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6:你个变态!

正文 006:你个变态!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两仪轩!

    本该是帝都中最热闹,最是客流拥挤的酒楼,却在一瞬间里,所有客人都跑了个干净。

    而引起这场鸟兽尽散的场面的源头,正是某位一脸满意狞笑的大爷!

    轩辕天心一行人盯着空荡荡的酒楼大堂有些瞠目结舌,而此时酒楼的胖掌柜正一脸惊恐满脸大汗地对着某位大爷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就差没有跪下了喊祖宗了。

    “殿…殿……殿下!”胖掌柜哆哆嗦嗦连爬带滚地从柜台后跑了出来,看着某位爷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殿下…能…能……能驾临小店,小…小店…真是蓬…蓬…蓬荜生辉啊!”

    轩辕天心一脸黑线,她一点都没能从这个胖掌柜的脸上看出一丁点的惊喜,说是惊吓还差不多。

    然而明月大爷却是笑得嚣张又肆意,抖着脚斜睨着胖掌柜,张口就道:“爷还以为滚了一个球出来呢,原来是个人啊。我说…你这是怀了几个月的身子了?还跑爷跟前来晃?”

    几……几个月的身子?

    胖掌柜的一张都脸都绿了。

    搓着手尴尬地笑了笑,胖掌柜狗腿般地问道:“殿下是来用饭的?”

    “难道爷还是来看戏的?”明月大爷扬眉,然后一把拉过一旁的轩辕天心,那爪子就熟练地搂在了人家的腰上,嘚瑟道:“滚去给爷带路,爷要跟爷的小王妃吃饭!”

    轩辕天心唰地一下脸就黑了,面无表情地瞧着某位跟炫耀什么东西般的明月大爷,真心想一巴掌将他给拍死算了。

    而同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不忍直视的模样,这家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媳妇儿了是吧?

    苏陌叶那眼角抽得都快抽筋了,最后一脸惊悚地摇了摇头,皇明月这家伙真的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附身了。

    “小…小王妃?”胖掌柜更是一脸懵逼,随即后知后觉的瞅着这位殿下搂着的人,然后那双不大的眼睛愣是给瞪大了一圈。

    明月大爷抖着脚,还是比较满意这胖子的反应的,搂着人跟什么似的,一点都不在意这胖子打量自己二人的目光。

    胖掌柜目光微妙地再次看了看轩辕天心,然后搓着手献媚道:“既然是殿下跟小王妃用餐,自然是要在咱们两仪轩最好的厢房才能彰显出殿下跟小王妃的身份才是。”说着麻利地让开了胖乎乎地身子,一边引路一边狗腿道:“殿下跟小王妃这边请,诸位大人请。”

    明月大爷满意地哼了哼,搂着人就是跟着要上楼。

    结果这步子还没有迈开,轩辕天心黑着一张脸就打开了他的爪子,眼神儿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绕过他,拉上红莲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被嫌弃了的明月大爷瞬间阴了脸,苏陌叶有些幸灾乐祸地凑了过来,笑眯眯地道:“哟,这是被嫌弃了啊!”哪壶不开提哪壶,“三爷是没想过自己有这么一日吧?”

    皇明月原本在亲王府时排行第三,当初还没作死自己老爹那会儿就是帝都中的小魔王三公子,不过苏陌叶跟他打小就认识,以前没少在一起逗猫惹狗,即便是这位爷封了王后,以前的称呼也没有改过来。

    被戳了痛脚的明月大爷立刻一个阴郁的眼神丢了过去,随即狞笑道:“爷还有这么一日,你这东西却是连这一日都没有,一辈子没媳妇儿的命!”说完,明月大爷又嘚瑟了起来,然后气焰嚣张地跟螃蟹似的跟了上去。

    苏陌叶被他这话给气得脸都扭曲了,盯着那嘚瑟的背影,忍不住咬牙骂道:“有媳妇儿了不起啊!可惜这媳妇儿也是硬抢来的!”

    ‘咻——!’

