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14:爷的任何事对你都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正文 014:爷的任何事对你都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一路返回独立宿舍,轩辕天心却是低着头一声没出,那一双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灭,一看便是知道她肯定是在想些什么。

    随风跟着她的身边,察觉到似乎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忍不住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小五,你还好吧?”

    随云皱眉停下脚步看来,红莲也是有些担心的抓住轩辕天心的手。

    半响,轩辕天心缓缓抬头,目光看向随风最后落到随云身上,问:“随云哥哥,你们都知道?”

    随云不语,而随风却是一怔,问:“知道什么?”

    “知道那个家伙的身世?”轩辕天心皱眉。

    “这个……”随风的神色变得有些为难,似乎以为轩辕天心也是有些在意皇明月的身世般,说话都是有些斟酌小心。“小五,那家伙的身世当初的确是让很多人怀疑,可是现在他……”

    “随风哥哥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轩辕天心一笑,瞧得随风这左右为难的神色,打断他的话,笑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你干嘛这么一副跟吞了死苍蝇的模样?”

    “你不介意?”随风试问。

    轩辕天心一挑眉,笑问:“我需要介意什么吗?”

    瞧得她脸上的笑意似乎并不是故意笑给他们看的,随风松了一口气般地道:“我以为你会介意那家伙的身世,其实你就算介意也没什么,只不过我怕你现在就闹着要跟那家伙解除婚约的话,那家伙肯定不会同意。不同意还不说,说不得以那家伙阴晴不定的性子,还会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介意到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世人为何会说他来历不明而已。”轩辕天心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随云,毕竟随云在帝都四年,而且随云看上去也是很可靠的那种类型。

    随云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问道:“那小五相信妖王殿下真的是来历不明吗?”

    “当然不。”轩辕天心嗤笑一声,翻着白眼道:“皇室又不是傻子,若他真不是皇室血脉,哪怕他天赋异禀,皇室又如何会将整个国家的军队大权全部放心的交给他?再说了,就看他跟皇帝陛下那张有着四分相似的脸,他也不可能是什么野种!”

    瞧着她那翻白眼的小模样,随云低低笑出了声,道:“妖王殿下的确是皇室血脉,只不过他的出生有些不寻常罢了。”

    “怎么个不寻常?”轩辕天心闻言倒是有些好奇起来,就连一旁的红莲都是一脸好奇地看向了随云。

    一行四人已经走到了轩辕天心的宿舍外面,随云笑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抬步朝屋内走去,边走边回答道:“妖王殿下的母亲是前亲王的侧妃,据说当年侧妃怀孕时,前任亲王殿下并不在帝都,就连妖王殿下出生后,前任亲王殿下都没有回帝都。”

    “啊?”轩辕天心一愣,小脸顿时有些古怪起来,这老公不在家,小老婆却怀了孩子,按这套路很有可能是小老婆偷了野汉子啊。

    别说轩辕天心被惊住了,就连随风跟红莲都是齐齐‘啊’了一声。

    虽然随风也听说过关于那位妖王殿下身世的传闻,可是却并没有随云知道的这般详细,一听之下,三人对视一眼后,齐齐追着随云进了屋。

    “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几人一进屋内,随风就有些忍不住追问道,可是话音一落,他在瞧见这焕然一新的宿舍后,顿时‘嗬’了一声,啧啧道:“我说小五,你这宿舍跟哥的宿舍比起来,我顿时觉得哥的宿舍成了狗窝了啊。”

    说着,抬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一座,摸着这柔软又有弹性的沙发,叹道:“那家伙还挺会办事的,连皇室专用的东西都给你送来了,这叫沙发的玩意儿,除了皇室,就算是帝都中的大世家和贵族都不能用呢。”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大沙发,拉着红莲坐了过去,再次好奇地看向随云,问道:“随云哥哥,你继续说。”

    随云含笑瞥了一眼屋内的摆设,然后拉了一张椅子落了座,继续道:“所以帝都才有了妖王殿下不是皇室血脉的传言,当年前任亲王回府后,差点杀了殿下跟侧妃,可是却被皇室守护者给保了下来。皇室守护者跟先皇抱着殿下去了皇室祖祠,经过血脉验证,殿下真的是皇室血脉。”

    “啊?”这下轩辕天心更傻眼了,皇明月他爹都没回来,他娘是怎么怀的他?血脉验证又显示出他是皇室血脉,这怎么感觉像似……

    轩辕天心眼睛有些抽搐,试探地问道:“正儿八经的皇室血脉?莫非前任亲王是喜当爹,但爹却是另有其人?我听说似乎老皇帝没驾鹤归西前,很是看中皇明月那个家伙啊。不会是……”

    随风的眼角也抽了,红莲小脸更是有些怪异。

    瞧得三人那古怪的神色,随云嘴角一抽,瞪了三人一眼,道:“瞎想什么呢!”

