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12:这是什么眼神儿?

正文 012:这是什么眼神儿?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说好逛校园就还真是逛校园,有着随云带路,四人先是去了新生教学区,毕竟上课的地点得摸准。然后又转去了食堂,这是轩辕天心强烈要求的,四人一路有说有笑,倒是苦了后面一直暗中保护的春笙跟冬凛。

    如今天色渐暗,春笙跟冬凛窝在角落里,二人的目光皆是有些幽怨。

    “你说若是被主子瞧见天心姑娘这么美男环绕又‘左拥右抱’的,主子会不会立刻掏刀出来宰了那兄弟二人啊?”春笙目光幽幽地盯着前方笑眯了眼的轩辕天心,然后转头看向身边的冬凛问道。

    冬凛冷着一张脸没吭声,但心里却在默默地想着主子都被那一位给气跑了,大概是看不到这一幕了。

    可惜冬凛心中的想法还未落下,二人身后陡然掠过一阵冷风,随即便听到他们家那位被气跑的主子的磨牙声。

    “那女人果然是个白眼狼,将爷给气走了,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春笙跟冬凛二人一惊,回头看去正好瞧见自家主子那阴测测恨不得杀人的模样。

    “主…主子?!”春笙张了张嘴,他想说‘您不是被气跑了吗?怎么又来了?’的,可是在瞧见自家主子那神色后,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默默地吞了回去。

    皇明月目光阴郁地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又将目光盯住了前面轩辕天心那蹦蹦哒哒的背影,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想,那手也开始往袖中摸去。

    春笙跟冬凛二人一瞧见他那摸袖子的动作,二人齐齐眉心一跳,然后一人抱住明月大爷的一只手,春笙压低声音急忙安抚道:“主子…主子您冷静点,您那刀子可不能对着那兄弟飞过去啊。”

    明月大爷闻言冷笑一声,吊着眼角瞅着春笙,“谁告诉你爷的刀子是往那两个东西身上飞了?”目光转过,恶狠狠阴测测地盯着轩辕天心,磨牙道:“爷是准备一刀子戳死那个死女人!”

    春笙:“……”

    冬凛:“……”

    二人默默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放开了抱着明月大爷的手。

    明月大爷:“……”往袖子里掏刀的动作一顿,垂眸看向二人,挑眉:“几个意思?你们刚刚不还是在拦着爷吗?怎么不拦了?”

    春笙默了默,诚恳道:“主子的决定,属下不敢拦啊。若主子真想飞刀子戳死天心姑娘,那就请主子继续吧。”

    话落,明月大爷的俊脸唰地一下黑了,刀子也不掏了,抬脚就是对着春笙跟冬凛一人一脚踹了过去,怒道:“狗东西,什么意思?你们这是盼着爷死媳妇儿呢?”

    二人被踹得在地上一滚,然后极为熟练的又爬了起来,春笙抽着嘴角道:“主子,人生有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媳妇儿……”

    冬凛点头附和:“对,死了这一个,主子还能再找一个。”

    这下明月大爷不仅是黑脸了,估摸全身上下都黑透了,目光欲吃人地瞪着二人,怒极反笑:“行啊,爷瞅着你们两个是巴不得爷将那女人给弄死,然后你们便自由了是吧?”

    二人跟兔子一样跳远了点,虽然没再吭声,可是两人脸上的神色却是相当于默认了这番话。

    明月大爷眯着眼睛瞅着二人,只见他那已经探进袖中的手,又唰地一下收了回来,冷笑道:“那爷还偏要那死女人好好活着,你们两个狗东西也给爷时时刻刻守着,她若是掉了一根头发,爷拔了你们的皮。”

    虽然二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拒绝,可是瞧着终于消停下来的某位爷,春笙跟冬凛二人在心里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儿。

    跟了一个愁人又磨人的主子,可真是累心啊!

