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7:争执,明月大爷妥协

正文 007:争执,明月大爷妥协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变态而不自知的明月大爷不乐意了。

    这女人是什么意思啊?她不是不喜欢无相殿的那群东西吗?爷这还不是为了她?她居然还骂爷是变态!?

    简直就是不知好歹。

    明月大爷冷着一张脸瞅着轩辕天心,满脸都写着‘爷不高兴了’的几个大字,可惜人家轩辕天心就跟没看见似的,嫌弃完之后又不搭理他了。

    一个人唱独角戏可没意思,再加上他在那里冷脸了半天,轩辕天心都没有看一眼,明月大爷就觉得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有些划不来了。

    将屁股下坐着的凳子往轩辕天心的身边又挪了挪,几乎都是人贴人了,明月大爷还在一个劲儿的往她身上贴。

    轩辕天心本来跟红莲他们说话说得好好的,身旁这东西就跟蛇一样的往她身上贴,又怒了。

    转过身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将他给拍开后,轩辕天心黑着一张小脸,咬牙怒道:“你有完没完啊?”

    明月大爷抬头望天,抖着腿就是不开口,心里却在默默地道:没完!

    等到轩辕天心转身不再理他后,他又继续贴上去。

    苏陌叶等人瞧着这不要脸的东西都觉得没眼去看了,太辣眼睛!

    好在明月大爷没能不要脸太久,那位胖掌柜带着一溜的小厮们捧着托盘就敲门进来了。

    明月大爷在帝都,他的话比圣谕都要管用,胖管事果然是将他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满满一桌子的菜,全是肉!

    盯着那满桌子的肉食,其他人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而明月大爷却是满意了。

    这人嘛,本来就该吃肉。只有那些畜生才去吃草叶子!

    但是这位只爱吃肉不吃素的明月大爷却是没想过,有些肉食的畜生,它们同样是吃肉的!

    见其他几人盯着桌子上的菜没动,明月大爷拿过筷子就开始在盘子里挑挑拣拣起来。

    反正是他爱吃的全夹了,他不爱吃的就往一边刨,自己吃得欢不说,他还会将自己喜欢吃的往轩辕天心的碗里扔。

    轩辕天心盯着自己碗里瞬间堆起来的小山,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抬头看向众人,努力平静道:“吃饭吧,吃完还要去学院找宿舍呢。”

    她知道若是自己将碗里的东西给扔出去,身边这个神经病肯定会往自己的碗里夹,这个东西根本就是随心所欲惯了,根本不会去管别人会如何的。

    所以轩辕天心忍了半天,终是没有说什么,他要给自己夹菜那就夹吧,反正她也不挑食。

    众人神色各异地瞥了一眼跟个大爷似的在盘子里挑挑拣拣的某人,然而默默拿过筷子开始吃饭。

    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等到明月大爷酒足饭饱后,将手里的筷子一扔,用眼角睨着轩辕天心就道:“谁说你要住宿舍的?爷同意了吗?”

    轩辕天心见他旧事重提,压根就不理,她住不住宿舍,凭什么还要他同意!

    见她不理自己也不说话,明月大爷的一张脸就阴了下来,细长妖娆的眼中有着危险的光芒在慢慢汇聚。

    阴测测地再次开口道:“那小破宿舍有什么好住的?跟一群人挤在一起,你觉得很舒服是吧?”

    轩辕天心一边扒饭一边翻了个白眼,只要没有他的地方,她就觉得舒服。

    “不会跟别人住在一起。”

    就在明月大爷见轩辕天心不管怎么都不搭理自己快要发怒的时候,一旁的子亦却是突然开口看向了他。

    明月大爷眯着眼睛看了过去,子亦看了他一眼,将目光看向轩辕天心,再次缓缓道:“你的入学测试应该是这届新生中的第一名优等生,学院为了激发学员们在校的斗志,每届最优秀的那名学员都将拥有自己独立的宿舍。”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向子亦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居然还有这种规矩?”

    “那我跟小五不就要分开了?”红莲有些紧张地问道。

    子亦转眸看了红莲一眼,摇了摇头,道:“也不用分开,第一名的优等生他们都拥有一栋独立的院子,若是她愿意,你同样可以跟她住在一起。”话音顿了顿,又补充解释道:“每届第一名的优等生的院子都是在一起的,这也是为了激发其他学员能在学院刻苦学习的动力,你们有能力一直保持这第一名的成绩,那么那院子就是你们一直住,可若是下一学期有人超过了你们,你们就得从那院子里搬出来。”

    不得不说,帝都学院这规矩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能进入帝都学院学习的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又怎么能受到了这种不平等的待遇呢?

