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13:我跟他的确是一对儿!

正文 013:我跟他的确是一对儿!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看着五人变得古怪的目光,随云脸上的神色也是跟着淡了几分,不再看她们,侧头对着身边轩辕天心三人道了一声‘走’后,就率先拉着一脸莫名其妙的轩辕天心转身离去。

    “锦溪姐姐,那位妖王殿下不就是杀兄弑父的那个……”白水水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夜晚宁静的校园中,声音异常的清晰。

    轩辕天心的脚步一顿,立刻转头看去,只见身后燕锦溪五人皆是一副厌恶和惊恐之色,她这才明白过来,刚刚这些人为何一听见她是什么妖王妃后,目光都变得同情跟怜悯起来,而她们眼中的那一丝淡淡厌恶并不是对自己,而是针对皇明月。

    轩辕天心眉心微微一皱。

    燕锦溪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变化,立刻一扯白水水,低斥道:“水水,瞎说什么呢。”

    白水水撇了撇嘴,目光闪烁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低声嘀咕:“我又没说错,关于那位妖王殿下的恶劣事迹,整个龙昊国的人有谁会不知道,却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真愿意去做他的妖王妃……”

    “哦?是吗?那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呢?”轩辕天心这下倒是也不走了,轻轻挣开随云的手,笑着又走了回去,只是谁也没瞧见,那明明带笑的脸上,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她的这个变化,让得随云微微挑了挑眉,别人感觉不出来,可是刚刚拉着她的自己却是能感觉出来的。

    那挣脱自己的力道,看似轻轻的,可现在他的手心还发发有些发麻呢。

    都说自己的妹妹,自己清楚,虽然跟这个妹妹相处的时间并不久,不过从今日白天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来看,这丫头的脾气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好。

    不仅是随云发现了,随风跟红莲二人也同样发现了轩辕天心的变化。

    只不过比起随云的淡定,随风跟红莲二人却是有些不淡定了,特别是随风。

    瞧着轩辕天心又走了回去,随风立刻也跟了过去,只是那张俊脸上的神色却是不怎么好,“你怎么说话的呢?”

    说皇明月那个神经病他管不着,但是说那个神经病却带上了小五,他就不能不管了。

    被随风这么一喝,白水水吓了一跳,估摸也是没有想到随风会突然生气还朝着自己吼,白水水立刻也是恼了。

    能来帝都学院念书的学员有几个不是那种带着傲气的,且还不说白水水更是今年灵修系新生测试的第一名,那也是一个傲气十足的天才啊。

    被人给当着这么多人给吼了,不怒才怪。

    “我怎么说话了?我又没说错。谁不知道那妖王殿下杀兄弑父,更是来历不明,当年还在亲王府时,他的出生都是疑点重重,在亲王府比下人还不如,若不是他天赋好,被皇室当成了宝贝,这么一个来历不明且血统有异的人早就被逐出皇室了。”

    轩辕天心一愣,她还真不知道皇明月有这种身世,从他现在的表现和作态,哪里像白水水口中的那个比下人还不如的家伙?

    “来历不明,血统有异?”轩辕天心皱了皱眉,白水水的意思不就是说皇明月其实不是皇室的人,而是个野种吗?

    白水水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被噎住而怒视着自己的随风,看着轩辕天心哼道:“原来你是不知道啊,也对…若是知道的人估计也不会想要成为他的妖王妃了。”

    话落,她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更是有些嘲讽般,继续道:“元同学,你可不要看着人家现在有个什么王爵的身份就觉得了不起,那位殿下表面上看着风光无限,可私底下你去问问,有谁瞧得上他的。”

    轩辕天心没吭声,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着什么,半响后才抬眸看着白水水,突然问道:“意思是…你也看不上他了?”

