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9:霸王枪决,坦白

正文 009:霸王枪决,坦白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帝都学院为了激励学员们努力学习修炼倒是舍得下血本,优等生的单独宿舍被划分在学院梧桐林后的单独地域,这边的环境不仅优雅,且十分的清净,要进入这里的学员们都要经过外面守卫的排查。

    每个优等生的单独宿舍都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楼,且还配了一个大小适宜的院子,这一排排的二层楼数过去,倒是有着富人区别墅群的既视感。

    那位张老师将轩辕天心一行人领到她的宿舍后,又讲了一些在学院要注意的事项和三天后正式上课的时间后就自觉的离开了。

    轩辕天心跟红莲一脸惊喜的打量着新宿舍,二人都觉得十分满意,不过这满意中却并不包括明月大爷。

    明月大爷一脸嫌弃的站在院子里,踢了踢半人高的铁栅栏,嫌弃道:“就这破门,能挡住什么?”

    然后跟螃蟹似的横进屋内,先上将一楼扫视了一圈,又蹭蹭蹭地跑上二楼,没一会儿,大爷的嫌弃声就从二楼传来:“这破地方能住人?房间这么小,床也小,给狗住的吗?”

    轩辕天心四人坐在楼下大厅里,听着明月大爷那一番嫌东嫌西的话,四人皆是一脸黑线。

    他们就觉得这里很好了,那家伙完全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明月大爷在二楼嫌弃了一圈,然后又横了下来,瞧见轩辕天心四人坐在椅子里没动也没附和他的话,顿时不高兴地走过来,记到轩辕天心的身边就一屁股挤了下去。

    本来是一个人坐的椅子,他非得挤进来,这下两个人都卡在了椅子里。

    轩辕天心气得小脸发黑,一脸不待见地瞪着他,赶人:“你跟也跟了,看也看了,是不是该走了?”

    明月大爷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问道:“爷为什么要走?”

    轩辕天心一听这话,额前青筋就蹦跶的欢快,咬牙问道:“你别告诉我,你也要住在这里?!”

    “这不是废话嘛!”明月大爷看傻子似的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理所当然地道:“你这里,爷肯定得在这里,不然谁来保护你的安全?”

    随风脸色一变,看着明月大爷的目光就跟防什么色狼变态似的,而随云也是脸色有些发黑的看着明月大爷,沉声提醒道:“殿下,这里是女生宿舍!殿下住在这里,只怕会有些不合适吧?”

    “女生宿舍又怎么了?”明月大爷皱了皱眉,奇怪道:“女生宿舍爷就不待了?这里又没有其他的女人!”

    说完,明月大爷是想起什么般,立刻目光凶狠地盯着随云跟随风,嚷道:“对啊,这里是女生宿舍!你们这两个东西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离开,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待在女生宿舍不走,想耍流氓啊?!”

    随云气息有些不稳,盯着那一脸‘你们两个东西是变态流氓’的明月大爷,随云觉得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到底是谁赖在这里不走啊?

    随风也是气得呼呼的喘粗气儿,一张俊朗的脸庞都被气红了一圈。

    不过很快,那位斜着眼睛满脸得意的家伙就嗷地一声跳了起来。

    明月大爷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侧,一边龇牙咧嘴地冲着轩辕天心就吼了过去,“死女人,你那爪子怎么就这么黑?你居然敢揪爷?”

    轩辕天心板着一张脸从椅子里起身,盯着明月大爷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拿过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在手里扬了扬,然后一指门外。

    你走不走?

    明月大爷瞪着眼,黑着脸,不过还不忘用双手抱头护着脸,怒道:“爷为了什么?爷还是担心你这女人突然被人给宰了吗?你这女人也太不识好歹了!”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上前了一步。

    明月大爷立刻跟兔子一样蹿到了门口,指着轩辕天心就吼道:“爷告诉你,你要是敢再砸爷的脸,爷就砍了你的爪子!”