    受不了怎么办?那就卯足了劲儿的修炼,等到期末大比的成绩脱颖而出后,那么就可以带着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住进这种独立的宿舍,这可是荣誉的象征。

    这样一来,所有人为了这种荣誉的象征,只怕没有人会在学习期间偷懒,都会卯足了劲儿的修炼提高自己的修为。

    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这句话被帝都学院发挥的简直是淋漓尽致,难怪西大陆上的所有院校都是被帝都学院给稳稳的压了一头。

    轩辕天心对于帝都学院这种竞争制度倒是挺喜欢的,不仅她喜欢,大圣跟金翅大鹏同样喜欢。

    有鞭策,轩辕天心才不会偷懒,才会不断拼命修炼,更会不断的成长。

    “入学测试第一名?”明月大爷挑眉看向身边的小丫头,之前他为了捉人,在一听到冬凛回来说见到人后,就带了人直冲帝都学院报名处,倒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成了帝都学院入学测试的第一名。

    轩辕天心有多少能耐,明月大爷那可是亲眼见证过的,要说按她所有的本事儿拿个第一名肯定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可是明月大爷却知道,这女人压根就不会暴露了自己全部的实力,他倒是有些好奇,之前在报名处的时候,她是怎么成为了入学测试的第一名的。

    明月大爷邪笑着往轩辕天心身边凑,抬手就捏住了她的脸蛋晃了晃,问道:“跟爷说说,你之前又做了什么?怎么就成了这届新生的第一名了?”

    说起之前在入学测试那里的事情,轩辕天心的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没好气地拍开他的爪子,她一点都不想去再提。

    而随风瞪了明月大爷一眼,这家伙怎么说话的呢?他们家小五怎么就不能成为这届新生的第一名了?

    恶狠狠地瞪着明月大爷那不规矩的主子,随风哼道:“小五是武师四重境,光修为来说就是这届新生中最高的一人,再说小五可还是拥有着四种属性的绝世天才,几万年来都没能出一个呢!”

    “四种属性?”明月大爷却是倏地一下变了脸,笑不出来了。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都快喷出火来了,咬着牙阴测测地道:“你这女人脑子是怎么长的?”说着还不够,又上手捏住了轩辕天心的脸,他妖精似的脸气得都开始发黑了,“低调两个字不懂吗?脑子拿去喂狗了?你嫌你自己不够招人惦记是不是?”

    轩辕天心右边的脸颊都被他给捏的泛红了,嘴里唉唉唉地嚷,“你以为我愿意啊,松手!你给我快松手!”

    明月大爷被她给气笑了,目光阴测测地盯着她,冷笑道:“不愿意你还吃饱了往测试水晶里灌战气干什么?一种属性出来后就不知道松手了吗?”

    一想到这个蠢女人暴露了四种属性出来,明月大爷来气都不打一处来,不过气归气,心里却在庆幸着幸好爷当时去得快,否则这女人估计还没进入帝都学院呢,就得被无相殿的人给盯住了。

    要说轩辕天心也是觉得郁闷,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属性,第一种火属性出来后她还没反应过来呢,那测试水晶就开始接着冒第二种颜色了。

    这回被明月大爷给捏着脸教育,她倒是反常般地没有去拍开他的爪子,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可怜。

    明月大爷瞅着她那无辜的眼神儿,后槽牙咬的咯吱咯吱响,瞥了一眼被自己捏得有些泛红的脸蛋,突然松开手,冷着脸睨着她,哼道:“吃完饭必须跟爷回王府,以后去学院,也必须有人跟着你。”

    “不行!”轩辕天心一听他又要自己住去他的王府,整个人又开始炸毛了,自己来帝都就被这神经病给缠上了就够倒霉了,还要跟他住在一个府邸里,想想都觉得要疯。

    轩辕天心打死都不要跟他住一个府邸!

    “不行也得行!”这回明月大爷是认真了,连语气都冷硬了不少,就算是用绑的,也要将这个死女人给绑回去。

    在帝都有他顶着,他的确有那个自信无相殿不敢对这个女人做些什么,可是世事无绝对,万一呢?