    话音还未落,一道寒光凛凛的匕首冲着他脑门就飞了过来。

    吓得苏陌叶连忙往旁边一跳,抖着眼皮子看着那把匕首‘噌’地一声没入了大门边的柱子里。

    这力道……要是真被打在了脑门上,就算他是小强转世都只怕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大爷!”苏陌叶被惊得一身冷汗直冒,转头怒视着那已经上了楼没影的人,忍不住跳脚怒骂。

    这死东西刚刚那一下是真的打算用那匕首扎死他啊!

    随云跟随风二人有些同情地看了苏陌叶一眼,明知道那家伙是个阴晴不定的神经病,你还自己凑上去找死,被扎死了都是活该。

    兄弟二人跟着上了楼,他们得赶紧上去看着小五,否则待会只怕又得打起来。

    比起随云兄弟二人,子亦却是一点都不意外,苏陌叶找死的行为他见得太多了,所以连同情的目光都没有给苏陌叶一个,直接绕过了他跟着上了楼。

    苏陌叶瞪着楼梯口,最后骂骂咧咧地先是去将柱子上的匕首给取了下来,然后气呼呼地跑了上去。

    厢房里,轩辕天心跟红莲头靠头地一起盯着菜谱,对于某位死皮赖脸坐在自己另一边的人压根就当没他这个似的。

    见随云和随风进来了,轩辕天心立刻招招手将菜谱递给随云,笑眯眯地道:“我们点好了,就看哥哥们想吃什么了。”

    一句话,就后面进来的其他人给排斥在外面,苏陌叶捧着心口,一脸受伤的表情。不过在看到跟自己同样被排斥在外的子亦后,苏陌叶又觉得心里似乎舒服了不少。

    可是……轩辕天心下一句话就是冲着子亦说的。

    “学长想吃什么也不要客气。”轩辕天心笑眯了眼,显然子亦这个内院学长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至少她到现在还没如今要对人家好点。

    苏陌叶捧着心口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而明月大爷却是不高兴了。

    一拍桌子坐直了,瞪着轩辕天心就怒道:“爷呢?你都没问爷要吃什么就把菜谱给了别人,你把爷给忘了?”

    轩辕天心顶着一张嫌弃脸看着他,道:“你只有三岁吗?要吃什么不会自己点?还用别人问你?”

    “那他们呢?”明月大爷怒,一指随云跟随风,“你都问他们了,他们只有三岁?”

    轩辕天心立刻翻了一个大白眼,“他们是我哥!”言下之意就是他们是自家人,她当然要关心了。

    “狗屁的……”明月大爷闻言怒了,张口本来要说‘狗屁的哥哥’的,结果在瞧见轩辕天心黑下来的脸色后,立刻又改口,将手指向了子亦,“你还关照他了!”

    心里磨牙,那东西总不是她的什么狗屁哥哥了吧!

    子亦抬眸看了某位爷一眼,淡定地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轩辕天心立刻斜睨着明月大爷,继续道:“那是我一个学院的学长!”

    又是哥哥又是学长的,这个死女人总是能找到理由,唯独就不待见爷!明月大爷嗷地一声跳了起来,瞪着轩辕天心就怒吼道:“爷还是你未婚夫呢!怎么就不见你问问爷?你这个女人就是偏心眼儿!”

    “你的心眼儿是长正中间的?”轩辕天心立刻嗤笑了一声,嫌弃道:“再说了,未婚夫也不是夫,更何况咱俩现在也不过只是顶着这么一个名头而已!”

    “爷就知道!爷就知道你这女人是不打算认账的!”明月大爷气得眼睛都绿了,什么叫未婚夫不是夫?什么叫只是顶着一个名头而已?这女人要气死他!

    一把抢过随云手中的菜谱,然后砸向门外站着当龟孙子的胖掌柜,怒吼道:“就这玩意儿给爷烧了,告诉厨房给爷弄肉上来,全要肉!”

    胖掌柜手忙脚乱的抓过被丢出来的菜谱,然后连爬带滚的跑了。

    明月大爷气呼呼地一脚踢了凳子,跟个炸毛的狮子般,瞪着轩辕天心喘粗气儿,可是他除了瞪,却拿那个死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似乎轩辕天心还觉得他不够生气没能气死般,听到他全要了肉,顿时冲着红莲一笑,道:“正好,我们刚刚点的可不就全是肉么!”