    咻地一下,轩辕天心手中捏着的茶杯就砸了过去。

    ‘嘭——!’

    砸在门框上,瞬间碎成了几瓣。

    明月大爷嗷地一声跳开,哆嗦着手指着轩辕天心,咬牙怒道:“你还真砸啊……”话音未落,就瞧见轩辕天心又面不改色的从桌子上抓过了一个茶杯,明月大爷立刻道:“停!停!你有什么说什么,不许动手!咱们好好说,把杯子放下,放下!”

    轩辕天心拽着杯子没动,但也没有再砸过去。

    明月大爷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又走了进来,不过这会儿倒是老实的没有再蹦过去,只是站在墙角边,道:“说话!你别不开口,你不说话爷怎么知道你是个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看见他脑仁疼,一点跟他说话的*都没有,可是瞅着这货一副怎么也不想走的模样,只能忍了又忍的开口道:“回你的王府去,不许来我这里。”

    明月大爷闻言跳脚了,什么叫不许来这里?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你是爷媳妇儿,爷凭什么不许……”话没吼完,就瞧见轩辕天心又打算扬手将杯子砸过来,明月大爷立刻改口,“等等!爷的意思是说好了爷要守在这里的,你这女人现在可是无相殿注意的目标。”

    “这里是帝都学院。”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道:“即便是无相殿再想怎么着,他们也总得顾忌一下学院吧。”

    “凡事可没有绝对。”明月大爷嗤鼻,哼道:“无相殿的那群东西都是一群疯狗饿狼,你能保证他们不会趁夜摸进来把你给宰了?”

    “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睛,将手中杯子给放下了,道:“学院里的守卫不错,而且这里还是优等生的单独宿舍,是学院重点关注的地方。若是无相殿真的敢趁夜派人过来,他们想要对我怎么样也不容易,等到闹出了动静,学院肯定会有强者赶来,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这点。”

    从进入学院后轩辕天心就敏锐的察觉到院内有布置强大的阵法,特别是这边优等生的单独宿舍,金翅大鹏的感知也感觉到了几股不弱的气息在暗处,想来是学院安排的强者,为了保护这里优等生们的安全的。

    能住在这里的学员们可是帝都学院重点关注的精英种子学员,谁要是想对这里的学员出手,只怕整个帝都学院都会震怒,哪怕是无相殿,都是要顾忌一下帝都学院的。

    明月大爷瞅见轩辕天心将手里的杯子给放下后,他又蹭了过来,然后一手将桌子上的杯子啊茶壶给推开,推向了轩辕天心暂时够不到的距离后,方才臭着一张脸抬爪去捏她的脸。

    一边捏,一边不爽地道:“反正你就是不想爷在这里就对了。”

    难得他有这样的自知之明,轩辕天心一把拍开他的爪子,一边皮笑肉不笑地冲着他道:“这里是女生宿舍,你一个大老爷们待在这里像什么话!?而且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你待在这里我还怎么学习?”

    明月大爷眨了眨眼睛,似乎觉得这女人说的也有些道理,然后他眉峰一皱,嫌弃地看了眼四周,这种破地方也的确不是他能住得惯的。

    爷才不会住狗窝,爷的媳妇儿也不能住在狗窝里。

    眼珠子转了转,明月大爷点头:“爷待在这种狗窝里的确是不像话。”

    轩辕天心小脸又黑了。

    这是她的宿舍,他却说是狗窝,那她成什么了?

    不过很快,明月大爷话锋一转,冲着门外就开始喊:“秋秋,你们要是没死就给爷滚进来!”

    ‘唰——!’