    “呵呵。”白水水嘲讽一笑,“我白家虽然在帝都算不上什么大世家,可也是白水城的第一世家,对于身份血脉还是很看中的。”

    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不过这话里的意思却是明确的表示出她白水水还真看不上一个来历不明的皇室野种。

    轩辕天心闻言点点头,目光看向白水水身后的其他人,挑眉笑问:“那你们也是看不上了?”

    燕锦溪看着眼前带笑的少女,不知为何心中一紧,虽然她的家族跟白家差不多,可是她却并不是没有脑子。

    哪怕妖王皇明月的身份再有非议,也绝不是她们可以非议的。

    而另外三人在对上轩辕天心的目光后,也同样变得有些躲闪起来,一时之间除了白水水以外,倒是没人去回答轩辕天心的这个问题。

    瞧着眼前几人的反应,轩辕天心突然笑出了声,可是这笑来得太过诡异,就连随风他们都是觉得心中一寒。

    ‘啪——!’

    响亮的巴掌声突然响起,白水水惊呼一声,整个人捂着脸,被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不过眨眼间,那一张娇嫩的脸蛋立刻红肿了一片。

    燕锦溪几人看着突然动手的轩辕天心,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轩辕天心收回挥出去的右手,漫不经心地甩了甩,目光似笑非笑地盯着被打懵有些回不过神来的白水水,冷笑道:“你看不上他?怎么也没拿镜子去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不反问一下他看不看得上你?”

    “你!”白水水回神了,目光恶狠狠地瞪着轩辕天心,脸上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似乎有些不相信轩辕天心居然敢打自己。

    噌地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便是想要打回去,可是那手才刚刚扬起,便被轩辕天心闪电般地给捏住了,力道之大,让得白水水顿时抽了一口凉气。

    “你敢打我?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打我?那妖王本来就是个野种,一个杀兄弑父来历不明的畜生,正好跟你这个狠毒低贱的女人是一对儿……啊……”

    ‘咔嚓’一声骨裂的声音刚刚响起,便被白水水的惨叫声给覆盖。

    轩辕天心一张脸,冷到了没有一丝表情,周身的煞气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燕锦溪几人神色惊恐地看着轩辕天心,仿佛是看着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般。

    这股煞气,当初即便是在大泽山脉中的那些妖兽都觉得头皮发麻,更不要说像她们这种被家族和学院保护得跟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的学员了。

    没有真正经历过厮杀的人,是绝对没有这种阴冷嗜血的煞气的。

    白水水目光惊恐地看着轩辕天心,后者却是冲着她咧嘴一笑,“你说的对,我跟他的确是一对儿。妖王皇明月爱做的事情,我也爱做,你说我要拿你怎么办好呢?”

    瞧得轩辕天心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不仅白水水怕了,就连燕锦溪同样也是怕了,神色有些惊慌无助地看向一旁的随云,“随云,她……”

    可惜她才刚刚开口,随云却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常年带着沐如春风的笑意的脸庞,此时却是没有任何表情。“每个人总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若现在拦住了我妹妹,莫非你想等那位殿下来亲自处理?”

    燕锦溪的脸色瞬间白了,一想到那位妖王殿下来亲自处理,那就不单单是白水水手骨骨裂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以那位妖王殿下的性格,只怕是……

    正想着,一旁的轩辕天心却是突然松开了白水水的手,在她松手的瞬间,后者却是脚下一软整个人瘫坐到了地上,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轩辕天心的唇边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漫不经心地朝地上的人轻轻一瞥,淡声道:“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能有。就算皇明月他再不是个东西,但除了我以外,我不想听到别人说他什么。我听不见的便也就罢了,否则我不介意跟说他不是的人好好探讨一下人生。”

    话落,不再看白水水等人一眼,轩辕天心转身招呼上随云三人便离开了这条幽静的学院小路。

    至于白水水等人是个什么表情,皆跟她无关。

    瞧着轩辕天心四人一走,燕锦溪这才快步走去扶起白水水,后者的右手手骨已经碎了,若是不及时治疗,只怕这整个右手都得废掉。

    白水水疼得脸色苍白,可那眼睛里却是有着藏不住的怨毒。

    “水水,我先带你去药堂找老师为你治疗。”燕锦溪看着白水水眼里的怨毒之色,似乎生怕她再闹出什么般,一把将她扶好,就准备带着她离开这里。

    “锦溪姐姐,难道我就这么算了?”白水水咬牙忍着手上的剧痛,恨恨道:“她还不是妖王妃呢,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昂?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若是不废了她的手,我白家的颜面何存?!”