    累心的明月大爷满意了,将目光再次看向已经快要走远的四人,然后带着一身王霸之气,又偷偷地跟了上去……

    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漆黑的天幕上一轮圆月高挂,银白的月光让得整个帝都学院都像笼了一层月白薄纱。

    此时学院中已经有不少人都回来了,路上偶尔还能遇见一两个跟随云打招呼的。

    然而轩辕天心频频回头,引起了随风的注意,跟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脸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小五?”

    轩辕天心皱着眉,瞧着空无一人的身后,有些纳闷地转回头看着身边三人疑惑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

    有人跟着他们?

    随云皱眉,红莲也是一惊,而随风却是脸色微变,目光警惕地盯着身后,不确定地道:“难道是无相殿的人?可是没感觉到有人啊,小五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感觉错了吗?”轩辕天心一脸狐疑地抬手抓了抓脑袋,目光再次仔细地扫了一眼四周,在确定是真的没有什么人后,方才眉心一松,笑道:“那可能是我太紧张了,无相殿的人也不太可能能进入帝都学院。”

    “我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学院中有不少强者都守护在暗中,应该是小五你感觉错了。”随云闻言一笑,然后收回目光,并抬手摸上轩辕天心的脑袋,揉了揉,笑道:“应该是你今日太累了,待会回宿舍后就好好休息,在学院里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否则我也不能如此安稳的在这里呆了四年。”

    轩辕天心笑着点头,“嗯,我……”

    “随云!?”

    突然的诧异声音打断了轩辕天心未说完的话,四人一愣,然后转头看去,只见四五个女学员正好从旁边的小楼出来,其中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女子正一脸惊喜地看着随云。

    显然喊住随云的便是这名女子,只不过她脸上的惊喜在瞧见随云放在轩辕天心头顶上的手时,俏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她敢摸着自己的左心口发誓,有那么一瞬,那位美女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浓郁的敌意。

    她这算不算是躺着也中枪啊?

    “随云,我听陈老说你这次放假留在了学院,你可是突破了?”女子含笑走来,似诧异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问道:“这位是?”

    随云缓缓收回手,看了她一眼,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平平淡淡地道:“原来是燕同学,你们是刚回来准备交假期任务的?”

    燕锦溪也不在意随云的冷淡,脸上的笑容不变,点头道:“是啊,交完任务也顺便带着世家里的一个妹妹在学院逛逛,她刚来学院还什么都不清楚呢。”话落,目光直接绕过轩辕天心,看向一旁的随风,在瞧见随风跟随云那六分相似的脸后,笑道:“这位便是你的弟弟吧,听说他是这届的新生,正好跟我妹妹是一个年级。”

    随云淡淡笑了笑,燕锦溪接着提议道:“看来你也是带着弟弟逛学院吧,不如一起如何?”

    带着弟弟逛学院?

    轩辕天心眨眨眼,然后跟红莲对视一眼,这位美女姐姐莫非眼睛有问题?她们俩在她眼里都不是人了吗?

    若是其他人遇到美人相约,或许还真会笑着答应,而且这位美人还明显对自己有意。

    可惜随云从头到尾都很是客气疏离,在听到邀约一起逛学院的话后,脸上的淡笑不变,开口便是拒绝:“不用了,我们正好逛完,现在准备回去了。”

    如此拒绝之意这么明显的话,眼前的美人似乎听不懂般,居然在一听说随云一行人准备要回去后,居然立刻改口道:“这样啊,不过如今天也黑了,的确是也逛不出什么。你是要送弟弟回宿舍?正好也可以一起啊。”

    看着美女脸上的笑容,其他人的心里是个什么感觉,轩辕天心她不知道,可是她自己的心里却是觉得满满的尴尬。

    随云哥哥的确如随风哥哥说的那般受女孩子的欢迎,只不过受欢迎的随云哥哥似乎有些不来电啊。

    这不,在人家话音还未落,随云便淡声又拒绝了,“燕同学,我们似乎不顺路。”