    一直暗中跟着明月大爷的秋棠快速地从外面闪了进来。

    瞧着这突然出现的家伙,轩辕天心几人都是眼角抽了抽。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秋棠狗腿般地望着明月大爷。

    明月大爷抄着手,目光嫌弃地将四周再次一扫,哼道:“叫人来将这里的破东西都给换了。”

    秋棠眼角抽搐,看了看这屋子里有着八成新的摆设,认命般地点了点头,主子说是破东西那就是破东西,“属下立刻去。”

    在秋棠转身要闪出去之际,明月大爷想了想又开口道:“让春春跟冬儿过来,从今以后他俩就守在这里。”

    秋棠脚下一个打滑,默默在心里为了春笙跟冬凛同情了一把后,快速地跑了。

    轩辕天心无语地看着皇明月,将他给撵走了,他却将自己的人给丢了过来!

    不过转念一想,他的人守在这里,总比他本人守在这里要好吧?!

    轩辕天心翻了个白眼,默默接受了明月大爷的安排。

    在安排完后,明月大爷还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冷着俊脸瞅着轩辕天心,然后开始伸手往自己怀里摸。

    摸出一卷兽皮轴卷,跟丢垃圾似的丢给轩辕天心,哼唧道:“这是爷当初答应给你的东西,现在给你了。”

    轩辕天心手忙脚乱的抓过兽皮轴卷,有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可惜某位爷不高兴,抬头看着天就是不看她。

    无语般地摇了摇头,打开兽皮轴卷一看,轩辕天心顿时双眸一亮。

    只见那轴卷上头赫然写着四个字——霸王枪决!

    轩辕天心这会儿被气飞的脑子回来了。

    霸王枪决?不就是上次这神经病在大泽山脉中所说的那本准天阶武技吗?!

    惊喜的眨了眨眼,轩辕天心看了看手中的兽皮轴卷,又抬眸看向一脸不高兴的明月大爷,语气有些讨好地问道:“你真给我啊?”

    轩辕天心这种讨好的语气可不常见,特别还是对着皇明月。

    一旁坐着旁观的随云挑了挑眉,随风跟红莲二人却是伸长了脖子去看轩辕天心手中的兽皮轴卷。

    能让这丫头露出这种神色和态度,那兽皮轴卷定然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明月大爷用眼角斜睨着她,哼道:“不给你,爷难道还是拿出来给你眼馋的吗?爷可是说一不二的。”不过又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说一不二也得分人。

    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立刻将兽皮轴卷给收入了轩辕古金镯内,似乎生怕他反悔般,脆生生地道了一句:“谢谢。”

    明月大爷得意了,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她的道谢。

    然而下一句……

    “你走吧!”

    明月大爷:“……”

    过河拆桥也没这么快的!

    明月大爷黑着脸瞪着轩辕天心,难道这个女人不该感动到扑上来抱住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吗?难道这个女人不该感谢爷,扑上亲一口吗?

    虽然明月大爷的身边没有什么女人,可是那些女人的作态他还是清楚的,怎么这个女人的反应就跟那些女人不一样呢?

    明月大爷郁闷了,而随云三人却是极力忍着笑,同情地看了一眼黑脸的明月大爷,三个人十分默契地将头撇向了一边。

    瞧着明月大爷又黑脸瞪着自己,轩辕天心一脸莫名地问道:“你怎么了?”眨眨眼,她应该没说错什么话吧?

    这不问还好,一问出来,明月大爷的俊脸更黑了。

    一口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明月大爷怒气冲冲的瞪了她一眼,最后伸爪,一把扣住轩辕天心的后脑勺,然后张口就往她嘴上恶狠狠地啃了一口,在气得轩辕天心快要发飙的时候,咬牙丢下‘利息’两个字,带着一身怒气走了。

    瞧得那走到门口还不忘一脚踢飞了大门的明月大爷,轩辕天心额前的青筋都快爆了,“这什么人啊?!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

    “好了小五。”随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见轩辕天心瞪着大门口就差冲出去揍人,连忙唤道:“你先过来坐会儿,本来还想带你们去买点以后要用的生活物品的,看来现在倒是不必了。”

    轩辕天心气呼呼地坐了过来,随云笑看了她一眼,问道:“我能问问你跟那位殿下是怎么认识的吗?”