    燕锦溪之前虽然被轩辕天心的气势给吓住了,但是这会儿倒是缓过来了,听到白水水的话,她目光闪了闪。

    对于轩辕天心,她同样不喜,只因为之前随云的态度……

    “水水,即便要报这个仇,也不是现在。”燕锦溪双眸微眯,低声道:“元天心有句话说得不错,妖王的确不是我们能招惹的,所以今日这件事就这么作罢,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将妖王牵扯进来。”

    “那我要如何报仇?”白水水皱眉。

    “三天后不是还有新生之间切磋的友谊比赛吗……”燕锦溪冷笑一声,道:“每年新生正式上课之前都会有一场友谊比赛,这是学院为了让新生之间了解彼此而举办的,这三日你先将伤养好,等三日后的友谊赛上再找回这个场子也不迟。”

    一想到三日后的那场友谊比赛,白水水的神色立刻变得狰狞不少,“好,三日后我一定要她好看,若不废了她的手,我就不叫白水水。”

    ……

    ……

    燕锦溪等人扶着白水水去了药堂,任务堂的小楼前再次变得安静,可就在燕锦溪一行人刚走后不久,只见那黑暗处却突然走出了三个人。

    皇明月眯着眼睛盯着燕锦溪五人离开的方向,俊美如妖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妖气横生的笑容。

    一旁春笙跟冬凛在瞧见自家主子脸上的笑容后,狠狠打了一个颤,前者微微凑近几分,试探问道:“主子,可是要属下去一趟白水城?”

    之前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们躲在暗处都看在眼里,特别是听见白水水说的那一番话后,春笙和冬凛都是差点忍不住跳出来杀了那个女人。

    不过后面的神转折却是让得他们给愣住了,因为他们谁也没想到那位一直不待见主子的天心姑娘居然会为了主子而对白水水出手,别说他们两个没想到,就是身边的主子也被天心姑娘突然出手维护自己给愣住了。

    就那么一瞬间,主子身上那股骇人的冷气顿时如春回大地般,到现在他们俩还能察觉到自家主子的心情是非常的好呢。

    明月大爷的心情的确非常好,斜睨了春笙一眼,然后转身朝着独立宿舍的方向走去,边走边笑眯眯地道:“没听见那几个东西三日后要找爷的媳妇儿报仇吗?去什么白水城?”

    春笙一愣,然后跟冬凛赶紧跟了上去,“那咱们就这么算了?”

    “算什么算?”明月大爷冷笑一声,眯着一双细长的眸子,懒洋洋地道:“三日后等爷的媳妇儿将她们再揍一顿后再去。”

    “三日后啊……”春笙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随即嘿嘿笑道:“也行,还别说,属下最喜欢看天心姑娘揍人了。”

    “姑娘?”明月大爷一眼横了过去,满脸都是不高兴了。

    春笙被这一眼看得顿时一个激灵,一旁冬凛却是立刻道:“是小王妃。”

    “哼!”明月大爷满意地转回头,眸底有着暗光一闪,皮笑肉不笑地道:“三日后,爷不想再看见什么白水城白家。”

    “是,主子!”

    ------题外话------

    今天去医院看过,我说怎么眼睛卡又肿了一点,据说是长了一个什么麦粒肿,有黄豆大小。

    开了三天消炎的药,估计三天后得去医院做个小手术,这几天我不能常时间对着电脑,所以更新的字数就少了点,看文的妹纸还请谅解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