    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人?所以明月大爷坚决不会去赌这个‘万一’的。

    “皇明月!”轩辕天心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怒瞪着他。

    皇明月将脖子一梗,任你怎么吼都没用!

    两个人跟斗鸡似的,互不相让。

    一旁几名围观‘群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他们都明白,皇明月这么坚持的要轩辕天心住去王府肯定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但轩辕天心却打死不愿意。

    不说轩辕天心不愿意,其实大圣也不愿意。

    若真跟这东西住在一个宅子里,大圣他老人家岂不是就得一直窝在轩辕天心的意识海里?

    这东西虽然有时候是神经病了点,可是大圣一点都不认为他还是个傻子,相反这家伙感知相当的敏锐,若轩辕天心跟他住在一个宅子里,或许一两次他发现不了,但是三四次呢?谁也不敢保证这家伙会什么时候把大圣的存在给揪出来。

    大圣对于轩辕天心来说是藏得最深的一张底牌,别说皇明月现在还没能让轩辕天心完全信任,就算是完全信任他,轩辕天心都不会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暴露出来的。

    轩辕家祖训有言:凡是说话做事留三分!

    哪怕是最亲近的人,都不要将自己所有底牌暴露出来。

    看着二人那大眼瞪小眼的僵持场面,子亦皱了皱眉,看着二人开口道:“学院会负责她的一切安全。”

    明月大爷闻言转头看向他,挑眉嗤笑一声,哼道:“你拿什么保证?你以为是在内院吗?外院的防守根本就是不堪一击,若是有个什么万一,你们不损失什么,爷却要少个媳妇儿!”

    子亦转眸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她的天赋足以让内院重视了。”

    “重视?”明月大爷邪气地一笑,将双手抄在胸前,阴测测地笑道:“光重视可还不够。”一指身边都斗鸡似的轩辕天心,“爷亲自守着她都不觉得放心,凭什么要爷相信你们?”

    这话一出,别说轩辕天心愣住了,其他人也是跟着愣住了。

    皇明月之前对轩辕天心的种种态度和忍让就可以让他们看出他对轩辕天心有多不同了,但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位爷居然如此重视在意轩辕天心到了这种程度,哪怕是亲自守着都不觉得放心,那岂不是把轩辕天心当成了自己的命来护了吗?

    随云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盯着皇明月,随风看着他的目光中的排斥也在渐渐消散。

    苏陌叶摸着下巴,心里却在咋舌,皇明月这家伙好像是真的认真了啊。

    一屋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子亦深深地看了跟大爷似的皇明月一眼,缓声道:“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可以用这个名义,将你的人安排进学院保护,只要不干扰了学院正常教学,学院高层在商议过后会同意的。”

    明月大爷闻言眼珠子转了转,又侧头瞅了瞅轩辕天心,思忖半响后,笑了。

    “若是这样的话,只要学院里的那些老家伙同意,那爷也同意了。”

    子亦点头,“我去说!以她如今展现出来的天赋,学院也会相当重视的。”

    明月大爷满意了,轩辕天心也松了口气。

    缓缓起身,拍了拍衣袍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明月大爷笑得妖气横生地冲着轩辕天心一挑眉,“吃饱了就走吧,爷陪你去看宿舍。”

    轩辕天心闻言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反对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这位爷的那番在意,轩辕天心这次是难得的没有再嫌弃他。

    她不是傻子,谁是真的对她好,谁对她不好,轩辕天心分得出来。

    这家伙虽然经常发神经病,行事作风能让人气得恨不得拍死他,可是他在用他的方式保护自己,这份情,轩辕天心还是领了的。

    一行人在两仪轩胖掌柜战战兢兢地目光中走远了,待得人走后,胖掌柜才哆哆嗦嗦地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赶紧又钻进了柜台后。

    这作妖的殿下一来,大堂里的客人跑了不说,他老命都快吓飞了一半,这祖宗下次可千万不要来了啊!

    一行人前往帝都学院,街上的行人在瞧见某个气焰嚣张的二大爷时,纷纷吓得躲避,原本拥挤的大街上,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轩辕天心等人瞧着这空荡荡的大街还有旁边角落里那些躲闪不出来的人们,嘴角不停地抽搐。

    这家伙在帝都到底干了些什么丧尽天良的缺德事儿,才会把人给下城这样啊!