    “对啊小五,你跟那人是怎么回事儿啊?”随风也是立刻附和道,之前他就想问了,可是一直没有询问的机会。

    瞧得兄弟二人都看着自己,就连红莲也是眼巴巴地望着,轩辕天心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郁闷道:“还能怎么认识的,我刚到大泽城的时候去遇见他了,后面在大泽山脉苦修的时候,这个家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在山脉里。”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就这么简单?

    “可小五,那位殿下他怎么就缠上你了呢?”红莲倒是非常上道的问了出来,随云随风二人立刻给了她一个‘问得好’的眼神。

    轩辕天心用一言难尽地神色瞥了三人一眼,这回倒是不隐瞒了,从轩辕古金镯内拿出剩下的两枚血精菩提果,闷声道:“还不是要从这个东西说起。”说着将其中一枚抛开随云,又将剩下的最后一枚塞给红莲,道:“给,见面礼!”

    血精菩提果一拿出来,屋内立刻被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给充斥。

    随云瞪大眼睛瞧着手里的血色果子,“这是?”

    “呀,是这个宝贝啊。”随风哈了一声,笑着替随云解释道:“哥,这是小五留给你的见面礼,你之前不是还问我怎么突然突破到了武师境么?就是因为它,我吃了它后实力立刻就暴涨了好几级呢。”

    “增长修为的灵果?”随云惊讶了,这果子里蕴含的能量可不是假的,抬眸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小五,这种天地灵果你怎么会有?”

    “运气好,在大泽山脉给找到的。”轩辕天心笑了笑,随即小脸一垮,如实道:“就是因为这个,我差点死在山脉里。”

    “什么?”随风一惊,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当初小五可没说这个,“小五,你不是说运气好,碰巧被你发现的吗?”说完,见轩辕天心一脸心虚的表情,随风双眼一瞪,道:“当初你对我们说谎了?!”

    见随风瞪着自己,轩辕天心立刻摆手,讨好道:“也不算是说谎,我那不是怕你跟玉娘亲担心么,虽然是危险了一点,可是你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随云皱眉看着她,他可没有随风那么好骗,“小五,你在找到这个果子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轩辕天心脖子一缩,往红莲身边靠了靠,寻求安慰,“就是运气好然后又不好呗,我找到这血精菩提果后,被无相殿的人给发现了。”

    ‘噌——!’

    这下连随云的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她问道:“无相殿?”

    轩辕天心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理直气壮地道:“他们想要抢我的血精菩提果,我当然不同意了,然后就打了起来。”

    随云跟随风二人额前青筋跳了跳,就是红莲也是一脸后怕地看着她,小脸上写满了不赞同的神色。

    “你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随云抬手揉了揉眉心,他突然发现,这个妹妹似乎也不是表面上这样看着老实啊。头疼地提醒道:“不许有任何的隐瞒!”

    轩辕天心瞅着随云那一脸头疼的表情,乖乖地‘哦’了一声,道:“那你们可不许告诉玉娘亲跟凡叔。”

    随云没答应,只是瞪着她,道:“你先说,我们再考虑。”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是我先发现这血精菩提果的,可是这东西闹出的动静太大,不知怎么的将无相殿的人给找了过来,然后无相殿的那群王八蛋就想要抢我的东西,然后我就跟他们打了起来。”轩辕天心避重就轻地道,“最后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神经病也突然出现了,然后那神经病就缠着我不放了。”

    随云一听就知道这丫头没有说重点,他有些无奈地又坐了回去,问道:“当时有无相殿的什么人?能出现在大泽山脉中的,就只有大泽城无相分殿中的人了。”

    轩辕天心想了想,老实道:“的确是大泽城分殿的人,那带头的是男人好像是分殿中的执事,叫…叫宋承。”

