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5:以成亲为前提的婚约

正文 005:以成亲为前提的婚约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又诓了自己吗?!

    明月大爷瞅着轩辕天心那一脸无辜茫然的神色,差点气得跳脚。

    明明说好了将所有事情都告诉她后,她就回答她跟那家人的关系的?她现在这幅模样是不准备认账了吗?

    别说皇明月气得要跳脚了,皇倾澜跟天老二人在瞧见轩辕天心那一脸无辜的神色后,都是嘴角忍不住地一抽。

    这姑娘看着一副乖巧老实的模样,怎么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在知道后就立刻变脸了呢?!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可是不管人家明月大爷怎么怒瞪着她,轩辕天心都是一脸无动于衷,估摸是最后有点担心这位爷将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她才‘哦’了声,道:“我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呀,我是玉娘亲娘家那边的人,跟他们家是亲戚啊。”然后转眸看向皇倾澜,问道:“我为自家亲戚说话,难道不应该吗?”

    放屁!

    皇明月气得差点骂出来,这死女人根本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初她明明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砸他身上的,还将自己给砸晕了过去,什么狗屁亲戚,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可是他再不相信再怒,明月大爷也没有将那些话给气得吼出来。

    明月大爷一张花猫俊脸上的颜色连番变化,然后又气呼呼地瘫了回去,这次轩辕天心因为有些心虚的原因,倒是没有动手将他给推开了,而是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就当好心帮助一下残障人士好了!

    某位爷靠得舒服了,那爪子就开始不规矩了。

    先是揪了揪人家的散在肩头上的头发,然后又顺着上去摸了摸人家的耳垂,再然后那爪子就朝着脸上捏了过去。

    皇倾澜原本要说的话,在看见明月大爷那爪子的动作后,生生给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再看人家那两兄弟,哥哥随云的眉头都皱成了‘川’字,随风更是整个人都气得有些哆嗦起来。

    相反,轩辕天心在忍了又忍后,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让得明月大爷给靠了一个空,伸手抓过椅子里的锦团坐垫对着他就打了下去。

    边打边骂道:“我忍你很久了!你有毛病是吧?那爪子就闲不住?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啊?非礼勿动你也没听过啊?你从小到大念的书都拿去喂狗了是吧?!”

    “唉唉唉…你这死女人又发什么疯?!你怎么又打上了?”明月大爷被卡在椅子中间躲不过,只能用手抱着头,然后使劲儿将头埋住,嘴里却怒道:“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你这女人怎么一惊一乍跟有神经病似的?”

    轩辕天心被他给气得脑仁都开始疼了,他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神经病?

    谁神经病能神经病得过他啊?!

    抓着锦团坐垫下死手般地砰砰砰地就是一顿打,轩辕天心气得双眼发黑,咬牙切齿:“我有神经病?对!我就是有神经病,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用锦团坐垫打了还不够,轩辕天心抬脚就是往他腿上踹。

    明月大爷被踹的立马嗷了一声跳起来,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开始朝门外跑。

    “你还敢跑?给我站住!”轩辕天心将手中的锦团坐垫对着他就砸了过去,抬腿便想要去追。

    结果这腿还没有迈出去,一旁有些傻眼的皇倾澜回神了,然后轻咳了一声,都没脸去看那站在门口随时都能跑走的妖王殿下,一脸尴尬地看向轩辕天心,开口道:“那个……”

    轩辕天心追出去的动作一顿,转身看去。

    皇倾澜想了想,有些艰难地开口似想劝解打圆场地道:“明月的性子是不像话了点,不过他人不坏……”说到这里,皇倾澜都觉得脸皮子一阵火辣辣的燥得慌,某人若是不坏,也不会成为一个人见人怕,鬼见鬼都愁的东西了。

    可是这位陛下坐在这里看了这么久,也看出了一些明堂来,依那作货的脾气,若不是真的上了心有了兴趣,别说是这么被人给打得抱头鼠窜了,只怕是那手刚刚伸出去就得被那作货给掰断了。

    虽然他同样有些嫌弃那作货的不要脸行为,但不管怎么说那作货也是自己的兄弟,人家这位姑娘明显就是一副待见那位爷的模样,作为兄弟的怎么也还是得昧着良心帮一把不是。

    皇倾澜再次有些眼疼地瞥了一眼那一脚踩在门内,一脚却踩在门外,一副随时都准备在人家姑娘追过去就开跑的东西,违心道:“等你们成了亲后,朕相信明月一定会是个好夫君,这点姑娘大可以放心。”

    成亲?

    这回轮到轩辕天心傻眼了,她一脸见鬼般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向门边的明月大爷,盯着皇倾澜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陛下,你说谁跟谁成亲?我跟他?!陛下你是不是将什么东西搞错了?我跟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成什么亲啊!”