    但是明月大爷却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相反他在看到空荡荡的大街后很是得意和满意。

    爷讨厌有不长眼的东西往身边凑,这下都跑了多好了,没有丑东西来碍爷的眼了。

    喧闹的大街很安静,而在帝都的另一边,无相殿的修武堂里同样很安静。

    之前被在两仪轩被皇明月给吓跑的那几人,此时都安安静静地站在修武堂的武德大厅里。

    为首那名年轻男子,衣袍上还带着一片茶水干后的茶渍,年轻的脸庞上满是愤怒和屈辱,正在先首座上的一名中年男人愤愤诉说着刚刚自己等人的遭遇。

    修武堂堂主名为空涧,六十多岁的年纪却保持着四十岁的面容,光看面相都是个看上去很和善的人,但是那一双凌厉双眼中的煞气,便能看出这人的心性。

    等大厅中那名年轻男子愤愤说完自己等人的遭遇后,空涧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开口问道:“万夜,你说皇明月对那个少女的态度很好?”

    万夜脸上的愤怒神色一收,恭敬点头道:“是的,可以看出他对那少女的态度很是不同。”

    空涧目光一闪,随即沉吟道:“一个多时辰前,帝都学院招生处那边有消息传出,说是遇到了一个几万年来难得的绝世天才,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有着武师四重境的实力,且体内属性之力拥有四种之多!”

    在听到空涧前面说到武师四重境的实力时,其他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不屑,这种实力别说在他们无相殿,就算是他们修武堂也只能算是普通。

    可是当听完所有话后,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四种属性力量,这怎么可能?

    万夜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首座上的人,在瞧见堂主脸上的凝重之色后,他心中一个咯噔,试探问道:“堂主,莫非……”

    空涧闻言瞥了他一眼,沉声道:“据说那名少女在刚办完入学后,就被皇明月给带走了,若是我所料不错,你们之前在两仪轩遇见的正是那个少女。”

    “堂主,拥有四种属性之力,这样的天才即便是殿主都会重视啊,我们一定不能让帝都学院或者皇室将人招揽了过去,这种天才武修,应该是属于我们修武堂的!”万夜立刻急声道。

    “你敢去跟皇明月抢吗?”空涧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妖王皇明月就算是几位殿主都不愿意跟他正面交锋,他修武堂难道就敢?

    “可是……”万夜一急,想要再说什么,却是被空涧挥手打断,“没有可是,据说那名少女是皇明月的小王妃,你敢去跟他抢人?还是抢他的女人?”

    “小王妃?”万夜一惊,随即有些不相信地道:“皇明月这些年虽然嚣张跋扈,可是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近他的身,他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小王妃来?”

    别说他们不相信,其实帝都中所有的人都不怎么相信。

    妖王皇明月作天作地,缺德事儿还有变态的事儿的确没少做,可是在女人方面却相当的自律。

    别说这帝都中的女人没人敢往他这个变态身边凑,就算当年有些女人冲着他的那张脸壮着胆子去搭讪,结果人还没靠近呢,接被那家伙给一脚踢飞,连牙都踢掉了几颗。

    跟其他的皇室子弟还有大家族的公子的比起来,妖王皇明月的身边根本就见不到一个女人,王府里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帝都中才一度传出他跟宫中的那位陛下是断袖的传闻。

    因为除了他身边的近身之人,妖王皇明月的身边就只有陛下了,而且那位年轻的皇帝陛下,后宫中同样没有一个女人!

    可今日这位妖王殿下的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小王妃,这事儿怎么看都怎么透着一股诡异。

    空涧同样觉得不可思议,对于万夜等人的不可置信,他微微沉吟片刻,道:“皇明月向来心思难辨,不管那少女是不是他真的小王妃,但那少女如今就不是我们能招揽或者能动得了的人。”

    话落,再次瞥了万夜一眼,继续道:“这件事等几位殿主他们发话后再说吧,以后你们在帝都也注意点,别像今日这样往他身边凑。明知道他是个阴晴不定的神经病,若是被他给打了,即便是我也不能为你们说什么。”

    万夜暗暗一咬牙,垂眸遮住眼中不甘的情绪,闷声道:“是,属下等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