    “宋承?”随云二人惊呼,而随风再次跳起来,瞪着轩辕天心道:“我听说那宋承可是已经到了武帝境的强者了啊。”

    “嗯。”轩辕天心点点头,提起宋承她就恨得咬牙切齿,“那家伙的确是武帝境的,还带了五个武宗境的属下。”

    “六个人!一个武帝境…五个武宗境!”随风有些不淡定了,哆哆嗦嗦地指着轩辕天心,问道:“你刚刚说你跟他们打了起来?你一个人对他们六个?”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随风,眼角余光在瞥见随云的那张脸越来越黑之后,连忙一把抓过趴在自己肩头上的金翅大鹏,道:“我不是一个人,还有它!”

    随风一口血卡在嗓子眼儿,瞪着她手中抓着的小鸡崽,炸毛道:“一个鸡崽宠物能干什么?元小五…你胆子大啊,居然跟无相殿的武帝境强者跟武宗境强者都能打起来!”

    一想到当初这个丫头为了这什么狗屁果子跟无相殿的人对上了,随风就一阵后怕,“是宝贝重要是你的命重要?他们要就给他们啊,小五…你是要气死我们是不是?”

    瞧得随风都急眼了,轩辕天心缩了缩脖子,立刻反驳道:“随风哥哥,我若当真将东西给了他们,我立刻就会被他们灭口好不好!”

    “你!”随风一噎,倒是随云一把将他给拉住,虽然脸色很黑,不过却还是点头道:“小五说的没错,若当时她真的将东西给了无相殿,依无相殿的行事作风,很有可能会对小五动手,东西在小五身上,小五还能保住命。”

    话落,随云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问道:“后面呢?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发现后面我好像跑不掉了,就只能跟他们动手了呗,杀了那五个武宗境的人后,在危急关头被人给救了。”轩辕天心耸耸肩,道:“我被人救走了后,后面发生的事情就都不知道了,不过后来听皇明月说,宋承被他给杀了。”

    轩辕天心说的是云淡风轻,可是另外三人却是听得胆战心惊,她居然还杀了五个武宗境的人?!

    “你怎么做到的?”随风冷静下来后,抽着眼角问道:“你怎么在宋承眼皮子底下还能杀了五个武宗境的人?又是谁救的你?”

    “我也不知道是谁救的我,等我醒来后就已经在其他地方了。”轩辕天心摸着鼻子嘿嘿一笑,看着三人道:“我说过呀,又不是我一个人杀的,还有金翅在嘛。”

    见她又晃了晃手中的小鸡崽,随风眼皮子跳了跳,打死他他都不相信那一只小鸡崽能杀人,“一只小鸡崽能杀人?小五,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金翅大鹏掀开眼皮子瞪着随风,不乐意了。

    这小子张口闭口就是小鸡崽,这是叫谁呢?眼睛被狗屎给糊了吗?

    扑腾了几下翅膀,金翅大鹏从轩辕天心的手上挣扎了下来,冲着随风就骂道:“叫谁小鸡崽呢?叫谁小鸡崽呢?信不信本尊一翅膀拍死你!?”

    随风:“……”

    随云:“!”

    红莲瞪大了眼睛,“说…说话了?!”

    三人都是一副见鬼的模样瞪着金翅大鹏,谁能想到那一看就是个宠物的小鸡崽居然开口说话了,他们一直以为那是轩辕天音养的宠物,当时还奇怪这丫头什么宠物不好养,非得养一只小鸡崽。

    结果,这小鸡崽一开口说话,立刻吓住了三人。

    能开口说话的妖兽是什么级别的?!

    随风嗷地一声跳了起来,指着金翅大鹏就叫道:“万年妖兽?!”

    “你才是妖兽,你全家都是妖兽!”金翅大鹏气得浑身都炸毛了,这小子哪知眼睛看出来它是妖兽的?“本尊是神禽,灵山第一神禽!”