    皇倾澜一怔,然后有些疑惑地看向门口处的明月大爷,用眼神无声询问道:你居然没有逼得这姑娘答应嫁给你啊?

    明月大爷阴测测地看了皇倾澜一眼,然后指着轩辕天心就怒道:“什么叫你跟爷没关系?当初明明是你这女人先向爷求亲的,爷收了你的贴身玉佩,你也收了爷的血玉王佩,你凭什么说你跟爷没关系?你凭什么不跟爷成亲?!”

    轩辕天心被他这不要脸的话给气得一股血直冲脑门,双眼有些发黑地咬牙怒道:“我都说了那玉佩只是个传音佩,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的求亲或者定亲信物!”

    明月大爷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又开始嚷:“爷管你那是什么传音不传音的,那东西是玉做的吧?是你贴身之物吧?也是你亲手交给爷的,并不是爷抢的吧?爷的血玉王佩在你身上吧?”

    一连串的问题砸过去,明月大爷得意地抖着脚,叫嚷道:“明明是你主动先跟爷求亲的,你这女人居然还敢狡辩,当时你向爷求亲的时候,可有不少人都在场看着呢。爷就知道你这女人当初就看上了爷,否则你怎么会第一次到大泽城的时候就砸在了爷的身上,你这女人就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而已!”

    “你放屁!”轩辕天心被他这不要脸的话给气得爆了粗口,她会看上他?除非她眼睛瞎了,才会看上他这么一个神经病!

    明月大爷哼了一声,抬头看天,一副‘反正就是你这女人先看上爷,先跟爷求亲’的模样。

    屋内,皇倾澜跟天老二人瞧着他,二人的眼角同时抽搐了一下。

    但不管怎么说,皇明月刚刚的那一番话掷地有声,好像是不假。

    虽然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不过皇倾澜跟天老在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同时掠过一抹亮光。

    天老清了清嗓子,笑眯眯地看向被气得一脸扭曲的轩辕天心,柔声问道:“小姑娘,明月小子的血玉王佩真的在你身上?”

    “爷亲手交给的她,怎么不在她身上!”轩辕天心还没有回答,门口的明月大爷就忍不住跳着嚷道。

    轩辕天心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天老,道:“在,不过是他硬塞给我的。”

    硬塞什么的,天老却是不管,只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看着她又问道:“你也将自己的贴身玉佩给了明月小子?亲手给的?而不是他抢的?”

    轩辕天心听着天老这话,心尖儿一跳,直接有什么不好,正想开口解释,结果门口的明月大爷又跳着脚嚷了起来:“爷用的着抢吗?她亲自给爷的,秋秋他们都可以作证。还有那个玩意儿……”明月大爷一直趴在屋内角落处的金翅大鹏,别人不知道那东西是个什么,但是他却知道那东西是可以说人话的,“就那一坨黄色的玩意儿,它也是亲眼见证的。”

    说着,明月大爷还觉得不够,伸手开始在自己的怀里摸。

    将那块龙形传音佩给摸了出来后,冲着屋内的人就抬手晃了晃,趾高气扬地道:“瞧见没有?这个就是她给爷的定亲信物?爷是什么人?爷从来都不说谎作假。”

    天老在听见那句他从来都不说谎作假的话时,一张老脸顿时抽了抽,这东西的脸是金刚晶打造的吗?都不觉得臊得慌啊?还从来都不说谎作假!

    你这句话就是说谎!

    明月大爷在门口嚷得理直气壮,天老却是连看都懒得看那东西一眼,直接盯着轩辕天心继续笑眯眯地道:“小姑娘,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知道咱们龙昊国是最讲究这些礼数的,你将自己的贴身玉佩给了他,又收了他的血玉王佩,那就代表着你们二人的亲事儿就已经定下来了。要知道明月小子的那块王佩可是皇室直系成员的身份证明,他将自己的王佩都给了你,可见明月小子对待这个亲事儿有多看中了。”

    “可是……”轩辕天心闻言有些急眼儿了,看这个模样,他们这是非要将自己跟那神经病凑一对儿了啊。“可是那真的是一个误会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将贴身玉佩给他就是要跟他定亲的这个规矩。”

    “小姑娘,咱们龙昊国的人哪怕是个三岁的娃娃都知道这个规矩。”天老挑眉看着她,笑道:“难道你会不知道?这个借口可有些说不通啊。”

    轩辕天心:“……”可是她还真就不知道啊,她压根就不是龙昊国的人!

    见轩辕天心说不出话来了,天老打铁趁热继续道:“而且咱们龙昊皇室对于这种事情向来比较看重在意,姑娘先向明月小子求了亲,但此时你又不承认,这对于皇室来说可是一件不怎么让人愉快的事情了。姑娘你可知道你这行为是什么吗?是藐视皇室,也是欺骗皇室,这在龙昊国可是重罪!”

