入学要求被压制得很低,已红莲如今的实力,其实在灵修系已经算是名利前茅的存在了。

    而同时被容馨叫到的那名少年却是武修,实力等级在武师二重镜。

    实力相信一级,也算得上是越级挑战了,虽然随风对于红莲待会的切磋比赛有些担心,可轩辕天心却是对红莲充满了信心。

    要知道红莲虽然比蒋深低了一级,可是红莲的火属性却不是普通的火啊,哪怕红莲不爆发血脉天赋而用出红莲业火,但她的火元素之力也不是其他那些元素之力可以抗衡的。

    双方二人上场之后,红莲连招呼都没跟对方打,就迅速朝着身后退了出去,同时也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蒋深是武修,从他爆出出战气颜色来看,便能看出他的属性之力是什么。

    绿色光芒的战气——代表着风属性!

    而风属性的最大特点便是速度快。

    随风瞧着场中二人,有些紧张地拉住轩辕天心,道:“小五,你说小红莲行不行啊?那蒋深可是风属性。风属性以快闻名,即便小红莲现在将距离拉开了,但是以蒋深的速度,只怕很快会贴上去的。”

    如今一班中已经有绝大部分的人已经切磋比赛过了,所以切磋完毕的学员都是自觉的站在了队伍的后面,而还没有切磋的人就被推倒了队伍的最前方。

    虽然轩辕天心是直接轮空不用上场,但是随风跟展枫二人却还没有上场,所以他们便站在了最前面。

    听着随风担心的话,轩辕天心还未开口,倒是被站在他们前面的容馨给听见了。

    容馨笑眯眯地回过头看了三人一眼,道:“担心你们的小伙伴啊?虽然风属性以快著称,但是那小红莲若是应对得当,就完全没有问题。当然…前提上你们的那位小红莲知道该怎么应对。”

    随风一脸黑线的看向他们的导师,这不是在说废话吗?!

    “随风,你小子怎么又多了一个妹妹啊。”展枫倒是关注的重点有些没对。

    随风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哼道:“安静看比赛!”

    展枫:“……”

    “是啊,随风同学…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啊?”展枫被随风给噎住了,但是容馨却不会。

    只见她笑得一脸腻歪地瞥了过来,然后在问完之后也不等随风说什么,却是脸色一正,又道:“当然,那是你的私事,老师不过也随便问问,专心看比赛,开始了。”

    随风的俊脸唰地一下就黑了!

    遇上个这样的导师,有时候还真是心累!

    瞧得随风那俊脸黝黑黝黑的,轩辕天心赶忙拉了拉他的胳膊,小声儿地道:“开始了,开始了,随风哥哥快看。”

    场中的切磋比赛的确已经开始了。

    只见蒋深在战气一附体之后,立刻快速地朝着红莲追了过去。

    风属性的修炼者的确速度很快,红莲明明跟他拉出了有二十多米的距离,却在转瞬将就被拉回了一半。

    可是红莲的小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惊慌之色,在蒋深掠来的瞬间,却是周身红光一闪。

    “火界——画地为牢!”

    ‘嗡——!’

    随着红莲的一声轻喝,蒋深的脚下立刻出现了一个红色阵法图腾,然后轰地一声火元素暴动,如同一根火柱般,将蒋深牢牢的困在了当中。

    “好!”容馨瞧得这一幕,立刻双眼放光,叫出了比赛开始后的第一声好,“小红莲应对的不错,在明白对方的速度占优势后,当下困住对方,即便困不住也能用这个火牢阻挡一下蒋深的速度,借此空隙再度拉开双方的距离。”

    场中红莲在一出手后,再次拉开距离,而火界中的蒋深也是大喝一声,周身被战气包裹,仗着速度如同一道残影般快速穿过了火牢。

    虽然穿是穿过来了,可蒋深依然被红莲的火界给弄得微微有些狼狈,就连头发都有些被烧过。

    “风刃!”

    蒋深一出火界,在看到距离再次被拉开,立刻将手中的长剑一挥,带出大片青色风刃,齐刷刷地朝着红莲飚射而去。

    红莲目光微凝,双手结印然后快速朝两边一划,“火之屏障!”

    ‘砰砰砰砰——!’