    随风身子一抖,眨巴眼。

    随云皱眉,“神禽?神兽?!”

    轩辕天心一把将金翅抓回来,笑眯眯地道:“可以说是神兽。”揉了揉炸毛的金翅大鹏,“这回你们总该相信了吧,有它在,我的安全还是有些保障的。”

    随云若有所思地看了金翅大鹏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轩辕天心,倒是什么话都没有了。

    “小五你可瞒得好深啊!”随风苦笑,随即又好奇地看着金翅大鹏,问道:“但是我还是不懂那位殿下为什么要缠着你啊?”

    “神经病的想法谁能懂,反正就是被缠上了呗。”轩辕天心无奈耸肩,又笑道:“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再帝都学院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能进入内院。”

    话落,她笑眯眯地看向随云,继续道:“随云哥哥,听说你今年就要进入内院了,那这枚血精菩提果你可是要尽快服用,等我们以后进入内院,可还要靠你当靠山呢。”

    随云被她的话给逗笑了,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你这丫头不出去欺负人就对了,哪里还需要我来给你当靠山。”说着摇了摇头,起身继续道:“那今日就先这样吧,你们两个丫头进来刚来帝都,今日就好好休息,我跟小风就先回去了。”

    随风跟着起身,冲着轩辕天心笑道:“对,你们两个今日就好好休息,我跟哥也都住在这片区域,在你们的后面那栋楼,有什么事儿就来找我们。”

    随云同样是高年级的优等生,所以他同样有着单独的宿舍,如今随风来了帝都学院,所以随云便将随风给拎到了自己身边住。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送走了兄弟二人,这才回身看向红莲,只见红莲捧着手中的那枚血精菩提果,低着头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红莲,你怎么了?”轩辕天心疑惑地走过去。

    红莲抬头,咬着唇将血精菩提果递给轩辕天心,道:“小五,虽然你刚刚说的很轻松,但是我却知道这东西你却得来不易,这么贵重的宝贝,我不能要。”

    轩辕天心看着红莲递回来的血精菩提果,笑了。

    “红莲,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你怎么能还给我呢?”握着她的手又推了回去,轩辕天心笑着道:“你不是不想跟我分开吗?有了这枚血精菩提果,咱俩以后肯定能一起进入内院的。”

    “但这宝贝是你用命才拿回来的。”红莲皱了皱眉,看着她,道:“我听得出来你为了这宝贝经历了什么,这是你用命换回来的东西,我……”

    “红莲,再好的宝贝也要有用才行。”轩辕天心打断了她的话,认真道:“我已经服用了一枚了,再服用也没有多大的效果了,可是你不一样。你天赋不错,又是灵修,你不是说以后要帮我吗?等你实力强大了,我还等着你保护我呢。”

    说完,轩辕天心又笑了笑,打趣道:“我这算是在你身上投资,你如今也知道我身上有多少麻烦了,那无相殿可是我以后的敌人呢,难道你不想帮我吗?”

    “不,我会帮你。”红莲摇了摇头,然后握着血精菩提果的手微微一收,看着轩辕天心笑道:“小五你说的不错,只有我实力强大了才能帮你保护你,青依没了,我就只有你了。小五你放心,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这就对了。”瞧得红莲终于安心的收了血精菩提果,轩辕天心眯眼一笑,道:“走,我们上楼去。你去将这枚血精菩提果服用了,我为你护法,然后到了晚上咱们好好去逛逛学院,熟悉一下环境。”

    “好。”

    红莲点头一笑,二人拉着手上了楼,而金翅大鹏却被轩辕天心留在了楼下守护。

    被单独留下的金翅大鹏有些无聊的趴在桌子上,不过瞧着两个小姑娘的背影,金眸中闪过一抹笑意。

    小五丫头对待朋友是没话说的,不过正因为这样,以后这丫头的身边应该不缺真心相待的朋友,这样对她未来的发展也是有着不小的帮助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