    轩辕天心斯巴达了,若是此时她实力强悍,别说是重罪了,就算是死罪她都敢立马爆粗说拒绝,大不了打出龙昊跑路得了。

    可是她现在……要真动起手来,别说这位皇室守护者,就算是门口的那神经病都能一只手将她给拎回来。

    她想着要不暴露身份算了,有着轩辕神女的这一身份在,估计还没人敢逼迫她跟那神经病成亲,不过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且不说她如今实力不济,有着个神女身份只会为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而且看这位皇室守护者和那位陛下的态度,明显是在帮着那神经病的。

    要真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只怕他们不仅不会打消这个念头,可能会立刻把自己跟那神经病给凑成一对儿。

    轩辕天心脑子里正在快速地想着办法,门口处的明月大爷却是得意了。

    而屋内一直旁观的随云兄弟二人却意外的没有开口帮轩辕天心说什么,只是目光不断地在她跟皇明月身上来回地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轩辕天心意识海中装死的大圣活过来了。

    大圣悠闲地躺在意识海里,翘着脚抖着腿,突然开口问道:“丫头,你老实告诉我,你来这帝都,想要去帝都学院念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轩辕天心一愣,随即垂眸,半响才沉声回答道:“神女殿在帝都,我想要进入神女殿。我想要变强,让随风哥哥他们拿回属于他们的姓氏。我更想要让自己的名声传遍整个龙昊,甚至于整个昊天大陆!”

    “为什么?”大圣斜眼,“前面两个原因我能理解,可第三个原因,告诉本大圣为什么想要自己的名声传遍整个昊天大陆?”

    轩辕天心沉默,但很快她还是回答道:“我找不到三姐,就只能让三姐来找我。我没有三姐那么厉害,可若是三姐她在听到关于我的消息后,她一定有办法来找到我。”

    大圣闻言点点头,然后噌地一下坐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答应跟那个家伙的亲事儿。”

    轩辕天音一愣,不解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大圣顿时嗤笑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还能为什么?就因为你这三个愿望太艰难,凭现在的你根本无法达成!你如今就是一个毫无根基,毫无背景的小可怜,虽然有一个轩辕神女的身份,但是那个身份对于没有任何实力的你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保命符而是一道催命符!你想要在这吃人的世界站稳脚,那么你就要先强大起来,更要在自己没有强大的起来之前,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在各种猛虎饿狼的口中活下来,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大圣话音顿了顿,继续道:“之前的入学测试是你的失误,也是本大圣的失策,让你如此招摇的将自己的潜力跟天赋暴露在了那么多人的目光中。帝都人多口杂,皇室跟无相殿的情况你也已经清楚,你的天赋定然会成为无相殿的目标,你若是不想进入无相殿,唯一的办法就是站在皇室这边。比起无相殿,我想你自己也更愿意站在皇室这边的,不是吗?”

    轩辕天心闻言后无声地点了点头,她对无相殿一直就没有好感,又怎么愿意被无相殿招揽。

    而且轩辕天心也不傻,她知道若是自己拒绝了无相殿的招揽,那么后面跟着的将会是无相殿的一系列的暗手。

    无相殿跟皇室如今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和平相处的,可是暗地里却早已斗得难舍难分,对于自己之前暴露的天赋,无相殿定然不会希望自己站在皇室这一边,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自己还没成长起来就除掉自己。

    冷静下来后的轩辕天心也明白了大圣让自己答应跟皇明月的亲事儿的原因了,大圣是想要自己能靠着妖王未婚妻的身份,可以避免无相殿的暗手。

    可是一想到自己要跟那个神经病凑成对,轩辕天心是打从心里的不愿意。

    瞧着轩辕天心的那纠结而翻腾的情绪,大圣又岂能不知道她在纠结些什么,顿时嗤了一声,骂道:“说你这丫头聪明吧,其实你又傻得让人咬牙,你就先答应了这亲事儿又怎么了?又不是让你立刻跟那个家伙成亲!等你以后实力强大了,你就不会仗着你的身份,学神棍的那套把戏,然后随便找个理由将那个臭东西给一脚踹了?”

    不得不说,大圣这番话,委实有些不厚道,若明月大爷知道了,只怕又得作天作地了。

    可是轩辕天心却不觉得啊,在听完大圣的话后,她那眼珠子都亮了。

    屋内几人都盯着轩辕天心瞧,在见到这个丫头低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明月大爷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差被蹿进来想要问她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轩辕天心唰地一下将头给抬了起来。

    她抬头抬得太过突兀,将门口准备想要进来的明月大爷给吓得又立刻蹿了出去,生怕这疯女人又会哪根筋儿没对,对自己拳打脚踢。

    轩辕天心先是用看大便般的嫌弃眼神儿瞥了明月大爷一眼,然后转头看向皇倾澜跟天老二人,沉声道:“行!我可以承认我跟那东西的亲事儿,但是我现在年纪还小,还要去帝都学院学习,自然是不可能就现在跟他成亲的。还有…我对那神经病没有任何感情,我要求先跟他定亲,尝试着培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等我从学院毕业后,我跟他也磨合好了后,再做成亲的打算。”

    皇倾澜跟天老二人闻言双眼一亮,这是答应了?