    明月大爷的俊脸黑了。

    其他人直接捂脸不忍再看,这是不是就叫一世凶名尽毁啊?

    明月大爷抄着手在那生闷气,轩辕天心却是拉着随云跟随风二人欢快的聊了起来。

    苏陌叶原本在楼下还挺生气的,如今瞧得某人被嫌弃无视的模样,心里立刻舒畅了,笑眯眯地凑过脑袋也加入了聊天的阵营。

    厢房里的气氛不错,除了某位生闷气的大爷被冷落外,几乎都聊得很欢,就连不时不大爱说话和害羞不爱说话的子亦跟红莲二人都意外的能说上一两句。

    生了一会儿闷气的明月大爷坐不住了,目光阴郁地将众人一扫,又勾脚将自己踢翻的凳子给勾了起来放好,挨着轩辕天心又挤了过去。

    众人:“……”见过不要脸的,今日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么不要脸的。

    不要脸的明月大爷一副没骨头的模样往轩辕天心的身上靠,那爪子更是不要脸的又去搭了轩辕天心的肩头。

    搭上去,啪地一下被拍下来。

    没过几秒钟,又抬爪子去搭,然后又被啪地一下拍了下来。

    再搭,再拍……

    简直不厌其烦!

    那爪子都被拍红了,明月大爷却跟没事儿人一样,依然不屈不挠。

    最后轩辕天心忍不可忍,噌地一下站起来,抓过手边的杯子,瞪着他怒道:“你再搭一下试试?”

    明月大爷瞅着她手里那个随时都会砸过来的杯子,淡定收回爪子抄在胸前,然后抬头望天,一副‘爷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轩辕天心被他给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开始疼了,什么人这是?说他是神经病都是好听的!

    之前那胖管事跟逃命似的跑了,厢房的大门便一直是敞开着的。

    虽然之前在楼下大堂,明月大爷将其他用饭的客人给吓跑了,可是这楼上其他厢房内的客人却不知道,所以还有不少人在楼上用饭。

    正巧这会儿隔壁房间的人用完饭出来了,路过这个厢房门口,一眼就将屋内给瞧了个清清楚楚。

    门口站着几名身穿教职人员长袍的短发男人,一看这扮相就知道是无相殿的人。

    几人当中,走在众人最前面的一名年轻男子年约有二十多岁,他挑眉笑看着屋内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举着杯子要砸人的轩辕天心身上,最后一笑,道:“哟,这不是妖王殿下吗?今日这是吹了什么风,居然有缘能在这里遇见了。”

    目光从轩辕天心的身上转向皇明月,笑着继续道:“殿下这是在上演哪一出啊?”

    轩辕天心盯着门口几人眸光一闪,随即捏着杯子又坐了下去。

    皇明月斜眼看了看轩辕天心一眼,嗤笑道:“不就是要喝茶吗?爷给你倒不就好了,用得着急得跟没喝过茶的人似的吗?”不看外面站着的一群人,将手往轩辕天心面前一摊,道:“杯子给爷,爷给你倒。”

    轩辕天心闻言立马就手中的杯子递给了他,还别说…。这位爷当真起身拎过桌子上的茶壶,亲自倒起了茶来。

    这一幕,别说苏陌叶他们这些人从来都没瞧见过,外面无相殿的那群人就更没有瞧见过了。

    你见过那个不可一世,嚣张又变态的妖王殿下伺候人吗?

    打死他们都没人会相信这位爷会亲自动手给人倒茶的!

    门外那位无相殿的年轻男子瞧着认真倒茶的皇明月,随即目光一闪,笑得有些玩味儿道:“果然是天降红雨,连殿下都开始亲自为人斟茶倒水了,也不知道这位姑娘到底是哪方神人,真叫我等好奇不已啊。”

    皇明月倒满了一杯茶,拿在手中瞧了瞧,随即居高临下地瞅着轩辕天心问道:“这种玩意儿的茶水这两仪轩也敢拿来招呼爷?果然是包了天的狗胆子。”说完,抬手唰地一下将杯子砸出去,一杯满满当当的茶水,却是在空中没有一滴洒出来。

    ‘嘭——!’