    轩辕天心被随云这么一瞪,顿时讪讪地笑了笑,“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有次听大长老嘀咕了一句。”随云皱了皱眉,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奇异的光芒,道:“据说侧妃指天发誓说自己并没有跟其他人有染,而且侧妃的一言一行在当年亲王府的确是有暗卫守着,自然也没有发生什么出格的事情。侧妃说她也是莫名其妙,肚子里的孩子是凭空冒出来的,侧妃嫁入王府多年都没有子嗣,所以侧妃动了恻隐之心。虽然肚子里的孩子来得诡异且莫名,但毕竟已经到了自己肚子里,所以侧妃才冒大不韪将孩子给生了下来。”

    “我还只能听说过凭空捡钱袋的,倒是第一次知道还能凭空怀孩子的。”随风瞪大了眼睛,一连不可思议地道。

    “嘁!有什么不可能的!”就在几人啧啧称奇的时候,那一直趴在沙发里睡觉的金翅大鹏却是突然嗤笑开口。

    四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金翅大鹏抖了抖身上的毛,扑腾着站了起来,然后拍打着翅膀跳到轩辕天心的腿上,趴下道:“人世间这种事情的确有些罕见,可是在其他域界却有例子。”

    “哦?比如呢?”轩辕天心好奇地看着它。

    随风跟红莲二人也是一脸好奇,反倒是随云看着金翅大鹏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小五丫头的这只妖兽,似乎来历有些不凡啊。

    金翅大鹏抬眸看向轩辕天心,嗤道:“这种事儿若是发生在梵境,便是天生佛子,若是发生在神界,便是天生神子。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但是他的这种出生,定然不凡,也难怪他年纪轻轻就天赋异禀,这就很好解释了。”

    轩辕天心眨眨眼,一脸的唏嘘之色,可是她却没发现,金翅大鹏垂下的目光中却是闪过一抹诧异。

    有着这种出生可不是什么寻常人,莫非那神经病还是哪个家伙的转世不成?

    一屋子人都是神色有些莫名,而房门却在此时被人给猛地踢开,几人一惊,转头看去正好瞧见他们谈论的某人一脸不高兴地走了进来。

    轩辕天心瞧着跟螃蟹似的横进来的某人,眉心一皱,他怎么又跑来了?下午那会儿不是气冲冲的走了吗?她还以为这人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呢。

    明月大爷一进屋,先是目光不善地看了随云跟随风一眼,然后跟个大爷似的走了过来,一把挤开随风,然后坐到了轩辕天心身边。

    长臂一身,将轩辕天心给一把搂进自己怀里后,方才阴沉着目光盯着随云跟随风,冷声赶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这都什么时辰了?两个男人还待在女生宿舍里,你们要脸不?想耍流氓啊?”

    随风气得俊脸发黑,随云也是眉心狠狠一皱。

    被一个正在耍流氓的人说成刷流氓,这种感觉可真心不怎么好。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猛地跳了两跳,一把拍开明月大爷搂在自己腰间的爪子,咬着牙问道:“你又跑来干什么?”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后让得明月大爷立刻想起了下午那件不愉快的事儿。

    只见那一张俊美如妖的脸庞唰地一下黑到了底,细长妖娆的凤眸瞪着轩辕天心就开始哼哼冷笑:“你这女人就是为了气爷,想让爷就此不来你这地儿了是吧?”

    轩辕天心默默地看着他不语。

    明月大爷阴测测地一笑,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边慢慢晃一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爷告诉你,你休想!”

    轩辕天心:“……”

    见眼前的女人又板起了一张棺材板的脸,明月大爷一挑眉,笑开:“你是爷媳妇儿,爷凭什么不能来?再说了,爷现在过来可是来告诉你一件事儿的。”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看着他,问道:“什么事儿?”