    答应了就好,这臭东西的媳妇儿总算是有着落了。

    可是他们二人欣喜不已,但明月大爷却不乐意了。

    明月大爷嗖地一下蹿了进来,指着轩辕天心就嚷道:“凭什么还要等你毕业以后,等你毕业以后都几年后了,不行!现在就成亲!”

    轩辕天心不理他,盯着皇倾澜二人又补充道:“还有,若是我毕业以后跟他还没有培养出任何感情,那么这个亲事儿必须解除!”

    “不行,爷不同意!”明月大爷怒了,几年后才成亲本来就让得他不满意了,这死女人居然还敢说什么解除婚约,当爷是什么了?

    轩辕天心闻言侧头冷着脸睨着他,面无表情地道:“不同意?可以!我的传音佩现在就还给我,你的王佩我也立刻还给你,这件事儿就当不存在!”

    “你敢!”明月大爷捏着传音佩立刻跳出了一米远,怒道:“你这女人想将东西要回去,爷告诉你门都没有!”指着她,继续吼:“你要敢将爷的王佩拿出来不要,爷立马就撕了你!”

    轩辕天心一脸看神经病的模样看着他,也不说话。不过一旁的皇倾澜跟天老二人却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后者走过去就是对着他后脑勺一巴掌,“闭嘴,你还想不想要媳妇儿了?”

    明月大爷被拍的脸色唰地一下就黑了,目光欲杀人的瞪着天老,磨牙道:“老不死的敢打爷?爷剁了你的手!”说着就是转身要去拖刀。

    天老被这家伙给瞧得一张老脸都快扭曲了,还是最后皇倾澜将他给叫住了,“明月,你再闹我们可就走了,待会人家姑娘也走了,你可别跟我在帝都闹!”

    皇明月找凶器的动作一顿,侧头先是看了看皇倾澜,然后又扭头看了看一张脸冷得跟冰块似的轩辕天心,然后将双手往胸前一抄,一脚将脚边倒着的椅子给踢了起来,跟着就是一副没骨头的样子又瘫了进去。

    “爷什么都没说,你们继续!”

    随云随风:“……”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东西啊?

    皇倾澜被气得额前青筋跳了两跳,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保持着自己脸上的表情,看向轩辕天心笑着道:“姑娘说的话也不错,必须姑娘年纪还小,先定亲就先定亲吧。”话落,他话音一转,又道:“不过就是因为姑娘年纪小,所以性子不定,朕也得要姑娘一个保证。”

    “什么保证?”轩辕天心皱眉问道。

    皇倾澜笑着道:“姑娘跟明月有了婚约,都是奔着成亲去的,希望姑娘在毕业以后能凭真心去决定你们二人的以后,而不是随便找个什么借口就解除了婚约,让得明月他白等你几年才是。”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随即想了想,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如此就好。”皇倾澜得到了轩辕天心的回答后,淡淡一笑,然后起身,看着众人笑道:“既然事情差不多解决了,那朕也就回宫了。”转头看向某位已经跟瘫了似的差不多的大爷,咬牙笑道:“明月,好好跟人家姑娘相处!”

    明月大爷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哼道:“赶紧滚,看着你爷就浑身不舒服!”

    皇倾澜额前的青筋蹦跶的更欢了,这作死的玩意儿,早晚有一天要将自己给作哭!

    皇帝陛下带着天老离开了,正厅里就只剩下他们四人。

    轩辕天心都懒得再去看某人一眼,直接笑眯眯地走向随云两兄弟,一手挽了一个,笑道:“两位哥哥咱们走吧,去吃好吃的我请客,就当给两位哥哥压惊。”

    随云跟随风二人闻言一笑,后者更是瞪了明月大爷一眼,然后反手拉过轩辕天心,笑道:“小五饿了吧?走,去把小红莲叫上,咱们一起走,吃完饭后还得去给你们找寝室在哪呢。”

    兄妹三人说说笑笑头也不回地出了正厅,那瘫在椅子里的明月大爷阴测测地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然后噌地一下跳起来,阴魂不散地跟了出去。

    想丢下爷跟其他人鬼混?门都没有!

    ------题外话------

    明月大爷喂,你能少作点吗?瞧你被人家小五给嫌弃的,都没脸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