    用风元素凝聚而出的风刃在砸在火元素凝聚而出的屏障上后,立刻发出一阵砰砰巨响。

    红莲一手撑起屏障,空出右手也是再次结印朝着蒋深一指:“小火球术——齐发!”

    ‘唰唰唰唰——!’

    半空出现数十个两拳大小的红色火球,将这方场地给照得红光大亮。

    只见那数十个红色火球一出,立刻如雨点般的朝着蒋深飞射而去。

    他们这边的动静闹得的确有点大,再加上红莲的火元素异常的明亮,让得高台之上的人也是将目光看了过来。

    一看过来后,灵修系的大长老素问跟灵修系主任秦殊却是双眼一亮,二人齐齐惊讶地‘咦’了一声,随即对视一眼,惊讶道:“这小姑娘的火元素…有些浓郁啊。”

    岂止是浓郁,就连南宫寻等人都是察觉出来了,目光也看了过去。

    素问大长老双眼异彩涟涟的道:“元素之力浓郁,而火光中也隐隐透着一丝狂暴的力量,嘶…只怕这不是普通火啊。”

    秦殊也是立刻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侧头看向身边的人,问道:“这个小姑娘的入学资料呢?”

    身边的人立刻低头在桌上的一堆册子中翻找,片刻后递给素问跟秦殊,脸上带着一抹奇异的神色,道:“找到了,大长老、秦主任…这小姑娘名叫红莲,而且来自北边的须弥城。她该不会是须弥城中那红家的人吧?”

    “须弥城红家?”这时南宫寻也是一脸诧异地看了过来,当瞧见入学资料上的字样后,老脸上突然带着一抹玩味般地乐了。“这红家的子弟怎么会来咱们的帝都学院,那个家族可是除了名的古板,他们家族的子弟可都是自家教导从来不进学院的。”

    素问盯着资料上的目光闪过一抹若有所思,随即笑道:“来了咱们帝都学院便是咱们学院的人,须弥城红家…跟咱们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来这次咱们灵修系也是收到了不少好苗子,这小姑娘的火,老夫倒是挺感兴趣的,或许找个机会可以去了解了解,我总觉得她的火有些不一般吶。”

    瞧得素问脸上的笑容,南宫寻立刻瞥了他一眼,“嘚瑟什么,难道我武修系就没有收到好苗子吗?!”

    “听说今年灵修系新生第一名是来自白水城的白家,他们家族的水元素也是不一般呢。”一旁楚卫玉好奇地看向素问跟秦殊,问道:“那小姑娘也在一班当中?是哪一个?”

    “白家那小娃子在二班。”秦殊笑了笑,道:“本来是应该被分去一班的,可是当初武修系的第一名已经进了一班,所以为了保持一班跟二班的平衡,所以白家那小娃子被分去了二班。要知道一班跟二班同为精英班级,本来就一直处在竞争当中,若是都为去了一班,那二班的班导还不得闹啊。”

    楚卫玉一听,立刻了然一笑。

    不过南宫寻却是突然眉心一皱,看向素问二人,沉声道:“白家那女娃子,你们还是不要太期待了。”

    “怎么了?”素问跟秦殊一愣,就连在座的其他人也是跟着愣住了。

    众人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南宫寻,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要他们去期待灵修系第一名优秀学员的话。

    南宫寻瞧着他们疑惑的目光,那眉心皱的越发紧,“或许你们不知道,三日前白家那女娃子跟一班那个小丫头闹了不愉快。”

    “一班那个小丫头?”素问等人又是一愣,武曌却是立刻神色一变,看着南宫寻问道:“大长老,您该不会说的是小五丫头吧?”

    “嗯。”南宫寻脸色有些不好地点点头,道:“老夫也是两日前去新生宿舍给那个小丫头送钱的时候听宗泽跟宗越两位守护长老说的。”

    “怎么连那二位的惊动了?”其他人一惊,要知道宗泽跟宗越两位长老可是外院当中的守护神般的存在,一般若无大事发生,这二位长老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即便是两位小学员之间闹不愉快,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怎么会惊动那二位长老。

    闻言,南宫寻没好气地一哼,道:“可不仅仅是惊动了那二位长老,就连那位折腾人的妖王殿下有惊动了!”

    ‘嘶——!’