    独立宿舍跟集体宿舍的确是不顺利,帝都学院为了让两方有区别,特意将独立宿舍跟集体宿舍给分了老远,一个在东,一个却在西。

    眼前这位美女的笑容有些僵了,一连被拒绝了两次,估摸是个人的心里都不会觉得舒服。

    可是燕锦溪在笑容僵过之后,却再次一笑,“怎么会不顺路,我也是要去独立宿舍那边的。”

    这回随云总算是有了其他的表情,似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后者立刻笑着拉过自己身边的小姑娘,介绍道:“白水水,今年灵修系新生入学测试的第一名。”

    “随云学长好。”白水水年纪也才十五岁,性子也活泼,在一旁看了这么一会儿,倒也是看出了什么,这边刚打完招呼,就笑嘻嘻地道:“原来你就是随云学长啊,以前每次锦溪姐姐回家后都能从她口中听到学长的名字呢。”

    燕锦溪俏脸一红,似嗔怒地瞪了白水水一眼,连忙解释道:“随云,你可别听她胡说。”

    随云当做没听懂,不在意地笑了笑,然后抬头看了下天色,道:“既然燕同学是陪妹妹,那我们也不打扰了,我家小妹今日刚来帝都,时辰不早了,我还得送她们回去。”

    “小妹?”燕锦溪闻言双眸一亮,这会儿终于正眼看向了轩辕天心跟红莲,比起之前那当做看不见人的模样,倒是立刻热情了不少,“原来随云你不仅是弟弟来了学院,连妹妹也来了啊。”

    话落,似好奇地看着轩辕天心跟红莲,问道:“两个小姑娘都是吗?”

    这边轩辕天心正想开口,不料燕锦溪身后随行的几人当中,立刻有人惊呼道:“呀,居然是她?这不是今日入学测试的时候武修系的第一名吗?”

    听这么一提起,身后的其他两人也是立刻一惊,“今年武修系的第一名?那不就是那位有着四种属性的天才,听说下午那会儿连南宫大长老都亲自在校门口迎接呢。”

    燕锦溪跟白水水二人闻言都是将不可置信地目光看向了轩辕天心跟红莲,前者更是抬眸看向随云,问道:“随云,这是真的?”

    随云微微一皱眉,不过却还是点头,看向身边的轩辕天心,道:“我妹妹,元天心。”

    “姓元?”燕锦溪眸光一动,随即笑道:“这个姓氏倒是第一次听说。”

    元姓可不是什么特别的姓氏,要说第一次听说却也有些太过,只不过到了燕锦溪的嘴里,倒是成了另一种意思。

    随云的姓氏是什么,只要是稍稍有过了解的都清楚,又何况跟随云同班四年,且又一直喜欢随云的燕锦溪。

    一个姓‘元’的妹妹,那又是什么妹妹?!

    不过很快,身后那议论的三人中又是有人似想起了什么般,目光有些说不出意味地看向轩辕天心,惊呼道:“对了,我听说上午测试那会儿,那位妖王殿下还来过,还从学院门口带走了她,说是妖王妃来着。”

    随即,燕锦溪等人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变了。

    不是变得敬畏或者其他什么,而是……

    轩辕天心眨眨眼,一脸莫名地看着眼前五人,她们这种同情又怜悯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儿?

    先不是自己是不是那个什么妖王妃,即便真的是,这些人用这种眼神儿看着自己是几个意思呢?

    同情、怜悯、嘲弄……连一丝淡淡的厌恶都出来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儿在一瞬间还可以变幻出这么多的情绪的。

    ------题外话------

    昨天写了一点撑不住就睡了,十点多赶回来还以为会来不及呢,不过能更新一点算一点吧。

    最近状态有些不好,眼睛里长了一个什么,总是觉得眼睛卡,这两天连隐形眼镜都不敢戴了,一直戴的框架眼镜,我觉得我明儿还是要去医院看看才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