    “之前你揍过人吧?”明月大爷笑眯了眼,那神色怎么看怎么的愉悦,“爷突然听到被你揍的那玩意儿准备要在三日后找你这女人找回场子呢,所以爷就立刻过来给你报信了呗。瞧瞧…爷对你多好,就怕你这个女人不知道,三日后会被那个玩意儿给打个措手不及。”

    闻言,屋内的四人皆是目光一动。

    三日后的新生友谊切磋这事儿轩辕天心倒是知道的,她只是没想到那白水水之前都被自己给吓成那个模样了,居然还有胆子再找上自己。

    不过很快,轩辕天心又是一愣,瞪着皇明月,道:“你跟踪我?刚刚你也在那里?!”

    她这一路一直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如今听皇明月这么一说,立刻恍然大悟。她的感觉没有错,的确是有人在后面跟着她们,只不过这人居然是皇明月这个神经病。

    轩辕天心用看变态的目光看着明月大爷,怒道:“你果然是个变态,居然跟踪我!”

    这下明月大爷不乐意了,闻言立刻跳了起来,瞪着轩辕天心就开始嚷:“爷是变态?爷会跟踪你?你这女人在开什么玩笑?!”

    轩辕天心也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就骂道:“你不是变态是什么,你就是个变态,还是个敢做不敢认的变态!你若没有跟踪我,那你怎么知道之前我跟白水水她们发生了什么事儿?”说完,又小脸变得古怪地盯着他,不确定地问道:“我们走后,你没对人家做什么吧?”

    瞧得轩辕天心那怀疑的小模样,明月大爷都差点炸毛了,嗷嗷叫着:“爷能对她们做什么?爷又不是变态!那几个丑女人现在还在药堂呢,不信你去看看啊!”然后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三天后那些个丑女人会如何,爷就不知道了。

    看着炸毛嗷嗷叫的明月大爷,轩辕天心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明月大爷眼珠子转了转,嚷得声音小了些,“爷是去找春春跟冬儿那两个狗东西的,爷又不是去找你。”

    轩辕天心呵呵冷笑了两声,盯着他面无表情地道:“你知道你现在的脸上写了什么吗?”

    明月大爷摸脸,茫然问道:“什么?”

    “做贼心虚!”轩辕天心淡淡吐出四个字。

    明月大爷:“……”他哪里又做贼了?爷什么时候会心虚?笑话!

    轩辕天心又抱着金翅大鹏坐了回去,明月大爷见她又不搭理自己了,眼珠子再次一转,看向随云三人,见这三个东西都是一脸不忍直视地看着自己,顿时一怒,指着随云跟随风二人嚷道:“你们看什么看?还不走?!”

    随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仅没走,他的坐姿更加稳当了。

    你这个变态神经病都没走,他怎么可能走?万一他们走了,你这个神经病突然狼性大发,他家妹妹怎么办?

    随风更是怒哼了一声,换了一个方向坐了回去,一脸‘我就是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明月大爷瞅着这两个东西居然没被自己吓走,周身的冷气立刻不要钱的往外冒,然后那个手又开始往自己袖子里摸,眨眼间就摸出两把寒光凛凛的匕首来。

    就在他准备将手里的两把匕首对着随风跟随云飞过去的时候,轩辕天心一脚踹在他小腿上,骂道:“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要留下就给我坐好,否则立刻给我滚出去。”

    ‘唰——!’

    匕首是扔了,只不过是被明月大爷给扔门外去了。

    只见明月大爷将匕首一扔,然后身上的那股子冷气瞬间消失殆尽,一张俊脸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整个人如没有骨头似的坐了回去,然后半个身子瘫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轩辕天心:“……”

    随云、随风、红莲:“……”

    金翅大鹏趴在轩辕天心的腿上,冲着无耻的明月大爷翻了一个鄙视的白眼,暗骂:软骨头!

    明月大爷是什么人?

    对于他们这些人的目光压根就跟没看见似的,笑眯眯地瘫在轩辕天心的身上,对着她小巧的耳朵就开始吹气道:“妞,三日后你怎么弄?那丑女人看模样可是想要下黑手啊!”