    这下其他的人的目光就变了,惊动了那位殿下可是有得头疼啊。

    虽然他们都听说过今年新生武修系的第一名是那位殿下的未婚小王妃,可是以那位殿下的性子,也不该……

    似乎是猜到了他们的心中所想般,南宫寻脸色有些难看地继续道:“那位殿下可不是帮自己的小未婚妻,而是矛盾点牵扯到了他,白家那女娃子口没遮拦,提到了他的禁忌,也惹怒了元家小丫头。据宗泽长老所说,他们二人便是被一股惊人的煞气给惊动的。”

    闻言,素问等人的眉心也是一皱,妖王皇明月的禁忌是什么,只怕他们这里没人会不知道。

    而更让素问觉得震惊的却是元家那个小丫头当时有多惊人的煞气,才会将宗泽长老跟宗越长老二人同时惊动?!

    “那妖王殿下可有说什么?”秦殊却是关注到了重点。

    南宫寻闻言看了他一眼,道:“你觉得那家伙会怎么做?可还记得当年在内院时那个提起这个禁忌的学员?他的最后结果是什么还记得吗?”

    秦殊闻言一噎,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素问皱了皱眉,抬眸看了一眼新生二班的方向,叹道:“看来还真不能抱有期待了,只怕这次连白水城的白家都会受到了牵连了吧?”

    “皇明月那小子发了话,说是等这次切磋比赛之后,白水城再无白家!”南宫寻哼道。

    楚卫玉立刻嘶了一声,“这是要…灭族?”

    “你以为呢?”秦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算那小子不动手,若这话传到了皇室中,只怕宫里那位将皇明月那小子当初心肝宝的皇室守护者都会动手。”

    说罢,有些郁闷地道:“好不容易收了个不错的苗子,居然这么口没遮拦,所以以后各家的孩子得好好教育,否则一个不慎就容易牵连到这个家族啊。”

    就在几人说话间,高台后面的通道中却是慢悠悠地晃出了一个人。

    “爷就是爷今日怎么一直打喷嚏,原来就是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在背地里念叨着爷呢。”

    南宫寻,素问等人的老脸一僵,在座的所有人闻声回头看去,结果就看见皇明月笑得一脸阴测测的自通道里跟个大爷似的晃了出来。

    明月大爷一出来,也不管此时这里是个什么地方,更不在意四周那些因为他的出现而离开变得惊骇、好奇、打量的目光,直接走到秦殊身后,将坐在秦殊身边的那名中年男人给一脚踢了起来,然后自己一屁股大刺刺地坐了下去。

    “唔…看来爷来的时间刚刚好,爷的小媳妇儿还没上场开始呢。”细长妖娆的凤眸无比精准的找到了人群中的轩辕天心,然后明月大爷一脸慵懒又惬意的往椅子里一靠,‘嗒’的一声将自己那一双大长腿给翘到了桌子上。

    这个造型……

    四周众人顿时静了那么一静。

    南宫寻跟素问二人眼睛猛跳,一脸头疼地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大爷,后者有些气息不稳地道:“明月小子,你不是打死都不进帝都学院的吗?如今你来得这么勤快,是不是也抽个空回个内院?”

    明月大爷一眼斜过去,那欠抽的模样让得以沉稳著称的素问大长老都忍不住想要跳起来揍他一顿。

    慢悠悠地道:“爷的媳妇儿在这里,爷当然要来。内院又没有爷的小媳妇儿,爷为何要去?”

    南宫寻同样气息有些不稳,瞅着他,抽着嘴角道:“内院没有你的小媳妇儿,可是却也有你的……”

    话未说完,明月大爷立刻目光阴冷地瞪了过去,“南宫老头儿,爷可不想听到那老东西的名字,否则你即便将一万金龙币给爷的媳妇儿送了过去,你家里的那些个宝贝只怕也会‘不翼而飞’的。”

    南宫大长老立刻闭嘴,然后坚决地将头给撇到了一边。

    瞧见如此识时务的南宫大长老,明月大爷满意的笑了。目光悠悠地将几人一扫,挑眉:“瞧着爷干什么?你们难道不准备开比赛了?难道爷比比赛还好看?”