    茶杯砸出门外,那名无相殿的年轻男子因为躲避不及被砸了一身,最后杯子反弹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皇明月眯着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冷笑着看向门外的,嗤笑道:“什么玩意儿也敢往爷的跟前凑了?果然是包了天的狗胆子!”

    “你!”被砸了满身的年轻男子立刻一怒,但是很快却被同行的人给一把拉住了。

    皇明月睨着他那愤怒的神色,挑眉冷笑道:“爷怎么了?没长眼睛吗?不知道爷的规矩?”说着拎过桌子上的茶壶在手里掂了掂,一张刚刚还带笑的俊脸唰地一下阴沉了下来,目光似有刀子在飞般,沉声道:“爷倒是想去修武堂好好问问空涧他这个修武堂堂主是不是做成了废物,一个修武堂的小小队长也敢跑来碍爷的眼!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的东西自己不知道,那就滚回去好好问问空涧,否则爷若是出手废了你们几个玩意儿,到时候空涧可别跑来找爷哭!”

    说罢,抬手要将手里的茶壶给咻地一下砸了出去,明月大爷凉凉笑道:“还不给爷滚?”

    ‘嘭——!’

    茶壶砸在地上碎成了几瓣,无相殿的几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在瞧见皇明月那渐渐变得危险的目光后,立刻心中一凛,拉着自家的队长就匆匆离开了。

    待得无相殿的几人走后,躲在一旁发抖的小厮这才颤巍巍地出现想要去打扫门口的碎片。

    皇明月瞥了一眼那抖得跟筛糠的小厮,阴测测地哼道:“给爷把门关上了再弄干净,否则爷待会就拆了你们两仪轩!”

    小厮吓得一脸惨白跟见了鬼似的,立刻抖着手脚将厢房门给关上了。

    门一关,明月大爷周身的煞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再次跟个没骨头的人一眼,继续坐了回去瘫在了轩辕天心身上。

    不去看一脸惊恐看着他的红莲跟随风,明月大爷皱眉瞪着轩辕天心,一边用手去戳她的脸,嚷嚷道:“瞧见没?以后遇见那种玩意儿就像爷这样,揍得过的往死里揍,揍不过的跟爷说,爷帮你揍!”

    轩辕天心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难得的没有拿话去刺他,明月大爷心情变好了,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继续道:“爷知道你不喜欢无相殿的那些东西,虽然有些老东西爷暂时还收拾不了,不过下面的那群小崽子,你想揍哪个就跟爷说,逮着一个错处,爷就给你往死里弄,断手断脚还是扒皮抽筋,一句话的事儿。”

    “嗯!”轩辕天心终于应了他一声,明月大爷更兴奋了,爪子不规矩地搂上了她的小细腰,不要脸地道:“所以说嘛,给爷当媳妇儿还是不错的,以后你想揍谁就揍谁。要不爷去将刚刚那狗东西让人又抓回来,爷让他给你表演一个跳火人如何?”

    轩辕天心一把抓住他那不规矩的爪子,挑眉问道:“什么是跳火人?”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后明月大爷更兴奋了。

    不过他兴奋了,苏陌叶却是脸色有些不大好了。

    瞅着那跃跃欲试的明月大爷,苏陌叶抽着嘴角道:“元姑娘,那什么跳火人,咱们还是不看了吧?”

    随风也是好奇地看了过来,问道:“那跳火人到底是什么表演啊?”

    明月大爷大手一挥,笑得变态地道:“就是往那狗东西身上泼火油,然后一把火给点上,让他自个儿在那儿上蹿下跳呗。”

    随风:“……”

    红莲更是一张小脸白到了底。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跳了两跳,瞧着明月大爷眼中的兴奋光芒,没好气地一把将他给拍开,骂道:“你个变态!”

    ------题外话------

    明月大爷这口味,却是有些变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