    一听他这话,随云三人也是神色一肃,将目光齐齐看向轩辕天心。

    随云沉吟道:“小五,那白水水能成为灵修系的第一名,她的实力也定然不会差,你三日后跟她对上还是小心些好。之前她被你压制,是因为你出手太过突然,而她又没有防备,再加上牵扯了……”瞥了一眼没骨头的明月大爷,随云气息有些不稳地道:“再加上之前的事情牵扯到了殿下,所以她们有所顾忌,不过三日后的新生友谊切磋,她很有可能尽全力想要找你报仇。”

    轩辕天心皱眉,之前她跟白水水距离很近,她能感觉到白水水身上有着什么隐藏气息的东西或者功法,所以她并不能准确察觉出白水水的修为。而她的修为早就在入学测试的时候被传开,白水水明知道自己的修为却还敢放狠话三日后要找自己报仇,那说明白水水的修为一定跟自己差不多,或者她有着什么能战胜自己的底牌。

    她如今明面上的修为是武师五重境,若说白水水的修为在灵师五重境,她是不相信的。

    白水水若有灵师五重境的修为,只怕同样会在学院传开了,可惜这一日里却并没有听到什么消息传来,所以她立刻否定了白水水的修为。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白水水肯定有其他什么底牌。

    至于是什么底牌呢,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底牌这种东西,没人会傻不拉几的暴露了出来。

    轩辕天心皱眉不语,皇明月却瘫在她的身上,一脸的惬意。

    “妞,你不知道的东西难道不会问爷吗?”

    轩辕天心闻言一挑眉,侧头看向一脸惬意又淫荡的明月大爷,忍着一巴掌将他抽飞的冲动,问道:“你知道什么?”

    “呵!爷知道的东西可多着呢,龙昊国中但凡是有些底蕴的世家,连他们家里的小妾每个月被睡了几次,爷都知道。”明月大爷笑得一脸得意,却是没瞧见在他说完后,随云等人的古怪的目光。

    轩辕天心嘴角抽了抽,可是看着他的目光却是闪过一抹深意。

    这家伙虽然话说得让人想抽他,可是他那话中的含义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连一个家里的小妾被睡了几次这种琐事都知道的清清楚楚,那说明什么?

    说明这龙昊国中但凡是有些能耐的家族或者势力,他们的一举一动皆在皇明月的掌控之中。

    这种连一举一动都活在别人的监视下的感情,光是想想都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啊。

    皇明月笑眯眯地看着她,目光中同样有深意在闪动。

    他是一点都不介意将这种机密的事情告诉她,或者说他是故意告诉她,就想看看这个女人的反应。

    果然,轩辕天心的反应非常让皇明月愉悦。

    只见轩辕天心挑了挑眉,然后直接跳过其中的深意,问道:“那白水水的家族是什么?”

    明月大爷瞧着她这正经的小模样,顿时哈的笑出声了,然后抬手捧住她的脑袋就是狠狠一口亲在她的嘴上,也不管轩辕天心气黑的一张脸,笑着道:“哦呀呀,爷果然眼光不错,挑了个有趣儿的媳妇儿。”

    话落,见轩辕天心快发怒了,明月大爷立刻见好就收,一本正经地道:“白水城白家是灵修家族,但凡是他们一脉出来的灵修者都是水属性。”

    轩辕天心脸色的怒意一顿,眨眨眼:“水属性?”

    “还不是一般的水属性。”明月大爷眯眼一笑,不过笑得有些玩味。

    瞧着他那一脸堪称阴险的模样,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继续问道:“不是一般的水属性?那是什么水?”

    “白家的人声称他们是神水一脉。”虽然明月大爷嘴上在说神水,可是他脸上跟眼中的神色,怎么看怎么都是充满了嘲讽之色。

    轩辕天心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点头,“那我倒是有些兴趣了,希望三日后那白水水能让我见识见识什么是神水一脉。”

    明月大爷笑瞥了她一眼,这次倒是自觉地起身,然后又捏了捏她的脸,方才懒洋洋地道:“那你这三日就好好准备,爷也就回去了,否则爷若不走,这两个臭东西也不会走的。”

    冲着随云跟随风二人哼了哼,明月大爷抬脚就往屋外走去,那两个狗东西真当爷是流氓呢?还一副防狼的模样,爷是那种人吗?!

    若随云兄弟二人知道他心里所想,定然会十分肯定的点头,说一声你就是色狼!

    明月大爷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却突然又顿住了,转头看向屋内的轩辕天心,挑眉:“还有……”

    屋内四人转头看来。

    明月大爷目光深深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淡淡道:“以后你若想要问爷的事儿,可以直接来问爷,从别人那里听了个一星半点的,有比从爷这里听完整版的好吗?爷的事儿对你可没什么隐瞒的,任何事都一样。”

    ------题外话------

    是麦粒肿,不是针眼!

    我敢摸着我的左心口发誓…我觉得没有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觉得没有看什么不该看的东西!o(╯□╰)o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