    众人闻言嘴角一抽,心道:比赛当然要看,不过有你在,谁还有心思看得进去啊?

    明月大爷并不在意身边这些人那一脸古怪又憋屈的神色,双眸一转,直勾勾地看向新生一班中的轩辕天心,在瞧见那女人似乎也瞧见自己后,立刻笑眯了眼,冲着轩辕天心就招生,无声用嘴型道:妞,爷来看你比赛了!

    人群中,轩辕天心眼睛一抽,立刻用手遮脸。

    丢人!

    嗯?

    明月大爷双眸不高兴的一眯,这个女人挡什么挡,看见爷就是这么一副表情?

    不高兴的明月大爷更加不高兴了,唰地一下起身,便想不管比赛走下去。

    “站住!”瞧得他的动作,素问连忙开口,盯着他警告:“不许打扰比赛,否则老夫立刻将你绑去内院,虽然有几年没考察你了,但是相信老夫还是有那个绑你的能力的。”

    明月大爷俊脸一黑,瞧着素问眼中的危险目光,还有一旁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的南宫寻,顿时嗤了一声,摸着鼻尖又坐了回去。

    “老东西!真讨厌!”明月大爷不高兴的嘀咕,在瞧见二人脸色齐刷刷地变黑后,俊脸立刻一板,严肃道:“爷也没想干什么,站起来活动一下不行吗?”

    素问跟南宫寻气得呼吸有些不顺,楚卫玉跟秦殊以手遮脸,一脸的不忍直视。

    这家伙就是个作货!

    明月大爷哼了哼,目光不善地将他们一扫,突然一挑眉,看向楚卫玉身旁的人,笑了:“哟,这不是大泽学院的副院长吗?怎么也跑来帝都学院了?这是又准备回来当执法队的队长吗?”

    武曌眼皮子一跳,默默看了他一眼,认真道:“虽然不是执法队队长,但是执法队也律师武堂,而我虽然是大泽学院副院长,可在内院武堂中仍然还挂着执行长老的名头。”又看了一眼明月大爷,继续道:“所以殿下,以后在内院,我依然有权利惩罚那些违法内院校规的还未毕业的学员!”

    明月大爷的脸色青了,黑了,最后怒了。

    瞪向南宫寻跟素问,指着武曌就道:“这东西怎么还在学院里?都以为外出谋职了,赶紧将他赶走!”

    南宫寻跟素问翻白眼不理。

    明月大爷气得俊脸扭曲了,武曌再次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道:“之前本来是要走的,可是小五丫头来了帝都学院,我为了不负她的长辈所托,也只能再留一段时日了。”

    ‘噗呲噗呲——!’

    南宫寻等人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他们这些老家伙可是知道这两个人以前的‘恩怨’的,不过却是没想到武曌会拿那个小丫头来说事儿,想当初武曌在得知那小丫头跟这个臭小子的关系后,还曾经气得要立马飞书去大泽城,将羽凡跟玉倾颜给叫来帝都呢。

    几人悄悄拿眼神儿就瞅皇明月,果然瞧见这位爷在一听见那个小丫头的名字后,那俊脸就僵了。

    明月大爷瞪着武曌,问:“你这东西跟爷的媳妇儿认识?”

    武曌微微一笑,淡定道:“小五丫头叫我武叔叔。”

    明月大爷:“……”被噎住的明月大爷深深吸了口气儿,目光恶狠狠地向上朝轩辕天心所在的方向瞪了一眼,然后目光转回到武曌身上,俊美如妖的脸庞上扯出一个假到不能再假的微笑,轻缓道:“武!叔!叔!”

    ‘噗呲——!’

    这下南宫寻等人可不是笑喷了,而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众人一脸惊恐得跟见了鬼般地盯着皇明月,这家伙…他还真的跟着叫啊?

    武曌同样被皇明月这一声阴阳怪气的‘武叔叔’给雷得不轻,有些受不了般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转回了头,一声不吭了。

    变态的想法跟脑子,一般正常人都不会懂的。

    明月大爷见恶心到了武曌后,心情愉悦了。

    一战告捷,明月大爷舒舒服服符再次窝回椅子里,安安静静地看起了比赛。

    ------题外话------

    新的一月,新的开始…

    嗷嗷嗷…我的眼睛终于好了,哈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